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印度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我把印度还中国》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2-10-06)

《我把印度还中国》———-人类历史上最大民族文化抢盗案之控方起诉书尊敬的时代法官大人及所…

《我把印度还中国》———-人类历史上最大民族文化抢盗案之控方起诉书


尊敬的时代法官大人及所有傍观之人民陪审员:
    被告人古今中外各色共谋盗抢我中华文化之内奸外贼,其先早已腐臭,而子子孙孙依然窃居文史官学高位,不遗为余力继续盗抢贩卖我中华历史文化,将原本中华民族之先古历史和文化事实,盗抢贩卖于当代印度国,致使我中华民族先古历史文化中相当一部分,由当代南亚印度国所冒名顶替,我中华民族先民之传统居住之疆土,沦为当代印度国所占领。我中华民族之先贤佛祖众生,沦为外族之人民,其伟大哲学理论体系,沦为外族之宗教,远古我中华文华历史为这些内奸外贼肢解破碎,造成后代子孙难理中华根源,其罪滔天,不交由历史法庭加以审判,天理难容。此案现已由大大乐侦察终结,以被告里应外合不择手段造假篡改消毁吹牛撤谎张冠李戴冒名顶替盗抢中华古代历史文化罪提请诉讼,并于2012年9月19日正式向光天化日之时间历史法庭送达。在侦察阶段,大大乐查阅大量古史记载,找到无数证据,听取对此有相关研究民间人士的研究意见,反复甄别内奸外贼所公开的现有结论成果,特制定本起诉书。
    经大大乐侦察查明:自汉朝以后,在其不同时期君主的授意之下,有意回避中华民族早期历史当中的重要先贤人物和历史事件,以凸显后世之君功德勋绩。积时历久,自有模糊。而中国文史官学孙子成为皇家附属之后完全丧失独立人格,唯皇家马首事瞻,只讲实用主义和功用主义,对中华历史文化真实记载传承毫无诚意,李斯坑儒,班固谥祖,纪昀改书,沫渃拍马,唯以一家一姓之国为服伺宗主,摈更多中华民众之江山,孤芳自大,尽贬支流,终成我中华远古历史文化受人盗抢冒名顶替之恶果。
    我中华远古之文明文化史实,流传于中华民族之史料记载、文辞歌赋、口头传说、神话故事、佛道传承等多种介质之中,其语言文字也因古人迁居地理变迁分成无数支脉而历经时代洗涤变化,各地继承之历史传统成果形名均有差别,所谓后世大汉之一脉仅为早期分支之一也。黄帝舜禹始创古书,中华远古文化四面传达。秦之书轨同一,又为一次相当巨大之文化整合而有金篆。汉之清算秦政,标榜立异,化篆为隶,自此始为所谓中国才有雅言。北方黄帝打败南方炎帝,定天下黄白黑青赤五州,故炎帝部落之族发生大迁移,各奔东西,东、南至于海,西至于南亚。秦统一中国,以西部之强大挤扩东部,再促东部迁移。西楚之东兴,夺西秦之政,秦之民唯有更更北西之奔。古之四面八方之部族,概由此之初始之流变所成。黄帝部落以北方之鱼部落为代表,母鼋鱼鳖灵为图腾。炎帝以南方虎部落为代表,黑白二虎,黑虎为上,母虎为图腾。 古中华语言文字两脉,各有变化之轨。语言变化多于无形,一地一差异,远积之累,源音难寻。文字之义,由丰变简,远古义有多指而后世多确也。古人之书记,汉之前者,多以音为核,借字记音。后世之字,多以义用为主,音退其次。故观汉前古人之书,不能望字用义,其字多为记音之用,非字之本义所用也。黄帝之妻有女嫘,非养蚕女祖,嫘罗,本义为虎,其妻为炎帝部落之人。故有中华儿女尽为炎黄子孙之说。古之虞舜,硬套猫科动物及花草之义,亦恐失古人古音之本义。今已有方家研究,虞舜者,乌孙也,爱新也,黄金时代人也,金姓人也。《史记》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司马迁对前世各代古人文字所记,亦因不合训诂后之明白雅言而不解其义,三皇五帝的线索也不尽了然也。
     印度之名,古信度、身毒、天竺、月护诸多古字记音最终之果也。别号婆罗多,万虎之国也、杜鹃之国也。“身毒”之训诂,“捐笃”,楚语左言,正读就为杜鹃。中华古代佛教经典之中记载佛祖释迦牟尼就为此国之人,对此之说,古今中外概无异说。古印度国之地理方位是否同当代南亚印度国完全相同对应,迄今也是无人异议。然《山海经》有曰:“身毒之国,轩辕氏居之。郭注,天竺国也。”中华民族始祖之代表人物黄帝,同样为古印度国之人,此古人证据,却长久无人对此加以论证,众多中国国学泰斗对此证据均无应答。我有疑问,按当代中国文史理论体系标准衡量,唯有古人出错此一条理由。此等证据又非限于《山海经》一处,中华古人眼中,不论黄帝还是释迦牟尼,全是古身毒国之人,毫无疑义,故古印度和今印度不完全同一当为逻辑上理所当然。
    按中华古人记载,中华文明发明于古代中国之昆仑山,在经历了一次相当巨大洪水灾害之后,其躲于昆仑山上之古代先民,瓜迭绵绵,四处流迁,炎黄婚姻,终成中华子孙。昆仑山曾成为古黄帝之都城,而后来的佛祖释迦牟尼也是出生于昆仑山之阳古恒水之畔,而佛家之先辈大菩萨文殊亦为释迦出生地之近邻。中华古黄河之重要一支流恒河就发源于此山,东南流至于积石之山,汇入大河。《水经注》曰:“释氏《西域志》曰:阿耨达太山,其上有大渊水,宫殿楼观甚大焉, 山即昆仑山也。《穆天子传》二曰: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而封丰 隆之葬。丰隆,雷公也。雷电龙即阿耨达宫也。其山出六大水。山西有大水,名 新头河。、、、、、、康泰《扶南传》曰:恒水之源,乃极西北,出昆仑山中,有五 大源。诸水分流,皆由此五大源。枝扈黎大江出山,西北流,东南注大海。枝扈 黎即恒水也。、、、、、。《法显传》曰:恒水东南流,迳拘夷那竭国南,城北双树间,有 希连禅河,河边,世尊于此北首般泥洹,分舍利处。”
     中华古人所记载之昆仑山在那里?中国文史官学孙子们从来也没能找得到,只有胡乱瞎指,一会说是在当代印度喜玛拉雅之南,一会说在当代中国青藏高原之上,更有弱智因找不到方位开始胡说古昆仑山并不存在,只是神话杜撰。其实古昆论山在古人记载当中从来都是相当明确,位置了然。中国古人之昆仑山,有时是指一个山脉之系列,有时又专指其山脉起始之头。《析津志》中讲昆仑山时言““天下山皆出昆仑,其高一千里,犹人之有顶也。上党为之脊,由上党而西则为北条、中条、南条,直入终南,陇蜀相接,样柯越窝入于南海。东则膺韩腹、赵喉、魏口,然跨辽东负绝汉,连亘数千里,入于三韩、肃慎、高句丽。”这个古昆仑山脉就是当代的罗霄山脉,古之昆仑之首,就为当代之武功山。昆仑山上古人所说的古黄河之源头之一流恒水,就为当代武功山之琴江禾水,为当代赣江之一大源头,相对于古人所说之另外赣江之支流而言,此源头为正宗,因有黄帝发源之故,此河古人又尊之为“河伯”。《不经注》曰:“  《新论》曰:四渎之 源,河最高而长,从高注下,水流激峻,故其流急。徐干《齐都赋》曰:川渎则 河洋洋,发源昆仑,九流分逝。北朝沧洲,惊波沛厉,浮沫扬奔。《风俗通》曰: 江、河、淮、济为四渎。渎,通也,所以通中国垢浊。《白虎通》曰:其德著大, 故称渎。 ”古人之江为当代蜀江,济为当代袁河,河为黄河即琴江禾水,淮即为当代之抚河。四河在入古人之沧海今人之鄱阳湖处四河相通,九流分逝,故古人谓之九江。《水经注》中讲“河水又东北流,迳西渎津,津西侧岸临河,有四渎祠,东对四 渎口。河水东分济,亦曰泲水受河也。然荥口石门,水断不通,始自是出,东北 流,迳九里,与清水合,故济渎也。自河入济,自济入淮,自淮达江,水径周通, 故有四渎之名也。” 《水经注-淮水》曰:““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簪山。东北过桐柏山。”其后所流动的方向就基本一直朝着东北方向流动,直到入海。流出不久就进入古人所说的“又东过庐江安风县东北,决水从北来注之。”“又东北至九江寿春县西,沘水、泄水合北注之。又东,颍水从西北来流 注之。”“注之淮水又东,右合沘口。又东迳中阳亭北,为中阳渡,水流浅碛,可以 厉也。淮水又东流与颍口会。东南迳仓陵北,又东北流迳寿春县故城西,县即楚 考烈王自陈徙此。秦始皇立九江郡,治此,兼得庐江、豫章之地,故以九江名郡。”
    只有按照古人记载找到武功昆仑山,才能读明白古人所记载各种与昆仑有关文字。《十 洲记》:“昆仑山在西海之戍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万里,有弱水,周币绕山。东南接积石圃,西北接北户之室,东北临大阔之井,西南近承渊之谷,此四角大 山,实昆仑之支辅也。”北户就是幕阜山,大阔就是吉泰平原,承渊之谷就是当代的茶陵斜谷,积石就是峡江北山。水晶一样的石盐就出产在当代的浏阳。古人之西海就是当代的湖南洞庭湖,所以昆仑山在其南戍之地。九岭山就是太行山,昆仑山之东有钟山。弱水为泰和县溪水密布之状,南汇入河。
    古人之身毒国就是古人之古蜀国,古蜀王杜宇之国,古秦国古撑梨之国,古殷商之国,古大夏之国,古西周之国,不同记录体系之形名不同而实为同一。宋朝人楼钥有诗《送王粹中教授入蜀》“万山四塞围平陆,大为关中次为蜀。我生东南未曾到,蜀士游从闻颇熟。五丁开山果何在,赞皇筹边言可覆。剑门石角皆北向,雪岭界天望身毒。”我中华古代之历史,不仅仅只保存于所谓雅言之汉语文献之中,从古昆仑山迁居流转于亚欧大陆各地的中华先民,后因所居地理差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形成后世所谓的不同民族,其各流各脉所传承之文化遗产之中都保留有其中华先祖的远古文明历史。东部之朝鲜高丽日本流球,北方匈奴契丹,西北之大夏,正西之安息锡兰,西南之夜郎交趾,每一个体系无不称炎黄子孙。司马迁言:“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
    雅化改造之后所形成的汉语,形成年代相当晚,又割舍了太多中华远古时代的文化内容,因此是一种古文化失忆性的再创造新体系,这个体系所能包容的中华远古时代文明信息极为有限,让我们后人不能通过这个体系了解更多远古的中华文明状况。在汉语体系中,黄帝之前的情况便没有了线索,而这种线索却大量地存在于亚州大陆古中华文化圈子范围之内各种文字记录以及口头传说之中。古佛经记录体系之中同样也有远古中华历史文化的传承记录,只是因为和原有之昆仑等古中国中原腹地文脉发展变化有异而造成后人认为其分属于两个不同的民族文化体系,故从来不能将两个体系对接研究。如今这份工作由我来作为一个初始的开拓,希望从此中国文史一学能有此种大中华的大局观,能将佛家、道家、回家、儒家、基督等各门各派融汇贯通,寻找我中华远古文明之线索,相互对照,开拓视野,全面提高古史文明研究的科学性和准确性。
     当代印度的古代历史以及考古成果都能充分证明,远古时代的古居民并不是当代的印度人—–黑皮肤的他们来到当代的印度时代相当晚。那里的古居民有自己民族的原始崇拜祖先,其名叫湿婆天(SIVA),其实也可以译成希娃,夏娃,其本义为湿浊下降之气和清扬上天之气,具有两个特性:创生和神力。他有一个万事万物之主的副名,叫“湿婆兽主”,也写成“奥姆”,形象就是中国八卦中的双鱼太极图。当代印度遗存的湿婆神庙当中,都同时配有圣树,与湿婆神一同祭拜。这个湿婆大神,换成雅化之后的中国汉语,就是我们所了解的伏羲,也叫“太姥”。原始的伏羲其实是中华远古一种哲学思想体系先天八卦理论阴阳的代表符号,伏为阴,浊气下降,羲为阳,清气上扬,阴阳交汇而生世间万物。人类也是基于这个大阴阳运动而创生的。汉语雅化之后,曾以一男一女头像下带一阴一阳盘旋之气之直观图图解阴阳运动创生理论,后世人不明其意,误将伏羲视为一对男女,胡说什么双蛇交尾,曲解中华远古哲学思想为一局限之人类繁殖源理。这个阴阳创世界的理论在中国彝族的古老神话中同样有所保留,叫“哎哺”或是“希弭遮”,而神树所代表的文化含义则为创世之后万事万物都以树状结构之网络存在于世,是一种口头文艺化的表达方式。如时间之年月日亦成年干、月枝、日叶之分,族群部落也以禾稼树的塔式重叠而存在,国家君臣师匠之关系,也如树状联系。汉文化后世之摇钱树的文化本义也是如此,就是古人之禾嫁树,与金钱崇拜毫无关联。四川广汉之三星堆神树,就是这种古文化的形象反映。中国各地出土的汉代画像砖刻图样之中,反映远古中华伏羲文化的内容相当多,虎鸟太阳星、鼋鳖月亮星、人首双气盘旋图等等,形象生动,文化含义明确。
     按照中国的远古先天八卦理论,中国远古先人最早是先创立了按十大天干为纪年的中华文明时代,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大中华的部族首领,其纪年的方式也是实行十月太阳历。这个古老年代的源头,对应到中国古代的历史考古成果,当在中国当代的辽宁、河北一带中华文明的发祥之地。其早期用于祭天的天台建筑遗迹,就是这种太阳历时代的产物。向东,其文明流转于美洲印第安人之流脉,形成印第安文化和玛雅文化。向西,流转于伊朗高原、南亚大陆。形成巴比伦文化、希腊文化。其后在中国南方所发现的望天台、望天坟等文物,也是这种太阳历的遗存。太阳的符号代表为禽星,其形象有虎有鸟,故在中国向来就保存有许多后世所形成的民族都自称是老虎之子,阳气运行、阴气相合而有生命。远古传说就又有虎口生人之说,以黑虎为崇拜对象,以字记音有写成“胡卢”,同为黑虎之义,后异化为葫芦生人之说。而后中华古文明进入到了以水星月亮为代表的十二地支的水运年代,也称后天八卦时代,开始实行十二月历,而黄帝就是这个水运年代的代表君王,其文化的符号也就是鼋鳖之属,水族月亮之代表。轩辕一词,也是“鲜鼋”、“鲜虞”、“鲜于”、“孙于”、“轩黎”等以字记音的结果,并非什么黄帝是出自于造车部落。
     雅利安人其实就是远古时代中国人的自称,又叫阿雅人,木雅人,意为品德高尚高贵的人。这个远古中国人的自称,后来为日尔曼人所借用,连阿雅人的风姓标志万字符号也一并借用,还成了德国社会党卫军的标志,演义出人类历史上的一出悲苦剧。古雅利安人自称是白人,不是指肤色血统之遗传人种之白,而是在远古中国水运运行年代当中的黄帝时代,将天下划分东西南北中五州治理,并按五行配以青白红黑黄之五色,而阿雅人地处当时古中国之西方,位属金,其色为白,故称为白人。《山海经》等中国古书,也称为西方白民国。当代中国之白族、彝族中之白彝、苗族、土家族中之比子等等,就是这个古代的雅利安人白人。当代中国白族历史记载中,有族中一位伟大的先王时代叫阿育王时代,建立庞大帝国,宏扬佛法,就是雅利安人之伟大代表人物,梵文写成Kakavayna,译成汉语就是“玄鸟王”,对应到汉语的体系当中就是《诗经》里记载的“玄鸟生商”。中国之秦朝、周朝、商朝、夏朝,也为禽星的以字记音流变,故各朝也可称为玄鸟之朝,其王各世均为玄鸟之王,就是阿育之王。早期吠陀记载中的雅利安天帝释提恒因,就是总和水湿的词汇以及风的词汇相联系,就是清浊二气升降的具体反映,并且有非常明确的太阳王朝和月亮王朝的分别,就是远古中国太阳历法时代和月历时代的别称。古中国的白民国人在相当早的年代里就西移到当代印度东部地区生活了,有此地保留的大里古代佛教石刻建筑中的大量中国人形象存于其中为证。中央王朝之皇王星宿在古彝语中称为“能数”,在汉语体系中称为“黄能”,后人不明此为没有雅化之古梵语,误解为一种熊科动物,实在是闹出天大的笑话。
    在远古雅利安人的水运运行年代之中,曾有一个婆罗娃世系也就是黄帝世系的后代叫萨摩兰那的王权为另一支剥夺,并在一位军师婆罗门的帮助下夺回权力,其子俱卢王(Kuru)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帝国。这个故事还原到汉语的体系,就是黄帝后代之中的尧舜大禹之际的权力斗争,这个俱卢就是鲧、喾之名,也是西周之先祖中商周之争。在这个历史时代,古代的吠陀记载开始被整理成为一种经典的文献总集,为古中国告书的年代。其经典的名称叫“维达”(Veda),或是吠契,汉语之中叫《尔雅》,是知识的汇集。这个时期的吠陀文献中,还有大量的诗词,汇而成为《诗经》,还有大量的献祭的礼仪规定,汇总而成为《周礼》,而在雅利安的体系中,这些都被称为《奥义书》。
     古雅利安之中曾有四种姓制度,婆罗门、刹帝利、毗舍、首陀凡四者,长久以来都为后世人所误解为一种非人道的人种奴隶等级制度,是一种不同种族之间奴役压迫的制度。但在古中国的彝族文献记载当中,这个四种姓制度其实是远古中华初期一种政治管理体制,是基于同一民族文化之内按五行理论所产生的行政管理方法,分为君、臣、师、匠四个互为支撑支持合作制约的职能分配,以君部落为首,以臣部落、师部落、匠部落为辅。东主政务、南主军事、西主教化、北主工艺。汉语西席之来源就是如此。中华五行理论的构成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共筑南北两仪而生四方之天柱,四区间交汇而形成中央之黄金,黄帝之形象也为头着黄金风冠之皇王。后来汉化体系中以木代风,其文化的本义还是应属风,若理解为木材之木则与古五行文化本质相悖离。古代雅化之后古人对此也有解释:“婆罗门,华言净行,或在家,或出家,世世相承,以道学为业,自称是梵天苗裔。守道居贞,洁白其操,故谓之净行。二刹帝利梵语刹帝利,华言田主,为世间大地之主,即王种也。三毗舍梵语毗舍,亦云吠奢,即商贾种也。四首陀梵语首陀,亦云戌陀罗,即农人种也。”这里也不难看出也是一种社会分工体系,而非奴隶制度。
     五行分封制度在雅化后世之汉语体系的不同记载当中,也保留有一些变异异化的版本记载,如 范晔《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皆出武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长,俱事鬼神。乃掷剑于石穴,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又令各乘土船,约能浮者,当以为君。余姓悉沉,惟务相独浮,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乃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神女,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廪君不许。盐神暮辄来取宿,旦即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敝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巴为虎为金,樊为风为木,曋为水为月,相为土为黄,郑为火为赤。
     佛经体系之中记载了在远古时期有一位相当贤明的大帝王名叫嘉那弥伽雅(Janamejaya),也有译为阇那弥觉耶。这个古音语句就是所谓的古梵语,其实就是当代的古彝语,其义为黑水大君。阇拉(JALA)在梵语中就是水的意思。对应到汉语体系当中就是尧舜时代。佛经当中记载恒水上游的都城象城受到大的水灾而夷为废墟,于是迁都到雅莫那河畔赏弥城,此后开始慢慢分裂成众多邦国,其中有两个较有势力的邦国一个叫拔耆,一个叫摩揭陀,前者主张实行传统松散的五州分封制度,后者主张实行中央集权统治,在汉语体系中就是东周和秦国之间的关系。这个时代也正是释迦牟尼所处的时代。然而这个时代是远古中国的第一次金属货币商业时代,在中华大地上商品的种类以及交易的范围和规模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商业集团的力量日益增长并开始向传统的行政管理体制和皇权发起挑战,各地具有管理权限的诸侯王臣,纷纷各争利益,划地为牢,雁过拔毛,也在这一商品经济增长的浪潮中积聚与中央皇权分庭抗礼的力量。利益集团的多元化,必然带来社会哲学思想体系的多元化,各集团培植食客门人以图增强各自的文化话语权,于是形成了史上最为著名的百家争鸣阶段。释迦牟尼的立埸明显是倾向于传统共和民主的体制,敬贤重道,无为而治。但这个思想明显与摩揭陀帝国当权者的治国理念有严重的冲突。这种冲突直到摩揭陀建立起更大层面的专制统一王朝之后才以行政上的专制和思想上的民主共存的方式而宣告结束。这个过程在汉语体系所记载的秦国掘起以及秦始皇统一中国的过程中有与之完全相同的史实演进。
    在早期吠陀诗篇当中,有一位诗人的诗词相当引人注目,只是诗人名字模糊不清。他以疑问的方式提出他的一些怀疑,宇宙是为那一位天神所创造出来的呢?那这位创造宇宙的天神又是谁所创造的呢?什么是有?什么是无?什么是太一?天神知道吗?这位诗人,就是汉语体系中的屈原,其诗就是梵文版的《天问》。产生于这个时代的《奥义书》中还记载了一位名叫郁陀罗迦(Uddalaka)的哲学思想,他不认同世界原本为无,什么都不存在,而是认为原始的尽头就存在一个热力的源头,并且因为这个热力之源而产生了水,而水之后又生成万物。一切事物源于这三个方面,最后消亡时又复归于这三个方面。这个哲学想思,在汉语言体系当中,就是《周易》的理论思想。《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合,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易经》中“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太一生水,水生万物”。在梵文记载当中,这个流派是一种轮回理论的典型代表,不多用语言的方式阐释其理论,故有“无言圣者”的美名,还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解梦和占卜的理论系统,能够预言未知的事件,证明命运本就是早就存在预先的一种安排。汉语体系中的《周公解梦》就是这些命运有定理论的集大成者。
    在这个百家争鸣时代还有一个相当具有影响力的学派,其代表人物叫迦鸠驮(Kakuda),认为世界原有原素构成,可无限大小,不经受变化转换,自然存在。事物都 以本性自发作用而存在,否认道德因果律和轮回学说,主张完全自由,追求自由意志,人生幸福就在于感知生活快乐。这个学派和代表人物,在汉语体系中就是庄子,鸠鸟幻化,知鱼之乐。庄子《秋水》有—–北海若曰“否。夫物,量无穷,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是故大知观于远近,故小而不寡,大而不多:知量无穷。证向今故,故遥而不闷,掇而不跂:知时无止。察乎盈虚,故得而不喜,失而不忧:知分之无常也。明乎坦涂,故生而不说,死而不祸:知终始之不可故也。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时,不若未生之时;以其至小,求穷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观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 
    古梵文记载当中这个时代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学派是坚持耆那传统并有所创新的顺世学派,其最突出的代表人物是阿耆陀(Ajita),主 张道德因果,克服薄弱意志,讲究中庸之道,戒杀自律,行善生活,宽容忍让。这个体系在汉语体系中就是孔孟之道。阿耆者,音为阿鸡,古人之孔雀,陀者,土丘,就是汉之孔丘。其继承者在梵语体系里叫太白星人(Brhaspati),他使得中庸理论在后世得以宏扬,此人在汉语体系就是孟子,孟轲,为星象的一种古代表述,也叫星车、星轺。孟为第一,太白星也就启明星,为第一星,也可称孟星。古人有诗“几瞻龙衮尧阶侧,暂驾星轺汝水濆。百万提封周製复,三千奏牍汉皇闻。”汝水星轺”就是孟子,曾久居颖川汝水。
    梵语体系里的佛陀,记载详细,但这个人物在汉语体系里始终有些模糊。我认为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古代中国核心区域的政治统治者在某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之内有意打压排斥造成文化传承的时代断层所至,后世有所恢复,其原始面目已发生错位。释迦牟尼基本和孔子同处一个时代,以昆仑山为古中国中心地带的地理范围并不宽广,在孔子的论述讲话之中却从来没有讲到释迦的理论,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汉朝建立以后,极力打造与之前的秦王朝所不同的社会哲学管理理念,废黩百家,独尊儒术,对佛家理论给与打击排斥取缔,使得佛家理论只能存留于汉朝西部之行政权力管辖之外的古梵语体系之中,待后世有所恢复之际,必然造成文化衔接上的断层现象,汉体系之释迦景像必然模糊。
    我在2008年写作《释迦牟尼就是中国人》一文时,曾将释迦牟尼和老子进行过比较,发现这两者间的理论本质完全相同,连两人出生的神话传说也大同小异,因而当时就给出一个释迦牟尼就是中国人的结论。如今,随着我对古梵文体系所记载的远古印度先贤哲学思想体系和汉语记载的中国春秋时代先贤哲学思想体系的全面对比研究的进行,可以肯定,梵文中的释迦牟尼就是汉语体系当中的老子,而孔子就曾谈论起老子,并称老子为其师,理论奥妙,极 为尊重。孔子见老子后曰:“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于龙,吾不知其何以?龙乘风云而上九天也!吾所见老子也,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释迦牟尼之姓为瞿昙,老子有时也称为瞿聃,原以为是佛道两家,其实原本就是一个人,都是大耳佛之义。在梵为佛,在汉为道。汉体系中的老子,其理论身世背景均很模糊,就是西汉政权有意为之淡化的结果。
    中国道学的主要思想内容是一种无神论的哲学,注重守中,强调放下,摈弃执着,视死如归。认为宇宙有三界,大道有轮回。道无常形,以无有为主体,存于人的感觉、理智视野之外,修行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就是清静无为。
    而佛学的主要思想和道学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同样也是一种无神论的思想,注重中道,强调放下,摈弃执着,视死如归。宇宙同样也有三界,人生总有轮回,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最高的境界也是涅盘寂静。
    后来的佛家或道家尽管曾经发生过佛道不同的争论,但却并没有反映出佛学和中国传统道学在根本理论上的特殊分歧和冲突。道学的哲学意味更浓,佛学更讲究知行。道学中的轮回观是讲基本发展的规律性,而佛学的轮回则是中国古代灵魂化生传说的一种宗教的运用。中国早在夏商时期就有了许多“春鹰为鸠”、“虾蟆为鹑”等化生故事。庄子最爱讲物化。这些素材正是佛教化生故事的来源。
    中国古老的道学和佛教的内在紧密联系、文化相通的程度,在世界文化思想史的发展过程中绝无二例。就连道学和佛学最具代表性的领导人物的出生方式也完全都是中国神话模式中的统一方式。出生前都有吉祥的先兆,或是莲花的盛开,或是河水变清,或是凤鸟高唱。佛祖出生前也是如此这般,全是中国人意识里的温暖吉祥景象。老子出生是口含玉英,孔子出生是黄河都变清澈。在中国古代的传说中,有不少伟大的人物其出生的方式都是“从胸出”,大禹(《帝王世纪》:“胸坼而生禹于石纽。”)、商祖契(《竹书纪年》:“胸剖而生契。”)、楚人的祖先(《史记-楚世家》:“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都是如此。秦人的祖先大业的母亲怀孕的方式和大禹的母亲等相同,都是食卵而孕,但大业的出生方式却没有讲,估计也是剖胸而生的。道学的泰斗老子,出生方式也是“从胸出”。晋代葛洪《神仙传》中就记录了老子从胸而出的情景。很多人都认为老子的出生方式是道家为了宣扬自己的学说而故意抄袭佛家的神化佛祖的方式所采取的策略,是完全从佛学的典中而来。这个说法显然说不通。因为之前的那么多老祖宗的出生方式都是从胸出,不可能全都是抄袭佛祖而来。佛教始祖释迦牟尼的出生方式也是和老子一样,“从胸出”。鱼蒙的《魏略》有:“临儿国《浮屠经》云,其国王生浮屠。浮屠,太子也。父日屑头邪,母日莫邪、、、、、、始莫邪梦白象而孕。及生,从母左肋出。”这种伟人共同的出生方式,内中所反映出来的文化是同质同源的,而只为中国所独有。
    中国西晋时期有个著名的道士叫王浮的,曾经写过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老子化胡经》。后世的学者因为没有人认真地探索过佛教和道学之间的渊源关系,只凭片面的常识来判断古代一些有关佛道相连的记载和争论。王浮就是一位备受后人痛批的人物。人们对王浮的行为没有进行理性的分析,没有想过为什么经历过多次的灭佛运动之后,王浮的主张始终得以流传。梁启超就骂王浮为“妖妄道士”,胡编乱造《老子化胡经》。这个观点在近现代很有代表性。当代的学者还有人认为这只不过是当时佛道相争时道家所使用的下三滥手段。但是这些学者对这样的现象却找不到答案——佛学的经典中也记录同样的事情。在《广弘明集-笑道论第十四》中就有。这实在是让人难办。佛道两家都有如此的说辞,后人不信,只好将问题全怪到古人中出了笨蛋。梁启超就骂:“其始起于妖道之架誣,其后成于愚秃之附会,而习非成是。”然而古人中的笨蛋还不止于此,《魏略》中也有“老子西出关,过西域,之天竺,教胡。”这都说明道学曾经传向古印度那个方向。这些说法和印度的吠陀记录内容完全能够得到印证。汤若彤在《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中就认为《化胡经》实采取佛书,应有相当根据,非向壁虚造。
    古人之中也并不全是糊涂虫。南朝的梁武帝是位学识深厚的皇帝,是位文化人,多才多艺,文武兼备,史称“六艺备闲”。在位五十年,治理有方。他提出了佛、儒、道三教同源说并加以论证,将佛视为本源,称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为“三圣”。梁武帝的见解极有见地,可惜的是后人并不理解,特别是当代的学者,以阶级理论为原理,认为不过是统治阶级利用三教相互补充的功能加强统治的政治措施,并没有研究其主张中的历史成分。元初有位数学家和文学家在他的笔记《敬斋古今黄主》中提出过自己的独立思考后的疑惑:“西方之书与中国之书,往往更相假借以为夸。《韩诗外传》:‘人死日,者归也。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土,血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归于木,筋归于白,齿归于石,膏归于露,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复归于人。’《觉圆经》四大之说,大概与此同之。但《韩传》所谓归者一十有三,而《觉圆》之所归者,止四而已。顾韩说之繁重实不若圆觉之约足也。然不知《韩传》窃彼书耶,抑彼书之窃《韩传》耶? 韩婴在圆觉前,不应掠取浮屠语。”这位老夫子就发现了佛学经典中的一些文化概念,竟然是来源于道学的传统。在中国,相类的古记载还见于《绎史》卷一引《五运纪年》:“垂死化身,气为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这些当汉化后的记载和古梵文体系中的记载其理论实质完全相同。
    古代中国自黄帝实行四方五治之后便有了中央皇庭之说,此后的各路政治实力派别无不以夺取中央皇庭的统治之权为最高行政管理之权。大禹西周西秦西夏之政权,夺取中央皇权之后也要迁都中央古之天下之中洛阳以示正宗,所有天子均按黄帝之仪自我认定为凤冠黄帝后裔之朝,亦称孔雀王朝。西周之姬,实为天鸡,就为孔雀之冠,天下正宗。然所属部族却并非为孔雀之族,其地理为西,属金为白,部族为虎之部族,南北两支,西北方虎族为黑虎,西南方虎族为白虎,均为天干运行年代之太阳星崇拜之遗族。黑白两部互有统领,先有黑虎之强,后有周武王易旄为白,后又有秦皇尚黑。
    汉语体系之中的秦始皇就为一头项黄金孔雀凤冠之黑虎大王。其汉号有“骊龙”之称,实为古音“黎罗”之汉字之记,不能见有一马字傍就直解为黑纹之马,古梵语中义为黑虎,为古代五行文艺性描述成果中的一种表现。汉史记载,秦始皇崇水德,崇黑尚六,其义就为古之天干“己”为六,其文艺描述为黑虎,故古人有“赤龙黑虎各西东,四象交加戊己中”之说。
    古梵语体系中所记载的阿育王就是汉语体系之中的秦国黑虎之王,其国名叫摩揭陀国。其国之掘起也是经历了许多代人的努力,其最主要的对手叫原代表中央皇权的拔耆分封国。阿育王写成Kakavarna,其义就为乌色之王,也写成Nandin,汉字注成“那丁”,黑武王之义。古中国汉字体系中久有乌蛮、黑蛮、白蛮之说,蛮字属虫,四足之兽,古人谓之大虫者,老虎也。在梵文体系中所记载的摩揭陀王国建立统一大帝国的过程以及所发生的历史故事几乎就是秦国掘起故事的翻版,只是前后人物关系排列上和汉化体系中的记录有所不同。早期有位阿阇世王,在一位名叫行雨大臣的帮助下,在初期的几个大国竞争中取得胜利,这个大臣行雨,就是汉语体系中的百里溪,号井伯。阇世王的儿子将都城东迁到华氏城,也就是咸阳。此后这个诃黎族王朝发生了动乱,有个大臣龙种王夺取了皇权,而他的血统其实是被摩揭陀消灭了的拔耆分封国的后代,叫离车族(Licchavi),也就是汉字记音体系当中的“撑黎”、“黎轩”国,就是大秦国。其父是一名Rajan,就是阿呷刹帝利,其母是一名艺妓,他成了阿育王的继承者。这就是吕不韦和秦始皇身世的梵文记载。这个龙种王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孔雀王朝,统一了从西海到东海的一个伟大的帝国。
    这位阿育王曾担任过王国下属行省的王爷,是在大臣支持下和另一位王子的竞争中取得王位。在位初期相当残暴,四方征战,只是到了后期最后消灭东方一个叫羯陵迦帝国之后,因杀人太多,最后才终止恶行,完全恢复信奉佛法。羯陵迦国,在汉语体系中,就是羯胡之国,回回之国。梵文体系中保留有一些阿育王时代的石碑刻字遗存,记载了他巡游四方时或以他的名义所刻制的诏文,有思想认识,有表功颂德,有法律规范。和汉字体系中所记载的秦始皇巡游四方到处刻石立碑以昭其功的作法完全一样。但在梵文体系之中,这位阿育王的治国主张确是宣扬仁政的,认为他以征四方是因为那些方国没有实行人类社会所应当具有的基本人伦道义,如他在给羯陵迦帝国的一篇石刻诰文中一方面为征死亡人多而沉重,原因是人神已经杂居在花果大陆,上天显现宝轮星给人示警,另一方面又教导这国民要讲信义,守孝道,说实话,尊师傅,非暴力,戒杀生。梵文中没有记载阿育王修造长城之事,但讲到他修建了许多佛塔,还为僧侣们修建了许多庙宇。其中有一座修建于都城华氏城的相当宏大的一座供比丘们讲经修法之用的耶舍,其大如一支巨手足以遮住太阳。这个宫殿就是汉语体往昔中的阿房宫。汉语体系中有一个毗耶城,就是古咸阳,梵语耶舍的变化。阿育王曾到过昆仑山下的觉城拜访过释迦牟尼的菩提树,并引种一些菩提树在皇宫之中。汉语体系中也有觉山觉城,就是当代的莲花县一带。《史记》有“杀豪俊,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铸鐻,以为金人十二,以弱黔首之民。然後斩华为城,因河为津,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谿以为固。”这个践华城,就是华氏城。“二世皇帝享国三年。葬宜春。”古长安今吉安之北当代之江西宜春。
     阿育王在位三十多年后也是突然病死,其太子拘那罗没能继承王位,而是在后宫的控制下,由拘罗那的儿子继承了王位,这个说法和汉语体系中的记载并不相同。但这个阿育王的孙子,名字却叫桑宝丁,和汉语体系中的胡亥一样,都是天干地支里的排行,要以时间论,天干地支要配,所以全称为丁亥可能更为确切,两个体系各记一支,形异实同。
    刘邦灭秦之后,秦之国民往更西之处迁居,今之湖南、贵州、四川、云南、西藏、南亚等地。文化体系也进行大的改造,除篆兴隶,独尊儒术。故司马迁对秦始皇之评价不可能有更多正面之词,但其秦始皇部分却保留有许多碑刻之中的颂词,也许是司马迁不得不采取的一种文字策略。
    综上所述,古代昆仑在中国江西,古代黄河、淮河、济河、蜀江在中国江西,古代黄帝曾居住于昆仑山,佛祖释迦牟尼也居住于昆仑山。古印度国、身毒国、天竺国,就是古杜鹃国,古蜀国,古秦国,位于古代中国的西方,天下当时以当代的峡江县为古洛阳之天下之中。中华远古时代的历史事实,分别保留于古中国迁移世界各地之中华民族后裔多种语言文字体系之中,形式有所不同,然古史实相同,凡信仰中华儒释道诸教之后人,一定就是中国人,共有一个民族祖先、文化祖先。当代世界各地中华后裔社会生活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差别是迁移生活自然环境所形成的地理差别而不是人种文化上的差别。中国文史官学之孽子徒孙,不老实研学,一意蓬迎拍马,用心钻营,将我中华古史体系胡撕乱扯,瞎编胡凑,弄虚造假,面目全非。先羞列祖列宗,后骗子孙万代。今日由我提起诉讼请求,望时代历史之青天大法官和诸位人民陪审员,对中国文史官学孙子进行公开审判,还中华古史一个明白公道。如何审判,苍天有眼。
                                    起诉人:大大乐
                                     2012年9月19日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