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名山 > 五台山 > 正文

五台山文化研究班的那些日子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11)

约摸零三年时候,我大二,一度热衷于各种学生活动,除广播站的日常报道之外,便是形式各样的社团活…

    约摸零三年时候,我大二,一度热衷于各种学生活动,除广播站的日常报道之外,便是形式各样的社团活动,尤以文艺性社团见长,搞社团工作,我不算专业,但是想起来就做,不合适再试,倒也办过几场像模像样不成熟却又很成功的晚会,以至忻州日报和忻州师院报曾多次报道。业余时间,最喜欢的便是图书馆,读书看报,吸收养料。书架上的哲学类书籍我很喜欢,尽管码下不少读书笔记,但多没看懂,因为没有从中找到答案。当时,萦绕心田的问题是: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也就是,人,为什么要活着?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无法做出正确的解答。但我一直坚持问到了大学毕业,乃至现在。
    幸运的,也很偶然的,在五台山的脚下,我竟也接触到了五台山文化研究,当时,学院的五台山文化研究也刚刚起步不久。 时逢非典,五台山文化研究所负责人肖黎民先生准备吸收一批有热情有兴趣的学生参与到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并成立五台山文化研究班(学生班)。对学生的要求是:兴趣、素质、写作、外语以及计算机水平等,我本好学术研究,顿觉神圣而清爽,在此之前,我依然在困惑如何更新自己的学习方法并且能够从事研究,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方向,我所有的思考都建立在虚空之上。
    当时,在肖先生的办公室,具体谈的什么,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从办公室出来,一进电梯间,我就蹦出足有三尺高,时而拍着大腿,时而抱住脑袋,连声叹曰“唉唉唉……”,凤丽歪着脑袋,诧异的问:“你唉什么呀唉”,我兴奋的连话也有些堵塞:“唉,你难道不觉得……‘清凉’吗?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个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从头到脚、彻头彻尾的……嗯……嗯嗯……清澈过”。现在想来,当时的心境,用醍醐灌顶来形容也是极为逊色的,只恨自己当初不该用“清凉”、“清澈”这样两个词来形容,它们太苍白无力了。那是一种无言的兴奋,假如当时略知“不二法门”的来历,我肯定会“诡秘”的一笑,然后沉默、无言……。
    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我们的五台山文化研究班(学生班),开始了运作。我任班长、王凤丽任副班长。从现有的工作笔记来看,2003年6月13日,班里发了一个“关于我院成立五台山文化研究社团的倡议” (这一研究班是以学生社团的性质成立起来的),当时我请地理系书画协会的赵斌科主席,用一手漂亮的小楷字工整的写出来。分别贴在主校区和东校区的公告栏上,可惜内容没有保存起来,只记下了当时的构思过程如下:
    “第一:必要性,学院构建合格本科院校之需要,特色强院之路(现在,学院已经顺利通过教育部本科评估);教学理念、教学方式之更新;广大立志于学术研究的学生之需求。
    第二:依托五台山文化研究所。
    第三:贯穿的一条主线就是创新教育的实践和共同的学术兴趣。”
    接着,2003年9月30日,我在《忻州师院报》的“五台山文化看台栏目”发表了《成立学生科研社团势在必行》的倡议文章。
    倡议发出之后,广大学生纷纷报名,经过严格筛选,仅留下十几个综合素质比较全面的学生(后来为满足广大学生兴趣,肖先生又在学院开设了《五台山文化的魅力》等公共选修课,选课人数一度达到二三百人)。
    不久,2003年11月20日,山西省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心在我院举行授牌仪式,这标志着山西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研究中心下属八个中心已全面启动。我院的五台山文化研究迈向新的平台。我们几个研究班学生也参与授牌仪式,隆重、宏大的授牌仪式令我们心潮澎湃。
    研究班的第一次全体会议,是在2003年的12月11日举办的。当时,原忻州师专党委书记、校长,省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董杰英教授和院长助理、省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所长肖黎民也参加会议,我是会议主持人,当时的会议笔记中,记下了每一个人的发言记录,首先是董教授和肖先生分别介绍五台山和五台山文化研究所的基本概况,除了地质地貌和历史沿革之外,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心(所)准备建成为国内外关于五台山文化的“对外文化交流中心、学术交流中心、人才培养中心”,因为主要是学生活动,基本程序几乎都是关于我们学生研究人员的,当时涉及到三大块内容:一是举办各种学术讲座,开展征文活动,阵地主要是《忻州师院报》、《忻州日报》、《五台山》、《忻州师范学院学报》等;二是培养解说员、开展关于五台山文化研究的电视辩论会,解说员要具备一定的个人素质,还需深度全面了解五台山文化相关知识,要善于交际,善于表现;三是积极学习、研究,并明确分工,各研究人员多学习,多动笔,写体会,谈感受,但是不能影响学习成绩。各人员结合个人兴趣,进行了简单的分工。我是五台山佛学研究,王凤丽(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同时还是地理系学生会的学纪部长)是五台山佛教旅游与经济,闫培哲、刘继文是五台山文化研究的网络化、信息化等,张文昌(地理系学生会主席)是五台山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佛教中的服饰文化,张宁(中文5班班长、中文系学生会副主席,曾和我一起搞文艺社团)是佛教的语言学与语汇学研究,张焕粉(中文7班团支书、中文系学生会副主席)是五台山佛教展览和佛教中的公民道德思想研究,田园(中文系学生会副主席、文艺部长)是五台山佛教音乐与诗歌研究。另外还有化学系的体育部长明江波、代文,政史系的田秋菊、教育系的张建刚等。
    随后,各人都从自己喜欢的角度开展自己的研究,当时的网络还没普及,我们的资料主要是从图书馆和五台山文化研究所的资料室中查找。我还在校报的“五台山文化看台”栏目中搜出7篇本校教师的文章,一看是看不懂,怎么办?最笨的方法:抄。我用工整的字将7篇文章一一抄下,分别是:董杰英教授的《话说五台山》、地理系主任吴攀升教授的《灵峰胜境绝古今——五台山写真》、地理系张玉萍副教授的《一山独占五百里——漫话五台山的地理范围》、兼职教授赵林恩的《出于金口、传于龙藏——五台山文殊道场漫谈》、政史系王引兰老师的《神奇魅力——话说五台山》、地理系温震军老师的《五台山森林公园》、政史系王福应老师的《尽展藏文化风采的十方堂》,抄着抄着,也就对五台山有了基本的了解。
    期间,张焕粉和刘洁还参加了忻州电视台的一期关于五台山的节目,并在节目中扮演了解说员的角色。她们就在五台山的台顶上,顶着山风现场解说。
    经过半年的学习、研究和交流,多数人已经接受了严格的学术训练和人格历练,具备了一定的写作能力、科研能力乃至人际交往的能力,共同的感受就是“一开始没想到,收获还真不小。”2004年6月30日,五台山文化研究中心(所)在院报开设了“五台山文化研究专刊”,共8版,其中一个版面便是我们研究班成员的作品,共遴选出5篇,分别是:我的《圣地神游》、王凤丽的《走向世界的五台山》、刘继文的《网络中的知识产权保护》、张焕粉的《智慧之旅——关于开发五台山文殊智慧的设想》、田园的《开启山门的钥匙——谈加入五台山文化研究班的感受》。
    令人难忘的,我们还有幸被选为2004年8月份在五台山举办的“五台山国际佛教艺术大展和佛学论坛”的志愿者,一下子见到我国佛学界的诸多顶尖学者,他们温文尔雅,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不同,真是受益匪浅、感受颇深,我曾经的追问多年的问题也一步步开始找到了答案。
    由于接受了思维训练和各项锻炼,不少的人毕业的时候,报考了相关专业或者本专业的研究生,王凤丽考取了华中师范大学、田园考取了西北大学、明江波考取了南开大学、田秋菊考取了陕西师范大学,师从当代佛教学者吴言生教授。算起来,他们今年已经毕业了,田秋菊还被招聘回来继续从事五台山文化研究。没有考取研究生的,我、闫培哲、张文昌、张焕粉、张建刚都留校工作,分别从事研究和教育工作;张宁去了香港《大公报》驻山西办事处。
    留校以来,我一直从事五台山佛学和文殊智慧研究,转眼已经三年,要说得到的熏陶和锻炼,无法用语言文字来形容,留在心中的,唯有感恩。感谢五台山、感谢五台山文化研究、感谢忻州师范学院,让我从“无明”(这是佛教的一个词汇,指的是不能见到世间实相的根本力量,也是我们执取和贪爱的根源)中体认到了人生之真谛。
    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一旦深入进来,你会发现,五台山不仅仅是五台山,放下一般人认为的它的自然环境不谈,独学五台山的文殊智慧,便让人获益匪浅。这里,拥有的是人格的魅力、做人的道理以及学术的胸怀,在这一层面上,五台山是一种表征,表征了一种信仰、一种智慧,一种超越的中道的智慧,肖先生重构的文殊智慧,集中体现在零五年出版的《文殊智慧哲学精义》之中,该书被新加坡中文月刊评为“有别于传统关于文殊身世和信仰的研究”,行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现在,五台山文化研究所的文殊智慧及其现代转型研究日益在佛教内外产生影响,肖先生也当选为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的研究员,并且也参加了一系列的国内外学术会议。前段日子开奥运会的时候,山西电视台为响应“赛在北京,游在山西”的号召,制作了一系列的《精彩山西》节目,其中的《忻州篇》,专程邀请他对五台山文化进行总结陈词,印象中最后的一句话是:“文殊智慧是心的智慧”。留校三年学习五台山文化,最主要的是深入体验文殊智慧。

    现在,图书馆和研究所的资料已经很齐全了,又有资料最全、更新最快的“五台山文化·黎民社区”网站,真希望地处五台山脚下的忻州师范学院再有这样的一批学生,用自己满腔的激情,踏踏实实的坐下来,高昂激情走出去,在五台山文化和文殊智慧的思想宝库中,找准自己的人生定位,勇猛精进。
    因为,这是在学做人、学做事,是在成就人格、历练品格。
    最后,用肖黎民先生《文殊智慧哲学精义》中的作者题记,来对这一人格与品格的形成过程与性质做一体认性说明吧。
  “那是眼望深渊立于智慧的悬崖边来回悠荡的惊险蹦极,
   是踮着脚尖在语言的锋刃上不断舞动的另类芭蕾,
   是对隐藏于存在背后所有秘密的超验逼问,
   是对人生苦难和烦恼之因所做出的形而上解答,
   是对自我拯救的原初呼唤,
   是对解脱之道的永恒探询,
   是对终极价值的孤独守望,
   是在崎岖的思想小路上的独自行走。”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