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宋元明清佛教史 > 正文

元代少林寺史事编年辑略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8-09)

元代是少林寺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一,而少林寺僧侣的活动也对元代历史,特别是对宗教史产生了深远…

    元代是少林寺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一,而少林寺僧侣的活动也对元代历史,特别是对宗教史产生了深远影响,有些远及明清以至当代。当代少林寺的复兴,与元代以福裕为代表的一批杰出禅师所培植的深厚根柢是分不开的,饮水思源,元代少林高僧群体值得我们回顾和纪念,他们之中确有些出类拔萃的人物。而自耶律楚材驻守河中府时就已显现端倪的元代佛道之争,最终将少林寺推到斗争的最前沿,少林寺在这场斗争中名扬天下,”禅宗祖庭”的地位也通过曹洞宗在本寺的确立而得到加强。元代无疑是少林寺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这一点是以前所没有认识到的。

    少林寺保存着元代碑刻、造像、塔铭等共计百件(品)之多,是一笔珍贵的历史资料,数量之大内容之丰富,在全国丛林中应是绝无仅有,涉足其中,真有”如入金谷之园,如登龙君之宫”的感觉。而迄今为止,我们对元代少林寺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少林寺及相关的佛教问题尚未进入研究者的视野,于是这批石刻文字寂然佇立在少林寺庭院之中,默默地注视着山门外日益喧嚣浮华的尘世,对完全不符合少林寺真实历史的各种胡言乱语、张牙舞爪之类,投以无声的轻蔑。无庸置疑,研究工作的缺失,学者们的无暇顾及,使少林文化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和无妄之灾。表象的繁荣以牺牲历史的真实为代价,不仅得不偿失,而且理难久享,终将化神奇为腐朽,以庄严换嬉戏。所以,作为千年古刹的少林寺,期盼着学人的介入,期盼着学人们揭开它历史的面纱,探幽发隐,正本清源,还少林以本来面目,使”少林文化”以坚实的史实为根基,只有如此才能持续发展,并不断走向世界,向世界奉上”禅武精神”的真谛。

    2003 年,饶宗颐先生为少林寺题写了”少林学”三个字。饶先生的字,楷隶融和,体势高古,笔法雄浑而挺秀,一向是我十分熟悉也十分敬慕的。但,除了对书法的一番叹赏之外,更吸引我的是”少林学”三个字的学术义蕴。窃以为饶先生题写的三个字,深含着对禅宗祖庭少林寺的期许之情,更深层的是寄托着他对当代少林文化发展趋向的希望和鼓励。饶先生禅心如清池皓月,所见往往洞彻无碍,发人深思。我的理解,出自饶先生之手的”少林学”三个字,是先生对源远流长的少林文化的一个学术定位,这里面既含有如何对千年少林文化的总结与继承问题,也是对当代乃至今后少林文化如何发展的殷殷指引。可以说,饶先生在鼓励有志于少林之学者,应该努力建构少林学术系统,使之成为一门真正意义上的学问。毫无疑问,少林历史的研究乃是基础工程,是这门学问是否能立得住的深层探测和根本保障。如果连基本史实都弄不清楚,任由”金大侠”们凭空编造些什么”武学巅峰”之类,云遮雾罩,光怪陆离,禅学成了信口开河,武学成了巫学加舞学,何学问之有?

    近些年来,在永信方丈的大力推动之下,少林寺积极谋求与学人和学术界的合作,以求促进少林寺历史文化的研究水平。去年十月,少林寺与社科院世宗所联合举办了对”少林学”进行论证的学术研讨会,今年又以元史学会年会为因缘,举办这次”元代佛教暨纪念雪庭福裕园寂731年”的学术研讨会。在此之前,少林寺已经出版了大型图册《中国少林寺》,其中的《碑刻卷》刊印了一批寺藏碑刻拓本,包括若干元代碑刻,加上有《嵩岳文献丛刊》等文献的排印出版,都对少林寺历史文化的研究产生了积极效应,学术的纵深度已明显加强,并且吸引了不少外国学者的踊跃介入。

    我的学术主向是”武学”,多年来汲汲于中国武术史和民族体育史的探研,这是学界师友和各位同仁所了解的。元史是我的深爱之一,但一直不能专注其事,大抵做了些边边沿沿的摸索,所获不多,成果有限。前年以来,因受方丈的爱重和嘱托,我从事于《少林寺编年史》的撰写,元代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惜乎迄今尚未完成。借此次会议之机,我将这部分的初稿提交大会,请大家多予指正,也真诚希望大会的成果有助于《编年史》建构。

    受杨镰先生《元代文学编年史》之启发,我将元代编年纪事的起点也定在太祖十五年庚辰(1220),以耶律楚材在河中府的活动为潜因,逐步揭出少林寺与曹洞万松、耶律、屏山、志隆、性英、雪庭一系的关系,以见福裕勃然崛起的前因后果。学力不足,資料搜集上还大有缺口,犹待继续补进。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