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宋元明清佛教史 > 正文

指空弘扬中国西南禅学考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08)

指空是元代来华的印度僧侣,印度本名提纳薄陀(Dhyanabhadra),法号为指空,古印度摩…

    指空是元代来华的印度僧侣,印度本名提纳薄陀(Dhyanabhadra),法号为指空,古印度摩竭提(Magadna)国人。中国大陆的佛学辞典中未载指空的生平事迹。据有关文章记述,指空八岁从那兰陀寺律贤出家,十九岁继承南印度楞迦国吉祥山普明衣钵,之F后来华至燕京,游历中国西南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于泰定年间(1324—1327)至上都(滦京)[①]见元帝。高丽忠肃王十三年(1326)至高丽弘扬禅学,天历初(1328)回燕京,至正二十三年(1363)十一月二十日圆寂。关于指空的生年,至今仍是疑团,只能付诸阙如。[②]
    指空是元代对中国西南禅学以及对元帝崇佛有重要影响的高僧,功不可没,然而遗憾的是中国佛教史料对其业绩记载甚少,近期祁庆富先生的《指空游滇建正续寺考》一文阐述详明,对中国学者研究指空有重要裨益。为促进中韩两国学者联袂研究指空弘禅业绩,谱写中韩友好之新篇,笔者曾赴武定狮山正续寺考察,现就获悉的有关文物史料,对指空弘扬中国禅学业绩作综合研讨。
      一、指空建正续寺及该寺宗派源流
    指空最初来华至燕京及游历中国西南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确切时间,因史料阙如,无可稽考。据高丽学者李穑撰《西天提纳薄陀尊者浮图铭并序》记述,指空于元泰定年前游历中国西南地区和长江中下游地区。《浮图铭》载曰:
    至蜀,礼普贤巨像,坐禅三年。大毒河遇盗,又赤立而走罗罗斯地界。有僧施一禅被,有女施一小衣,乃应檀家供,同斋僧得放生鹅,欲烹而食之。吾击其妇,妇哭,僧怒见逐。吾闻土官塑吾像,水旱疾疫,祷必应。金沙河关吏见吾妇人衣,发又长,怪而问奚自。吾言语不通,书西天字又非所知也。于是留之,晚隈石隙而卧,不觉少间至彼岸。渡子异吾,礼拜。云南城西有寺,上门楼入定。居僧请入城,至祖变寺,坐桐树下。是夜雨,既明,衣不濡。赴其省祈晴,立应。坐夏龙泉寺,书梵字《般若经》。众聚乏水,吾命龙引泉济众。大理国,吾却众味,但食胡桃九枚度日。金齿、鸟(撤)[撒]乌蒙之一部也,礼吾为师,塑像庙之。吾闻无赖子以吾像禅棒掷之地,而不能举。悔谢,取安如故。安宁州僧问昔三藏入唐,伏土知音,时吾已会云南话,应曰:“古今不同,圣凡异路。”说请戒经,燃顶焚臂,官民皆然。中庆路请山请演法,凡五会太子,礼吾为师。罗罗人,素不知佛僧。吾至,皆发心,飞鸟亦念佛名。
    根据这一记载,可知指空游历中国西南地区,主要活动是在川滇交界的彝、白、傣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元代,在大渡河、金沙江流域的少数民族中虽有佛教其它派系流传,如印度密教阿吒力、藏密、汉密等,但无禅宗,指空的业绩之一就是把禅宗远播到川滇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使当地的彝、白、汉、傣等民族信奉禅宗。元代,云南虽有许多著名的禅宗高僧,如洪镜雄辩法师(鄯阐,今昆明人)、玄鉴法师(云南曲靖人)、普福、普通、道元等。此外,远在晚唐时就有禅宗入滇。《云南通志》卷十三云:“赵波罗,南诏景观时居荡山波罗岩,修禅观。”《滇释记》所载南诏高僧中有多人属禅宗。如买顺禅师,叶榆人,史称“六祖之道传云南自师为始”。所谓“六祖之道”,便是慧能所创立的禅宗南宗,佛教史上称他为“禅宗六祖”。慧能南宗主张“顿悟”,与神秀北宗的“渐悟”相对。弟子法海将其说教汇编成书,名《六祖法宝坛经》,为禅宗的主要典籍。[③]元代,指空游历中国西南地区期间,曾在昆明、大理等城区佛寺讲经说法,深得当地官吏、僧侣、俗民的欢迎,礼指空为师,塑像庙之,影响颇大。然而遗憾的是云南佛教史料中未载指空弘禅之业绩,而今,云南佛教史中当应追记指空在云南弘扬禅宗的重大功绩。
    指空在云南的另一重大功绩是建武定狮山正续寺。元人杨兴贤撰于元延佑七年的《狮山建正续寺碑记》全中对此记述颇为详明。武定县志办公室藏有康熙《武定县志》,该志卷四载有杨兴贤撰的碑文全貌,兹录如下:
      狮山建正续寺碑记 延佑七年
    武定教授 杨兴贤
    南诏右释,其来尚矣。然二十七部之俗,嗜杀恬死,虽老师宿德,家至月见,提耳训诲,犹执迷不悛,无缘而化。武定,其一部也。山水险峻,人物殷阜。无诗书礼乐以导其良心,无慈悲戒定以摄其淫性,是以失其秉彝,甘於自暴自弃,良可悯也。惟我圣元之奄有四海也,开设学校,崇高佛法,自王公大人,至於士庶,莫不钦仰。彼蠢尔犷悍之徒,方靡然承风,置彼邪思,趋我正道,犹百川之归巨海,鳞介之宗龟龙也。至大辛亥,蜀僧长老朝宗飞锡至止,望斯山之峭拔雄秀,诸山皆朝,乃携大师杨善、杨庆、杨正、李继荣、李良等诸檀越,步椒山而登焉。叹曰:“开辟以来,山川有之。然发扬其胜概,则待乎人焉。是以兰亭遭右军而清湍,修竹有宣,赤壁遇坡仙而明月,清风无尽。兹境也,郁湮於此久矣。吾欲不负山灵,创一梵宇,以为一方老少投诚之所。二三子其与我诛茅卜筑,可乎?”佥曰:“诺。”於是划辟朽壤,芟薙榴翳,刳木引泉,碱石构庵。为师栖锡之所。方人辐辏,僧徒云集。师以金篦刮其翳膜,登山眺望,四顾豁然。若发饔之醯鸡,山隙之痴蝇。又如造物者始判清浊,获睹青天白日之高明,叹未曾有。各输箧资,相与努力,作栈道,缘石蹬,南跻数十步武,得一地基,为文殊阁。又南行百余步,得丈室地基,为维摩阁。皆与白云为篱藩,青山为屏障,烟霞为卫具。禽声法乐,若有异物阴来相之。东望崖阿,如狮子首,故以扁焉。师归西蜀之后,有西竺指空禅师,游方憩此,绝粒危坐,胁不粘席。开辟正觉,诱掖缁俗,慕其化受信具者。比比有焉。佛殿旃檀,经始於乙卯之春,僧堂香积,落成於庚申之夏。风棂月牖,雾云飞翚,轮焉奂焉。塑绘告成,金碧交映,丹青绚焕,耀人耳目,荡人胸次。实今世之良规,一方之壮观也。禅师又虑常住缺乏,龙象星散,于是缘化本路官吏。此方他郡,或贝或谷,以致因地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亩疆界,随其丰俭,咸勒诸碑阴,用传不朽。於戏!晨薰夕烛,奉绀宇之觉王,云板风钟,醒人间之昏梦。灵山清会,俨然若存。夫如来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於世。爰自拈花破颜以来,灯灯续焰,叶叶传方,得道者不可枚举。然西南禅学,实惟滥觞。今朝宗开之於前,指空成之於后。吾见狮子岩前山木丛林,尽作狮子吼者,非我二禅伯之薰炙与非藉圣祚之无疆,其孰能之!惟冀法轮而永转,祝帝道以遐昌,有性无性,咸游觉场。
    杨兴贤《碑记》述狮山正续寺为蜀僧朝宗于“至大辛亥”即元武宗四年(1311)创建,始建文殊阁、维摩阁,因山形状如狮头,故书匾狮子寺。云南地方史料未载朝宗生平事迹,归西蜀时间亦不详。指空到达狮山是在朝宗离去后,指空在狮山经营六年之久,增建佛殿、佛像、僧室、厨房等。使寺院成为规模,并取名“正续禅寺”。《碑记》云:“佛殿旃擅经始于乙卯之春,僧堂香积落成于庚申之夏。”乙卯为仁宗延佑二年(1315),庚申为延佑七年(1320)。指空就是在这期间(1315—1320),约六年左右,在狮山建正续寺,弘扬禅宗。
    关于杨兴贤《碑记》,笔者曾赴狮山正续寺寻觅勘查,查实碑记可能毁于明代的战乱中。明宪宗成化十三年(1477)失名者撰《重修正续寺碑记》云:“……既而,元运告徂,所在悉罹于兵燹,而寺岿然独存者八十余年。”另外,清代至民国年间,正续寺几经修葺,但都未提及《碑记》下落,武定史馆无拓片,亦不知《碑记》下落,《碑记》可能毁于明代战乱中。
    指空为使正续寺香火长久不衰,殚精竭虑,亲自向地方官吏和富户化缘,购置寺院土地,奠定了正续寺的物质基础。因此,正续寺历经明、清两朝,香火绵延,高僧辈出。据实地调查,狮山丛林中,清代的僧塔林立,但无元、明两代的僧塔。从塔铭可知,清代正续寺的僧侣多为禅宗五家中的临济宗和曹洞宗,此二宗均属南宗;临济宗为南岳法系,曹洞宗为青原法系。狮山僧塔中,较为著名的有智空、海慧、云普、无穷、明宪等。清代正续寺临济宗的第一世高僧为海慧,塔铭记道光二十八年(1848)二月立。中华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的正续寺的最后一任住持为真实法师,1994年圆寂,属曹洞宗。狮山正续寺内现无僧侣,仅为宗教旅游景点。
      二 正续寺的印度密教色彩
    狮山正续寺是指空创立的禅宗寺,但从指空的宗教活动及正续寺的建筑格式、佛像造型、梵文碑等诸方面都反映出浓厚的印度密教色彩。
    指空八岁从古印度那烂陀寺律贤出家,十九岁继承南印度楞迦国吉祥山普明衣钵。那烂陀寺是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东的著名寺院,也是古印度规模宏大的佛教寺院和佛教最高学府,在今印度比哈尔邦巴腊贡地方。十二世纪时被毁。云南佛教各派系中,历史最悠久的是印度密教阿吒力派,该教派于公元7世纪末传入云南大理地区。唐代云南著名的阿吒力僧,与指空同源,都是来自古印度摩揭陀国,也都是从那烂陀寺出家。《滇释纪》载曰:“赞陀崛多尊者又云室利达多,西域人,自摩揭陀国来,又号摩迦陀,游化诸国,至鹤庆又腾越州住峰山、长洞山二处,阐瑜伽法,传阿吒力教。”那烂陀寺注重大乘瑜伽法,该寺出家的僧侣都持守密教仪轨,阐瑜伽法。指空虽然是以禅僧的身份在中国西南地区讲经传教,但其法事活动具有浓厚的密教色彩。如指空游滇,“赴其省祈晴,立应。坐夏龙泉寺,书梵字《般若经》。众聚乏水,吾命龙引泉济众。”同样,阿吒力僧亦常施行巫术密法,《云南通志》卷十二载云:“赞陀崛多神僧,蒙氏保和16年,……僧悯郡地大半为湖,即下山以锡杖穿象眼山麓石穴十余空泄之,湖水遂消,民始获耕种之利。”很明显,指空与南诏大理的印度密教阿吒力僧的法术仪轨如出一辙,指空的密教色彩是很浓厚的。
    指空创建的正续寺,其建筑格式、佛像造形、梵文石碑、壁画等,都有印度佛教的特色。正续寺的建筑格式,以观音阁为准,山门、牌楼、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楼组成一条中轴线,再以两旁配殿、厢房及台阁组成一座完整的诸天楼阁建筑群。藏经楼右楣板上,绘有九幅达摩东来组画,表现印度僧人通过南丝绸之路来中国开建五密坛场的事迹。武定县文化馆近年修葺正续寺时,发掘数块梵文砖,系陀罗尼砖,反映了正续寺初建时表现的印度佛寺风格。[④]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佛教密宗对滇东北彝族地区颇有影响。从武定、禄劝两县交界处三台山凤氏土司遗迹,即现存古城堡遗址第一道隘口左侧屹立一块石壁摩崖,刻有两个佛教神像,左为“大圣摩诃迦罗大黑天神”,即佛教密宗护法神,右为“大圣北方多闻天王”。该遗址还发现具有典型印度佛教密宗特色的人形瓦当。[⑤]瓦当图案呈一女人形,突出硕大的乳房及臀部,表示旺盛的生育能力,底部为女阴图案。人形瓦当为明代凤氏土司城堡遗物。当可印证武定凤氏土司崇奉印度佛教密宗。
    纵观云南佛教史料,彝族崇奉佛教有悠久的历史。《南诏图传》即可佐证南诏统治阶级崇奉佛教的事迹。《南诏图传》文字卷记载,南诏时期,人们把印度僧人,即“梵僧”看作圣人,并把《巍山起因记》中载录的梵僧授记细奴逻的故事称为“圣人入国授记”,以梵僧图像来淳化民俗。南诏第十三代国王舜化贞崇尚佛教,“誓欲加心供养,图像流行”。《南诏图传》中有许多印度佛教最初传入南诏的史实和传闻。南诏是唐代以彝族为主体建立的地方政权,南诏统治阶级崇奉佛教有大量史料记载,从而可知,彝族崇尚佛教肇自南诏。
      三 指空翻译《文殊师利菩萨无生戒经》
    指空留居云南武定狮山的时间为元仁宗延佑二年(1315)至延估七年(1320),约六年时间。之后,指空离开云南至上都(滦京)见元帝。关于这期间指空的事迹,目前国内外研究指空的文章中未见记述,近期从《四库明人文集丛刊》(说学斋稿)中检得一则资料,庶可弥补此空白。
    现据云南省图书馆藏《四库明人文集丛刊》(说学斋稿)抄录全文如下:
      文殊师利菩萨无生戒经序 癸巳
    梁武帝时,菩提达摩至於金陵,问答不契,折芦渡江。[⑥]留楞伽经[⑦]曰:“此可传佛心宗,震旦之人有为佛氏学者敬信而诵习之,因是而开悟者未易悉数。盖天竺距中国十万余里,言语不通。文字亦异。则其书之未及翻译者尚多有之,不独楞伽而已。皇元泰定初,中印土王舍城刹底逊[⑧]曰:“指空师见晋王[⑨]於开平,论佛法称旨,命有司岁给衣粮。”师曰:“吾不为是也。”因求东游高句骊[⑩],礼金刚山发起菩萨道场,国王众诸臣僚合辞劝请少留,师乃出文殊师利菩萨无生戒经三卷,欲使众生有情无情,有形无形咸受此戒。闻者欢喜谛听。血食是邦者曰:三岳神亦闻此戒,却杀生之祭,愈增敬畏。师之言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道则然。”说法放戒,老婆心切,故是经因事证理,反覆详明,读者若楞伽之初至,叹息稀有。呜呼!五浊恶世,其人之迷谬已甚,不以惊动开谕之,终无以为入道之基矣。师之学得於南印度吉祥山普明尊者。天历皇帝(11)诏诸僧,讲法禁中,而有媚嫉之者,窘辱不遗余力,师能安常处顺,湛然自悔,居无何,诸僧陷於罪罟,师之名震暴中外,四方信向弥笃。今皇帝眷遇有加,资政政使姜金刚既施财,命工刻是经,以传门人达蕴,请予为序。
    据此记述,可知指空离滇以后大约於1321—1322年见晋王於开平,即上都(滦京)。但要指出的是《经序》中提到的晋王,经查元史有二,一为甘麻剌,至元二十九年(1292)由梁王改封,出镇大斡耳朵。大德六年(1302)薨,谥献武,即显宗;二为也孙铁木耳,嗣晋王,甘麻刺之长子,大德六年(1302)袭封,至治三年立为帝,即泰定皇帝。指空于1315—1320年在云南武定狮山建正续寺,约1321—1322年至开平(上都),据此可知指空会见的晋王是也孙铁木耳,而不是甘麻剌,因是时甘麻剌已辞世。
    指空与也孙铁木耳谈论佛法,甚得也孙铁木耳的欢心。挽留指空长居宫廷,与他讲说佛经,并给予优厚待遇,“命有司岁给衣粮”。然而指空意在东游高丽传播佛法,谢绝晋王的挽留而东去高丽,在金刚山发起菩萨道场,翻译解说《文殊师利菩萨无生戒经》三卷,在高丽佛教界产生巨大影响。
    从《经序》可知,指空在高丽主讲的是佛法戒律,强调佛教戒杀生血祭。指明佛说世界万有由心所造,认识对象不在外界而在心。不难看出,当时高丽佛教保有浓厚的密教色彩,即有杀生血祭仪式,并在世俗中有原始宗教自然崇拜,即“血食是邦者曰:三岳神亦闻此戒,却杀生之祭,愈增敬畏。”由于指空能结合高丽的宗教实际,倡导信众发菩萨心而戒杀生血祭,强调崇佛重在修心养性。指空把禅学与戒律相结合,讲经有法,深得高丽僧俗的欢迎,而指空也因此声誉鹊起。
    指空於1328—1332年期间离开高丽回到中国上都,与天历帝谈论佛法。《经序》记述云:“天历皇帝诏与诸僧,讲法禁中,而有媚嫉者,窘辱不遗余力,师能安常处顺,湛然自悔,居无何,诸僧陷於罪罟,师之名震暴中外,四方信向弥笃。”天历帝,即元文宗图帖睦尔,公元1328年即位,至公元1332年病故,在位五年。据此可知,天历帝请指空在宫庭讲佛法,大致是天历帝在位的五年中,即1328—1332年期间。由于指空佛学造诣高深,知识渊博,深受天历皇帝的青睐,但因此也遭到一些嫉贤妒能的僧侣的诋毁,对此,指空胸怀坦荡,泰然处之,从而愈使指空名声远播,四方僧俗崇佛之心愈加笃诚。
    《文殊师利菩萨无生戒经序》为我们了解指空在中韩两国弘扬禅学的业绩提供了珍贵的史料,填补了指空离开中国西南地区后的经历空白,这对中韩两国学者深入研究指空的弘禅业绩有重要的作用。
    注释:
    ①.上都:蒙古宪宗六年(1256)忽必烈营建,中统元年(1260)即帝位于此,称开平府,四年(1263)加号上都。故址在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闪电河北岸。
    ②.祁庆富《指空游滇建正续寺考》,《云南社会科学》1995年第2期。
    ③.杨学政、韩军学、李荣昆著《云南境内的世界三大宗教》,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④.狮山正续寺梵文砖,即陀罗尼经砖,由武定县文化馆孙国柱同志维修正续寺时发掘收藏。
    ⑤.人形瓦当由武定县文化馆孙国柱同志发掘、收藏。
    ⑥.菩提达摩为中国佛教禅宗的创史者。相传为南天竺人。南朝宋末般海到广州,又往北魏(旧说达磨过金陵时,与梁武帝面谈不契,遂折芦渡江北去)洛阳,后住嵩山少林寺。传说达磨在此面壁打坐九年。后遇慧可(487—593),授以《楞伽经》四卷。慧可承受了他的心法。于是禅宗得以流传。
    ⑦.《楞伽经》佛经名:“楞伽”意山,“阿跋多罗”意“入”。意谓佛入此山说的宝经。法相宗所依“六经”之一。说世界万有由心所造,认识对象不在外界而在心。
    ⑧.刹底里,即刹帝利,旧译刹利,印度四姓之第二,意王种。
    ⑨.此处晋王当指嗣晋王,即也孙铁木耳。大德六年(1302)袭封,至治三年立为帝,即泰定皇帝。
    ⑩.高句骊,朝鲜,高丽的另一称呼。古国名。
    (11).天历帝,即元文宗图帖睦尔,公元1328年即位,至公元1332年病故,在位5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