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印度小乘佛教史 > 正文

阿育王与大天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19)

第一节 阿育王的事功  佛教分裂与阿育王 佛教经过第二次结集之后,在对律的态度上,虽已分成上座大众的…

第一节 阿育王的事功


  佛教分裂与阿育王 佛教经过第二次结集之后,在对律的态度上,虽已分成上座大众的两部,在教团的义理上,尚未有显著的对立现象。但到阿育王的时代,则已从律制的争执发展为义理的辩论,而且进步自由的大众部,已在中印度取得了优势,根据上座部一切有部分“大毗婆娑论”卷九十九的记载,把阿育王牵了进去,说阿育王党同贼住比丘大天的一派,把上座长老们的意见忽视了,所以逼使上座们进入了西北印的迦湿弥罗,与中印的进步派分疆教化。
  这虽是上座有部的一面之词,但从深一层考察,摩羯陀地方始终是自由思想的温床,保守派的不受多数人的欢迎,当是可能的,进步派因合于时流为众所归,并受到国王的取决多数派而保护之,也是情理之常。
  印度的王统 阿育王即是阿输迦王(Asoka),他是孔雀王朝(Maurya Dynasty)的第三位君主,印度是个文明悠久的古国,印度之有信实的年代可考,却在阿育王的孔雀王朝开始。
  因此,在未介绍阿育王以前,先略介印度的历代王统,以观印度史事演变的梗概。
  一、摩柯三摩多王统:这是最早的王朝,散见于四分律、有部律破僧事、佛本行集经、众许摩诃帝经、起世经、长阿含经、彰所知论等九种经律中,各传王名不一,且亦没有时间的记载。
  二、月统(Candravamsa):见于印度神话辞书。
  三、日统(Suryavamsa):见于印度神话辞书。
  四、苏修那迦王统(Saisunaga Dynasty):这是孔雀王朝以前的摩羯陀国,也可以算是正史启蒙时期,相当于西元前六七百年或四五百年顷。见于佛经中的十六大国,即在这个时代。但其每一王的年代,仍然不易清理。
  五、孔雀王统(Maurya Dynasty):约在西元前四世纪至二世纪顷。此期间佛教大盛。
  六、熏迦王统(Sunga Dynasty):约在西纪前一百八十年顷至八十年顷。第四王补砂密多罗初年,中印有法难,南北印的佛教转盛。
  七、迦纳婆王统(Kanva Dynasty):仅四十多年。
  八、案达罗王统(Andhrabhrjtya Dynasty):西纪前二二○年至二三六年。
  九、贵霜王统(Kushan Dynasty):此时印度的南方为案达罗,北方为贵霜,这是大月氏的一族,其有最著名的统治者便是迦腻色迦王。马呜、龙树、提菩、达摩多罗、诃梨跋摩、弥勒等名德,均出此时代。为西纪前数十年至第三世纪之末。
  十、 多王统(Gupta Dyansty):西元四世纪初至六世纪初的时代,无著、世亲、罗什、象贤、坚慧、觉音等均为此时期人。并有那烂陀寺的创建,密教亦开始渐盛。中国的法显此时赴印,安慧、陈那、清辨、护法等,也在这一阶级出现。
  十一、戒日王统(Vardhana音译伐弹那):约当西元第六世纪初至第七世纪中叶。此时有龙智盛化密教,月称在中印大宏空宗,玄奘西游,法称再兴因明。
  十二、波罗王统(pala Dynasty):这个王朝并非直接继承戒日王朝而来,然亦颇信佛教,此时密教特盛。
  以上王统,多依摩羯陀为中心而予介绍的。因为印度王统太繁杂, 能举其大要。
  戒日王朝以后,印度王邦林立,王朝叠起,到了西元十二世纪,回教入侵而王朝覆灭,佛教亦因之而在印度绝灭,这已到了中国南宋宁宗的时代。佛教起于印度,垂一千六七百年而亡,原因何在?到本篇十二章中再说。
  阿育王其人 孔雀王朝的先世系统不明,但其不是纯粹的雅利安人则无疑,有人说阿育王的祖母是贱民阶级出身。在西纪前三二三年,阿育王的祖父旃陀罗掘多王(Candrognpta)创立王业,经第二代宾头沙罗王(Bindusara),到第三代阿育王即位,是西纪前二六八年,这是根据南传善见律,岛史、大史、缅甸传说的记载,唯迄目前,阿育王即位之年代,尚有学者在努力考订中。(参见十九页)
  据传说,阿育王生得很丑,性格顽劣,很不得父王的欢心,适巧北印度的德叉尸罗(Takkasila)地方发生变乱,宾头沙罗王即派他去平乱。这是有意送他去死的,所以军队的武器装备都很差。想不到智勇兼长的阿育王,竟然达成了这个任务,做了那里的总督,因此深受朝臣的拥护,等待父王一崩,他就杀了很多的兄弟,自己掌握了政权。大概是因基础未稳,故到四年之后,在他二十五岁时,始行灌顶即位的大典。依传说他有一○一个兄弟,被他杀了九十九个兄弟,只留一个帝须未杀。但从当时所刻的文中,尚有述及他与各兄弟间的情形,可见传说之不足全信。
  据传记所载,他的父王是受他胁迫而死,掌权后大杀昆仲,又置地狱之刑以处置人民,同是征伐南方的羯 伽国(Kalinga)即今之阿里沙省(Orissa),屠杀无算,所以他有一个“暴恶阿育王”的臭名。
  据研究,阿育王归依佛教,可能是在征伐羯 伽的前一年;当他见了征伐杀戮的惨状之后,便大生悔心,回来后即亲近僧伽,修持佛法,并以轮王政治的理想自许,以和平的正法来建设繁荣安乐的社会,近代由大磨崔法第十三章中,也发现阿育育曾有:“依法胜,是为最胜”的诰谕。
  阿育王与佛教 从此之后,阿育王的言行,均与佛教有关,研究阿育王的资料,除了梵文的阿育王譬喻(Asokavadana)汉译的阿育王经及传等之外,近代学者所注重的尚有:①磨崖法七处,分为甲篇十四章,乙篇二章。②石柱法 六处,甲六章,乙一章、丙二章。③小石柱法 四处,四种。④小摩崖法 ,甲七处三种、乙一处一种、丙一处一种。⑤石板。
  此等古物是于西元一三五六年以后即被逐渐发现,到了一八三七年以后,始由甫林切补氏(J.Prinsep)陆续发现,而根据语源学并得到梵语学者的协助,译成了英文。
  根据大磨法 一至四章、十一章,及石柱法 五章、七章等的记载,阿育王在即位后曾特赦囚犯二十五次,每年开无遮大会一次,此外,禁杀生、行布施、植树、修道路、凿井、造佛寺、并建佛塔,遍及全国。又说立正法大官(Dharma Mahamatras),巡回各地以宣扬正法,广施仁政,爱护万民。阿育王曾亲自巡礼佛迹,到处竖立石柱,刻纪念。此等石柱现尚有部分残存,已成为印度当做古文物的珍宝,收藏保护。阿育王爱护动物的遗类,在印度迄今不衰。
  又从 令的刻文中证实,阿育王曾派遣正法大官至外国宏化,见于法 中的有希腊五王国:叙利亚、埃及、马其顿、克莱奈、爱毗劳斯。此一地域是后来耶回二教的发祥地,佛教给他们的影响,可以想见。向东方则派到柬埔寨。根据佛教教义,以宣扬和平的重要,增进国际的亲善。
  因此,史家每以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之拥护基督教,来此拟阿育王之拥护佛教。实则颇为不当,君士坦丁不容忍异教,且其目的是一种政治的手段;阿育王却在石刻的 令中告谕人民,不得诽嗤邻人的信仰,印度教有名的摩法典,也即在此时成立;宗教的容忍乃被视为当然;其宏扬佛法,乃纯出于敬信佛教而奉行仁民爱物的正法。
  当时印度的版图之大,堪称世无其匹,东部边界到达孟加拉湾,北言的尼泊尔及克会米尔两个王邦,亦入其统辖范围,南部疆界扩展至波娜河(Panna River)即今之海德拉巴省以南的吉斯特那河,西达阿拉伯海,西北则抵达今日阿富汗境内的一部分。
  据“善见律毗婆沙”卷二说,阿育王即位第十七年,请目犍连子帝须(Moggaliputta Tissa)为上座,于华氏城(Pataliputta)召集长老一千人,从事第三次结集,费时九个月。又据说南方巴利藏的“论事”(Kathavattu),即是此次华氏城结集的具体成果。
  结集之后,阿育王即派遣了大批的传教师,分赴各地宏传佛法。据善见律毗婆沙卷二所载,他们的领导者及其所到的地方如下:
  一、末阐地(Majjhantika),派至 宾、犍陀罗(Kasmira Candhara),即今北印之克什米尔等地。
  二、摩诃提婆(Mahadeva),派至摩醯娑漫陀罗(Mahisakamandala),即今南印之卖素尔等地。
  三、勒弃多(Rakkhita),派至婆那婆私(Vanavasi),今地未祥,或云在南印。
  四、昙无德(Yonaka Dhammarakkhita).派至阿波兰多迦(A parantaka),即今西印之苏库尔以北。
  五、摩诃昙无德(Mahadhammarkkhita),派至摩诃刺陀(Maharattha),即今南印之孟买。
  六、摩诃勒弃多(Maharakkhita),派至臾那世界(Yonakaloka),即今阿富汗以西。
  七、末示摩(Majjhima)、迦叶波(kasyapa),派至雪山边(Himavantapadesa)即今尼泊尔一带。
  八、须那迦(Sonaka)、郁多罗(Uttara),派至金地(Suvannadhumi),即今之缅甸。
  九、摩晒陀(Mahinda)等,派至师子国(Sihaladipa),即今之锡兰。
  由此可见,佛教在阿育王时代,即已成了世界性的宗教。至以佛教的教化,沟通了亚洲、非洲乃至达于欧洲的边缘,负起了洲际的和平使命。
  甚至有人以为,历代三宝记所说,秦始皇时代到达中国的西域沙门舍利防等十八人,虽其传说无徵,却与阿育王的时代相当,或即也是受到阿育王派遣的一支传教师罢。(“印度之佛教”五章三节)
  阿育王对于佛教的功劳极大,对于印度历史的供献至钜,所以有了一个“正法阿育王”(Dharma Asoka)的美称。但他所建的伟大寺院,现均无一幸存。其所建堵波,玄奘所见不下五百,现所发现者, 有二处,一为桑 (Sanchi)之一聚,一为婆而尔呼特(Bharhut)之塔。其所建石柱或石幛,玄奘见有十六处,现只有九处了。
  两个阿育王 据南方所传,佛灭百年,毗舍离七百结集,是在迦罗阿育王(Kalasoka)时,从此分为大众上座二部,第三结集则在佛灭二百二十年顷的正法阿育王时,是为贼住比丘起诤而行结集,从此以后,即由大众部分出东山等六部。
  但以北传所记,佛灭百年有毗舍离七百结集,国王为谁则不明,佛灭百十六年后(十八部论谓百十六年,善见律毗婆沙卷一谓佛灭百十八年后阿育王统领阎浮利地),因大天五事之诤而分为大众及上座两部,乃为阿育王时;佛灭二百年满,因大天五事之诤,嗣后大众部分出东山等三部。
  因此,南传有两个阿育,北传只一个阿育。南传的第一个迦罗阿育的年代,则相当于北传的十八部论等所说的阿育王。南传的第二个阿育是第三结集的中心人物,第三结集也是出于南传的记载,他却比北传的阿育晚了一百多年,北传大毗婆娑论卷九十九,也明白地说:“时国王阿输迦,当于大天,款悉杀上座部之圣僧,故彼等去而往迦湿弥罗国”。玄奘西城记卷三,也有类似的记载。此两说均谓在佛灭后第一百年的事。故此实为佛教史上最难清理的问题。
  若细加考察,阿育王时的论诤是有的,但也未必就偏于大天一派的进步思想,依善见律的记载,阿育王请目犍连子帝须为上座,选择了一千位够资格的比丘,评议论诤的谁是谁非,帝须被迎自阿河山中,他是波利东系—上座部分支的人物,即是以上座部的立场而同情大众部的思想的分别说系,他之不为极端上座部所满意,乃是可能的。他对大人部的思想,作有分际的认可,也必是事实。此次之称为结集,并且费了九个月,想必是从教义上作了广泛的讨论。但这年代,决不如南传所说的,在佛灭二百二十年顷。何以有此记载,则可能与北传在二百年满时的僧团为五事诤论有关。
  至于南传将阿育王分为两个,迦罗阿育,义为黑阿育,黑在佛教多用作恶的意思,例如白业黑业,即与善与恶同义。所以,南传用迦罗阿育代表未信佛前的暴恶阿育王(此在北传阿育王经,称为旃陀阿育),又用达磨阿育代表实践了佛化的正法阿育王。若此说可信,则百年之隔的两位阿育王之谜,便可揭开了。
  此一见解,亦为日人狄原云来氏,以及我国的印顺法师所采取,其可信的程度如何,则尚可作进一步的研考。


第二节 部派佛教与大天


  何谓部派 部派犹如中国的宗派,是由持论观点的不同而 各别分立,有的则系出于性格及趣味的相投或相异,便自然地形成道义的结合或者思想的对立 。
  因此,部派佛教的成立,固在佛灭后百年顷,其远因却在佛陀时代已经出现。例如杂阿含经卷十六第四四七经,一共列举了十三位大弟子,他们各有众多比丘于近外经行:上座多闻者近于侨陈如,头陀苦行者近于大迦叶、大智才者近于舍利弗、神通大力者近于目犍连、天眼明彻者近于阿那律、勇猛精进者近于二十亿耳、为大众修供具者近于陀骠、通达律行者近于优波离、辩才善说法者近于富楼那、多闻总持者近于阿难、分别诸经善说法相者近于迦旃延、善持律行者近于罗罗、习众恶行者近于提菩达多。增一达阿含经卷四六放牛品四九之三,也说:“人根性近,各各相似,善者与善者并,恶者与恶者并。”
  唯在佛世,尚无门户的分立,第一次结集时,始见门户的徵候,七百结集后,便分成两部,到阿育王之后,大人部再次分裂。此次分裂,在年代上,南传与北传的资料,虽相差百年,大众部的再分裂,却是相同,而且与贼住比丘的起诤之说也相似。其中的关键所在,便是大天。
  两位大天 大天的梵名摩诃提婆(Mahadeva),他的事迹见于异部宗轮论、十八部论、部执异论者,均谓佛灭二百年,有外道名大天,于大众部中出家,住支提山,亦名制多山,于摩诃僧祗部中复建立三部。又见于大唐西域记卷三,说大天是在佛灭后第一百年,阔达多智,幽求名实,潭思作论,理违圣教,无尤王(阿育王)不识凡圣,同情所好,党授所亲,并谋屠杀上座圣僧,以至罗汉们用神通逃避到迦湿弥罗去了。另在有部的大毗婆沙论卷九十九,对大天的攻击更甚,说他淫其生母、杀阿罗汉、又杀其生母,共犯了三项无间罪业;又指责他引起诤论的五事妄言。
  这均出于上座有部的传说,事实则未必如此。两个大天相距也是一百年,可惜在大众部方 面没有留下可资参考的史料。按诸实情,那位被指为犯了三无间罪的第一大天,即是后来被称为外道于大众部出家的大天,有部与大众部,在见解上站于不两立的立场,所以对他有犯了三无间罪的指控。
  实际上,大天是当时时代思想的先觉者,虽受上座耆宿的攻击,却为多数的大众所拥护。阿育王的王子摩晒陀出家,奉分别说系的帝须为和尚,以有部的末阐提为具足戒阿 梨,以大众部的大天为十戒阿梨(善见律毗婆沙卷二)。足见可育王并未偏党那一方,大天也非如有部所传的那样罪恶。更非如传说,阿育王时佛法隆盛,供养丰厚,诸多外道为了衣食而入佛教出家,是为“贼住”,并起纷诤,阿育王乃集众检校,然其尚有三百个聪明的外道,通达三藏,无何,乃令他们另住一处,其中即有一人名叫大天,住于制多山,再与大众部议论其五事,便又分大众部为三部。
  这些传说,颇不易监别其真伪,但我们可以确信,大天不是贼住比丘,也不是被阿育王放逐别住的人物,因为他既是阿育王的儿子摩晒陀的阿 梨(规范师),他之率众前往制多山——或即是奉命至摩醯娑漫陀罗(即今之卖索尔),也同末阐地等其他八位大德之派往各地宏化,是一样的性质。
  大天五事 大天五事是大众部与上座部公开决裂的重点,在阿育王时即作明确的诤论,大天大概是佛灭百年左右的人。到第二百年,大众部重论五事,五事系由大天而来,未必大天本人又在此时参与其事;因诤论大天五事而以为大天也出现于佛灭二百年时,想是出于误传。
  什么是大天五事?这是关于阿罗汉的身心圣境的五椿事,有部的大毗婆娑卷九十九,说大天自己未证阿罗汉而说已证阿罗汉果,并且(鉴定)记别他的弟子也证了阿罗汉。罗汉已经离欲,但他在夜眠中,仍有遗精的事;弟子们受了证果的记别,弟子中自己却有不知自己证四果的;被大天记别证了圣果的弟子,却仍然有疑惑;弟子虽被记别证了阿罗汉果,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圣果;罗汉应有解脱之乐,大天却常于夜间自喊苦哉苦哉。以此事衡量大天,就被称为五事妄言。
  根据有部的看法,①大天是思惟不正而失不净(遗精)。②大天是为讨好弟子而乱作记别,说弟子已证四沙门果。③罗汉既依无漏道断了一切疑惑,罗汉何以尚有疑惑?④罗汉有圣慧,岂会不自知入了罗汉果位?⑤无漏圣道,应依加行而现起,岂会以言声“苦哉苦哉”为圣道生起之原因?所以证明此为大天的五事妄言。
  可是,大天却将其所唱的五事编成一偈,向弟子们广为宣扬:余所诱无知 犹豫他令入道因声故起 是名真佛教
  五事非妄言 大天对其所倡五事的理由是:
  一、余所诱:罗汉虽无淫欲烦恼而漏失不净,却有恶魔将不净置于罗汉之衣。
  二、无知:无知有染污及不染亦二种,罗汉尚未断尽不染污之无知。
  三、犹豫:疑有随眠性的及处非处的二种,罗汉未断尽处非处之疑惑,虽为独觉圣者,尚有此惑。
  四、他令入:罗汉亦唯依人记别,始识自己是罗汉,便如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及神通第一的目犍连,亦依佛陀授记而始自知已解脱。
  五、道因声故起:至诚唱念苦哉,圣道始可现起。此当与四圣之苦谛有关,观苦、空无常、无我,即是圣道。
  若以五事的本质而言,殊难论断其为妄语,例如罗汉离欲是属于心理的,生理上未必就与凡夫不同,况不净之遗失,有梦遗,也有无梦而遗,有染心遗,也有因病而遗。男人的遗精犹女人的月信,从律部看,佛世男罗汉有因风病而与阳,竟遭淫女奸淫的;亦有罗汉尼仍有月信来潮而须用月经布的。若根据原始教理推论,大天五事,无一不可成立,有部论师不究实际,以人废言,党同伐异,似不足取。
  何况,大天五事,亦未必出于大天的独创,在南传的“论事”中,传有五事;北传的真谛三藏及西藏传的论说中,亦各传有五事;所释则不尽相同。所以,近世的学者之间,有人以为,此五事乃为大众部本末各部的共说,大天不过是将之集为一类,用偈诵出而已。
  若加考究,罗汉果位,确非常人可以躇等。然至后世,将罗汉境界理想化高越不易企盼,则似由于部派间的高扬而形成。审察佛世的罗汉,似尚未至如此高越的程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