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印度小乘佛教史 > 正文

部派佛教的分张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19)

第一节 分系及分派  四众 分派之因,多系思想的不同而起,这在前章已说到了一些。到了阿育王时,分派之…

第一节 分系及分派
  四众 分派之因,多系思想的不同而起,这在前章已说到了一些。到了阿育王时,分派之说却是“四众”而非二部。异部宗轮及部执异论(此二论为同 本异译),均说僧众破为四众。
  西藏传的调伏天及莲华生等,也说佛灭百十六年,佛弟子以四种语言诵戒,乃分为四派。一切有部以雅语诵戒,系承罗 罗的学统;大众部以欲语诵戒,系承大迦叶的学统;(犊子系的盛行者)正量部以杂语诵戒,系承优波离的学统;上座部以(中印方言)鬼语诵戒,系承大迦旃延的学派(并见于西藏布顿所者的教史 History of Buddhism by
 Bu ston)。
  玄奘所译的异部宗轮论,所云四众,是指:一、龙象众,持律者如优波离之学徒也。二、边鄙众,破戒者为大天之流也。三、多闻众,善持佛语诸经者如阿难之学徒也。四、大德众,诸大论师如富楼那之学徒也。
  此等分派之说,未必正确,然其至少亦可说明因了语言、地域、师承的关系而有派别之出现。
  四大派与三大系 部派佛教的系统清理,是最令人头痛的问题,但用科学的方法来予以查考,仍可得出一个条理。要据印顺法师的研究,他们把部派佛教分成四派、三系、二部、一味,其表现如下:
一味的佛教—上座部—上座系——
犊子部
说一切有部
分别说系—上座分别说部
大众部——大众系——大众部
  这是部派佛教的基础,由根本佛教,分成上座与大家两部、上座部东系的一支分别取舍上座及大众两部的思想,立足于上座部却颇同情并吸收大众部的一分进步思想,所以成为分别说系。西系的上座部由于僻处西北印的迦湿弥罗,不与东方接触,所以发展成为独立的有部思想;后来内部思想有了歧见,又再分裂。据大众部所传,后来的红衣(锡兰锏 )部、法藏部、饮光部、化地部,均属分别说系。它们不是极端的反大众部者,后来大众部转出为大乘佛教,分别说系的圣典,多少亦有这种倾向,例如法藏部(昙无德部)出现较晚,该部所属的四分律,被我国的道宣律师,视为通于大乘,也有其远因存在了。
  枝末的分裂 所谓枝末分裂,即是由大众部及上座部的再分裂、又分裂、由此,二部、三系、四部、十八部、二十部,南传的则称为二十四部,便陆续出现了。
  在北传的资料中,说到部派分张的有:西藏所传跋贝耶(Bhavya)的教团分裂详说;汉译的文殊问经、舍利弗问经、十八部论、部执异论、异部宗轮论;南传的有大史;大众部有清辩造的异部宗精释。据木村泰贤说,关于部派分裂,共有八种不同的传说。
  其中以南传的大史,汉译有部的秦译十八部论、陈译部执异论、唐译异部宗轮论,和大众部的异部宗精释为重要。另有正量部所传的亦足参考。
  本书因为西藏传、文殊问经及舍利弗问经的分派,与有部说大同,故从略,有部三论则以异部宗轮论为代表。兹列四表如下:
  一、南传分别说系上座部的大史第五章所传: 大众部—牛家部—说假部
多闻部
一说部
制多部(案达罗派)
  注:大众上座诸派,于佛灭百至二百年间分裂,雪山裂以下,则在大众部上座部诸派以后分裂。
上座部—化地部—有部——饮光部——说转部——经部
法藏部
犊子部—法上部
贤胄部
六城部
正量部
后代印度分裂—雪山部
王山部
义成部
东山部
西山部
金刚部
锡兰部派—大寺派
无畏山寺派
法喜派
陀林寺派
海 部
  二、北传上座系有部的异宗轮论所传:
1大众部— 2一说部 3说出世部 4鸡胤部—第一分裂——在佛灭后二百年中 5多闻部——第二分裂——在佛灭二百年中 6说假部——第三分裂——在佛灭二百年中 7制多山部8西山住部 9北山住部—第四分裂——在佛灭后二百年满时
1上座部-雪山部
 第一分裂在佛灭后三百年中
  ↓ 2说一切有部 3犊子部- 4法上部 5贤胄部 6正量部 7密林山部 犊子部为第二分裂在佛灭后三百年中。其下四派为第三分裂,亦在佛灭后三百年中
8化地部— 9法藏部—化地部为四分裂在佛灭后三百年中。法藏部为第五分裂,亦在三百年中 10饮光部—第六分裂在第三百年之末 11经量部—第七分裂在第四百年初
  三、大众部系的清辩所造异部宗精释所传:
大众部—根本大众部
东山住部
西部山了
王山住部
雪山部
制多山部
义成部
牛家部
上座部—说一切有部根本说一切有部
经量部
犊子部—正量部
法上部
贤胄部
六城部(密林山部)
分别说部—化地部
饮光部
法藏部
铜 部
  四、正量部所传:
  大众部——本末六部,同分别说系所传,唯以鸡胤称牛家,并以制多山为牛部所出上座部—一切有分别说—红衣
多说
法藏
饮光
师长
雪山
犊子—大山—法胜
肾道
正量
  分部的推定 从以上列表看来,可谓洋洋大观,但是各说互有出入,究研以何为准,论者意见也不一致。因为各派均以自家的立场并欲提高自家的出身而作部派之间的说明,所以吾人不应尽信某一家之言,亦不应尽弃某一家之言,唯有集各家之言以作审察推论,始可得到近乎可信的史实之真貌。至于如何审察推论,就要靠我们的智慧来判别了。
  就大致上说,各家所传者,多以自宗列为基础的古部。分列说系的,自以为是上座部的本部,说一切有部的,也以自宗为“根本”部,这是主观的说法,故对上座部分派次第,宜以大众部其传的较可信,因其站在客观立场,不必加入自宗的成立。
  现举印顺法师的“印度之佛教”六章二及三节,一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的序论所见者,介制如下:
大众部-第一期分裂三部一说部
说出世部
鸡胤部在王舍城北之央掘多罗区
第二期由鸡胤部分裂二部-多闻部
说假部-在佛灭后二百年顷,并以释尊及
门住定弟子从雪山来而分部
第三期由制多部分裂多部东山部
西山部-佛灭二百年满已,大天系的学者
,因环境及当地文化的影响,分出几个部派
上座部—犊子部—正量部
法上部(法胜)
贤道部(肾胄)
六城部(大山、密林山)
一切有部—说转部(为本计)—
经说部(为末计即譬喻师)
雪山部
分别说部—(赤)铜 部(传于锡兰者)
法藏部
饮光部
化地部
  上面的推定说,是以众说一致者为定说,各说互异者则参考其客观的方面来推论,并稽核其宗说之特质及先后相互之间关系为准绳,所以是比较可取的,它的理由则请参阅原著,本书以篇幅所限故从略。
第二节 部派的思想
  究竟有几部 部派,大致是以各自所依的见解而分裂,相传是十八部,加上大众部及上座部的根本部,则成为二十部,但在现有的资料中,唯有上座部系的说一切有部及经量部的遗产最丰富,它们有许多部论典,可资呈入的研究、其他部派的思想,也是藉着有部论典中的间接叙述,而得到一些概念。特别是大众部,它虽分有本末九部,它的论书是少得几乎没有。
  说到律,我们必须知道,部派佛教之中,有的重视戒律,有的则对戒律不作争论。重视戒律问题的部派,为了所持意见的不同,便依根本律的解释而形成他们自己的律藏:对戒律不作争论的部派,虽在某种意见上不一致,但仍采用他们根本部的律藏,作为僧团生活的依据。
  因此,传说中的二十部,既没有二十部派的经论留下,也未必就有二十部派的律藏留下,实际上也不一定真有二十个部派,若细分析,又未必仅仅二十个部派。可是,二十部是北传佛教的通说。
  律分五部 从律藏的分裂而言,通常是说“律分五部”,律分五部的传说,也有三类:
  一、大集经所传:昙摩 多、萨婆帝婆、迦叶毗、弥沙塞、婆蹉富 。
  二、萨婆多部的师资所传:昙无德、摩诃僧 、弥沙塞、迦叶维(遗)、犊子。
  三、僧 律私记、舍利弗问经、大比丘三千威仪、佛本行集经等所传:昙无德、弥沙塞、迦叶遗、萨婆多、摩诃僧 。
  在此三类传说之中,大致相似而略有出入,据印顺法师的意见,是以第三说最能见其古意。到于今日传存的六部律藏,本书已在三章四节中介绍。
  何时分裂 各部派究于何时分裂,传说也不一致。近代学者之中的望月信亭博士,在其“佛教大年表”中假定了如此的几个上座部派:
  说一切有部:佛灭后第三百四十五年(西纪前一四一年)。
  犊子部:佛灭后第三百八十五年(西纪前一○一年)。
  法上部、肾胄部、正量部、密林山部、相继自犊子部即出;化地部从说一切有部分出,法藏部又从化地部分出。均与犊子部的年代相近。
  饮光部:佛灭后第四百二十五年(西纪前六十一年)。
  经量部:佛灭后第四百四十五年(西纪前四十一年)。
  这是以上座部根本分裂于阿育王时代的看法,有据南传记载以阿育王即位于佛灭后二一八年(西元前二六八年)。实际上,大众部的分裂要比上座部的分裂尚早出一百年,上座部受了大众部思想的刺戟,才有分裂的。若与北传的异部宗轮相比,尚约有百年之差。
  二十个部派 根据异部宗轮论的记载,共有二十个部派。实际上最盛行的,只有大从部、南方上座部、印度大陆的说一切有部、正量部、经量部、一共五部。五部之中有思想体系的,也只有大众部、说一切有部、经量部,一共三部。三部之中思想最烦锁的,仅有说一切有部而已。
  不过,既有二十部的名目,我们应该根据宗轮论所列的介绍一下:
  大众九部 一、大众部(Mahasanghikah):这 是大众根本部,音译为摩诃僧 。它的思想,到下一节再讲。
  二、一说部(Ekavyavahrikah):此依其所立宗义而命名。所以,文殊问经把它称做“执一语言部”。窥基的宗轮论述记,故此部主张“世出世法,皆无实体,但有假名。”因此近世学者有以为此与大乘般若的“无相皆空论”,以及与马呜龙树所倡的“诸法实相论”,有一致的地方。
  三、说出世部(Lokottaravadinah):此部也是依其所立的宗义而得名。十八部论称它为“出世间说部”,文殊问经称之为“出世间言语部”。此部主张:世间法从颠倒而生烦恼,由烦恼生业,由业生果报,果报有苦;出世间法是由道而生,修道所生的道果,便是涅。可见此派系对四圣谛作了认识的批判,苦集二谛为妄非实,道灭二谛是真实法。此虽与大乘的假、实、真、妄有距离,(因为此是相对的,大乘是绝待的),但其仍被窥基及法藏等以为是分通大乘的教义。
  四、鸡胤部(Kaukkhtikah):部执异论称此为“灰山住部”,十八部论称其为“窟居部”,文殊问经音译为“高拘梨诃部”,宗轮论述记以其为“ 矩昵部”。此部以经律二藏为方便教,以论藏(阿毗达磨)为真实教。所以主张“随宜覆身”(有三衣无三衣均为佛所许可)、“随宜饮食”(时食及非时食均为佛所认可)、“随宜住处”(结界或不结界均非为佛所计较),但能求其速疾断除烦恼,即是佛意。此派生活不滞于教条,自由而严肃,精进用功,修为过人。此在当时的印度,确是进步的革命的新思潮。可是,如果不能精进用功,而仅高唱此派派的三点主张者,佛教就要亡了。
  五、多闻部(Bahusrutiyah):部执异论称其为“得多闻部”,有博学之义。此部的祖师,祀皮衣罗汉,与奥义书的中心人物Yajia Valkya同名,故有人以为此部思想参考有奥义书的哲学形态。部执异论疏中说:“成实论从此部出,故参涉大乘意也”。唯据宗轮论介绍的,并不能发现它有大乘的深义。
  六、说假部(Prajnaptivadinah):文殊问经未见此部之名,佛音或译觉音(Buddhaghosa)所著的论事注(Kathavattu datthatha),亦未说到此部。十八部论称此为“施设论部”,部执异论以此为“分别说部。或“分别部”。此部以“施设足论”为其中心思想。此部对于“现在”的“法”,以为现实世界之一面有“假”的,另一面是“真”的,此假与真的思想,至起信论时,便成了真妄两面的大乘世界观。窥基的唯识述记又说:“今说假部,说有分识,体恒不断,周遍三界,为三有因。”如果此部真的有此“有分识”之说,那就可说大乘阿赖耶识的思想,是由有分识而开展来的了。
  七、制多山部(Caityasailah):
  八、西山住部(AparasaiIah):
  九、北山住部(UttarasaiIah):
  以上三部,是大众部最后分出,据宗轮论述记,说在佛灭后二百年满时,外道大天在大众部中出家,与彼部僧重详五事,因兹乖诤,分为三部。为了重详五事而分裂,但此事应在大天南游宏化数十年后,乃是承大天五事之大众部学者,可能是为了思想及住处的隔离而分裂成数派。部执异论说这次分裂成支提山及北山住之两部。文殊问经则说此次分为东山及北山二部。据佛音的论事注,称东山、西山、王山、义成山之四部为案达罗派。据玄奘西域记称大案达罗,城侧之东山、西山,有二古寺,旧属于大众部。
  如果要问案达罗在何处?这要考查支提山(Caityagiri)的位置,据日本国译大藏经论部卷十三附录载,它是在吉斯特那河(Kistna R.)畔的别克士韦陀(Bexada)市对岸的支提山。此处的案达罗,即是指南印度哥达瓦里河(Codavari R.)以南,并包括了吉斯特那河以北的地区。这里的士著,有其特殊的文化及信仰,大众部佛教受其熏染而再分裂,是可能的。婆罗门教湿婆派的夜叉罗刹等,均为此等南方民族中的产物,在湿婆神像之中有与其妻拥抱淫亵之姿,今之印度教中,尚有男女生殖器的崇拜。到了大乘的密教,就有以男女性交为修持法门的情形出现了。大众部在案达罗派之后,即消融于大乘佛教,初期的大乘出现在南印度,大乘密教,也说由“开南天(竺)铁塔”而得。
  上座十一部 上座部最初分派,出了说一切有部,据说上座的根本部者,因见解不同而离开了旧住处,转到了雪山之麓,成为雪山部。所以,连雪山部算起来,上座虽称十一部,却有十二部的名目,可资介绍的则仍为十一部。
  一、雪山部(Haiavatai):十八部论称此为“先上座部”,部执异论名此为“上座第子部”,异部宗轮论名为“本上座部”。但此部的宗义,大多与一切有部相反,倒与大众部接近的多,采用大天五事,即其一例。又主张没有“中有”,亦与大众部一致;一切有部是相信有情众生在“欲色界,定有‘中有’”的。因此,根据大人部及分别说部(如大史)所传,则将雪山部列入大众部的末派。据印顺法师的推定,仍以有部所说的为当。
  二、说一切有部(Satsiputriyah):此部思想严整而广博,当以另节介绍。
  三、犊子部(Vatsiputriyah):部执异论称为此“可住弟子部”,唯识述记又称此为“皤雌子部”。此部是继承舍利弗阿毗昙的思想而来,对此思想之不足处,加以补充的解释,由于所见不同而再分裂。此部虽自上座部分出,却受大人部教义的影响很深,而一般学者均以舍利弗持有大乘思想,故在犊子部,将如来一代教法分为五藏:过去、现在、未来(此三是有为法)、无为(无为法)、不可说(非即非离蕴之我),此五藏的“不可说藏”,就仿佛于大乘的如来藏了。此部以本体论的中心,便是“非即非离蕴我”的不可说藏,破斥凡夫的“即蕴我”及外道的“离蕴我”,而以非即非离蕴我作为诸法的本体。因此,这一不可说藏,又相似于大乘阿赖耶识的思想了。但此部仍执有一个诸法本体的“我”,故被清凉国师在华严玄谈卷八中评有“附佛法外道”。然有其虽未及于如来藏或阿赖耶识的境地,却为大乘的唯识思想先铺了路。
  四、法上部(Dharmottariyah):文殊问经称此为“法胜部”,十八部论音译为“达摩 多梨部”。
  五、贤胄部(Bhadrayaniyah):文殊问经名此为“肾部”,十八部论音译为“跋多罗耶 尼部”部执异论名之为“贤乘部”。
  六、正量部(Sammatiyah):此部是犊子部下四部之中最胜的一派,文珠问经名其为“一切所贵部”,十八部音译为“三弥底部”,部执异论名为“正量弟子部”。窥基的宗轮述记中说:“此部所立,甚深法义,刊定无邪,目称正量,从所立法,以彰部名”。西元四三二年从印度到锡兰去的佛音,在其撰著巴利文“论事注”时,正量部尚在流行,又从西域记知道,玄奘游印时(唐太宗贞观三年至十九年—西元六二九至六四五年),正量部尚多行于中印、南印、西印地方,东印亦有少许;稍后义净的寄归传,也说到此部有三藏三十万颂,并说当时此部行于西印之罗荼、信度地方者最多,摩羯以及南海诸州,亦有少部分传存。可惜在现存的资料中有关犊子系下四部的记载太少,正量部的教义,则见于不知何人所撰及所译的三卷“三弥底部论”。此部也是有我论者,大体与犊子部相同,唯其继大众部末派的思想而将大地,命根等“色法暂住”的思想加以分析,把色法的生灭观,分为两类:①心心所、声光等,为刹那灭;②身表业”、不相应行、身山薪等,为一期灭。因此,若以西方哲学来看,正量部似属于“现实的实证论”或者“经验者”。
  七、密林山部(Sannagarikah):文殊问经称此为“ 山部”,十八部论称之为“六城部”,部执异论名之为“密林住部”。
  法上、贤胃、正量、密林山,此四部所存资料奇缺,据宗伦论说是为了对一偈解释的不同,而在犊子部分为下四派,那一偈是:
  已解脱更堕
  堕由贪复还
  获安喜所乐
  随乐行至乐
  此偈的异解,请参看异部宗轮论述记。但在现存犊子部的教义中并没有此一颂文,现存的“舍利弗阿吡昙”里面也无此颂。
  八、化地部(Mahl Sasakah):这就是传有一部“五分律”的弥沙塞部,北传异部宗轮论说它是从说一切有部分裂,南传大史则说它是直由上座本部分裂,大众部则以化地部为上座部分别说系之一,而与饮光、法藏、铜三部一样。文殊问经称此为“大不可弃部”。十八部论以此为“弥沙部”,部执异论名此为“弥沙部”,部执异论名此为“正地部”、另有“教地”、“弥嬉扌舍婆挹”、“磨醯奢娑迦”、“弥嬉扌舍娑柯”之名。“出三藏记集”卷三说“佛诸弟子,受持十二部经,作地相,水、火、风相,虚空、识相,是故名为弥沙塞部。”此部思想,本守同义者,颇类于大众部,末宗异义者,则可继承一切有部。据“成唯识论”卷三所言,化地部的“穷生死蕴”,相当于第八阿赖耶识。据“无性摄论”卷二所言,此部说有三蕴:①一念顷蕴(一刹那有的生灭法)②一期生蕴(乃至到死的恒随转法)。③穷生死蕴(乃至得到金刚喻定时的恒随转法)。由此可知穷生死蕴相似于大乘第八阿赖耶识。此部的本体论,立九无为说,是受大众部的九无为思想启示而成立,其中异于大众部的有善法真如无为、不善法真如无为,无记法真如无为,此善、不善、无记之三性真如的思想,又相似于一切如如的大乘思想;其三性真如及不动无为之四项异于大众部,宜为由大众部过度到大乘唯识,整理成为六种无为思想的桥梁。宗轮论说此部主张:“佛与二乘,皆同一道,同一解脱。”此“同一”的意思,似乎是说真智本体并无差别。且其又主张:“僧中有佛,故施僧者,便获大果,非别施佛。”至其末宗,竟认为供养堵婆(佛塔),所得功德少。此也不能不想到化地部己有“吾人即是佛”(人皆可为因地之佛)的大乘的先驱思想了。
  九、法藏部(Dharmottariyah):文殊问经称此为“法护部”,十八部论译为“昙无德部”,嘉祥的三论玄义,以法护为人名,是目连的弟子。这个目连,可能不是佛世以神通著称的大目犍连,而是阿育正时的目犍连子帝须(Moggaliputtatlssa),就是那位传称第三次结集的主持人,北传的优婆屈多(Upagupta),也即是此 昙无德,便是他的弟子。如据窥基的宗轮论述记及“义林章”所说,此部有经、律、对法(阿毗达磨)、明咒、菩萨之“五藏说”,但此菩萨藏是将大众部的杂藏改变,其馀四藏亦多同大众部。此部特重明咒藏(Mantra)及菩萨藏(Bodhisattvapitakam),而开后来大乘密教之端绪,日本东密以达摩掬多为龙智菩萨的别名,而达摩掬多与法藏部主Dharma-gupta(法藏)的梵语相同,密宗的龙智。或不即是法藏部主,然亦不无渊源。汉译的四分律,即出于此部。此部承受大众部的思想颇多,所以日本凝然的“通路记”,把法藏部摄于大众部的一系。但它毕竟是上座部的分别说系所属。
  十、饮光部(Kasyaplyah):文殊问经称此为“迦叶比部”,十八部论称为“优梨沙部”,部执异伦称为“善岁部”或“饮光弟子部”,另有“迦叶惟”、“迦叶遗”等,乃是以部主之名而得名。据日本国译大藏经论部第五十二的结集史分派史说,此部可能是由阿育王时的迦叶惟(即是迦叶波)被派至雪山地方宏化而兴起的一派。据印顺法师的印度之佛教六章节说:此部与化地部、法藏部,化行于印度大陆,于圣典多有改作,与大众部系的多闻部,说假部,同其作凤;或触入吠陀而尊为佛说,或仰推目连的神通以证实明咒之可信,或以破外及对内之论争而别为撰集。
  十一、经量部(Sautrantikah)部执异论名此为“说度部”或“说经部”,十八部论称此为“僧迦兰多”或“修多罗论”,正量部传称此为“师长部”,唯各部所传均以此部为从说一切有部分出。说度部的梵名是 Samkranti(转移)Vada(说),故在南传的大史,以为经部出于说传部,实则说经及说转,同为经量的本末二计。此部出于有部,但受大众部的影响,而对有部思想采取批判的立场,后来大乘唯识思想,由经部而出者很多,例如色、心互熏的种子说,约“种子曾当”而说三世;唯识的“道理三世”,虽见于瑜伽论卷五十一,但在经部的鸠摩罗论师,已是这一思想的先兆。又如经部的“细意识”说:以为“灭定细心不灭”,“执无想定细心不灭”,亦即是根本识第八阿赖耶识的先驱思想。不过,经部毕竟仍是小乘,它的色、心互熏说是二元论,唯识家同以万法不离识,乃是一元伦。由鸠摩罗多的细意识,到室利逻多则进而主张胜义我(胜义补特迦罗),此为微细而不可设相的“真实我”,大概可解为“法我”之执,所以仍是小乘。但由此往上一步,便是大乘“无我”的“实相”了。所以,“胜义我”有常住不变义、乃是大乘“真常唯心”思想的先驱。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