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民国佛教史 > 正文

东方学大师于道泉:让泰戈尔惊奇的中国学子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6-13)

让泰戈尔惊奇的中国学子——东方学大师于道泉上世纪20年代初,美国教育家杜威和印度诗哲泰戈尔访华,无疑…

让泰戈尔惊奇的中国学子——

东方学大师于道泉

上世纪20年代初,美国教育家杜威和印度诗哲泰戈尔访华,无疑是轰动中国知识界的两件大事。当年杜威、泰戈尔的中国之行,都曾应邀造访济南,并在多处做公开演讲,而在齐鲁大学,还发生了令两位东西方大师既倍感亲切,又甚为惊奇的一幕。这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即是:当杜、泰两人在齐大发表演讲之时,一名齐大学生走到后台,不但用英语与杜威交谈了一番,而且竟然用梵语与泰戈尔攀谈起来。这名让泰翁也大感惊奇的学生即是在同学中有“于大神仙”之称的——于道泉。1924年泰戈尔访问济南,于道泉(后排左一短发青年)与泰翁一行人的合影。

东方学大师于道泉:让泰戈尔惊奇的中国学子

许多年后,一位名崔德润的昔日齐大同学有这样一番回忆——“谈到‘于大神仙’,确是一个怪人。有些事真叫人看不透。他要学一件事,就一下子迷进去,直至学会。学英文打字,他从山水沟破烂摊上买了一架旧打字机,埋在被窝里白天黑夜地练,不到一个星期,就打得很熟练了。什么奇门遁甲、八卦、图腾,奇奇怪怪的事,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那么这位“于大神仙”是如何会梵文的呢?原来,前两年齐大有一位英籍教师要回国去,行前处理一批旧书,那位外教见他勤奋好学,几乎白送给了他。这些旧书中有一本《梵文大词典》,于大神仙整日拿在手里翻来翻去,竟无师自通,学会了四五千单词。

于道泉(1901-1992),字伯源,山东临淄区齐都镇葛家庄人,民国山东著名教育家于明信之长子,1920年山东甲种工业专科学校毕业,考入齐鲁大学,先入齐大理学院化学系,并兼修数学,后转文学院历史社会系。修美国史和医科心理学,后又攻读社会学。

更神奇的是,于道泉不仅略懂梵文印度语,英语水平在齐大同学中出类拔萃,而且还会世界语,他用世界语翻译了许地山的散文诗集《空山灵雨》。

1922年,燕京大学教授许地山暑假来济南齐鲁大学讲学,正在校半工半读的于道泉,负责往油印室送印徐先生的讲稿。有一次,于道泉问许地山:“您的《空山灵雨》我喜欢极了,有人把它翻译成英文没有?”许答:“没有,但有人给我写信说,已把它翻译成世界语了。” 于说:“给您写信的就是我。”后来,许地山帮于道泉把《空山灵雨》译稿润色了一下,寄给了上海老朋友胡愈之办的世界语杂志《绿光》上发表。

泰戈尔要于道泉跟他去印度

且说1924年4月22日,济南津浦铁路火车站,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人们正在等着印度诗哲泰戈尔的到来。

到车站迎接泰翁的有省市各界社会名流、文化教育界组成的接待团,佛教协会僧侣代表、各校校长和男女师生,以及闻讯慕名而来者,迎泰队伍多达200余人。

夜晚7点40分左右,随着一声汽笛长鸣,一列南京至济南的普通快车徐徐开进站台。这列快车挂有两节戴花包厢。待车停稳后,泰戈尔一行人在王统照先生和王祝晨先生的陪同下走出包厢。两位先生是作为济南接待团代表,赶到曲阜迎接泰戈尔的。身穿白素长褂,外罩棕红色拖地长衣的泰戈尔出现在包厢门口,只见他留着半尺多长有些曲卷的白胡须,银白长发披肩,头戴一顶布帽。63岁的泰翁看上去脸上有些苍白,但两眼矍铄有神。

这时欢迎人群忽然发现在泰戈尔一行中还有著名诗人徐志摩、林徽因。见到飘然若仙的徐大诗人和玉树临风般的林小姐,青年学生们顿然欢呼起来,场面热烈火爆,几近失控。由于泰戈尔是一位人道主义者,坚持不坐人力洋车,王祝晨和王统照只得赶紧把洋车调走,陪着泰翁步行半里许,去了石泰岩饭店,安排他们下榻。

晚间,省长熊炳琦、教育厅长谢学霖、齐大校长巴慕德,济南文化界名流王墨仙、鞠思敏、于明信、刘冠三等人以及佛教界人士又纷纷前来石泰岩饭店登门拜望。

第二天济南报纸的新闻大标题为:“东方诗神偕同金童玉女抵济!”

其后泰戈尔应邀发表了三次公开演讲。分别为山东省议会大厦,讲题为《中印文化之交流》;济南省立第一师范大礼堂;讲题为《一个文学革命家的自供状》;齐鲁大学康穆堂(南圩子外齐大校园大礼拜堂),讲题为《东西方文化之比较》。

泰戈尔在济南各处的公开演讲,金童玉女与长髯泰翁形影不离。徐志摩跟随泰戈尔登台翻译,坐在台侧的林徽因则从旁监督。不过,虽说徐大诗人和林家小姐烘云托月般陪着这位长袍白胡子诗哲,抢足了镜头,出够了风头,但其实真正的幕后英雄人物,泰戈尔的高山流水知音,却是名不见经传的“于大神仙”。

于道泉是在去迎接泰翁的路上被教育界接待团指派为临时翻译的。

泰戈尔在济南活动期间,于道泉始终陪伴左右,泰翁一切非正式场合的谈话,休息间的闲谈,来访拜会等,翻译工作均由他包办。泰戈尔在济南的一项重要活动是与宗教界人士交流。在齐鲁大学和省立一师的接触交谈,于道泉已让泰戈尔惊奇不已,曾对其说:“先生,你是我们来中国见到的第一位对印度文化和语言有如此浓厚兴趣的人!”而在城内佛经流通处的讲解,更令泰翁感到这位23岁的“于大神仙”确非浪得虚名。

于道泉用他流利的英语口语、夹杂着梵文印度语,以及不知何时从何处得来的渊博佛教知识,不仅向泰戈尔介绍了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以及对中国文化的重大影响,而且把山东济南的千年佛教沿革史讲得头头是道。听得兴奋不已的泰翁当即热烈拥抱于道泉,并对其说:“你跟我到印度去吧,进我创办的国际大学,学习梵文、学习佛教。”而陪伴泰戈尔两三天以来,对泰翁学识、谈吐、风度已是十分倾倒的于道泉,便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但其实,此时于道泉已经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山东官费赴美留学生。他考取的是全官费,据说每月有160块大洋的补助。

于道泉回家宣布要跟泰戈尔去印度,其父于明信闻言后勃然大怒,大骂其忤逆不孝,声言要把他逐出家门,断绝父子关系。全家也好言相劝。然而父亲的这番威胁和全家人的劝阻,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于道泉与全家闹翻,毅然跟着泰戈尔去了北京。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