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民国佛教史 > 正文

太虚苦心育僧材 佛法宏扬本在僧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6-18)

图片来源:资料图 《赴灵鹫山感怀》:觉树枯荣几度更,灵山寂寞偿重兴;今时不用伤迟暮,…


图片来源:资料图

         《赴灵鹫山感怀》:觉树枯荣几度更,灵山寂寞偿重兴;今时不用伤迟暮,佛法宏扬本在僧。

         这是太虚大师于抗战期中,组织佛教代表团到印度访问,朝礼灵鹫山写的诗。

        释尊静坐成道的菩提树,春来繁荣,冬来叶落,不知经过若干次枯荣。昔日释尊说法,大众云集,华雨缤纷的盛境,已不存在,灵山目前是寂寞的景象,大师朝礼时,多么感慨万端啊!然而,物极必反,废久必兴,众生业转福来,法缘成就,灵山或者要重兴吧,法轮将再转吧!大师对不久的将来,抱着无限的憧憬。

        住持三宝,弘扬佛法,主要责任在僧伽,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僧人因循守旧,寺庙与社会脱节,加上新时代潮流对旧制度的冲激,寺庙濒于危境,僧人生存受到威胁,已不能担当起“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的责任。大师忧心如焚,思欲整顿僧制,从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三O年,先后写作有《整理僧伽制度论》、《僧制今论》、《建僧大纲》三书,准备选择寺院试行,但遭到守旧派反对。大师屡受挫折,并不灰心,将目标转移到培养僧材上,将希望寄托于新一代的僧青年。“宏扬佛法本在僧”是多么感动青年一代的号召。

         为了培养僧材,先后创办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柏林佛学院,汉藏教理院等。在大师的辛勤培育下,成熟了一大批人材(包括一部分在家居士),遍布海内外,成为复兴佛教、拯救社会的中坚。

        有些人借“革新”一词攻击大师,其实,大师倡导的“新佛教”并非在佛教本质上有何改变,不过是审时度势,以佛法的“契理契机”为原则,顺应时代在形态上的调整而已。所谓“新佛教”、“人生佛教”,其精神和实质不过如此。

         大师教育青年学僧,要有:一、真售实证以成果。二、舍己利众以重行。三,勤学明理以传教。又谆谆教导:“无私、戒懒、为公服务”。于此证明大师培养僧材,用心良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