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长安佛教学术研讨会专访:《增勤法师:人成即佛成》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0-20)

10月27日,由陕西省民族宗教文化交流协会、陕西省佛教协会主办,西安市佛教协会、西安市大慈恩寺和西安…

长安佛教学术研讨会专访:《增勤法师:人成即佛成》

10月27日,由陕西省民族宗教文化交流协会、陕西省佛教协会主办,西安市佛教协会、西安市大慈恩寺和西安佛教文化研究中心承办,华商报社协办的“净心慈恩盛世长安”长安佛教学术研讨会将在西安隆重召开。届时,来自五湖四海的高僧大德、专家学者及佛教流行国家驻华大使将莅临盛会,一起从义理、历史、交往、价值等四个方面对长安佛教进行广泛深入的探讨。同时,还将举办“净心慈恩 盛世长安”主题晚会、大慈恩寺大雄宝殿落成与佛像开光仪式、玄奘西行文化展、慈恩印象图片展、电影《玄奘大师》的首映式及长安佛教·世纪论坛等多项活动。这将是一次高规格的佛教学术盛会。

今年流行一个词,叫“寂寞”。看的不是书,是寂寞。吃的不是饭,是寂寞。

因为没有,所以寂寞。没有,不是因为物质太少,而是因为心灵太空。一位朋友对记者讲,他学佛的原动力来自“对生命的不安”。

人的一生,深受欲望所累,各种“不安”令身心无法安宁。寻求一种让身心解脱,让心灵安适的途径成为一些人孜孜以求的主题。佛教的产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土壤。

很多人都想成佛。佛在哪里?怎样才能成佛?生命无常,幸福是在来生,还是唯有当下?在高僧大德眼里,佛教的真谛又是什么?

长安佛教学术研讨会召开前夕,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日前独家专访大慈恩寺方丈、西安市佛教协会会长增勤法师(以下简称增)。

佛教真谛 不胡思乱想

记:大慈恩寺现在被雁塔北广场、南广场围在其中,音乐喷泉、人声鼎沸,如此之“闹”,不妨碍你们安心修行吧。

增:这要看怎么去认识。释迦牟尼佛这样讲过,“娑婆 (指人类世界)无有清净地,自心无波便是禅。”不管你在闹市区也好,在山林里也好,如果心能静下来,不被外界影响所惑,你就会平和安静;如果你心不安,心不静,就是在山林里,你的烦恼、你的妄想,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也会让你待不住。

记:释迦牟尼佛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就是发现了妄想。

增:是啊,妄想就是人烦恼的根源,人对世界,对物质,对生活有极高的欲望,妄想就多,妄想多,活得就很烦。

记:我看过一些资料,说释迦牟尼佛当年在菩提树下顿悟后发现了人生真理,但是他不好意思把所悟到的真理告诉别人,怕别人耻笑,因为他觉得太简单了,以至于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悟到的真理的核心就是五个字:不胡思乱想。

增:释迦牟尼倒是不怕人们耻笑的,不过你对佛教真谛的总结是对的。其实佛教的真谛都很简单,做人能做到不胡思乱想,他的内心就会变得清明安详,烦恼痛苦也会随之而去。佛教的真谛就是消除人心中的妄想,不胡思乱想。

记:可是您20年的修行也没到家啊,因为您现在还有很大的“妄想”,就是想让佛教走向世界。

增:(笑)如果说是一种使命和责任的话,应该说这个妄想是一个正念,因为我现在不是为自己追求什么。

你吃得特别好,山珍海味,人世间美味佳肴你都饱尝了,但是你还是你;我今天吃的粗茶淡饭,我今天还是我,日月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最公平的。

“贫穷不是佛教”

记:过去 “行到水穷处”,方见“禅房花木深”,现在很多寺庙已经地处闹市的中心,成为城市居民“隔壁家的邻居。”您觉得,“佛”与“俗”如何更好地相处?

增:应该正确地面对,因为佛法是因众生而存在,不是众生因佛法而存在。众生有了这样那样的烦恼,需要佛法来解救他们,拯救他们心灵的时候,你离他们而去,那么佛法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如果我们都选择幽静的地方,远离闹市,远离众生,佛法的存在就有很大的困难。

记:如果远离闹市就无法知道众生有什么需要、有什么困难,怎么普度众生?

增:是这个道理。所以说佛法不能离世界,不能离众生,如果离开世界、离开众生去寻求解脱,寻求觉悟,那是不可能的。

记:您常上网吗?

增:我经常浏览网页,(笑)这也是我了解众生的一个重要渠道。我经常在思考佛教的当代价值,一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师讲过这样一句话:“贫穷不是佛教。”

记:这个贫穷,应该不仅仅指物质?

增:是。要弘扬佛法,首先要饶益众生,使众生离苦得乐。当然,这个乐,也不仅仅指物质。因为众生在解决了生活上、物质上的困难之后,总希望去寻求精神上的满足、富足。“贫穷不是佛教”,我认为讲得非常好,非常切合佛教的时代精神。

不是谁都是和尚

记:学佛,读经是必不可少的。佛经大概有多少卷?

增:有三藏十二部八万四千卷。这里面蕴含着很多智慧。感冒了,我们会找大夫开一个治感冒的药方,再买一点药,实际上释迦牟尼佛就是一个大医生,他就是为众生开了八万四千个药方,疗我们八万四千个疾病,病好了,毛病也都改掉了,大家都成佛了,成佛只是在当下,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记:佛经这么多,能不能推荐几部经典?

增:我建议女士读一下《大涅槃经》,佛陀讲女性的种种因由和痛苦,那真是从头讲到脚,讲得很好,(笑)读了《大涅槃经》后你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就会变成当代的菩萨,中国的观世音。

我建议男士读一下《大般若经》,你能在里面得到更多的智慧。如果有时间还可以阅读一下《华严经》,祖师讲“不阅华严,不知佛教之富贵”。《华严经》是佛教一个大宝藏。阅读了《华严经》以后,你就会知道人生的珍贵,佛教的富有。

记:现在不少人反映,读经太难,读不懂。

增:之所以难,可能有两点吧,一是需要一定的古汉语知识;二是应该懂一些佛教基础知识。比如中国人常把出家人称为和尚,其实和尚在一个寺庙里只能有一个人,其他人只能称比丘,连僧都不能算。

记:学佛,最主要学什么?

增:应该是学佛的智慧,学佛的精神,从凡夫到觉者的精神,不屈不挠的精神,征服了烦恼,放下了自我,去掉了人生这样那样的毛病,就成佛了。

佛指舍利无真假

记:现在很多人烧香拜佛,给功德箱里塞钱,希望佛祖保佑他们升官发财,佛祖会保佑吗?

增:实际上这与佛教的真谛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净化自己的心灵,一味向外追求,佛教就不会给他们想要的那些东西。释迦牟尼不是功利之徒,佛祖也不是给钱就能够收买的。

记:很多百姓都希望见到法门寺的佛指舍利,而4枚中只有一枚是真的。我很想知道,在佛教徒眼中,佛指舍利有真假之分吗?

增:没有。真或假要看你的心,你认为哪个是真的就是真的,这要看你怎么去看。你不是去拜哪个灵骨或者影骨(相对真骨、灵骨而言),而是去拜释迦牟尼,你是崇尚释迦牟尼的精神,而不是崇尚释迦牟尼佛的骨头。

记:影骨也是圣物?

增:是。当年佛指舍利出土后,赵朴初(社会活动家、佛教人士、书法家、诗人、作家)还写了一首诗,“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映三江”,他把中国大陆比作月亮,香港、澳门、台湾比作三江,这里面蕴含着很多深意。

玄奘法师有一颗报国之心

记:大慈恩寺是玄奘法师译经的地方。塔还是当年的塔,脚下走的路有可能就是当年玄奘法师走的路,会不会时常有时空交错的感觉?

增:经常会有。这块土地是我心中的圣地,常会带给我感动和力量,因为这是玄奘法师“战斗过”的地方。

记:很多人了解玄奘是通过《西游记》,对玄奘的认识,也多是“唐僧”的形象。能不能谈谈您对玄奘的理解?

增:可能由于历史原因吧,吴承恩先生一部《西游记》让大家把玄奘和唐僧联想到了一起,认为唐僧就是玄奘,玄奘就是唐僧,这是大家对真正的玄奘还不了解。

在印度,知道玄奘法师的人可以说百分之百,而知道释迦牟尼的人就不见得有这么高的比例。因为印度人视玄奘法师为他们的导师,认为没有玄奘法师就没有印度文化和历史研究的今天。现在印度很多历史遗迹的发掘,就是依照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上的记载进行的。

在唐代,李世民认为玄奘法师是“法门之领袖”,这个尊称很高。梁启超先生、鲁迅先生也都给予玄奘法师很高的评价,鲁迅先生称玄奘法师是民族的脊梁。

当然,玄奘法师还是伟大的翻译家,这是公认的,他还是旅行家、探险家、思想家、佛学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文化名人录》里,中国只有两位入榜:一位是孔子,另一位就是玄奘。虽然1000多年过去了,但我认为玄奘法师还是一块不怕火炼的真金。

记:玄奘法师有这么多尊贵的称号,还是那么多的“家”,您在玄奘法师工作“战斗过”的地方做方丈,压力大吗?

增:大啊!梁启超先生说玄奘法师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千古一人,他把玄奘法师称为历史的一个标杆。我们没有一个能超越玄奘法师的,只能在他的门下努力地学习,认真地做事,按照他的精神去把佛教的事业做好。

记:您认为,玄奘法师带给当今社会最大的财富是什么?

增:玄奘法师的精神对当代社会的启示有很多方面。首先就是他的爱国主义精神。比方说他在印度完成求法之后,国王想留他一起治理国家,玄奘法师说他九死一生、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求法,不是为了图安逸,图享受,图江山,他求法的目的是报国,是普度中国的众生。我认为,爱国主义是一个不朽的精神。现在很多年轻学子到国外学习,被一些优越的条件所吸引不回国了,很可能就把报国之心忘却了。

佛其实就在我们的心中

记:玄奘法师26岁第一次到了长安,我没记错的话,您正好也是26岁进入佛门。佛教讲因缘,这可能就是因缘。

增:清华大学国学班的同学问我,说你是怎么进入佛门的?我说是“不知不觉”走进了佛门。他们还问我这些年在佛教里面怎么生活,我用4个字回答:“糊里糊涂”。

记:一个是难得糊涂,一个顺其自然。

增:无妄想就无烦恼。

记:您的名字是谁起的?

增:我师父起的。

记:慧雨法师?

增:对。师父根据我们临济宗的字号排的,我们有妙、相、悟、真、空、增等几十个字号。临济宗是禅宗五大宗派之一。禅宗“一花开五叶”,有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等五大宗派。

记:取名“勤”,也是师父起的吗?

增:对。

记:人生最怕“勤”字,您还是勤上加勤。

增:(笑)一个人,勤快也容易,懒惰也容易,关键看你怎么去面对生活,怎么去面对人生。对有理想、有抱负、有奉献精神的人来说,勤快就很正常;如果一个懈怠的人、懒惰的人、没有抱负的人,勤快对他来讲就像翻山越岭,很艰难。

记:您觉得学佛难吗?

增:我想说的是,佛不远人。佛教讲不心外求法、不心外求佛,佛其实就在我们的心中。近代高僧太虚法师对佛教的真谛诠释得非常到位,他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我们奋斗的目标、做人的榜样,要向佛陀看齐,以佛陀为榜样,但是“完成在人格”,完成自己的人格,人成了,就成佛了,你就在当下成佛了,而不是说要等到你死了以后,才能到西方极乐世界。

佛法规范人们的心,世法规范人们的身、行为,佛法治心,世法治身;一个治里,一个治表;一个治本,一个治标,标本兼治。如果每一个人都能遵纪守法,诸恶莫作,世界上这些法律法规都不存在了,佛法也不存在了,因为每个人都成佛了。

记:看来难的不是佛本身,而是学佛的人没有悟到真谛。其实您的名字已经告诉我们如何才能成佛。

增:(笑)勤上加勤,持之以恒,你就会成佛,或者已在成佛的路上。

陕西佛教未来是美好的

记:陕西佛教资源很丰富,您对这次长安佛教学术研讨会在陕西召开有什么期待?

增:到了陕西,就是到了中国佛教的原点。佛教中国化是在陕西完成的,佛教八大祖庭其中有六大祖庭就在陕西,这是谁也替代不了,谁也拿不走的。陕西佛教文化积淀深厚,历史渊源深厚,我相信,随着这次佛教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必将进一步推动中国的佛教学术研究,进一步发挥佛教净化人心的积极作用,提升长安佛教在国内外的知名度,扩大陕西对外的影响力,这是我的希望。

现在国家是一个政通人和、国泰民安的鼎盛时期,也是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以后第二个黄金时代,这次“净心慈恩 盛世长安”长安佛教学术讨论会也必将给陕西佛教今后的发展拉开一个序幕,陕西佛教的前景是广阔的,未来是美好的。

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佛教、关注佛教、研究佛教,让佛教能够为我们社会发挥更多积极的作用、产生更大的价值,让佛教能更好地饶益众生,让大家看到佛教以后都欢喜,身心都愉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