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出席“明哲佛教教育思想”座谈会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10-27)

中国佛学网烟台讯 2010年10月25日,应山东省佛教协会会长、青岛湛山寺方丈、青岛灵珠山菩提寺…

李利安教授出席“明哲佛教教育思想”座谈会

 

 

中国佛学网烟台讯 20101025日,应山东省佛教协会会长、青岛湛山寺方丈、青岛灵珠山菩提寺方丈、烟台南山禅寺方丈明哲长老的邀请,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莅临美丽的胶东半岛城市——烟台,参加“明哲佛教教育思想”交流座谈会。

明哲长老在大会上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报告了他在佛教教育方面的理念与实践,大会也向各位学者发放了明哲长老多年来从事佛教教育的基本情况汇报材料。根据会议组织者的安排,李利安教授在大会上就明哲长老的教育思想发表了即兴评论。李教授以山东与陕西的文化渊源为引子开始了他的发言。他说,山东是孔孟之乡,而孔子学说的主体渊源来自定都关中的西周,孔子学说的真正勃兴也是从汉代董仲舒在长安的那次伟大建言开始的。十六国时代,法显大师由长安出发,去印度求法学习,后经海路返回,在现在的青岛崂山登陆,在亚洲大地上走了一个巨型的圆圈,完成了他的那次伟大旅行。青岛湛山寺是近代倓虚大师创建的天台宗道场,明哲法师对华严宗和天台宗都很重视,现在的菩提寺等寺院也体现出明显的华严宗风格,而作为天台宗的核心经典《妙法莲华经》译自陕西,华严宗则创立于陕西。来自山东的善导大师后来在长安完成其历史建树,创立了流传至今的净土宗。道教全真道的创始人王重阳,作为一个陕西人,在陕西的传教活动没有成功,来到山东的胶东半岛后成功创立了道教两大教派之一的全真道,其法脉至今流行不衰。山东的齐鲁文化与陕西的秦地文化渊源深厚,秦鲁两地的文化交流在今天应该继续发扬光大。

谈到当今的佛教教育与学术研究,李利安教授也顺便提及山东与陕西的关系。他说,山东这个地方虽然佛教学术研究在全国来说还不算发达,但山东出了很多一流的佛学研究大师,如任继愈、季羡林、杜继文、杨增文以及近年来在全国影响日盛的谢路军等一大批年轻佛教学者,而陕西也是佛教教育与学术研究的大省,仅以西北大学为例,八十年代有高扬教授等活跃于南亚佛学的舞台,并发起和承办了改革开放后中国首次佛教学术研讨会,后来又陆续走出如中国社会科学院魏道儒、武汉大学麻天祥、南京大学杨维中、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荆三隆、陕西师范大学吕建福等著名佛教学者。所以,秦鲁两地在佛教教育与佛学研究方面均可谓人杰而地灵。

针对明哲长老的佛教教育思想,李利安教授首先承认他过去没有专门研究,这次也只是临时聆听学习和参观访问,了解的还很不全面,所以只能谈一些不成熟的感想。他说,根据明哲长老刚才的讲话以及相关材料来看,明哲长老的佛教教育思想至少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把握:第一,关于佛教教育的原则,明哲长老在60余载的佛教教育生涯中,得出“继承传统不保守,顺应时代不流俗”的理念,这可以看作是他老人家在佛教教育方面的基本原则。李教授在发言中说,根据他1984年以来在与佛教界的交往经验,保守思想一直是佛教教育难以有突破性发展进步的主要因素,所以“不保守”的理念显得十分重要。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伦理的滑坡、人心的浮躁,佛教界受到社会潮流的影响日益加深,戒律松弛,信仰淡化,道风不振,庸俗化在佛教内部日益蔓延,所以“不流俗”的口号可谓振聋发聩。第二,关于佛教教育的内涵。李教授认为,明哲长老多年来一直推行的一些教育实践体现了他在佛教教育内涵方面的基本特色,尤其值得肯定的是“台贤并重、禅净兼修”的教育体系。也就是在学理上以天台宗和华严宗为主,而在实践中则以禅宗和净土宗为主。这种独具特色的教育内涵摆脱了“八宗并弘”的虚浮与笼统,不但突出了中国佛教的基本传统,而且体现了强烈的个性色彩,同时也接续了近代华严与天台二宗在山东的发展脉络。第三,关于佛教教育的途径。李教授根据明哲长老在发言中的介绍以及两天来在山东的观察,认为长老在推行佛教教育的途径方面可谓方便善巧,头头是道。其中引人注意的是“学院丛林化,丛林学院化”的施教理念。李教授对“丛林学院化”表示出更为明显的赞赏。他说,佛教历史上有很多寺院其实都不仅仅是修行的场所,更是高僧施教和僧众学习的阵地。释迦牟尼时代在灵鹫山、祇园精舍、竹林精舍等地,有两千多人相聚一起问道学法,我们从佛经的记载可以看出,与其说是修行的道场,不如说是早期佛教教育的场所。在中国佛教历史上,早期的道安大师、鸠摩罗什大师,都有数千人跟从,这不会是为了译经,因为译经不需要这么多人,这些人从全国各地云聚长安是为了接收佛教教育。后来在长安译经的玄奘大师和终南山的智俨大师等,也都有很多人追随,形成学习和研究佛法的中心,这些中心真可谓“佛教大学”的典范。在当今社会,因为政策和客观条件的限制,佛学院教育的普及会有很多困难,所以“丛林学院化”很可能是未来佛教教育最理想也最可靠的模式。当寺院承担起佛教教育的大任的时候,中国佛教的人才培养以及佛教文化素质的全面提升就指日可待了。明哲长老强调的寺院不是旅游场所,不是娱乐场所,不是商业场所,这种理念是丛林学院化的基本前提。第四,关于佛教教育的目标。李教授以明哲长老讲话中所提及的一些理想为例,指出明哲长老的佛教教育目标是多重并举的综合性目标,是既适应佛教也适应时代的。例如所谓人格、僧格、国格的合一;爱国爱教的统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与“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的圆融等等。最后,李教授强调指出,因为对明哲长老的佛教教育理念掌握的还很不全面,这种临时的理解和即兴的总结可能还很不准确,希望明哲长老和专家学者批评指正。李教授希望教、学两届继续关注当代中国的佛教教育,因为佛教教育至今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值得认真研究。

由于李利安教授此次行程十分匆忙,在24日到达青岛之后,便直接参访了明哲长老的两大道场——青岛湛山寺和位于黄岛经济开发区的灵珠菩提寺。座谈会结束后,李教授直接飞赴北京,作为评审专家参加今年的教育部重大课题投标项目的评审工作会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