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2010中华祈福文化高峰论坛”上发表讲话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11-21)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陕西省电视台主办的“2010中华祈福文化高峰论坛”于今天下午在西安大慈恩…

李利安教授在“2010中华祈福文化高峰论坛”上发表讲话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陕西省电视台主办的“2010中华祈福文化高峰论坛于今天下午在西安大慈恩寺旁的唐华宾馆召开。会议由陕西省电视台研究发展不主任李荣博士主持,陕西省电视台总编辑顾令阳先生、副台长胡劲涛先生等出席了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莅临会议并发表了高见,主要有:中国传媒大学胡智锋教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陈旭光教授、复旦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孟建教授、四川大学广播电视研究所所长欧阳宏生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李亦中教授、西北大学影视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张阿利教授、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震教授、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徐忠科先生、西安市文联副主席商子雍先生、陕西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张新生先生、陕西省文化传播学会副会长袁秋香女士等。李利安教授在会上作《倾听钟声背后的智慧之音》的发言,内容如下: 

    新年鸣钟祈福,是把传统的佛教文化资源和现代社会的实际生活结合起来,借助佛教的形式,在新年到来之际,表达和传递美好祝愿的一种喜庆、轻松、祥瑞的民俗文化活动。这一集宗教、艺术、民俗于一体的文化活动既有利于传承古老的中华文化,也有助于把这种吉祥而神圣的文化信息向民间广泛传播,并在彰显文化资源、教化世道人心、促进各界交往、推动文化传播和文化产业开发等方面,具有非常现世的意义。

    陕西具有深厚的佛教文化资源,在历史上曾经长期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佛教文化中心,对中华文化和东方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至今依然留存着极为丰富的历史遗存,为世人所仰慕。就连“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寒山寺,也是因为我们陕西人寒山而得以创立和传扬千古。在浑厚博大的陕西佛教文化资源体系中,“雁塔晨钟”名扬天下,古今不衰,始终焕发着无穷的魅力。由于大慈恩寺历史上曾经是国家最高级别的皇家寺院和最有地位的佛门译场,也因为玄奘师徒在这里的佛教文化创举而被全世界奉为佛教唯识宗的祖庭,大慈恩寺内的大雁塔是玄奘亲自设计建造并留存至今的规模最大的唐代建筑,所以,雁塔晨钟便具有了多重的文化内涵和震慑人心的神圣意义。雁塔之钟从波澜壮阔的大唐历史中获得丰富的滋养,从博大精微的佛教哲理中获得深厚的底蕴,从千古传承的神秘信仰中获得灵异的感应,从十方信众的虔诚愿力中获得崇高的品味。这是一种神奇的文化宝藏,是一种最吉祥的祝福。所以,我认为新年鸣钟祈福是一项古今贯通、雅俗共赏、形神兼备、圣凡合一的文化策划。

    关于新年鸣钟祈福活动的开展,我认为除了在艺术效果、礼仪规划、人员参与、传播手段等方面用心策划外,还应该重视在佛教钟鸣文化的内涵方面进行深入挖掘,而不能仅仅停留在欢庆热闹、求财求福、政治效应、文化经济等世俗的层面。佛教鸣钟的含义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传递号令,如集众、作法等,如入堂钟即传令僧众进入僧堂,引申含义则可以理解为纪律、法度以及提倡,号召,推动等;二是作息报时,如定钟即告诉初夜坐禅的时间,引申的含义则可理解为作息有度,珍惜光阴,激励精进;三是降魔解怨,即降服魔鬼,化解冤结,引申含义则可理解为挖掘生命潜力,扫清各种障碍,树立信心和斗志;四是消业除罪,即消除众生多世的罪业;五是唤醒迷梦,清净心灵,即用智慧的力量使充满烦恼的现代人从烦躁、虚浮、重负、堕落、孤独、忧郁等负面精神状态中解放出来。这种含义中所携带的批判与反思的精神在竞争激烈、人心疲惫、道德滑坡的现代社会值得大力提倡。

    中华传统文化三大家的祈福文化具有不同的特色。儒家以积极奋进为特色,主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号召人们承担其各自的社会角色,面对现实,积极入世,努力作为,从而成名成家,荣光耀祖,立德立言,青史留名,既造福自己,也造福社会,所以,儒家的祈福文化可以称作“治世的祈福”。这种祈福文化是入世的,奋进的,也是功利的,其心境往往是澎湃而激昂的;道家以道为终极真理和宇宙的本原,以自然为终极所皈和最深沉的依托,讲究道法自然,倡导自然而然,把一切融进自然之中,所以,无论是个体的吉祥幸福,还是社会的和谐美妙,所有的愿望都必须在随顺自然中实现。所以道家的祈福文化可以称作“顺世的祈福”。对个人来说,所谓“顺世”就是顺势,也就是不与主流社会相悖逆,不肆意激发主观能动性,保持清静无为的状态;对整个社会来说,就是使人类的这个“世”完全顺应自然的法则。这种顺世型的祈福文化是清净的,出世的,无为的,自然而然的。与儒道两家不同,佛教认为人类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内心的污染,从而蒙蔽了心性的光辉,使人处于昏沉迷梦之中。由此,对内导致贪嗔痴三毒,造成个体的烦恼、生命的煎熬和道德的沦丧;对外导致人群的争斗、政治的腐败,和世界的苦难。所以,佛教认为,获得幸福的唯一途径就是启迪智慧,净化心灵,也就是要唤醒世人的迷梦,由此看来,佛教祈福文化的最大特色就在于它是“醒世的祈福”。按照这个原理来说,祈福不如修福,修福不如惜福。当然,历史上佛教在民间也形成各种祈福活动,主要可以划分为三类:一是向神灵祈求赐福,叫做“许愿”;二是树立某种生活目标尤其是人生的终极目标,这叫“发愿”;三是为他人为国家乃至为整个众生祈福,这叫做“祝愿”。近年来中国各地的一些钟鸣祈福活动呈现出火热的场面,宏大的气势,激越的愿望,更多地体现出儒家的文化气息,尽管和佛教也有吻合之处,但根本精神同佛教的醒世旨趣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2010年的新年鸣钟祈福如果能在传递美好祝愿、鼓舞积极奋进的同时,以某种合适的方式,表达冷静反思、出世超然、净化心灵、提升道德等更具有佛教特色的文化内涵,可能会更加具有佛教的文化氛围,也更具有现实的教化意义,对于社会大众来说,我们应该更加提倡倾听钟声背后的智慧之音。

    钟鸣祈福活动应该认真研究处理古今、圣凡、形神、雅俗、点面等五类关系。从古今关系来看,鸣钟也好,祈福也好,都是古老的文化传统,所以在很多方面都有传统规矩与传统心理的制约,必须尽可能理解并遵守,但也必须在观照现代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基础上努力创新,实现最恰当的古今贯通。从圣凡关系来看,钟鸣是一种宗教性的法事,祈福是一种宗教性的祈祷,都属于宗教传统,前者本来只是出家修行者的行为,而后者也只是信仰者才乐意进行的活动,都具有神圣的意义,携带着神秘的文化气息。这种强烈的宗教性必须与社会广大民众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结合起来,与现代社会的世俗文化结合起来,实现宗教性与世俗性的有机统一,才能突破钟鸣祈福的宗教内涵,消除宗教敏感性所带来的诸多限制,在更加广阔的文化范围内,发挥钟鸣祈福的社会意义。从形神关系来看,无论钟鸣还是祈福,都要借助一定的器物、在一定的空间下、并通过一定的仪式体现出来,从而呈现出强烈的有形性。但“形”只是凝聚、展示、表达、传递某种思想感情或文化概念的外在形式而已,“形”背后的“神”也就是某种文化理念和感情诉求等却是具有更深刻、更持久意义的神韵。这两者如何有机统一起来,涉及的问题很多,值得深入研究。从雅俗关系来看,钟鸣属于一种庄严肃穆并讲究礼仪和规矩的雅文化,而祈福则更多地体现出俗文化的气息,钟鸣与祈福本来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历史上二者更多是处于分离状态,如今借助钟鸣传递祈福,也就面临一个雅俗结合的问题。从现有方案来看,今年将要举办的新年钟鸣祈福活动中的雅俗关系已经不仅仅是钟鸣与祈福之间的单向关系,而是具有多重层面的呈现,要做到真正的雅俗共赏,似乎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提升。可以这么说,钟鸣祈福要为佛教界人士和广大民众从内心真正而普遍地接受,就必须使这种文化更加具有通俗性,从而具有更加普遍的民众呼应,在这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从点面关系来看,也就是要把雁塔钟鸣祈福同所有寺院的钟鸣祈福结合起来,应该在现有的雁塔钟鸣祈福的基础上,以大雁塔为中心点,逐渐向其他寺院扩展,不断扩大本项活动的空间范围,形成多点链接共成一面、全方位辐射整个社会的景象。只有当所有寺院都举行新年鸣钟祈福活动并有广大民众主动参与的时候,才有可能实现创意者所期待目标,即使本项活动成为一种新的年俗,否则只能是一种空想。

    “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生”,相信2011年的新年钟声会在给人们带来欢喜、吉祥、祝福的同时,也带来智慧、慈悲与和谐。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