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在南洋大酒店举行密教座谈会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12-02)

彻鸿法师致辞李利安教授主持座谈会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0年11月27日晚上7时,香港中…


彻鸿法师致辞



李利安教授主持



座谈会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0年11月27日晚上7时,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在西安南洋大酒店举行密教学术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有: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副会长何先生、副会长谢先生、秘书长陈珮荺女士,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以及来自香港、台湾、加拿大、大陆广东等地的30多位真言宗的阿阇梨和居士,以及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7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座谈会以真言宗得修行实践和密教理论研究为交流的主题,李利安教授主持了本次座谈会。

    李利安教授向香港中华密教学会致欢迎辞并介绍了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相关情况及参加座谈会的学生。李教授说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多年来从事佛教文化的研究,与大陆佛教界、学术界以及国际与港澳台的佛教团体和佛教研究机构都有广泛的交流,从1997年开始培养了近30名从事佛教研究的专业人才,部分青年学者在不同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已经成为佛教研究的骨干。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在致辞中说:“今天我带着香港、广东和加拿大的居士来青龙寺做灌顶法会,所以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坐在一起做有关密教的交流。首先感谢李利安教授对我们的帮助。”彻鸿法师说,密教分教相和事相两个部分,事相部分自近代以来有几位大师前往高野山求法并在内地传播,但因种种原因都先后沉寂下来,后来悟光上师又到高野山将密法带回来,现在我们要珍惜机缘,多与学术界交流,以致事相和教相的统一,使密教像唐代一样能开花结果。近几年来,特别是法门寺唐代地宫文物出土后,包含着大量的密教元素,密教才引起了人们的再次关注,吴立民先生和韩金科馆长关于密教的专著问世,国内许多从事密教研究的专家学者也不断有成果出现,所以教相方面已经做的很好了。相比之下事相方面就薄弱的多,所以彻鸿法师强调,出家僧众要多做努力,不断弘扬真言宗。

    李教授说:“非常感谢彻鸿法师对我的鼓励及对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肯定。彻鸿法师刚才介绍了事相和教相两方面发展的情况,我们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希望能在教相方面给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以呼应和协助。大家都知道,密教最重要的方面还是在事相部分,只有实修实证才能更好地推广。彻鸿法师在弘扬密教方面也提出了很多计划,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并希望各位共同努力,完成密法复兴的事业!我相信彻鸿法师的计划能够实现,因为他的思想符合大乘佛教的根本精神。小乘佛教可以关起门来自修达到自度,而大乘佛教必须在弘扬佛法当中,必须在利乐有情当中,必须在解救所有的与我们有缘的众生当中才可能获得最终成就,所以我相信彻鸿法师弘扬密法的努力是正确的,他的愿望也是能够实现的。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作为一个佛学研究机构,愿意为彻鸿法师,为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为宗教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研究和弘扬佛教文化略尽绵薄之力。”

    陈珮荺秘书长在发言中说:“今天来到我们这里的真言宗居士,大部分都是阿阇梨和准阿阇梨,因为明天将为他们举行灌顶仪式。其中有两位是出家弟子,这使我们看到了彻鸿法师弘扬密法的希望,因为只有法师才有传法的资格,而我们在家的阿阇梨要尽心尽力的护持密法。无论在海外还是在台湾,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是要把真言密法回传到大陆。当然,我们也很看重学术界在研究和弘扬佛教文化中起到的作用,希望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有更多的研究生和博士来做密教专业的研究。”

    座谈会进入了互动交流,李教授请阿阇梨谈他们的修习心得,学生们谈他们有关密教研究的成果,大家可以相互提出问题,相互探讨。

   即将接受灌顶的玄释法师先谈了他的修习心得,他说:上师的传授像做了一道大菜,告诉我怎么去吃,上师在教授我的时候一再给予鼓励,要我鼓足信心,在修四度加行的时候细小的问题都给出了详细的解答,很感谢上师和师兄弟之间的帮助,我现在对密法的传承信心十足。

    应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副会长何先生的请求,李永斌代替李利安教授介绍了一年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在密教研究方面所取得的部分成果。他说,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今年共完成关于密教问题的论文10余篇,其中包括对密教中的菩萨信仰研究、祖师研究 、历史研究、敦煌文献研究、密教与其它宗派比较研究、文化交流研究等几个方面。其中王雪梅博士完成了《密教中的弥勒》和《消灭交念往生发愿文所揭禅观考察》,博士研究生师敏完成了《空海研究概况》、博士研究生王宏涛完成了《密教中的普贤》、博士研究生刘建华完成了《雪域神教:藏传佛教形成考》、博士研究生崔峰完成了《敦煌地区初唐以前的密教》和《悟光法师禅思想研究》、硕士研究生李永斌完成了《不空的佛教护国思想》、硕士研究生王鹤琴完成了《唐末至宋密教在四川的传播和发展》、硕士研究生李媛完成了《日本天台宗密教的形成之路》、硕士研究生史全超完成了《近代密教传播概况与反思》、硕士研究生冯倩完成了《密宗发祥地:大兴善寺初探》,共10余篇论文。这些论文部分已经在国内刊物上发表,未发表的会在李利安教授的指导下继续完善争取尽快刊发。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硕士研究生王鹤琴同学在发言中说:在中唐和盛唐,密教由于得到了统治阶层的支持而繁荣发展。晚唐以后,特别是武宗灭佛后,密教在中原几近绝迹,好在日本僧人入唐求法,将密教传入日本,把密教完整地保留了下来。那么晚唐以后,密教在汉地有没有残存呢?通过我查一些资料,发现晚唐以后直到五代和宋,唐密在四川以及云南等地仍有传承。当然,这时候传承的唐密虽和长安一系的唐密有渊源关系,已经不是正宗的唐密了,而是受到地域文化的影响发生了很多变化。不过,对于四川密教和云南密教的研究仍有重要意义,因为它们毕竟对于延续汉地密教起到了独特的作用。王鹤琴提问:大日如来是密教中最重要的信仰,那么,念大日如来为什么还要念观音或明王呢?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副会长何先生回答王鹤琴同学的问题,他说:大日如来是法身佛,是一个代表,以前我们念佛,以为念佛号佛就会出现,其实我们密教中的佛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是大日如来慈悲和德行化现为观音菩萨来救苦救难。

    陈珮荺女士做了补充发言,她说:在一般的信仰层面上,密教和显教的菩萨没有很大的区别,大日如来在密教中代表着全面性、宇宙性,大日如来的包容性非常大,而观音菩萨或地藏王菩萨等只是各司其职,在某一个方面救度,所以形成了不同的菩萨信仰。大日如来和菩萨明王之间的关系在教相上是密教中宇宙的逻辑关系,在事相中又是真言行者修行的次第。

    李永斌同学听了两位阿阇梨的回答后受到启发,对这个问题也做了一点补充,他说:在密教信仰中是以大日如来为中心的,大日如来圆满的包含着宇宙的各种性智,也叫做法界体性智,法界体性智融摄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和成所作智,而这四智又各由阿閦佛、宝生佛、阿弥陀佛及不空成就佛为代表,悟光法师说他们就像国家机构中不同的部门一样各有自己的职责,以具妙观察智的西方阿弥陀佛为例,主成菩提之德,所以其眷属菩萨为观世音。

    陈珮荺女士随机开示,她说:李永斌同学对悟光法师的著作有了认真的研究,在教相上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学生就要努力学习,僧人就要努力修行,这样才能把真言密教的弘传工作做好,当让佛法有很多修行的法门,但是通过大家的合作努力,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亲近真言密教。

    李永斌同学对陈居士的鼓励表示感谢,并分享他和陈居士以前的一次交流给大家,他说:密教有自己独特的判教观,所以其法门殊胜,由发菩提心到三密加持而即身成佛。现在有很多修持的人只谈即身成佛而不知三密加持,对密教的理论很陌生,希望他们能更多的了解悟光法师言教,同时注重教相的学习。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李媛同学发言:“很荣幸能够与诸位法师以及阿阇梨们共同参加这次讨论会。首先请允许我向香港中华密教协会表达感激之情,感谢你们对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支持。我想我个人的经历应该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很多学生可能像我一样,起初对密教的了解很有限,甚至对它的兴趣也不浓厚,但是因为助学项目这个契机,开始写关于密教的论文,我才开始更多地接触密教、了解密教,进而愈发有兴趣去深入地了解与体会密教。这不仅开拓了我的视野、加深了自己对佛教的认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内心也得到了丰富与充实。在反思中,我自己的兴趣也更加鲜明。所以,真的很感谢中华密教协会给予我们的这个机会,谢谢。其次,我想谈谈在论文写作过程中自己的感受。我在论文《日本天台宗密教形成之路》中梳理了台密思想从产生到最终形成的过程,并简略地对比了真言宗的思想。台密的形成于东密不同,经历了一个较长的时期,有一个较为缓慢的过程。着重体现在该宗不同时期领导人对其核心思想“圆密一致”解释的变化上。最初最澄创宗时并重台、密,在后来的发展中,密教的比重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经过圆仁、圆珍以及安然的发展,密教思想已经超于天台教法之上。而这个过程是在与真言宗的互动中进行的。因此在写作这篇论文的过程中,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密教尤其是真言教法的魅力,它不断吸引着日本天台宗人发展本宗的密教思想。同样,它也吸引着我,使我加深了对真言宗的历史、理论以及仪轨等的兴趣,同时也使我对密法回传汉地的远景升起了信心。最后,我想借今天难得的机会,请教诸位阿阇梨们的修法体验。如同陈居士所说,不入真言教门,就不能体验真正的真言教法。佛教体系极其庞大,各个宗派、法门都各有其殊胜之处,也都各有其发扬光大的历史时期与地域,我们在平常的学习中通常是以客观的态度去了解、体会,而很难有所体验,尤其是对密教。但身为宗教学学生,体验也应该是我们学习与了解的一部分。同时我认为这些体验与总结对我们的世俗生活也有所帮助,像刚才法师所说的“心怀信念”、“报有明确目标”,都对我们日常的学习有所启示。所以很想聆听一下阿阇梨们的体验与总结,还望阿阇梨们不吝赐教,谢谢。”

    应李媛同学邀请,黄居士分享了他的修习心得,他说自己作为已经灌顶一年的阿阇梨,现在在香港道场做教授师,真言密教的修行使他改变了生活中许多不好的习性,最大的收获就是慢慢的改变了自己的惰性,现在他每天都很快乐,而且有了明确的生活目标,发现了生活的真谛,就是把更多的快乐带给每一个人。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史全超同学发言说:“首先十分感恩彻鸿法师和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对我们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大力支持。这不仅在经济上给予我们学生重要的资助,更是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为我们提供了全新的研究领域和崭新的思考视角。自学习和研究佛教以来,对密教我们既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更缺少研究所需要的珍贵资料。在彻鸿法师的无微关怀下和香港中华密教学会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在研究密教的道路上有所成绩,开始大幅起步。我去年提交的一篇论文是《试论不空三藏的弘法思想》。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题目呢?我是基于在唐玄宗时期,出现中国密教史上最为著名的‘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不空三藏的最大贡献就是将善无畏与金刚智两位大师的胎藏界曼陀罗和金刚界曼陀罗合一,形成完整的中国化的密教,也就是唐密。可以说不空大师在密教中的地位是十分显耀的。他所传密法,也成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真言密法最重要的来源。此次我所做的论文和研究方向是《近代密教概况与反思》。研究的侧重点在于重视近代密教发展的重要阶段——民国时期。在这一时期里,中国的佛教复兴呈现两大趋势:第一,汉传佛教兴起复兴思潮,大师云集,鼎盛一时。第二,就是东密的回传汉地。可以说,佛教近代的这两大趋势,反映了佛教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回归和再生。在密教的发展过程中,这一时期是十分值得重视和研究的,同时对于密教回传中的一些问题,例如伦理观念、政教关系、传统习俗等,都提出了一些值得反思与借鉴的方面。只有处理好这些关系,对于我们真言密法在大陆乃至国外弘法都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最后,希望我们的真言密法在彻鸿法师和我们中华密教学会的大力弘扬下,深契佛陀本怀,契理契机,发扬光大。”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延续同学发言,她说自己是刚入校的研究生,对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不是很了解,希望何副会长能为她介绍一下学会的基本情况,以及学会今后发展的计划。何先生介绍了学会的情况,他说学会立足两岸三地,积极响应并坚决遵守国家宗教政策,是香港真言宗道场和国内外学术界交流的平台。并表示在今后的发展中药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多做交流,关于一些具体的方案还要请李教授策划。李永斌同学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呼应,他说:学会应该在章程上建设完备,在结构上不断优化整合,注重网络媒体和纸质刊物的宣传作用,并制定出每年培养僧才和研究密教学者的计划,取得与社会各界的广泛联系。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崔峰在发言中说,悟光大师在《禅的对话》一文中全面阐述了对禅密的认识,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鲜明的一套思想体系。细细读过之后感受颇深。《禅的对话》共有十章内容,可大体分为四个部分:第一章说的是人生之谜,阐释为什么有人生之谜,怎样解决人生之谜;第二至八章为第二部分,详细的论述了对人生、社会、宇宙“不二论”的看法;第九章可以认为是第三部分,讲心操正行,从行动与实践中落实“不二论”的理论;第十章是归结篇,为第四部分。纵观悟光法师的禅密思想,在对佛教经典理解透彻的基础上,结合现实而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思想体系。他积极倡导“人间佛教”与和谐人际关系的社会,鼓励人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建设人间的天国净土,这充分体现了大师慈悲为怀,以济世救人为己任的优秀品质。同时文中既透露了大师弘扬佛法的无尚精神,又体现了对传统佛教的发展思想,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座谈会接近尾声,李利安教授做总结发言,他说:西安地区的佛教研究在全国起步很早,早在1980年由西北大学与国内相关机构联合发起组织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全国性佛教学术研讨会,经过近30年的发展,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工作上了新的台阶,学术更加繁荣,交流更加广泛。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与我们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今后我们会尽自己的力量对学会的工作进行呼应。最后,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为李永斌同学颁发了“悟光精神奖学金”5000元,以资对从事真言宗和悟光法师研究的鼓励。

    晚9时,座谈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大家合影留念,并表示要多做这样的交流。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