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叶小文谈宗教热点问题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8)

  中日两国宗教界人士在侵华日军遇难同胞纪念馆内“遇难者名单墙”前,以宗教形式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

  中日两国宗教界人士在侵华日军遇难同胞纪念馆内“遇难者名单墙”前,以宗教形式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祈祷世界和平。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国的宗教政策日益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话题。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史,不仅是一部经济发展史,也是一部宗教工作史。现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先生,在迄今长达13年的时间内,担任国家宗教事务管理的最高行政官员,亲历了执政党破解宗教与社会主义难题的重要进程。联系到胡锦涛主席去年底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关于宗教工作的讲话,以及近年来宗教领域内的若干热点问题,南方周末记者专访了叶小文先生。
  ■反对宗教旗号下的恐怖主义是中美利益共同点
  南方周末:中国与梵蒂冈的冲突和交锋近年来为何屡屡发生?中国天主教的出路何在?
  叶小文:我们和梵蒂冈的冲突已经有半个多世纪。早在中国解放之际,他们就煽动中国教徒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新中国,让教徒在党与教之间进行选择,“有教无党,有党无教”。1983年,罗马教皇希望和我们进行直接的接触。三年后,双方开始多次接触。梵蒂冈知道,我们虽然愿意改善双边关系,但是在独立自主自办、自选自圣主教问题上一定会坚持原则。
  宗教与国家、社会、文化的关系,就像种子和土地、阳光、雨露的关系。中国天主教的出路,在于正确处理国家、社会、文化的关系。服从国家,国家就会善待你;适应社会,社会就会宽容你;融入文化,文化就会接纳你。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有其特定的含义,指的是政治、经济和教务的独立自主,而非教义教规另搞一套。去年逝世的傅铁山主教说,中国天主教在信仰上同世界各国天主教会是一致的,同属一个信仰,同行一个洗礼,中国的主教、教父、教友与世界各地的神长教友一样为教宗祈祷。中梵关系的现状是历史造成的,坚持自主自办原则是民族的最高利益。
  南方周末:您先后出版了《把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人民———叶小文答问实录》、《化对抗为对话》,读者都是美国人,背景都是中美宗教之争。请问,中美宗教之争到底争什么?为什么而争?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叶小文:中美关系这几年,在多个方面朝着建设性合作关系的方向发展,惟有在宗教问题上,越绷越紧。美国借口宗教问题向中国施压,已经长期化、政治化、机制化、法制化、国际化。11年来,美国连续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就宗教问题提出反华提案。美国不断地打宗教牌向中国施压,是出于美国对华关系实施“接触+遏制”策略的需要。美国有些人把迅速发展的中国当作现实的“利益攸关者”,但也是潜在的“文明冲突者”,因此不断在经贸、民主、自由、人权、民族、宗教问题上向中国施压,以宗教问题为分化、西化中国的突破口。
  美国是一个表面上世俗化实质上宗教化的国家。由于宗教的全球化,基督教的普世性,美国宗教右翼势力的崛起,宗教问题的地位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明显提升,美国政界人物以炒作宗教问题拉升民意支持率的行为,福音化中国的百年梦想,以及中美之间关于宗教自由的定义的差异,使得宗教问题已经溢出了传统的外交渠道,成为目前中美关系的一种结构性的障碍。
  其实,中美宗教方面的一定合作也存在可能性。例如,宗教方面的反恐,反对打着宗教旗号的恐怖主义,是我们两国间的利益共同点。
  ■宗教对于“心理疏导”意义重大
  南方周末:前年春天,您去杭州出席“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并结合“和谐世界,从心开始”的主题作了讲演。去年秋天,十七大报告提出“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这两个新名词。请问,怎样看待这两个新名词?您认为宗教对于“心理疏导”有什么价值?宗教可以通过哪些努力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
  叶小文:当今世界快速发展会引起双重紧张,一是人和自然的关系的紧张,二是人和人的关系的紧张。高度紧张,又会造成双重焦虑,一是社会失范的焦虑,二是文明冲突的焦虑。执政党在这个时候提出“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是适逢其时、与时俱进的,表明执政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已开始注重人们内心的感受。
  宗教对于“心理疏导”意义重大。宗教要发挥积极作用,为和谐社会作贡献,它自己首先就要是个积极
  因素,要加强自身建设。如佛教所说的,“度己”才能“度人”。傅铁山主教在世的时候,跟贾庆林主席提出“五教同光,共建中国和谐宗教”的观点。我国五大宗教领袖积极影响,贾庆林主席也充分肯定这一点。宗教要加强自身建设,宗教界人政治上要靠得住,学识上要有造诣,品德上要能服众。比如说,中国天主教宗怀德主教,他在济南的主教府,居室简陋,没有空调和暖气,仍然睡硬板床。
  南方周末:我们在全国各地采访发现,少数城市存在滥建寺庙的嫌疑,当地政府似乎对此也比较支持,有的理由是“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为地方经济作贡献,还有的理由是,建设寺庙可以“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对此,您怎么看?
  叶小文:正确处理宗教关系,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不等于可以滥建寺庙佛像。从总体上看,宗教活动的场所基本够用了,但是,扩建滥建仍然屡禁不止。
  绝对不能搞“宗教搭台,经济唱戏”。有的商人有了钱就修庙,又不懂规矩,修的那个庙啊,一堆钢筋水泥整在那里,不但人不愿意进去,菩萨都不愿意进去,那是庙么?炸也不能炸。有个地方整了一个几十米的大佛,肚子里都空着,里面房间又是出租,又是唱卡拉OK,从佛教的角度看,你跑到佛肚子里唱OK,你不是找死吗?
  某个市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大佛了,隔壁的市非要再建一个大佛,还托海外的关系绕着来找我。我实在没有办法,就跟他说,一个不大的地区,这儿站着一个佛,那里又站着一个佛,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了,他们两个吵架怎么办?所以,我们非常严格地审批,来禁止滥建乱建。我们不要去发展宗教,而是要努力使已经存在的宗教,多为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服务。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