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6-17)

卓新平教授在演讲中 图文并茂地讲解 现场听众全神贯注 前排右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卓新平教授在演讲中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图文并茂地讲解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现场听众全神贯注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前排右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本期主讲人卓新平教授、省委干训基地赵军先主任、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樊光春研究员、西北大学哲学院副院长王永智教授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1615日(星期三)上午,应西北大学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研究员在西北大学作了题为《世界文明与世界宗教》的学术报告。报告从早上八点半开始,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半结束,来自西北大学各院系的师生和陕西省委干部培训基地的宗教文化班学员以及社会各界热爱宗教文化的人士八十多人,共聚一堂,认真聆听了此次讲座。

本次讲座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主持。李教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卓新平研究员。卓先生是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所长,中国宗教学会的会长,《世界宗教研究》杂志的主编。此外,卓先生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曾经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上讲解当代世界宗教的相关问题。因此,卓先生不仅对中国的宗教历史和现状有透彻的了解,而且拥有一种世界性的视野,能够放眼全球,纵观世界文明与宗教。李教授表示,能够邀请到卓先生来这里作报告,机会非常难得,相信大家一定可以从中获益良多。

卓先生的报告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概论性的,主要介绍了当今世界上的信教人数,所占比例以及各大宗教的信徒人数,所占比例和分布情况。在第二部分,卓先生简单分析了一下中国五大宗教的基本情况。当然,在五大宗教以外,中国还存在其它形态的宗教,包括属基督宗教的东正教、犹太教,民间信仰与民间宗教,原住民宗教或少数民族地区的原始宗教,新兴宗教,儒教或宗法性传统宗教。

第三部分是此次报告的重点,即世界文明与世界宗教。首先,卓先生为大家介绍了国际学术界关于世界宗教的兴起与发展的几种代表性观点。第一种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K. Jaspers)提出来的“轴心时代”。在他的《历史的起源和目标》一书中,雅斯贝斯指出,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为“轴心时代”,即人类各大宗教、哲学思潮及体系兴起的时代,包括古希腊、古巴勒斯坦、古伊朗、古代中国、古印度。从这些思想对人类的影响来看,我们今天仍未超过“轴心时代”。第二种是“四大文化形态说”,即认为存在着四种文化形态,分别是宗教文化、科技文化、人道文化和政治文化。第三种是从水与宗教的关系这一视角来探讨,认为人类宗教的发展与一些河流(或流域)是有重大关联的。其中,以孔汉思的“三大宗教河系”理论最为典型。第一大宗教河系是两河流域,产生的是源自闪族的先知型宗教;第二大宗教河系是恒河流域,产生的是源自印度文明的神秘型宗教。第三大宗教河系是黄河、长江流域,出现的是源自中国的圣贤型或哲理型宗教。关于宗教的发展,卓先生主要为大家讲解了黑格尔对世界宗教的评价以及亨廷顿关于八大“文化圈”及文明冲突的思想。

接着,卓先生以三大河系的宗教为线索,给大家详细梳理了当代“全球化”处境中的世界宗教。(一)犹太教。犹太教是留存至今最古老的绝对一神教,它也是一种“立约”的宗教。卓先生强调,今天我们与以色列打交道,必须了解犹太人和犹太教的特点。此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犹太人在中国被同化的事实也启发我们在处理宗教问题的时候,应该采取疏导、感化的方法,而不能打压。(二)基督教。历史上,基督教在中国有过四次传播。今天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势头也很强劲,这与他强烈的宣教热情有关。当然,关于基督教的宣教,我们应该给予理解,很多情况下是出于信徒的本能,而并没有什么恶意。(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在唐(7世纪)、宋之际从陆、海两路传入中国,今天分布在中国十个少数民族当中。(四)琐罗亚斯德教。琐罗亚斯德教是典型的善恶二元论。(五)印度教。(六)耆那教。(七)锡克教。(八)佛教。佛教约于公元前2年传入中国,并成功地实现了中国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九)道教。鲁迅先生曾说,中国文化的底蕴全在道教。卓先生认为,道教对中国普通民众的影响确实非常大。而且他还提出一种“大道教”的概念,即涵括了广泛的民间信仰在内。(十)儒教。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关于儒教是教、非教的争论。今天,中国在世界上努力创办孔子学院。但卓先生认为,很多孔子学院有体无魂,还需要充实它的文化内涵。(十一)神道教。除了上述三大河系宗教以外,卓先生还提到了其它对当代中国产生影响的宗教,例如巴哈伊教。卓先生认为,巴哈伊教值得我们关注,它在中国的未来发展还有待观察。

最后,卓先生对世界宗教进行了总结与反思。他指出,当前世界主要宗教(除了原住民宗教和新兴宗教以外)基本诞生于亚洲,此后形成了复杂的态势。我们不能否认中国古今宗教的存在,在认识和对待宗教上应该作出智慧的选择。我们要以平常心看待宗教,使宗教生活回归正常,以科学的态度对待宗教,让宗教问题真正“脱敏”;以包容的心态吸纳宗教,使宗教信众融入社会。只有这样,才能处理好我们的民族、宗教问题,真正实现中国社会的和谐和长治久安。

卓先生的报告结束后,现场听众踊跃提问,与卓老师进行了有效的互动。有人提到了宗教世俗化的问题,卓先生认为,人的认知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客体阶段,人与自然不分,第二个阶段是主体阶段,即人的发现,第三个阶段是整体阶段,即西方一些学者提出来的“终极实在”,当然,它有多种表达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宗教是需要不断发展的。但是,宗教不应该在世俗文化中化掉自己,宗教应该像宗教。今天,中国的宗教自身也得改革、更新。还有人提出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的问题。卓先生指出,民间信仰、民间宗教在中国的分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对民间宗教我们应该以一种开放性的、发展的眼光来对待。关于新兴宗教,卓先生指出,我们还缺少文化战略的考量,关于它应该怎样传入,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引导,还需要进一步思考与研究。听众的问题中还有涉及到西方宗教异端的处境以及西方政府对待宗教异端的方法能不能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借鉴。卓先生指出,我们确实可以从中吸取经验,关于宗教异端,应该从社会治理大的方面来处理,没有涉及宗教的问题坚决不能当作宗教问题来解决。还有人询问卓先生对宗教慈善的看法,在卓先生看来,宗教慈善应该鼓励,中国在这方面还很缺乏。当然宗教慈善需要双向互动,一方面宗教要有自觉的意识,有意去发展;另一方面,社会要给予宗教空间和平台。

三个小时后,讲座在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李教授做了总结发言,并对卓先生和到场的听众表示了极大感谢。

 

中国宗教学会会长卓新平教授在西北大学作学术报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