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隋唐五代佛教史 > 正文

王玄策和蕃尼古道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27)

《中国西藏》刊发笔者《蕃尼古道上的考古发现》一文后,不少读者对此很感兴趣,不断向我询问进一步的情况,…

《中国西藏》刊发笔者《蕃尼古道上的考古发现》一文后,不少读者对此很感兴趣,不断向我询问进一步的情况,对西藏首次发现的与唐代著名旅行家王玄策有关的史迹希望有更多地了解和认识。这使我很受感动。原以为搞考古的人写的这些枯燥无味的文字,除了少数专业人员之外,不会有多少人去关心它。但事实却不是这样。近读《中国西藏》,在1999年第四期上看到佟伟先生撰写的《王玄策从何处到马拉山口》一文,提出了一些很有意义的看法。笔者很高兴能引起大家更多地关注与讨论。这里,也想谈谈对此的一些不同意见。王玄策历史上三次出使印度,是唐代中外交通史上的壮举。关于他出使所采取的路线,历来也为史学界所瞩目。由于吉隆《大唐天竺使出铭》的考古发现,时间点都很清楚,从而可以基本上肯定他在唐显庆三年(公元658年)第三次出使印度时,走的是经过吉隆这条路线,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蕃尼道。蕃尼道的开通,正式见诸汉文史书记载的是约成书于公元7世纪中叶的唐释道宣的《释迦方志》一书,相对过去汉通西域的各道,他称其为东道。这条道路的走向,他是这样记载的:其东道者,从河州西北渡大河,上漫天岭,减四百里至鄯州。又西减百里至鄯城镇古州地也。又西南减百里至故承风戍,是隋互市地也。又西减二百里至青海,海中有小山,海周七百余里。海西南至吐谷浑衙帐。又西南至国界,名白兰羌,北界至积鱼城,西北至多弥国。又西南至苏毗国。又西南至敢国。又南少东至吐蕃国。又西南至小羊同国。又西南度口旦仓法关。吐蕃南界也。又东少南度末上加三鼻关,东南入谷,经十三飞梯、十九栈道。又东南或西南,缘葛攀藤,野行四十余日,至北印度尼婆罗国(此国去吐蕃约九千里)。

  由此可见,释道宣所称之东道,可分为南北两段,其北段系经青海至拉萨,公元641年松赞干布迎请文成公主入藏,唐使李道宗送文成公主至河源,便采取此线。虽也有学者认为由于当时受吐谷浑所控,具体走向也有可能是从东道四川康区经松潘、玉树,逾唐古拉山口,过黑河而至拉萨,但经青海至拉萨一段当系蕃尼道之北段主线,看法并无大的分歧。佟伟先生推测:王玄策此行未必经过拉萨,而很有可能行至那曲或安多(或至纳木湖)即转向西行,至今措勤县南下,再经今昂仁县打加错,沿打加山东南到达今吉隆县马拉山口。并且认为王玄策不采用此线,便不大可能遇见位于藏西南古老而巨大的涌泉打加或名搭各架)涌泉。笔者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推测。但是。如果我们结合史书记载的这条道路的走向来分析,却还有另一种可能存在。上引《释迦方志》记载又南少东至吐蕃国之后,紧接着又西南至小羊同国一句,而《大唐天竺使出铭》残存文字第十三行为:“……年夏五月届于小杨同之西,碑铭中的小杨同当系小羊同之同音异写无疑。这条地理方位的记载是我们推测王玄策采取路线至关重要的一点线索。关于小羊同的地望,曾有不同的看法。日本学者足立喜六认为这里所记的小羊同,当为Shigatse之对音,即当今后藏日喀则。而我国学者范祥雍则认为,因汉籍《通典》第一九五、《唐要会》第九九、《太平寰宇记》第一八五并谓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则小羊同国当在大羊同之西,此二国位置大约在今西藏阿里地区克什米尔附近。但他同时也意识到,如果这样理解的话,与道宣《释迦方志》所载的地理方位不合。小羊同国已邻近印度境,何为下文又折至吐蕃南界?或其时此路阻塞不通耶?如果我们结合唐碑发现位置重新来认识小羊同的位置,吉隆位于小杨同之西,那么小羊同的位置就在吉隆以东,正好与日本学者足立喜六所推定的小羊同大约位于今之后藏日喀则的意见相吻合。王玄策既然经过小羊同才到达吉隆,从路线上来看,应当沿藏南一线前行较为合理。如按佟伟先生的意见,主张王玄策走藏北、安多一线才南下昂仁,便不会经过小羊同。至于《释迦方志》所载的口旦仓法关,我认为就是指吉隆马拉山口。在藏文史书中,吉隆旧称答仓宗喀宗喀旦仓法关发音与之相近,也应系汉文文献中同一地名的不同译法,答仓宗喀以下路程,则是过马拉山口之后,从吉隆县城所在地宗喀南行进入吉隆藏布沟山谷,经十三飞梯、过十九栈道,经中尼边境之热索进入到尼泊尔的里程。

  所以,笔者认为,结合文献与考古资料两方面加以考虑,王玄策在蕃尼道的大体走向,很可能是沿雅鲁藏布江溯江而西的南线,而非藏北一线。过去也有学者总结推测王玄策可能走的是南线,但却将出山口的具体位置推定在聂拉木(固帝),由于《大唐天竺使出铭》的发现,至少证明他第三次走的是吉隆道,而不是聂拉木道。至于为何王玄策要取道吉隆而非聂拉木,具体的原因因历史资料的缺乏,我们无法作进一步推测。不过从清人记载的情况来看,吉隆与聂拉木两道在清代都仍然并行,并各有其优劣。《西藏图考》卷三引《西招图略》论后藏扎什伦布至聂拉木一线的路时称:由聂拉木南行,经噶宜卡等处至锡巴寺,为达廓尔噶阳布城(今加德满都)之小路,贸易人由此较济咙(即吉隆)为近。可见聂拉木道直至清代仍为民间一条通商小道。吉隆道虽路较之为远,但除开从宗喀以南入吉隆藏布河谷一线险峻之外,其余路段均较易行,尤其是可直接连接通往尼泊尔境内的大道。如《卫藏通志》卷三《山川》条记载:宗喀至吉隆计行程三日,……由吉隆过帕巴喇嘛寺,通廓尔噶阳布城大路

  所以笔者推测,唐代新开通的这条蕃尼道,大约主道还在吉隆一线,而非聂拉木。吐蕃松赞干布迎请尼泊尔尺尊公主进藏,以及后来吐蕃与尼泊尔之间的交往,大约主要采取的是吉隆道。这在藏文史书中有不少线索。因而王玄策采取这条道路,当在情理之中。最后,还得谈谈有关搭各架涌泉的问题。西藏是一个地热资源十分丰富的区域,大大小小的涌泉遍布高原,一般情况下,很难将史书记载的某处涌泉具体的地址加以确指。但是搭各架涌泉却是个例外。结合王玄策出使印度事迹加以综合分析,《法苑珠林》卷十二所引《王玄策行记》中所载的位于吐蕃国西南的涌泉,确实很可能即是位于今昂仁境内的搭各架间歇泉。搭各架涌泉是目前我国最大的一处高温间歇泉,地处昂仁县西部的热切乡,笔者曾亲临此处涌泉考察。它的海拔高度为5000米,其中最大的一处泉眼平面呈椭圆形,长径达1米,其间歇喷发频率为每分钟5859次,泉柱直径可达152米,冲高可达20米左右,喷射时发出声声怒吼,惊心动魄。与文献中所记平地涌出,激水遂高五六尺,甚热,煮肉即熟,气上冲天,像似雾气的景象十分相似。由于这处温泉规模很大,传说也很丰富,泉中时时见人骸骨涌出,垂毡布水,须臾即烂,所以被王玄策载入游记自属当然。如果笔者上述推测可以成立的话,王玄策自藏南沿雅鲁藏布江一线,先由东至西前往吉隆,再由吉隆入谷抵尼泊尔,也同样可以见到这处高原奇观,而不一定非要绕道藏北那曲、安多再南下吉隆。因为搭各架涌泉的位置离萨嘎(旧称萨塔)很近,由萨嘎至今还有道路向南通往吉隆,1990年笔者所在的考古调查队,就是采用这条道路向南通往吉隆的。那么,这里笔者也提出一种王玄策当年第三次奉使出行尼泊尔、印度假想路线供大家讨论:自吐蕃王国都城逻些(拉萨)出发,沿雅鲁藏布江溯江西上,抵吐蕃西南之小羊同境,再观赏吐蕃西南最大的一处涌泉搭各架间歇泉之后,由萨嘎南渡雅鲁藏布江,南行至口旦仓法关(吉隆马拉山口),再由此入谷,经十三飞梯,十九栈道(吉隆藏布河谷),由热索出境至尼泊尔,再去往北印度(参见示意图)。由于年代久远,高原古道已发生很大变化,笔者的上述推断,也只能是基于文献和考古资料的一种假想,是否正确,还望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