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首届观音信仰与南和历史文化研讨会上做大会发言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6-22)

中国佛学网河北讯 2011年6月12日,由河北省邢台市民族宗教局、中共南和县委、南和县人民…

李利安教授在首届观音信仰与南和历史文化研讨会上做大会发言

 

 

李利安教授在首届观音信仰与南和历史文化研讨会上做大会发言

 

 

 

中国佛学网河北讯 2011612日,由河北省邢台市民族宗教局、中共南和县委、南和县人民政府、南和县佛教协会主办,河北省佛教协会、邢台市佛教协会协办的“首届观音信仰与南和历史文化研讨会”在河北省南和县影剧院召开。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净慧长老,中共南和县委书记戎志学、南和县县长刘建峰、南和县人大主任杨月璋、南和县政协主席张志彬以及多位副县长和副书记等各级领导全程出席了本次会议。来自北京、西安、南京、杭州、成都、厦门等地的专家学者共20余人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根据大会大安排,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在学术研讨部分首先发言。发言录音整理全文如下:

尊敬的净慧大和尚,各位领导,各位学者,各位来宾,上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向各位汇报一下自己在观音信仰研究以及南和县观音文化方面的一些思考和观点。我想谈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关于南和县白雀庵观音信仰的来源,我认为这是中国观音信仰发展到一定时期后出现的一种民间观音信仰形态。观音信仰起源于南印度海边,最早的功能是救海难,后来功能进一步拓展,从海上发展到大陆,成为救度众生各种苦难之事的菩萨,这属于观音信仰的最初形态,后来观音的救世功能进一步扩大,不但救助众生的事,还救众生的心,也就是还给众生智慧,使众生获得精神的超越和升华。这属于智慧解脱型的观音信仰。再后来,观音不但解救众生的现世之苦,还能解决众生的来世问题,从而出现了净土接引的信仰,也就是接引念佛人临终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7世纪以后,密教出现,人们惊奇地发现,在观音法门的修持方面,突然间出现了很多崭新的方法,即通过手印、咒语以及以观音形象为主的各种特殊观想,实现观音信仰中的一些修持,形成一种新的观音信仰形态,我将这种观音信仰形态叫做密仪持咒型。另外,后世的观音信仰者又将观音当作指点迷津的神仙,出现了观音阄、观音签、观音课等不同形式的观音预测吉凶方式,这可以称之为解迷释惑型观音信仰形态。还有一种信仰形态就是建立在因果论基础上的行善积福,就是相信只要做善事就一定有好报,善事做的越多,就像积攒钱财一样,在自己的福德银行里积攒的就越多,未来自己需要时就可以拿出来用,而且还可以借给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母以及其他所有的人。这种行善积福型的观音信仰在中国民间影响极大。以上六种观音信仰形态在个体的宗教实践中是不能截然分开的,而是圆融会通的。

随着观音信仰在中国的不断普及尤其是在民众精神世界的影响日益深刻,观音信仰从内容到形式的各个方面也在发生着重大的改变,其中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观音从男身变为女身。与这种变化相互激荡,在中国出现了妙善公主的故事。这个故事最早起源于我们陕西西安的终南山。唐朝初年的时候,著名的道宣律师在终南山净业寺这个地方修行,道行很深,能感得天人来供养你饭食,并经常与天人一起讨论一些佛法方面的事情,其中道宣就问到观音菩萨的相关问题。天人给道宣讲述了观音菩萨在中土显化为女身,以皇家公主的身份出家修道,最后证道成为菩萨的事迹。道宣的弟子义常后来将这个故事带到河南汝州香山寺,香山寺住持怀昼后来请地方官蒋颍叔把这个故事加工润色,撰成文字,并请当朝宰相蔡京书写,刻成碑石,第二年随着蒋的官迁杭州,妙善公主的故事也迅速流传于江南地区。此后,一些著名文人相继认可宣传,尤其是元代赵孟頫的夫人管道升写成一个完整的传记,妙善公主修道成观音的故事遂最终定型,并在民间广泛流传起来。随着妙善故事的盛行,中国民间相继出现了多个妙善故事的版本,并将这些故事落实到不同的空间,从而出现了多处妙善故事发生地,目前主要有五处,即: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这五个地方都有不同形式的资料显示,其地就是妙善公主故事的发生地,其故事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大同而小异,共同形成以妙善公主为原型的中国民间观音文化的基本体系。而这种观音信仰也成为中国全部观音信仰体系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中国的观音信仰经过上千年的历史发展与文化积淀,形成三大体系,其一是中国正统的汉传佛教的观音信仰,二是中国藏传佛教的观音信仰,三是中国汉族地区民间的观音信仰。白雀庵的观音信仰就属于第三种类型的观音信仰。

第二,关于白雀庵观音信仰的特征。白雀庵作为妙善公主故事的发生地之一,这里的观音信仰就是以妙善公主为原型而逐渐发展起来并与正统佛教的观音信仰融会在一起的具有强烈民间性的观音信仰。这种观音信仰具有明显的个性特征,我将其总结为六种“力”:其一是由观音神圣品格而来的感召力。观音是具有超人间力量的崇拜对象,具有无边的神通,佛经中说其具有威神之力和无作妙力,可为众生的依靠,所以观音一直是人们心中的神,具有巨大的感召力。其二是由观音慈悲品格而来的亲和力。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心肠柔软,有求必应,被称为众生的母亲和父亲,具有无比的亲和力。其三是由观音智慧品格而来的生命提升力。观音的智慧就像《心经》中所说的,可以照见五蕴皆空,可以使众生心无挂碍,无忧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从而提升人的生命品质,实现心地的清净与生命的升华。其四是由群众性而来的驱动力。观音信仰在中国极其普及,民众基础极为深厚,就像净慧长老今天所说的,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观音信仰在中国社会中就具有这种特点,这种广泛的民众参与性和热烈的呼应性,使观音信仰具有了用之不竭的驱动力,保证了观音信仰的渊源不竭和传承不断。其五是由观音文化呈现方式的艺术化而来的感染力。中国历史上大量的观音造像通过雕刻、绘画、塑像等方式展现在人面眼前,而以观音为题材的戏曲、建筑、音乐等更是深入人心,而观音文学作品更是铺天盖地,这些文学和艺术作品生动活泼,浪漫深邃,具有强大的感染力,成为观音信仰不断普及并塑造人的精神世界的重要力量。其六是生活性而来的渗透力。观音信仰在中国民间并不是一种局限在庙墙之内、经本之中、僧尼之间的文化,而是一种深入人心、体现在日常生活之中的精神情趣与美好理想,所以观音信仰是一种具有渗透力的佛教文化。

第三,关于白雀庵观音文化的优势,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白雀庵的观音信仰历史悠久,目前当地学者认为起源于南北朝,即使从宋代算起,也可以说是历史历久了;第二以妙善公主为原型的观音信仰在民间十分普及,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第三,当代佛教界的认可、支持和主持,这是对这种民间性极强的观音信仰的肯定,尤其是是像净慧长老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师级人物的认可,更成为南和观音文化的巨大资源;第四,南和雄踞天下之中,位处中原以北,交通便捷,四通八达;第五,南和具有浓厚的人文氛围;第六,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当地领导的高度重视,今天的会议来了这么多人士,这本身就是一个社会认同的体现。

第四,关于白雀庵观音文化资源开发,我认为应该坚持以下几点原则:其一是点面结合,所谓点也就是白雀庵,而面则是周边的其他人文景观尤其是佛教的遗迹,远一点还可以延伸到省外的地方,尤其是与观音文化相关的地方;其二是古今结合,就是将白雀庵的历史以及观音文化的历史内涵要与当今的社会与文化发展趋势相结合;其三是形神结合,所谓的形就是观音的造像以及相关的建筑与设施等,而神就是观音文化的内涵与精神,特别像刚才净慧老和尚所说的,要注重观音的精神,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这种慈悲的情怀是值得我们推广的。净慧法师还讲到,不要只是向观音求,而应该效法观音救世利人的精神,这些都属于观音文化中的神;其四是天人合一,就是人文与自然相得益彰,体现在南和县的观音文化资源保护利用,那就是要尽量突破在自然环境方面的不足,设法和附近的苍岩山联系在一起,实现自然与人文的相互支撑;其五是圣凡合一,就是既要理解和保护观音信仰的神圣性,也要注重在现实生活中的转化;其六是雅俗共赏,即将观音文化中的高雅性内涵和通俗性内涵结合在一起,尤其是要注意提升民间观音信仰的品味,注重其高雅性文化因素的保护和扩展。

第五,最后,我还想就南和县白雀庵观音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提几个不成熟的建议,供你们参考。第一,应该尽快制定符合佛教文化特性的总体规划,打造中国民间慈悲女神北方成道圣地的品牌。刚才净慧老和尚提出的定位很好,也很稳妥,我的这个定位可能更加具体一点,也是想更加具有个性从而更加具有吸引力,但是否合适,还需要大家讨论。与此相应,甘肃西河县、四川射洪县、河南宝丰县、陕西铜川耀州区则可分别视作中国民间慈悲女神的西方、南方、东方和中方成道圣地。第二,希望妙善公主故事发生地的五个地方能进行联谊,相互沟通,联合起来,不要相互争夺,大家共同分享这种文化资源。第三,加强和正统佛教观音道场的互动,尤其是和普陀山以及三亚南山寺等著名观音道场的互动。我认为,普陀山属于中国化的印度观音道场,因为它来自《华严经》的记载,其实最早在南印度的海边,而妙善公主故事发生地的道场,则属于具有印度文化渊源的中国观音道场。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观音道场是完全可以互动的。第四,建议在一年几次的庙会期间举办民间观音文化节。第五,建议重新规划建设白雀庵,扩大规模,并上档次。第六,建议塑造一尊比较大型的妙善公主像,具有民间化和生活化的气息,给人一亲和、慈祥、智慧的感召,并传递观音就在民间、人人可做观音的文化理念。

我的发言已经超时,对不起。以上所讲如有不妥,还望大家不吝赐教。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