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不说僧过”戒应修改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7-05)

编者按:2011年6月23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成功举行,各位的发言正在根据录…

编者按:2011年6月23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成功举行,各位的发言正在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西北大学文学院宗教学专业硕士生陈涛在本次座谈会上谈了信仰缺失与宗教教育问题,其发言如下:

 

首先感谢李老师能够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让我们来学习和了解当下的佛教热点问题,也非常荣幸能够聆听各位老师和专家的发言,下面我也分享一下我所关注的问题:

关于西安佛教名胜的保护问题。西安佛教名胜古迹众多,祖庭也多,而众所周知的是,陕西并不是一个富裕的省份,有心但无力供养这些佛教古迹,这就形成了一个“穷省大佛教”的尴尬局面。刚才我问宽昌法师华严寺的受灾情况和重建工作,他讲到华严寺又遭受了塬体滑坡,而重建工作也只能靠自己来解决。祖庭华严寺都如此,何况其它。前一段时间我去蓝田的水陆庵游访,发现其交通极不便利,各项基础建设都没有跟上,如此好的佛教圣地竟然没有相配套的基础设施,实乃遗憾。因此说,陕西这些佛教名胜古迹的保护工作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仍是一个重大问题。

    我要谈的第二个问题是信仰的正确性问题。人常言“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我觉得对待佛教也应如此,应当抱有适当的怀疑精神,有很多人一听到“怀疑”等字眼就觉得有违信仰,其实不然,佛教并不提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信,而提倡正思维、正信。信是建立在破疑的基础上的,没有破疑的信仰不能称为正信。而且,有了疑问才能去学习去思考去进步,有疑才有悟,可谓“不疑不悟,小疑小悟,大疑大悟”。

    最后,我要谈一下“不说僧过”这个戒条的合理性问题,这个戒条的初衷应该是维护僧团在民众心目中的神圣地位,但时至今日,有很多僧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堪入目不堪耳闻,而每当有向善之人或正义之士理论僧过之时,“不说僧过”便成了那些做恶僧人们的挡箭牌。而又有相当一部分人被“说僧过为犯重罪”的规定而吓得对僧过噤若寒蝉,不敢指摘恶僧恶行。无人说僧过,长此以往,必不利于佛教的发展,佛教从内部开始败坏也是必然。所以我认为“不说僧过”这个戒条在当今已经不合时宜。既然是维护僧团的神圣地位,那么僧过可否向僧说?可否在佛教内部消化处理?不知是否可以将“不说僧过”适当改为“不向俗人说僧过”?虽说“大修行人不见众生过”,但是佛教终究是救度凡夫俗子的,凡夫俗子眼中之过是不可搪塞的,佛教界中人的恶行也需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解决方法。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