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如何认识宋代禅宗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7-05)

编者按:2011年6月23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成功举行,各位的发言正在根据…

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如何认识宋代禅宗

 

编者按:2011年6月23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佛教热点问题学术座谈会成功举行,各位的发言正在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美国爱荷华大学在本次座谈会上谈了宋代禅宗研究方面的问题,其发言如下:

 

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见面。我的中文不太好,我只好用英文表达我的论文。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尽可能得用简短的话来阐释我的意思。今天,我想表达的一个主要观点是,我们可以采用多种方法来研究佛教,而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说是“绝对正确的”。事实上,每种研究方法对我们理解佛教都有其独特的作用,因此,我们应该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对待所有的方法。从我本人的研究来看,我对佛教历史和思想的发展演变——基于当时世俗社会的政治和经济条件进行探讨分析,特别感兴趣。

 下面,我将对我最近出的一本书——《禅如何成为禅:关于中国宋代禅宗的形成与开悟的争论》(火奴鲁鲁,夏威夷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二次印刷)中的论点做一些总结,作为这种研究方法的例子介绍给大家。

 虽然,直到现在,学者们依旧把宋代的中国佛教斥责为走下坡路,但是宋代佛教有两个大发展也是公认的。一个是,禅宗成为宋代寺院佛教的主流,另一个是南宋初期临济宗与曹洞宗的宗派之争,即“看话禅”与“默照禅”的对决。然而,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真正弄明白为何禅宗在宋代兴盛起来以及为何在12世纪中国禅宗出现了宗派分裂。

 首先,我认为,我们必须明白,整个宋代,朝廷的政策在影响禅宗发展的过程中起了关键性作用。或许,最重要的是,北宋朝廷(9601127)积极推动一种新型寺院的出现,即“十方丛林”。“十方丛林”有一位住持领导,这位住持应该是从众多优秀的僧人中被挑选出来的。由于禅宗与这种新型的、颇具声望的寺院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因此,禅宗一派的信徒拥有管理多数“十方丛林”的权利。所以,国家对“十方丛林”的推动也就间接地导致了禅宗的大发展。

 讨论宋代朝廷对寺院佛教和禅宗发展的决定性影响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知识精英或者说士大夫在宋代禅宗的成功发展和禅宗思想的形成以及宗派意识的出现中的重要性。士大夫的支持对禅宗谱系和禅师的命运非常关键,因为他们具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而且他们能够影响著名的“十方丛林”中住持的任命。

 当然,禅宗谱系的建立有赖于从师父到徒弟对法的传承上。在许多方面,禅宗的谱系类似于世俗的家谱。在古代中国,对所有家庭来说,传宗接代是头等大事。现在,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在“十方丛林”中,禅师只有成为住持才能给他的弟子传法。这就意味着,在“十方丛林”中,一个禅师为了延续他的谱系——这是他对其祖师的责任,必须获得住持的地位。因此,禅师与士大夫有更多的交往就不足为奇了。禅宗文学基本上直接就是知识精英的作品,在绝大部分士大夫看来,佛教并非一种外来的、危险的宗教,相反,佛教教义与他们这一阶层的世界观相一致。

由于得到了国家和许多知识精英的支持,禅宗在北宋迅速繁荣、发展起来。但是,到北宋末年的时候,禅宗开始受到来自佛教其它开始复兴的宗派的激烈竞争,这些宗派在禅宗的基础上成功地完成了它们自己组织的仿造。另外,在北宋末年和南宋初年,寺院佛教从整体上来看经受了来自国家政策的一些压力,此时的国家政策相比以前更缺少同情的成分,这为禅宗内部出现一些新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这里我还想谈谈宋代的“看话禅”与“默照禅”问题。在北宋末年南宋初年,曹洞宗——传统的禅宗“五家”中的一家,有了一个明显的复兴。在几近灭绝的时候,它的谱系又接续下来,并且在几十年间,曹洞宗成为中国宋代精英寺院佛教中最强大的团体之一,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云门宗,得以与临济宗相媲美。曹洞宗发展出一种独特的修习方式,即强调一切有情众生内在佛性清净和顿悟的一种修行和开悟方法。在宏智正觉(10911157)的一首很有名的诗出现之后,这种方法经常被称作“默照禅”。宏智正觉是新兴的曹洞宗的第三代传人,也是“默照禅”最有影响力的支持者。显然,曹洞宗的成功被临济宗视为威胁,当时,临济宗是精英寺院佛教中的主导势力。临济宗采取了多种方式攻击曹洞宗,其中,最厉害的是指责它为寂静主义的、不能引导人们开悟的“默照邪禅”。著名的临济宗禅师大慧宗杲(10891163)试图以“看话禅”来对抗“默照禅”,“看话禅”是一种旨在快速开悟的禅定方式。这导致了禅宗中临济和曹洞的宗派分裂,虽然在中国这种宗派分裂的现象最终消失,然而后来在日本曹洞宗和临济宗之间的争论又出现了。

 禅宗内部的分派只有放到当时的朝廷政策、经济现实和与知识精英的关系这种大背景下才能被完全理解。新兴的曹洞宗发展到顶峰的时候正好是禅宗作为一个整体开始在多方面感觉到压力的时候,因而会更加依赖士大夫阶层。这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新创的曹洞宗并不被其它禅宗派别看作一股受欢迎的力量,为什么新兴的曹洞宗很早就明白必须将它和占主导地位的临济宗区分开来——通过转向一种更为强调宗派的模式并发展出一种可以吸引士大夫的独特教导。从某种程度上讲,势力强大的士大夫们对禅宗表现出来的热情是有限的。非常有名的几位士大夫通常是与不同禅宗派别的几位不同禅师都有交往。对大部分士大夫来说,他们好像并不清楚不同的禅宗派别之间的差异,而让他们明白这种差异的工作是十二世纪禅师的任务。

 得注意的是,临济宗对曹洞宗的攻击主要指向的是士大夫而不是僧人。这和其它证据说明,曹洞宗的“默照禅”在赢得士大夫阶层的支持方面是成功的。因此,不管是“默照禅”还是“看话禅”都可以被看作,在士大夫的支持日益重要的时候,创造出了吸引这一阶层的策略性方法。

 当然,我们这样说并不是想否定或贬斥“看话禅”和“默照禅”的支持者们的诚意和这两种禅法宗教意义上的重要性。我想说明的是,如果我们只把目光放在教义的争论上的话,就无法完全把握宋代佛教禅宗的发展。(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王鹤琴翻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