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继承百年佛学研究成果 积极构建中国宗教学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21)

王宝坤先生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继承百年佛学研究成果 积极构建中国宗教学



王宝坤先生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20111010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宝坤先生以 “继承百年佛学研究成果 积极构建中国宗教学——从太虚、欧阳竟无、印顺三位大师的佛学研究说起”为题发表演讲,其发言如下: 

    今天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举办百年佛学研究座谈会,这是一个很好的缘起,这本身就包含了对百年中国佛学研究一个整体的判断。因为现代意义上的佛学研究,大体上是从辛亥革命时期开始的,这显示出会议组织者的敏锐的学术眼光。

    我选的题目太大了,又没有作充分的准备,只能谈三点体会:

    一、认识佛教、佛学,廓清学术藩篱。

    百年来的中国佛教学术研究,不能不涉及三位大师,即太虚、欧阳竟无和印顺,因为这三位大师对中国百年佛学的研究影响太大了,也许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走出他们所提出的研究视阈,也许他们所提出的一系列话题、或者说研究课题,至今还未得到圆满地解决。所以,我想从最基本的问题出发,说一下自己的认识。

    1、认识佛学的包容性或者说兼容性

    太虚大师在很多篇讲演和论文中对西方哲学、宗教和科学技术都进行了研究,对中国古代诸子百家、儒、释、道、易、医、武等都有精深的阐释,打破了许多学术研究上的藩篱,溶烁古今,贯通东西,突破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分野,以博大圆融的胸怀和视野,成就了学术通家。象计算机的程序,最新最高级的程序可以兼容以前的所有程序的功能,但以前的程序的无法兼容、或具有后来这些程序的功能。佛学相对于世间其他一切学说、思想、哲学、宗教和科学技术等就是这样的最新最高级、最全面的一门学问。太虚大师以渊博的知识、深湛的思辨论证了佛学的这种包容性或者兼容性,使现代意义上的佛学研究一开始就走上了学术研究的最高端,起点高,视野宽,观念正,而且还要融通汉传佛教、南传佛教、藏传佛教三大传播分支,对世界各地佛教都采取了一种接纳包容的姿态,并提出了世界佛教的概念。

    太虚大师的佛学研究,无疑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我们今天不能满足于某一学科、某一领域的圈地式的研究方式,不能像农村那样分片包干、各自为战,落草为寇,占山为王,而应以博大的胸怀,打破一切学术藩篱、条条框框,成就当今时代的学术通家。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现在很多理论问题、实践问题并非用一种学科、或少数学科能够解决的,必须站在多学科、多角度的立场之上,多维考察,多方面配合解决。所以,学术通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

    2、认识佛教是什么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在东西方文化激烈的碰撞与交锋中,欧阳竟无先生以大无畏的学术气概,提出佛法非宗教非哲学(而为今时所必须)的著名论断,从而引发了近一个世纪的讨论,至今,还有很多学者对这一命题在继续推演。有学者甚至强调,佛法非宗教信仰,也非纯宗教哲学,它是符合现代科学与医学的探究内容,拥有卓越与深刻的见解,等等。

    这个论断是一个否定式的命题,那么,肯定地命题又是什么呢?延安时期,毛主席曾说,佛教是文化。这是一个正面的肯定式回答,但需要深入研究。当今藏传佛教中有几位大学者如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仁波切等,也在大量地解释汉传佛教经论,对东西方哲学、现代科学技术以及信息化、全球化的世界等都有佛教方面的研究。慈诚罗珠说,佛教是佛学,是一门从凡夫到成佛的学问。

     所以,佛教是什么的命题,仍然需要研究,但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都知道,佛教在一个时期,被人们视为和封建迷信一样的东西,而且,现在,在很多人们心目中还有这样的观念。这当然是一种悲剧。但也说明,佛学还有很多课题需要研究。

    3、认识佛教的缘起宇宙观

    世间很多学说、思想、宗教、哲学等都有自己的宇宙观、世界观和人生观,佛学也不例外。但是,印顺大师说,佛教的宇宙观就是佛教没有宇宙观。这就是佛教超越于世间其他学问的高明之处。从佛教般若学说来讲,法无定法,这才是佛学的真谛。正如《金刚经》上所说,佛无法可说。这就是缘起性空的宇宙观。因为所谓的宇宙、世界、人生,都是因人而异,因不同的人业力不同,发心不同,便感应到不同的宇宙、世界和人生的命运,这是业感缘起,这就是佛教的宇宙观、世界观。从这里可以看出,佛教对人生、宇宙真理的深刻揭示。佛教这样揭示宇宙观,给众生指明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宇宙观、世界观、人生观都是动态的,不定的,完全在于每一位众生内心的念头。自己发什么样的心念,就会感应什么样的命运,要想改变命运,就学会按佛所说的净业三福(第一条: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第二条: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第三福:发菩提心,读诵大乘,深信因果,劝进行者。)所以,佛学研究,就是对世界人心的改良。这就说明,佛教不是迷信,也不是对神灵的信仰,而是破除迷信,劝人向善,构建和谐世界。佛教的缘起论宇宙观,指明了佛学研究的方向和使命。

   二、以佛学研究为依托,构建中国宗教学

     西方宗教学基本上是基督教的哲学理解,或者说,是从哲学角度来理解基督教。那么,发源于东方的儒教、道教、佛教很难用西方宗教学学科的那些范式来研究,这类似于削足适履。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自己的多种宗教信仰,后来形成儒、释、道三教鼎立的格局,至少有两千年左右的时间。宗教场所遍布全国,占尽名山大川。各宗教信徒都有自己的宗教活动和宗教生活。当然,前面说过,佛教在很多时候,确实宗教味很淡,特别是禅宗,因为禅宗是中国佛教宗派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宗派之一,很多禅宗行人在外表上很难看出他的信仰和修为,

    有很多学者从西方宗教学理论出发,认为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或者认为佛教是多神论,是迷信,没有西方宗教那样一神教优越;甚至有的人认为,儒教、道教,特别是佛教,有太多的清规戒律,没有西方宗教那样自由,等等。这些说法、看法都是因为对佛教没有深入研究,不了解佛教的所有戒律目的在于使众生走向解脱,这些戒律是众生走向解脱的保证。从僧传、居士传来看,僧人和居士因为严格持守戒律,祛除了内心的贪、嗔、痴等一切秽念,而获得了清净心,生起了慈悲心,生起了救度众生出离苦海的大慈大悲心和高度的般若智慧。中国人的信仰与西方的理解上有很大差异。所以,以佛教的研究为依托,来积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学学科,势在必行。

    三、中国宗教学的建构支点

    基于以上所说的情况,我想,应当以佛教基本教义、思想为基础,以古来大德论著为指导,如龙树所著、鸠摩罗什所译之《大智度论》、北宋初年永明延寿大师所著之《宗镜录》、还有现代如太虚大师所著《真现实论》、印顺、欧阳竟无等所著之著作,还有中国现当代很多佛教学者如任继愈等学者的研究成果为基本构架,来创构中国宗教学。

    宗教学的构建,要站在当今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之下,要看到当今时代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的很多负面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有些地方已造成剧烈的冲突并有愈演愈烈之势,空前而巨大的伤亡并没有唤醒现代的人类;列宁所讲的帝国主义的本质就是战争,似乎成了这个世界符咒,民族间的仇恨、遍布全球的恐怖主义、渗入人心的金钱至上观念、赤裸裸的能源掠夺、道德观念的滑坡、道德底线的崩溃、巨大的生态灾难,还有从西方传遍全球的竭泽而渔式的超前消费观念所造成的空前资源浪费等等,都是宗教学人所应关注的问题。西方学者亨廷顿提出文明的冲突,制造的声音充满了刺耳的冲突,而东方的儒、释、道一直都在强调和谐和而不同天下大同等,真正体现出一种终极关怀的胸怀。

    儒家强调为作人之本,道家强调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的生存处世理念,佛教强调的净业三福等做人原则,都有内在一脉相承的深刻现实意义。这也许就是解决现代社会种种危机的良药。而中国宗教学的构建,正应当基于三教融通的思想基础,来构建现代社会的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的内心世界与外在生活方式的和谐关系,而且,还要了深刻理解古人神人以和的微妙意义。

    人与神的关系涉及到有神论和无神论的话题,这是宗教学要面对的课题,但是,对这一问题不要贴标签式地简单解答,不能非此即彼或厚此薄彼,有神无神,因信仰不同、因宗教不同而有不同的解释,不必强求一样。

     总之,我们面对百年来的佛教研究成果,应当感恩那些前辈们卓越的锐意探索和杰出的智慧贡献,继承这些研究成果,构建中国的宗教学,就是我们佛学研究学者今天的重要使命之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