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张弘教授谈辛亥革命与佛教变革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21)

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张弘教授 编者按:由…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张弘教授谈辛亥革命与佛教变革


                   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张弘教授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20111010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张弘教授的发言内容如下:

   

    昨天收到利安老师学生的短信通知,才想起早先李老师的会议邀请。我觉得座谈会就是大家做到一起聊一聊,所以没有做更多的思考。辛亥革命这个事情,今年闹得蛮凶的,媒体也大力宣传,政界也很重视但是我本人是个学者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我自己还是认为我是个学者,独立思考是学者的基本品德我对这个辛亥革命,这次的百年纪念活动没有过多的关注,我也顾不上,我不太跟风但是,辛亥革命作为一个百年历史事件来说,搞一个纪念活动也是值得的,也是应该的,它确实是百年前的重大历史事件。至于怎样定位怎样评价也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应该是一个标准我偶尔听到了一些报道和学术会议的评价,我总觉得拔得太高。对于一个历史事件,如果是作为学术研究的话,我们应当客观总结它的经验和教训,正确指出它的对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影响,也要看到它的不足如果是仅仅一味的唱颂歌的话,我认为辛亥革命必经是个历史事件,我们应当从理性的角度去认识,它确实是个伟大的事件,确实改变了一个社会的政治结构,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刚才利安教授说中国历史上的两次大的转型。对于大的转型,我认为主要有两个:一次由奴隶社会转到封建社会,但是,这次转变的时间段在什么地方?中国的学者倾向于把这次时间定到春秋战国时期。但是还有些学者认为真正的由奴隶社会转到封建社会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两个时间的认识在根本上是不同的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是一种社会形态的转型,而辛亥革命也完成的是一种社会形态的转型,特别是一种政治体制的转型。现在不太讲奴隶社会,因为所谓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是属于马克思主义所提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阶段,现在很多人对马克思这个理论不是很欣赏,所以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从这个方面来思考我认为这个社会发展理论还是有道理的。不过,马克思原著说的是亚细亚社会,我们中国把它翻译为奴隶社会,不管这个理论最后怎么定型,但是我认为社会转型是彻底的到了辛亥革命时期,社会制度是一个彻底的转型,推翻了一个帝权统治,真正使人从帝权的统治下解脱出来也就是说在辛亥革命之前,国家的一切财富都是皇帝的,人力财都是皇帝拥有的,皇帝是至高无上的辛亥革命之后,就改变的这种状况,辛亥革命后所建立起来的,包括孙中山当大总统他也要受到议会的制约,这就开始了民主议会的转型我觉得就这一点而言就是对中国革命的重大贡献。

 同时就佛教而言,中国的佛教在辛亥革命以前就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腐败的一塌糊涂。特别是从晚明开始,寺院敛财寺院藏污纳垢,我们只要看看明清时期的笔记小说,就可以深刻的感受到明清时期的佛教腐败到何种程度,所以在辛亥革命时期,中国的社会要变革,佛教寺院更加需要变革,当时以太虚法师、敬安法师、圆瑛法师为领袖的学僧率先宣传改革佛教,这是和辛亥革命同步的我看到一个资料说,当年太虚法师在宁波闭关的时候,孙中山专门上山去看太虚法师,但是由于太虚法师在闭关,两个人隔着窗户聊天太虚法师把在闭关期间写的诗通过窗户送出来,孙中山看过之后还提了几个字这就说明,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党人和佛教徒之间是有着共同的目标的,当然佛教的目标主要是革自己内部的藏污纳垢。包括杨文会居士,他们建立的金陵刻经院,大量的刻译经书。而在明清时期,佛教在经学方面,已经没有什么进展了。我们看到这些所谓的高僧,明代的四大高僧,在佛教的学理上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反倒儒家思想还颇有新意。在刻经、译经、讲经这三个方面明代佛教没有什么大的进展。明代的《洪武藏》是一个巨大成就但这个是官方的,整个佛教内部对佛教的研究对佛教的创新到没有什么。所以,辛亥革命的改革是必要,成功的,正是有了辛亥革命的成功,中国的佛教才又走入了新的开端。当时,佛教发展,佛教变革的呼声越来越强,很快成立了中国佛教会。太虚法师很年轻就当了中国佛教会的会长,而且太虚法师后来成了民国政府的座上宾,成为整个民国时期的著名学僧。以及后来的苏曼殊,文人僧人等等,也是在辛亥革命的过程中帮助过孙中山。就是说佛教这支队伍,一方面帮助社会完成变革,另一方面他们自身也在强调自省。例如太虚法师所强调的“寺产共有”,这就有点像藏传佛教中的白教红教。寺产就是家庙,这对中国佛教发展的制约是相当大的,特别是僧人不学习,不念经,不打坐,不为社会服务,只知道自己寺院的经济,寺院经济是独立的,不向国家交税,只知道受布施,这在辛亥革命前对佛教发展的制约是极大的。辛亥革命从传统的政和教两方面对佛教的影响是极大的,彻底的,让中国社会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也让佛教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看到,在辛亥革命结束以后,民国时期的佛教高僧大批的涌现,那一批僧人很有学问。反而,我们今天的僧人中缺少这样的高僧大德。今天,有多少僧人能和太虚相比,在修行方面有多少能和敬安相比,从止观定慧等各个方面看都缺少这样的学僧。所以有的时候我就想,从辛亥革命到民国,是对专制下了很大的功夫变革,提出了民主自由,但是,这样的民主自由,甚至包括佛教内部的民主自由后来继承的怎样,恐怕是与辛亥革命当初提出的有所不同,所以,对于辛亥革命中的伦理思想是值得弘扬的,但是对于有一些做法还是值得回顾的。

 我有时候在想,在欧洲了历史上很少有革命,日本也很少有。欧洲多的是改良,而我们中国的革命很多,一代又一代的帝王被推翻,任何人都可以取而代之。每一代革命的基础都是民众,但是到了后期,他的政治理想啊,纲领啊就被移花接木了,都被一些大军阀大地主、大官僚所取代,所以,我有时候就在想,这是中国历史上多少次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历史教训,我们在一百年后总结这样的事情,应该看到它的成功的进步的,同时也要看到不足。

 辛亥革命的大部分参加者组织者,不能说是完全信仰佛教的,但是对佛教很是亲近的。在戊戌变法的时候,佛教就为早期的民主改良带来了丰富的思想,到了辛亥革命的时候又从佛教中吸收了大量的思想,这是值得我们从佛教角度去研究的,特别法相宗在沉寂了几百年之后,到了近代被改良者所发现。法相宗在唐代就活跃了半个世纪,然后就慢慢沉寂了,但是到了近代忽然恢复了。崇尚这个宗派的这些人都有革命思想,他们从唯识法相宗那里得到了民主的、自由的、平等的理论依据,从这个角度也可以很好的研究。

 我今天没有准备充分,没想到我是第一个发言,谈论很严肃的问题,错误之处比较多,请大家批评。我们谈论佛教,佛教本身就是一个批评的宗教,我乐意大家来批评我。谢谢大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