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吕建福教授谈佛教如何定位与转型问题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21)

陕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中心主任——吕建福教授 编者…

 

         

               陕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中心主任——吕建福教授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20111010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陕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吕建福教授主持第一场座谈,吕教授说到:

    让我来主持,首先我对李利安教授的这个安排表示感谢,但是也很突然,我尽力主持好。咱们座谈会比较自由,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可以随时发言,这次座谈会是百年佛教座谈会,我们就围绕百年佛教来谈,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发言题目,总体上就围绕这个议题来讨论。百年佛教这个话题在二十世纪之末,两千年左右的时候大家对这个问题也进行过讨论,是关于恢复中国佛教的发展,中国佛教研究的回顾两个方面。今天我们的讨论是关于佛教发展的回顾,而不是佛教研究的讨论。虽然,有的同学的题目是关于佛教研究的讨论,但是主要还是佛教的发展。刚才,李利安教授开场白中已经说了,一百年以来,佛教经历了一个大的变革,它的变革完全可以和春秋战国时期相媲美。对于社会发生大的变革的时期,学术界有不同的说法,但是这两次是公认的。对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有的人同意,有人不同意,有些人还认为,北宋时期也是一次大的变革。对于春秋战国和五四时期大家是一只认可的。对佛教来说也是一样,刚才李利安老师也说到了,佛教传入中国,鸠摩罗什时期,还有隋唐时期佛教宗派的出现也是一个大的变革时期,近代以来,佛教发生的重大变革都与社会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所以,大家话题中反思的东西会比较多。一起批判性的东西比较多,近代以来,佛教复兴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的,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在来反思再来谈论,会有很多值得总结的东西。随着时间的发展关于辛亥革命的问题也在研究,儒家走在了前面,佛教相对沉寂了一些,但是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也有,所以今天举办这个学术座谈会议,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 

 

   吕建福教授在随后的第二场座谈中发表演讲,其发言内容如下:

 

    我现在要谈的都是些自己的感性认识,上半场很多学者都谈到了百年佛教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是关于佛教怎样定位,特别是在现在的背景之下,佛教怎样从新定位,怎样转型?在现在的主流文化下,佛教应当怎样去定位,一起我们对儒释道定义过,儒家治生,道家治身,佛教治心,那么在现在的背景下我们应当怎样定义?另外一个,百年佛教应该反思一下,道家儒家的反思较多,我们回过头去看,整个中国文化都在反思,对于传统文化现在批判过头,但是对西方文化的反思较少。但是,现在看起来出现了很多问题,道德伦理意识的危机,生态危机,尤其是现在的政治危机,这些都是西方文化的后果。我们佛教也应该去反思,佛教应该怎么做?佛教在清末好像奄奄一息,辛亥革命给予佛教强心剂的作用,佛教思想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对自身的反思也有。比如说,唯识宗的复兴,这不仅仅是中国自身挖掘思想文化,也是在西方的冲击下产生的。很多儒家的思想家比如说黄宗羲等等著名学者,佛教思想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理论,近代佛教的价值的到了很到大的肯定。当然,佛教自身也作出了反思,近代如来藏的思想,与禅宗的争论也是一种反思。

    由于历史本身发生断裂,佛教也发生了变化,产生了大陆佛教和台湾佛教,台湾佛教延续了这一脉络。我自己认为它基本上完成了历史转型的任务,我们大陆我认为还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大陆佛教的复兴主要是依靠台湾佛教,大量的理论从台湾传入,我认为其中比较成熟的有两个,一个是人间佛教的理论,一个是中国化佛教理论。人间佛教的理论当然比较好,但是缺少反思,什么是人间佛教,人间佛教的核心是什么。人间佛教的出现主要是由于对佛教不关注现实的批判而产生的。现代的佛教转型主要是受到西方的影响,是和西方思想结合的结果。佛教思想的核心在于它的出世间性,大家都去做社会福利,国家如何去做?佛教的重点教训就是不能过多的关注与社会政治,我们的任务主要是解决人们的思想心理问题。辛亥革命解决了政治生活问题,没有解决思想问题,大量的西方思想引入,我看现在这个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共产党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对,完全是西方的价值体系肯定是不行。

    人间佛教是要坚持这个东西,唯识派对中国传统佛教进行过批判,也是对佛教的反思,有些东西要从理论上坚持,完全强调中国化也是不行,不论是南传佛教和唯识宗都要吸收,形成一种合力,完成中国佛教的转型。台湾佛教从体制上进行了转型,但是他的思想上没有转变过来。台湾现在需要大量的思想家,来解决全部的中国的问题。中国佛教现在体制转型还没有完成,佛教协会的作用还没有全部的体现出来。中国主体文化的建设需要这些东西,包括现在的新儒家建设,这是对佛教的很大制约。佛教是世界宗教,是超地域超民族的,关注的是大家的共同的利益。人间佛教最重要的救心,不是发展经济。

    佛教中国化问题,这个是现在讨论比较多的。我认为关于的这个的讨论是不能否定的,还是需要进一步讨论。中国化后,佛教的自身特点取消了,三教合一了,佛教中国化后还是要强调自身的特点,强调国际的特点更加重要。中国佛教应该把各方面的力量都集合起来,首先要继承然后才能发展。所以,我们现在有必要反思这两个话题。

    以上就是我提出的问题,请大家反思。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