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谢志斌谈文革法难的反思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22)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20111010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宗教学硕士谢志斌以“文革法难的反思”为题发言,其发言内容如下:

 

在当年红卫兵“打倒一切!”、“砸烂旧世界”的喊叫声中,中国佛教继三武一宗灭佛后,又一次遭到了无比惨痛的打击。文革时期的事情至今可以说仍然是人们最谨慎对待的事情之一,之所以谨慎,文革时期佛教的状况也一直无人问津或者很少有人提及和关注。整整十年,佛教遭受了什么?佛被怎么定义?佛法怎样存世?僧人如何度过?这些是我们必须要正视的。

我在这里只是对一些情况作简单说明,也许这只是冰山一角,但我愿意说出来与大家分享,一者,能使大家对文革时期佛教的状况有所了解,引起大家对文革中的佛教应有的注意:二者,希望能从文革法难中对能有一些反思。

 

文革期间佛教的状况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谈一谈:

第一:文革法难时间持久

1966516日,著名的五.一六通知,标志着文革的开始,819日这天,北京街头首先开始了大规模的破“四旧”运动,高呼“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我们要批判、要砸烂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佛教在他们看来是从里到外旧透了,自然要破。从此,佛教十年的浩劫开始了。这十年里对佛教的破坏是全面的、持久的。我们和历史上的三武一宗禁佛做个对比。历史上第一次法难,北魏太武帝公元444年诛杀佛教高僧释玄高和慧崇开始到文成帝即位佛教恢复,前后达7年之久。公元574年,从北周武帝禁佛,公元578年宣、静二帝即位,佛教恢复,历时4年。会昌三年(公元843)四月,命杀天下摩尼师,唐武宗灭佛,实始于会昌初年,会昌六年武帝死宣宗即位恢复佛教,假如从会昌元年算,会昌法难历时6年。后周世宗禁佛,从公元955年开始,对全国的佛像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史称世宗毁佛,至 959年世宗崩,此次法难历时4年。由此我们可以得知,文革法难持续时间之久是前所未有的。

第二:文革期间对佛教寺庙、经典、文物的破坏

佛教在中国历史上虽然历经了三武一宗法难,可能不及文革时期对佛教的破坏,全国各地大寺,百年古刹丛林,乃至乡间淳朴寺院,或拆或焚,被破坏者,不知凡几。唐宋写经、木刻经卷、唐彩佛像,无一逃过劫难。

据不完全统计,只北京全市6843处文物古迹中,有4922处被毁掉,各类文物538千件被毁掉,这些都是永不再生的国宝,佛教的古迹文物自然也是沦落如此。 “破四旧”时,西藏的喇嘛教文物便遭到了灭顶之灾。仅以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为例,8月间,摧毁了建筑艺术水平较高的文昌庙、南海殿、贡巴寺等45座寺庙。烧毁宗教用品及经卷68万部(件)。大昭寺前院,遍地堆积着被砸烂的佛像、法器、供具以及其他的佛教象征物。

中国内地寺院都不同程度的被红卫兵进行了洗劫。比如 “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 “破四旧”时它自然也是洗劫对象。寺院旁边有个白马寺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率领农民去革命,乱砸一通,一千多年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被毁,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被焚。稀世之宝玉马被砸烂。

第三:文革期间对佛教圣物的亵渎

佛教有很多被视为圣物的的东西,在佛教徒心目中,它们件件皆是无上的至宝,即使没有宗教信仰的一般民众也有一定的崇敬之心。哪怕是被冠以“强盗”的部分探险家、侵略者对此类生物也会敬畏三分。在文革期间,在红卫兵那里,这些全是牛鬼蛇神,是蛊惑、诱骗人心的封建产物。

世界佛教第一至宝,据说释迦牟尼在世时亲自开光的三圣像之一八岁等身像被捣毁面目。六祖真身舍利,历史上共遭受过三次大的人为破坏,新罗人的传说和日本人的损害,但他只是被动了一下和用手术刀剖开胸腔。《佛源老和尚法彙》中老和尚写道:“一天,六祖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行,说是坏蛋、是假的、骗人的,要烧掉。结果被人用铁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个洞,将五脏六腹抓出来,丢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丢满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是假的。并在六祖头上盖个铁钵,面上写:‘坏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们看,但我们仍偷偷跑去看了,心里难过得流泪,偷偷把六祖灵骨收拾起来,但没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这段历史可能是很多人不愿意去回顾和研究的,但我们可以从这段史实中反思一些东西也是好的。

第四:文革期间对僧人的迫害

红卫兵对佛教僧侣的态度是可想而知的,他们无疑是牛鬼蛇神的走狗。十年间僧侣或被迫还俗、劳改、斗争,乃至枪杀。从东北各省到西藏,草木皆兵,风云变色。

据有关资料记载,山西大学的学生到山西五台县佛教胜地五台山去扫荡四旧,除了砸庙宇外,将大多数和尚、尼姑斗争了一通。学生走后,当地党组织下令,将二百八十九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门,强制遣送回了原籍。班玛才旺活佛和第四世多智钦日洛仁波切在文革中被折磨致死。法门寺住持良卿法师以自焚保护佛祖的灵骨,吓退年轻的红卫兵的故事足以让人胆战心寒,可是良卿法师是有尊严的。

文革时期对僧人的迫害不只是身体的摧残,还有对其宗教感情的辱蔑。位于我国最北端城市哈尔滨市的名寺——极乐寺,被一群红卫兵捣毁,寺庙墙上贴满了标语,红卫兵勒令和尚们举着“什么佛经全是放屁”的大横幅在寺院门前示众,然后焚烧经书,捣毁佛陀塑像。

疯狂野蛮的破坏,带来的是泪水横溢、血迹斑斑!这一段历史事实,让人触目惊心。让人不得不反思,文革十年,整整十年,佛教遭受了什么?佛被怎么定义?佛法怎样存世?僧人如何度过?在文革之后佛教,改革开放以来,佛教迅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应该怎么面对这段历史?这段历史对我们现在处理佛教问题,研究佛教现状,未来佛教进一步发展地研究有没有借鉴价值?这是我的一些反思。资料不全面,想法也不成熟,祈请在座老师不吝赐教。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谢志斌谈文革法难的反思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