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论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22)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广西莲音寺协办的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于20111010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讲师白冰博士发表了题为“论太虚法师的佛教救国思想”的论文,其论文内容如下:

 

论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

                               ——从1932年至1939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白冰

 

 摘要:太虚大师在19321939年提出的佛教救国思想有四个方面:1、以佛法“因缘生义”促民众去行公众福利事业。2、“无自性义” 促民众转变心力,担当救国重任。3、“大悲心义” 促众生济世救人。4、抗战时期提出的“成佛救世”“降魔救世”促抗战救国。我们认为这些思想的形成和太虚大师的人间净土思想、人间佛教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太虚大师认为净土就是良好的社会,浊土就是丑恶龌龊的社会。丑恶的社会是因为人心的不正。大家只要以良好之心知、纯正之思想,安分尽职,努力建设一切正常事业,就能把浊恶的中国建设成净土的中国。太虚大师用佛教的义理来引导国民,改良和完善社会,以期逐渐达成人间净土的目标。[1]

 

太虚大师(1890-1947)从佛法的义理阐释了佛法对于民众救国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并以此提出了要求。我们考察两个问题:1、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是什么?2、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形成的原因?文中就此问题进行解答。本文在叙述中分三个方面:一、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提出。二、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理论及实践。三、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形成的原因。文献为见海刊十五卷一期、《海刊》十四卷一期(193212月)、五期(19335月),海刊十九卷七期(1938年)

 

一、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提出

 

    太虚大师认为佛教所说的国有两种含义:世界的国和国家的国,世界的国相当于护世。

    国家的国相当于近代人所说的救国。佛经上有护国一词,但没有爱国、救国。所以太虚大师在《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国团》一文的标题中采用护国一词。我们看出,太虚大师所指护国、爱国、救国均指的同一含义。

   “但佛教所谓的‘国’,通于‘世界的国’及‘国家的国’,前者的护国同于护世,而后者的护国乃同于近人所谓之救国。佛经上没有说到爱国救国的名字,唯‘护国’一名则许多经典上皆有,而且还专说有护国般若经,所以今采取之。”[2](二十二年五月作)(海刊十四卷五期

 

    太虚大师认为救国国家的原因是国难的发生。1、内因是国民的道德缺失,战乱不断。

 

2、外强的侵略。

 “至于国之须救护是因于有国难,国难的发生,根本是因于国内在位在野人众的失道悖德之所致,所以护国经讲的根本护国法,亦在于明道修德。然亦有缘于国外其它各国的恶趋势所波及,或其它一二国的强暴力所妄施而构成国难的。今中国的国难已严重到极点了!所以佛教青年应站向一般爱国救国民众的最前线,认清了国难发生的因缘所在,负担起护国的责任。”[3]

 

二、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理论及实践

 

佛教救国思想主要表现为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

第一、理论方面。太虚法师在《佛法与救国──二十一年十二月在潮州欢迎大会讲》总结了三点。

 

1、以佛法“因缘生义”促民众去行公众福利事业。 

“所谓因缘生义,就是说明宇宙间形形色色森罗万象的诸法,皆由种种的因缘关系而构成,所谓‘缘聚则生,缘散则灭’。”[4]

“因为知道了国家社会,皆由各人自己所构成,自己莫不有分的,故凡所事事,必然以社会国家的利益为前提;否则、国家倘一旦失了主权而至于败坏,全体人民的福利亦因之而失掉,即各人平日聚精会神所构成的利益,亦因之而失掉。国家如此,社会亦然。以佛法所明因缘生的义理,大家能去观察实行,即可知宇宙万物的真理原则,都由众缘凑成,则各个人须先求整个社会国家的利益,而后求个人的幸福,倘抛弃了整个社会国家的公众利益,而以求个己的利益为前提,则其结果,必遭败北!以国家社会皆由众多份子所组成,各人若不顾社会国家而谋个己福利,则国家社会失败,即各人自己失败。如此、大家服务各种职业,皆应以公众利益为前提,不以个己的利益为所谋。依佛法缘生的原理,做行为的标准,则各人纔是真正的救国。”[5]

 

2、以佛法“无自性义”促民众担当救过重任。解众生转变心力,发勇猛精进心,担当到救国重任。解释:“无自性义即根据缘生义,明一切的万物皆无自性。”

 

“‘万法皆无自性,随众生心力而转变’。若有固定实体,即不能转变。万法既随心力可以转变,所以现前各人,都可为社会的主人翁,国家的主人翁,不必屈伏自己,要提醒自己,振作精神!”“其实、万物皆可随人心力转动,只要有心,便有力量,所谓「有志者事竟成」。明乎此理,则人人皆可负改良社会振兴国家的责任,本万物无自性,而由心力转变的意旨,发无上的志愿,奋无畏的精神,去积极作救国救世的事业!”[6]

 

3、以佛法“大悲心义”促众生济世救人。 

 “佛法中所谓‘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就是要人人皆本大慈悲心为出发点,而去做种种方便利人的事业。”“佛法是积极的,救世的,非同一般人误会是消极的,厌世的。故能本佛法‘大悲为本,方便为门’的宗旨去做救国的事业,只顾谋全国国民的公共福利,不惜牺牲个已,‘大公无私’,以国民的苦乐而苦乐,这纔是做实际上的救国救民的真正事业!”

 

4、以佛法“成佛救世”“降魔救世”的思想促国民抗战救国。

“既降魔,方能建立三宝。建立佛宝,以佛福慧圆满为两足尊,一切世间比较观察,惟佛最为究竟可皈依之处,最可宝重故。佛自证的法,宣说出来,为所转法轮,魔梵外道不能挠折;所谓击法鼓、吹法螺、建正法幢、作狮子吼,证明惟有此种能灭烦恼无明,脱一切苦痛,成无上菩提,度一切世间,是为建立法宝。僧宝、为闻法证果三乘圣贤僧;及从佛出家,修沙门行,加入出家律仪团体,持比丘等戒的和合众。前者以所得实益,证佛法真实不虚;后者以躬行实践,见佛法非徒托空言。以此二种人表示佛法是实事真理,令世共同瞻仰,是为建立僧宝。三宝建立,即是建立佛国,真能救世。因魔能诱惑妨害,令众生迷乱颠倒,法宝为真救世者,佛为法之本,僧为能证明显扬流传佛法者。以喻明之:魔如病,世界、众生如病人,三宝为大医院,佛为医药及医院之发明建立者,法为药品,僧为医士看护。故有三宝,即真能救众生;所谓茫茫苦海中,三宝为舟航,冥冥长夜中,三宝为明灯!惟建立三宝乃能救世,惟成佛乃能建立三宝,惟降魔乃能成佛,故言降魔乃能救世也。”[7]

“抗战建国,与降魔救世的宗旨,不但不相违,而且是极相顺的。抗战、并非以战争为本质,因为抵抗外来恶势力的侵略战争,非自己发动战争。故中国抗战,乃是为除掉战争,止息战争,而起来抵抗于战争。故抗战的本质,是自卫的,和平的,为保卫全国人民及世界人类正义和平幸福而发动的。现在中国人,为外来侵略之恶势力的战争行动加害于中国,中国为国家民族自卫,为世界正义和平, 为遮止罪恶、抵抗战争而应战;与阿罗汉之求解脱安宁不得不杀贼,佛之为建立三宝不得不降魔,其精神正是一贯的。故显扬佛法,不惟非降低抗战精神,而是促进增高抗战精神的。”[8]

 

以上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还可总结为一个“行为标准”,两种“精神”和一个“号召”。一个“行为标准”为服务各种职业皆应以公众利益为前提,对应佛法“因缘生义”。两种“精神”为“主人翁的精神”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对应佛法“无自性义”。一个“号召”为“革命救国”,对应“降魔救世”。

 

第二、太虚大师佛教救国思想的实践

 

1、社会活动:发动全国佛教青年组成护国团。

“一、崇俭:关于衣、食、住、行,一切日常生活的消费,务较未入团前减省而不得加增。…每天随力贮蓄护国捐铜元一枚至大洋若干元。每月汇缴团部,以充捐助空军及举办救护队、治疗队、慰祷队、宣传队、输送队、掩埋队,与收容难民、教养灾童、建设农工、振兴生产等经费。二、尚勤:除从军及充救护队等去前线外,其在后方者当各勤其职务,必较未入团前能增进工作而不减退。凡从军及充救护队等前线工作者,必较其它非佛教青年的同事,加倍勤力。戒除各种无益游荡嬉戏及懒惰放逸之恶习。振作身心以从事各种林、矿、农、工、商、学等生产建设之事业。除各勤其本职外,并努力参加各种护国及弘教利群之佛事。三、立诚:团员入团时,应宣誓从入团之日起,誓必心口一致,言行一致,以立团员国民间之诚信。团员必开诚布公,遵行誓约,互相规劝以促进精神上之团结。团员间彼此不得讥毁挑唆,及为争夺权利而至生分裂。平日言行应以言必信、行必果为轨范。戒除违反护国、弘教、利群与其它一切无益无义之文字言说。四、为公:凡百所为,务必皆以护国及弘教利群为前提。不得为私利而破坏公益,遇必要时须能牺牲私利而奉行公益,以养成急公好义之风。如向来所操职业,有关助暴而违反护国宗旨者,应立即弃而改操其它有利护国之职业。如向来所藉以营生之职务,系违背佛理、损害人生者,应设法改良,以求有益为法为众。戒除分利社会之因素,而勉为社会生利份子,促进国民以至世界人类之繁荣幸福。”[9]

 

2、救国思想讨论:佛教救国重于学术救国。

“文化固须取精用宏,不可偏枯,然亦必有重心,而后能凝体而发用。则当提出中国民族五千年来正统文化之要素为骨格,而吸收适宜此中国民族文化滋养生长之全世界文化。以充其血气肌肉;而利用深入民心普及民众之佛教文化,鲜明正确一般国民对于佛教之观念,以立国民信仰基础,庶不致陷于杂家漫羡无归之弊,或拘一曲而以偏至为高也。”[10]

 

   3、政治谏言:上书国民政府,主张佛教立国。

“放观古今中外一切教学能澈底证明「诸法众缘生」,而建立「由一切众生众多因缘所构成之宇宙观」者,厥惟佛教。换言之:即惟佛教可为建设真正民国民治社会之信仰,惟佛教众缘所成之宇宙观,可为建设三民主义国家之宇宙背景而已。据前来所述之二事,可知以佛学发扬光大三民主义之精意,实为今日统一与建设之大本也。右陈三事,太虚愚见认为吾国今日所必需之根本要图,恭效献曝之忱,谨祈刍荛之采!此上国民会议代表诸公均鉴释太虚”[11](二十年五月作)

 

4、抗日战争期间主张革命救国。

“降魔,所谓「魔」者,就是扰害世间人类及一切众生的东西,如现在世界侵掠的强寇,也就是魔王;要想立教利人,非先降伏除去此种害人的东西不可。”[12]

 

“此八相之中,最重要的即在降魔、成佛、转法轮、度众生。由降伏天魔及一切烦恼根本的无明魔,始得成佛,世间始有佛宝;由佛说法转法轮,世间始有法宝,由度众生使成比丘、阿罗汉、菩萨,世间始有僧宝。由此三宝的建立,世间始有佛教;有了佛教,世间才常有照耀宇宙的光明。故降魔立教,为成佛救世最重要的阶段,尤其降魔这一步工夫更要紧。所谓降魔者,即是将一切不好的扰乱的障碍的黑暗的东西消灭,犹如革命须先破坏掉一切恶制度、习惯的恶势力一般;由此、成佛救世,与革命救国的意义,是很相符合的。革命本是为的建设,但先要从破坏入手。因为中国从前的政权,或是把持于传统的专制,或者操纵于割据的军阀,不能适合需要,集中力量,发挥其御寇保民的功效。但此种障碍的破除,其对象也有缓急轻重的不同;帝国主义对我国一切不平等的束缚压迫,到近年来可说已到了最严重的阶段,最紧急的关头,这正同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发愿说:「若不成佛,誓不起座」;就引起天魔王的恐慌与嫉妒,现种种魔力来扰乱侵害一般。此魔、即以一切烦恼根本的无明黑暗为其生命,若不降伏此魔,就不能成佛,而反永为魔力所支配。现在中国也正处在此种情境中,若不能抗战以达到最后之胜利,即不能建国而反为强寇所灭亡。但二千五百年前的释迦世尊,已于今天得到降魔立教的成功,所以人间有佛教流传到今,所以今天全世界的佛教徒都在热烈的庆祝释迦世尊成佛。这正是我们「抗战建国」中的一个好模范,也是我们「抗战必胜[13]」、「建国必成」的一个好预兆。我们大家应竭诚的庆祝释迦成佛,以欢迎「抗战必胜」、「建国必成」的早临!(尘空记)

 

三、太虚大师救国思想形成的原因

 

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和他的人间佛教的思想密不可分。太虚大师谈了三点如何建设人间佛教,即从一般思想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从国难救济中来建设人间佛教、从世运转变中来建设人间佛教。太虚大师的佛教救国思想与第二点从国难救济中来建设人间佛教是一脉相承。

 

“今天继续讲明佛教徒在救济国难中,应当如何来建设人间佛教。讲到国难,我们中国在近几年来,真是很可哀痛的!所谓天灾人祸,内忧外患,相继而来,自从日本的侵扰,内匪外寇,交迫尤甚。关于国民救难之中,我昨晚曾讲过,佛教教人报恩的第三项,就是报国家恩。国家能为人民拒外寇而平内匪,现在国家处灾难之中,凡是国民各应尽一分责任能力,共想办法来救济个人所托命的国家,在佛法即所谓报国家恩。”[14]

 

“安分尽职为救国基础  现在要救国难,而国是什么呢?就是有领域,有组织,有秩序的团体,而需要其分子之各尽其能,各安其分。大凡灾难之起源,皆由内患而生。如人身体中之内四大有一不调,乃招外感而致病。现在救国声中,高呼安定人心,安定社会,倘若不各自安分,反扰乱于他,则必荒废其职责,且妨害他人之业务。例如国防军队,能安其国防,军队之克尽他的国防职,便不会有不抵抗而放弃东北,国难即无从发生了。在普遍全国的农、工、商、学、政、法等各尽其职,各安其分,然后国家的组织方能坚固,社会的秩序方能安定;必如此乃可有进行各种救国事业的基础,而尽国民应尽之职。”[15]

 

太虚大师认为净土就是良好的社会,由各人的一片清静心而得,浊土就是丑恶龌龊的社会,因人心不正而生。太虚认为大家只要以良好之心智、纯正之思想,去建设一切正常的事业,就能把恶浊的社会转变为清静的社会。要想实现人间净土,就必须建立人生佛教、人间佛教,从而改良和完善社会。

 

“佛学所谓的净土,意指一种良好之社会。”[16]

 

“然中国之所以成为浊土,盖因昔时人心不正之结果。反之、今日若能以良好之心知,发纯正之思想,努力建设一切正当之事业,亦何难转浊恶之中国,一变而为净土之中国耶?”[17]

 

“甚么是人间净土?近之修净土行者,多以此土非净,必须脱离此恶浊之世,而另求往生一良好之净土。然此为一部份人小乘自了之修行方法,非大乘的净土行。此与有些人以中国之环境不佳,而需用复难满足其欲望,同时艳羡美国之丰乐,于是竟脱离中国求入美籍而作美国人之意相同。此皆由意志薄弱,或于净土所以然之理不曾究竟明白,故有此举。然遍观一切事物无不从众缘时时变化的,而推原事物之变化,其出发点都在人等各有情之心的力量。既人人皆有此心力,即人人皆已有创造净土本能,人人能发造成此土为净土之胜愿,努力去作,即由此人间可造成为净土,固无须离开此龌龊之社会而另求一清净之社会也。质言之,今此人间虽非良好庄严,然可凭各人一片清净之心,去修集许多净善的因缘,逐步进行,久之久之,此浊恶之人间便可一变而为庄严之净土;不必于人间之外另求净土,故名为人间净土。”[18]



[1] 参见《建设人间净土论》见海刊十二卷一期,及《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见海刊十五卷一期)。《建设人间净土论》为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作,早于太虚大师的佛教护国思想。

[2] 太虚:《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国团》,第十五编,《时论》, 72页。

[3] 太虚:《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国团》,第十五编,《时论》, 72页。

[4] 太虚:《佛法与救国 ──二十一年十二月在潮州欢迎大会讲》海刊十四卷一期。

[5] 同上。

[6] 同上。

[7] 太虚:《降魔救世与抗战建国──二十七年六月在成都佛学社讲》,海刊十九卷七期。

[8] 同上。

[9] 太虚:《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国团——二十二年五月作》,海刊十四卷五期。

[10] 太虚:《论大学教授救国宣言》,海刊十四卷八期。

[11] 太虚:《上国民会议代表诸公意见书》,海刊十二卷七期。

[12] 太虚:《成佛救世与革命救国──二十八年一月在贵州欢迎会讲─》,海刊二十卷二期。

[13] 同上。

[14] 太虚:《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二十二年十月在汉口市商会讲》,海刊十五卷一期。

[15] 同上。

[16] 太虚:《怎样建设人间净土》,海刊十二卷一期。

[17] 太虚:《怎样建设人间净土》,海刊十二卷一期。

 

[18] 太虚:《怎样建设人间净土》,海刊十二卷一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