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显密关系学术座谈会 谢锐女士谈密教传播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2-16)

谢锐女士发言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显密关系学术座谈会”于2011年12月11日在西北大…

显密关系学术座谈会  谢锐女士谈密教传播

谢锐女士发言

编者按: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显密关系学术座谈会”于20111211日在西北大学成功举行。与会各位来宾的发言已根据录音进行整理,将陆续在中国佛学网发表,敬请关注。

         西北大学图书馆谢锐女士发言如下:

    尊敬的彻鸿法师,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上午好!有一句话说:“每个人都有各自生活的轨迹,偶然的相遇让我们的生命如此美丽”。正是这种偶然让我们和香港中华密教学会结下了奇妙的善缘,彻鸿法师、陈佩筠秘书长成为我们唐密研修上的良师和生活中有着深厚情谊的益友,感谢他们长期以来对我们的尊重、理解、支持和帮助,让我们在交往中享受了提升的愉悦。

   前面诸位的发言让我受益匪浅,现在就炎居士发言中的两个观点,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如有不当之处,请诸位批评指正。

    第一,炎居士说密教之所以在藏地得到广泛传播,那是因为西藏是文化的荒漠,我不同意这一观点。以前我看过一些资料,说藏传佛教之所以能在西藏生根、发芽、壮大,那是因为佛教吸收了本地固有的苯教,使之更容易被藏地民众所接受。恰如汉传佛教在其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一些儒家和道教的内容,为佛教的传播打下了坚实的社会基础。这是佛教中国化发展过程中一个极其重要的特点,正因为如此,佛教虽然在印度走向衰微而在中国却经久不衰。

    第二,炎居士说西方基督教的强劲势头在西藏地区影响不大,是缘于西藏地区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我觉得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因为在宗教信仰问题上有一个先入为主的现象,西藏是全民信仰佛教,孩子从小就在佛教信仰的氛围中生活,别的宗教就不容易乘虚而入。而内地近些年来多种外来宗教迅猛发展,那是因为我们经历了近代的新文化运动,尤其是经过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法难”破坏性更大的“文革”摧残,一般民众的信仰普遍缺失,因此给其它宗教的迅速传播提供了土壤和条件。  

   以上两点只是个人的浅见,如有错讹,敬请指正。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