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一行考察净土四祖法照大师遗迹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1-18)

念佛岩上院崇法院崇法院内殿宇倾颓殿内墙体有多处裂缝、念佛岩下院柱基石碑座遗迹念佛岩下院所在地 …

念佛岩上院崇法院

崇法院内殿宇倾颓

殿内墙体有多处裂缝

念佛岩下院柱基石

碑座遗迹

念佛岩下院所在地

    中国佛学网汉中讯  2012年1月14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一行数人应洋县佛教协会的邀请,对净土宗四祖法照大师在洋县境内的遗迹进行了考察。此次考察受到了洋县佛教协会秘书长李心道居士的热情招待,在李居士的陪同和介绍下,大家考察了法照在洋县的部分遗迹,主要包括念佛岩、崇法院、塔林遗址和积庆寺遗址。
    早在数月前,李心道居士就曾专程来西安拜会了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详细介绍了他近年来在法照故里所进行的各种调研,随后还递来了大量详细的文字和图像资料,希望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能对此进行更加深入科学的研究。这次李利安教授派人专程前来考察,就是希望能够在不同文献的记载与实际场景的相互结合方面进行谨慎的探索与理性的考量,以图揭开净土宗四祖法照的相关历史真相。
    念佛岩位于陕西省洋县县城以北7.5公里的灙河水库西岸,与水库大坝隔水相望,地属洋县戚氏镇潘湾村八组,与洋州镇周家坎村相毗邻。念佛岩有上院和下院,上院为崇法院,下院为岩楼。据洋县地方史志资料记载,唐代高僧法照曾经栖于此山岩石之下专念阿弥陀佛。宋大中祥符八年宋真宗赐额“崇法院”,上岩建毘卢殿,其左有东廊及神殿,其右有地藏殿及北禅堂,右南为中佛殿,殿前过楼,楼前有明王殿,殿上为钟楼,楼之西南相距数步有禅师塔,东南有锡杖泉、观音殿及土地庙,规模宏敞,款制壮盛。然而1966年灙河水库修建时,崇法院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下院岩楼亦于1970年灙河水库蓄水后被淹没。1990年,当地信众自发地在原佛殿地基上建起了三间殿堂,极其简陋,现已破旧不堪,幸有一个小院,尚能将门锁上。因前段时间此处发生塌方,现在墙体和部分房屋已经坍塌,殿堂内地面有较大裂痕和落差,墙体已经有多处裂开并严重倾斜,屋顶不蔽风雨。殿内的塑像佛、道并存, 中间三尊佛像,两侧有道教神像和民间信仰对象的造像,造型简单,工艺粗糙,大多造像有残损,整个崇法院殿宇倾颓,圣像剥落,摇摇欲坠。
    念佛岩下院位于崇法院东数十步,传说法照大师在此念佛成道。据悉,2010年年初因灙河水库大坝加固工程使库内蓄水向外退泻,沉没水下四十年的念佛岩下岩开始显露,岩头的碑座和岩南边沿上的石墙、残砖碎瓦开始浮出水面。当时李居士等人根据《重修念佛岩记》、大悟禅师碑的尺寸对地表、碑座进行清理勘察。因为水库在这里修建,所以每当水位上升时下岩就会被湮没。庆幸考察时水位有所下降,下院的整体形状和位置都得以详细勘察。此处有一小型凸起的山岩,据李居士介绍就是当年法照大师依岩而建草棚的遗址。再往前数步,就可以发现当时遗留下来的柱基石,还有一座碑座,据说,这就是《重修念佛岩记》的碑座。当时在这里修建殿宇的平地,是用石块一层一层堆砌而成的,绕至对面山坡,那一层层的石块仍清晰可见。现在下岩遗址上除了几处柱基和碑座,已没有任何纪念性的建筑标志。
    据介绍,在下岩北岸水边曾意外发现了高约50厘米的岩洞,洞口宽度仅可进一人,确系地方志史料所述“岩腹有洞,仅可容身”——法照祖师念佛成道之岩洞。但由于考察当日水位已完全淹没了岩洞,所以不能看到。
崇法院西面,稍上山坡,即是塔林所在地,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遗迹。只有寥寥数棵古松屹立于此。
    站在岩上东望,馒头似的释子山尽在眼前。与念佛岩一水之隔,约2.5公里,是法照祖师的诞生地,现属洋州镇孤魂庙村六组。从念佛岩往东南翻山梁、大约走1.5公里即到周家坎村后槽高家梁,这里则是法照祖师出家的寺院积庆寺遗址。
    由于宋《高僧传》等史料记载法照祖师“不知何许人也” 、“不知所终”,很长时间以来关于祖师的籍贯一直众说纷纭。然而据刘长东等人考证,法照法师确系洋县人,他后来往来于山西与长安之间,很可能回过故里洋县。洋县地方史志如明嘉靖《汉中府志》、清康熙、光绪《洋县志》、雍正《陕西通志•人物》;民国《洋县志》、《洋县志备考》、《续陕西通志稿•金石》;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等保存了大量关于法照法师在洋县的遗迹资料,因此,深入祖师故里进行调查研究,对我们进一步了解法照大师的身世、生平以及宗教修行和弘法活动等非常有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据悉,今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还将对法照大师的遗迹进行进一步的勘察,以便对法照大师的生平和历史作出更为真实、全面的研究。李利安教授表示,法照大师创立了流传至今的五会念佛法门,在中国净土宗发展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他出生于陕南,长期活动于长安、五台山和故乡之间,是陕西极为重要的佛教文化资源,应该给予高度的重视,特别是法照故里的诸多历史遗迹,是一种支撑性的文化载体,在佛教文化资源的保护的当代开发利用方面具有弥足珍贵的作用,应该给予保护,并在保护的基础上,尽可能给予恢复重建,从而既彰显了地方文化的魅力,也有利于净土文化的弘扬和当代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