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8-09)

丝织物掀起一角,可以看到鎏金塔的塔心部分。 考古专家在保护性光源照明的工作室里察看舍利函内的文物 考…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丝织物掀起一角,可以看到鎏金塔的塔心部分。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考古专家在保护性光源照明的工作室里察看舍利函内的文物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考古专家观察铁函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随铁函出土的“金凤凰”

 

大报恩寺“神秘铁函”开启 发现鎏金七宝塔等文物

随铁函出土的三颗水晶球

 

 

中国佛学网在线南京讯 2008年8月6日,备受关注的南京大报恩寺地宫铁函的开启,令人惊喜的是铁函里真的有一尊闪耀着金光的鎏金七宝塔。 但意想不到的是整个发掘过程,悬念不断。著名文化学者王鲁湘,历史学泰斗蒋赞初,陕西省考古专家韩伟,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夏维中,南京地方志研究专家马伯伦,南京市博物馆副馆长华国荣等专家学者对三个发掘阶段进行了解答。但“七宝塔”里究竟藏了什么宝物,尚无结果。至8月6日傍晚,发掘工作仍在进行,铁函再次蒙上神秘的面纱。

第一阶段

上午9:30至10:30

准备工作:清理顶部保持地库恒温

第二阶段

中午12:30至下午1:30

没有失望:丝织包裹东西浮出水面

第二层盖板开启时,华国荣亲自上阵了。他介绍说:“第二块盖板与铁函周边连接较松,在保证不下滑的前提下,完成开启较为顺利。铁函里积水很多,我们将用一个特制的漏斗放进水里,再用吸管慢慢地平稳抽水。从浮在水面的部分物体看,像是包裹丰满的丝状物。”在铁函中积水被抽到10厘米时,丝织物包裹的文物浮出水面,华国荣说,令他十分兴奋,是一塔状的物体,可能是期待的“七宝阿育王塔”。为何不一次将水抽干?华国荣解释说,这样做是为了不破坏文物,保持函里的文物处于原始状态。说完,他宣布考古程序暂停,把铁函密封了起来。接着考古人员用备好的氮气置换出函内的氧气,以保证与地下一致的空间状态。

“已露出水面的丝织物可能将七宝塔连底包裹起来,要想取出,还要再进行研究决定取出的方案。”华国荣表示,必须慎重考虑,考古程序不会在一天里就能完成。

[专家分析]

史学泰斗蒋赞初:

大报恩寺遗址下有4个地宫

“七宝阿育王塔”的“七宝”是哪七宝呢?史学泰斗蒋赞初教授曾介绍,大体上是以金、银、琉璃、玻璃、珊瑚、玛瑙、砗磲为七宝,将之作成“微型宝塔”,以放置供奉的舍利。蒋老曾说过,南朝高规格的佛塔舍利都是用锦缎包裹的,梁武帝在复建长干寺时,就是用“九重锦绣”包裹了地宫里的舍利和供奉物。唐朝润洲刺史李德裕从禅宗寺塔的地宫中得到一批舍利,也是用“九重锦绣”包裹放置金棺银椁里,此次铁函里的“微型宝塔”也同样被证实是用丝织物包裹的,是否是“锦绣九重”,要等水完全抽干后方能确定。

那么这个露出水面的“微型宝塔”是否就是碑文上记载的“七宝阿育王塔”?蒋老认为,大报恩寺遗址上可能有4个地宫,一个是最早的阿育王塔地宫,两个是梁武帝复建塔时的南朝长干寺地宫,再一个就是至今没找到的明成祖朱棣建的大报恩寺地宫。铁函究竟出自哪个地宫要等开启工作全部完成后,对文物进行进一步研究考证才能作出最后的结论。

第三阶段

下午4:00至5:00

令人惊喜:真的有座鎏金七宝塔

下午4点进入第三个发掘阶段,此时,铁函已处于无水状态,丝织物包裹的塔形已完全呈现出来。4点56分,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从地库中传出,华国荣轻轻提起铁函里丝织物的一角,记者清楚地看见了包裹中的一个塔状物的塔心部分,看上去还很新,在灯光下发出蓝光,非常神奇。“很显然,这是一座鎏金七宝塔,塔身有精美的装饰图纹,高度和体积还不能确定,要进行画图、测量、做平面、立面分析。”九重锦绣如同是佛祖穿的衣物,华国荣表示,上千年的丝绸能够保存得如此完好,出乎意料,也是十分珍贵的文物,无论如何也要想法保存好。华国荣表示,为防止宝塔暴露在空气中遭损坏,丝织物不能完全掀起,只能露出一角。

另外记者奇怪的是,除此次发掘出的鎏金塔用丝绸包裹着以外,下面有一个四方形的东西,也是用丝绸包着的。而在其下面还有一个四方体的东西,像是塔座,没有用丝绸包裹。究竟塔里藏有何物,华国荣说,目前丝织物上尚存许多铜钱,要在短时间内取出,是不可能的。至于塔下还会出现什么东西,一切要等丝织包裹物全部打开,才能确定。

[专家分析]

悬念又起:

鎏金塔下可能还有个银函

南京地方志研究专家马伯伦先生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测,“上面的塔里就是大家最揪心的佛舍利,佛顶真骨,佛发和佛指甲,而塔下为什么还有一个四方形的物体呢?他认为,这个物体也许是这座微型宝塔的地宫,里面盛装了北宋复建长干寺时,所挖掘地宫里的圣物。同上面的七宝塔一起埋入铁函中。

而陕西专家韩伟认为,“从露出包裹丝织物的部分看,这是一座楼阁式的塔,这种塔形是佛教传入中国后的发展。在鎏金塔的下面还会有金棺银椁,因为石碑上记载得很清楚 ,舍利等物“内用金棺,周用银椁”。同时,鎏金双层塔下,应该还有年代更为久远的铁函、金函、石函等宝贝,这些宝贝可以追溯到东晋。“历朝历代瘗藏的宝贝都在这个铁函内,这是一个流传有序的铁函”

那么,历朝历代都放了哪些什么宝贝在这个铁函呢?专家们向记者进行了推测——

东晋

可能放入铁函、银函、金函,函内有三颗佛祖舍利,佛爪、佛发各一枚

史料记载,东晋时期,一个叫慧达的法师,游行礼塔。到丹阳的时候,看到南京长干里有异气,他感觉这里屡放光明,心想这里一定有佛祖舍利。于是,叫大家一起发掘。到地下三米多的时候,发掘到了三块石碑,中间的一块碑内有铁函,函中有银函,银函中又有金函,金函内盛放了三颗佛祖舍利以及佛爪、佛发各一枚,佛发长数尺。于是,慧达把这些宝贝迁徙到了近北的一座塔。

“里面还有佛顶真骨。目前,全世界佛祖舍利很多,但佛顶真骨还没有发现过。所谓佛顶真骨,就是佛祖遗体火化后的头盖骨遗留物,这也是修行到一定境界生成的结晶体,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砸不烂,捣不碎,有如金刚。”韩伟说。

南朝

可能放入金罂、玉罂、舍利、发爪、七宝塔、石函、经书

史料记载,梁大同八年,梁武帝改造阿育王佛塔,发掘出了旧塔下的舍利和佛发爪。佛祖的头发呈青绀色,当时的僧人们用手把佛祖的头发拉直,头发的长度有几层楼那么长。据《僧伽经》记载:佛发青色很细,就像藕茎丝。韩伟说:“佛发也就是佛螺髻,一般人的头发都是一孔三毛,但佛祖是一孔一毛,特别稀。”

除了这些,梁武帝还挖到了前朝的人们礼佛的金银杯、剑、钏、钗、镊等诸杂宝物。据说,梁武帝挖到地下九尺许,发现了石函,函内有铁壶,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罂,罂内放着三颗佛祖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有琉璃碗,碗内还有四颗舍利以及发爪,爪有四枚,为沈香色。

韩伟说:“佛爪就是佛祖的指甲。佛祖一共就10个指甲,这个地宫内就有四个,非常了不起!”

后来,梁武帝请回了一颗佛祖舍利放在他的宫廷内。最后,梁武帝来到长干寺,设无碍大会,建了两座寺院,用金罂、玉罂,重新盛放了舍利以及佛祖的发爪,然后放在七宝塔内,又用石函盛放宝塔,分别放在两座寺院的地宫内。同时,还放了王侯妃子富室所舍的金银环钏等珍宝充积。

“梁武帝是一个佛教信徒,他曾经写了《波罗经解》,他的儿子还写了《大公德文》。据记载,梁武帝时期,还把这些经书也放进了地宫内。”韩伟说。

唐朝

可能放入感应舍利十颗

“从隋朝开始,南京遭到了惨重的破坏,长干里的寺院都被摧毁殆尽。不过,寺院的地宫却没遭难,因为没有人敢动佛家珍宝。”江南贡院院长周道祥说,中唐时期,润洲刺史李德裕在长干寺的地宫内发现了21颗佛祖舍利,其中的11颗被他埋到了镇江的甘露寺;另外10颗,原封不动埋在了长干寺的地宫内。

那么,现在发现的这个铁函内存放的是不是唐代李德裕后来放进长干寺地宫的那10颗佛祖舍利?专家表示有待考证。

宋朝

可能放入铜钱,感应舍利,诸圣舍利,鎏金塔

公元988年,北宋的皇帝开始修复长干寺。

1011年,当时长干寺的主持演化大师可政感应到了佛祖舍利,于是汇报给宋真宗,引起了宋真宗的高度重视。

为此,专门修建长干寺,供奉感应舍利,这个塔也由皇帝赐名:圣感舍利宝塔。

“从已经出土的石碑记载,宋朝时期,还放了唐宋时期大德高僧们的舍利,供奉了大量的铜钱;而前代的舍利又放在了鎏金塔内。”专家解释说。

[出土文物]

鎏金凤凰和水晶球

此次大报恩寺遗址地宫发掘中,除了在石函上铺有唐宋钱币外,还在钱币中间发现了三颗圆珠子,一颗最大的藏在石函上方,表明石函的等级很高,另一颗中等的放置在石函底部。南大史学泰斗蒋赞初先生看过后认为,“这是水晶球,是佛教的七宝之一。”另外,还出土了一件金器,一看就是凤凰造型,很典型,虽然不大,但却十分完美。此次,出土了如此尊贵的“金凤凰”,把以凤凰为名称的凤凰卫视吸引来了。

蒋老介绍说,这是铜制鎏金的金器,出现在地宫里,表明非同寻常,因为凤凰是太平盛世的象征。长干里一带,是南京文化的发源地,也是佛教文化的圣地。据史料记载,南朝时期,佛寺多达700座以上,难怪赵朴初先生说,南京是佛教的中心。

[发掘现场]

8月6日上午9点,记者就来到朝天宫的南京博物馆大殿边上的库房门前,三辆电视台的直播车横在库房的门前。9点半时库房里将进行铁函打开的电视现场直播。意外的是,8月6日的现场,与7月27日晚那场铁函搬运的警卫戒备“不一样”——没有大批的武警,只有一些公安人员在现场。

记者来到库房门前,只见数名公安人员守护着铁栏大门,进出人员掌控得很严,只有内部工作人员方可出入。记者待要靠近,就被拦了下来。据南京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介绍,铁函在南京博物馆的库房里,库房在低温的地下室里,面积只有10多个平方,根本容不得记者进入观看。记者们被安排在库房边上的大殿里集中观看电视直播,据市委宣传部人士介绍,5日夜里临时拉了线,接了有线电视进来,就为接待来采访的媒体。9点半时,来自全国的近50家媒体记者在大殿里看现场直播。

因为在暑假的旅游高峰期,神秘铁函的开启,还吸引了很多游客。(文:蔡震 孔小平 图:蔡震 孔小平 孙参)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