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方广錩教授莅临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做学术报告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3-17)

相关领导介绍文博讲坛 方教授演讲讲座现场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2年3月16日上午,国家图书馆善…

相关领导介绍文博讲坛

 方教授演讲

讲座现场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2316上午,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国家古籍保护专家委员会成员方广錩教授在由陕西省文物局主办、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承办的文博讲坛做了题为“敦煌遗书与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的学术讲座。陕西省文物局、陕西省历史博物馆等文博单位工作人员以及部分高校学生、社会各界文化爱好者,共同参加了本次讲坛。

是日早上九点讲坛开始,在陕西省文物局领导讲话并介绍了文博讲坛开设缘起和重要意义之后,方教授开始了讲座。本次讲座主要从以下四方面进行阐述:第一、中华古籍保护计划;第二、关于定级标准的设定、关系和适用性;第三、敦煌遗书的定级标准;第四、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

方教授认为。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创造文化的民族,但不是一个善于保护文化的民族,甚至有时候是破坏文化的民族。尽管如此,至今留存的古籍尚有三千万件,对这些古籍的保护是至关重要的。由文化部牵头、多个机构参与的“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开始启动,并在国家图书馆成立了“古籍保护中心”,从三个方面开展工作:在全国大规模的考察、发现古籍,并进行评估;培养古籍修复人才;在全国设立古籍保护中心。现在关于古籍的定级标准有六个,其中就有敦煌遗书与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为何要单独设立这两个定级标准呢?方教授分别从敦煌遗书与佛教典籍的特殊性方面进行了解释。

敦煌遗书较之其他古籍有着诸多的独特性。首先,敦煌遗书与写本学关系重大,中国的文献经过了绢帛到写本,再到刻本的过程,而在敦煌遗书之前,也就是莫高窟藏经洞发现之前,写本却不为世人瞩目,从东晋到北宋初这700年的文化依托无从考证。其次,敦煌遗书存世量大,世界上现存敦煌遗书有58千号,国内有2万号,北京图书馆保存16千号,而一直被人们推崇、被奉为至宝的宋代刻版存世只有一千部。再次,敦煌遗书是古人的废弃物,历来对敦煌遗书的来历有两种说法,即避难说和废弃说,方教授通过大量的考察和研究,认为敦煌遗书是古人的废弃物,与普通的古籍有所不同。鉴于有如此多的特殊性,必须对敦煌遗书的定级另设标准。

佛教古籍另设标准的原因也是它的特殊性。第一,四部书文化范式的影响。依据经史子集这种四部书的文化范式的传统善本观念,其中不包括佛教典籍,经史子集对于宗教典籍的重视和包纳远远不够。第二,佛教典籍存世量大,和敦煌遗书一样,佛教典籍因为宗教原因,当时的流通量很大,创作数量和规模也是十分可观的。第三,佛教典籍具有宗教性,这是迥异于其他古籍的。佛教典籍在当时是被奉为圣物的,属于佛教三宝之一法宝的代表,所以具有极强的宗教性,而且佛教典籍的内容和形式是多样的,甚至是新奇的,比如佛教典籍中有血书本,当时写经的人用头顶、舌头或指头的血来抄写经典,这是独一无二的,还有的用菩提叶来书写经文,这也是十分罕见的。综上原因,单独地设立敦煌遗书的定级标准和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有意义的。此外,这两个标准也有所不同,比如敦煌遗书的定级标准以写本为主,而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以刻本为重。

接下来方教授特意对敦煌遗书做了说明。所谓敦煌遗书是指原藏于敦煌地区的古籍,不仅限于藏经洞中的古籍。现在也存在着涉伪现象,有的是故意造假,另一种是当时王道士或外国探险者混进去的。敦煌遗书有三大价值,分别是文物价值、文献价值和文字研究价值。而且对敦煌遗书的研究可以扩大或改变过去所认为的中国写本时代纸质书籍的装帧形式,敦煌遗书的装帧形式多样,主要有八种:卷轴装、经折装、梵夹装、粘页装、缝繢装、旋风装、棍夹装、单页纸。方教授对这些不同的装帧范式都用图片来加以说明,使大家的认识更为直观,其中有些装帧方式的名称也是方教授的独创。但是部分敦煌遗书存在着各种不同程度的残损,也有大量的重复。方教授还讲了专家们在给敦煌遗书定级时考虑的因素是非常多的,比如制作完成的年代、装帧方式、制作方式、装潢、长度、古人题跋、收藏题跋印章、文献内容、二次加工、文字、修补等,概而言之主要还是综合考虑它的文物价值、文献价值和文字研究价值。

对于佛教典籍的定级标准,方教授也细致深入地进行了讲解。佛教典籍以藏经为代表,藏经又有正藏和续藏之分。根据它们的保存现状可以分为藏经足本,是指现存占总数百分之九十以上;藏经残本,是指现存占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九十;藏经另本,是指现存占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以下。而且,佛教典籍也有很多独一无二的特殊性,比如佛教典籍有金银字形式、菩提叶形式、金银铜碟,还有绣经、累朝经、经疏会本、科分本、多文种对照本等,专家们在定级时对以上因素都要予以考虑。现在佛教典籍的定级可以有善本和普通本之分,善本又分123级,1级又分甲、乙、丙级,普通本即是4级。

讲座之后,在场的部分听众针对不同的问题,从不同层面向方广錩教授请教,方教授一一解答,并对一些单位的古籍申报工作做了指导。随后陕西省历史博物馆代表,对方教授的精彩演讲再次表达了感谢,并表示陕西省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也要借鉴佛教典籍的一些方式,把历史文化用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表现出来,普及和传播中国历史文化。最后,所有听众对方教授的学术讲座报以热烈的掌声,本次文博讲坛圆满结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