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无名讲坛谈陕西宗教文化的历史地位与当代价值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3-23)

李继武副研究员主持讲座讲座现场李利安教授演讲杨学义研究员做点评 中国佛学网西安…

       


李继武副研究员主持讲座


讲座现场




李利安教授演讲




杨学义研究员做点评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2年3月21日上午,应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邀请,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利安先生在“无名讲坛”做了题为“陕西省宗教文化的历史地位与当代价值”的演讲。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杨学义研究院、陕西省宗教研究所所长樊光春研究院、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杨辽研究员、陕西省宗教研究所张应超等各位学者、天主教西安教区的党主教和数位神父、西北大学部分院系的研究生,共聚一堂,认真聆听了本次讲座。

    本次讲坛由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继武先生主持。李教授的讲座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第一,关于“文化”和“宗教”的定义以及宗教文化的内涵和特质;第二,陕西文化的五大优势背后的劣势;第三,陕西宗教文化的五大优势及其当代意义;第四,陕西宗教文化的十个历史发展阶段。

    首先,李利安教授按照不同的标准对“文化”进行了分类。从文化的内涵这一角度,可以将文化分为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生态文化。从文化的地域分布这一角度,可以将文化分为西方文化、中华文化、阿拉伯文化和印度文化。同时,这四种文化又都可以用宗教来命名,西方文化叫基督教文明,阿拉伯文化叫伊斯兰文明,印度文化叫印度教文明,中华文化叫儒释道三教文明。从中国近代一百多年的历史命运和今天中国文化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是主宰中国百年历史命运和未来文化趋势的划分法。从宗教的角度来讲,还是要把文化划分为两类,一类是世俗性的文化,一类是宗教性的文化。前者是理性的、相对层面的,后者是超越性的、神圣层面的,甚至带有绝对性的。另外,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科学、政治与宗教是三种最为重要的文化形态。其中,宗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文化,是建立在超理性的基础上、解决绝对问题的文化。

    对于文化和宗教的定义,李教授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李教授说,他对文化的定义就两个字:一个是“人”字,一个是“为”字。从文化的发生角度来看,文化就是“人为”,一切人为的东西都是文化。从文化的作用角度来看,文化就是“为人”,所有的文化都是因为人,才有了意义,文化的创造就是为人的。关于宗教的定义,李教授提出,在目前各种解释中,吕大吉先生的定义比较流行。但他认为,吕先生对宗教的定义还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并举例谈了自己的看法。李教授对宗教定义的关键词是三个字——“超人间”。狭义的宗教,就是相信超人间存在的文化体系。广义的宗教,就是因为信奉超人间存在而形成的一种社会现象。

    其次,李利安教授对陕西文化做了深刻的剖析。李教授认为,陕西文化的最大亮点就是她的历史文化。而陕西历史文化中最具感召力的无非有两类,一类是世俗性的政治文化中的皇家文化,第二类是非世俗性的宗教文化。皇家文化可以总结为五个特点,同时每一个特点又存在着一定的缺憾。第一个特点,陕西的皇家文化历史极其悠久,都是一千年前的辉煌。由于时代过于久远,古今隔海难以避免,而当今陕西又忽略与当今文化和潮流接轨,从古今关系这个角度来看,陕西文化处于古今断割状态。第二个特点,陕西文化的物质形态极其发达,例如文物多,遗址多,场馆多。可是“物”的背后必须要有“神”,就是要有神韵,有底蕴,这就是所谓的形神关系。但陕西文化的“神”隐没在物的背后,没有得到充分彰显。第三个特点,陕西文化博大精深,气势恢宏,极其高雅。然而,过于高雅,缺少通俗,又使陕西文化缺乏民众性基础。第四个特点,陕西目前比较叫响的文化,都呈现出很强的人文性,自然性支撑和呼应很弱,这样,从天人关系方面来看,陕西文化有其劣势。第五个特点,从圣凡关系方面来讲,陕西过去重视的都是世俗性的文化,没有重视神圣性的宗教文化。这种世俗性的文化既不具有全球的感召性,也不具有全国的感召性。

    然后,李利安教授针对陕西皇家文化的五点劣势,指出陕西宗教文化具备五个优势。第一,陕西宗教文化是古今相承的,无论哪一种宗教,都是在历史上感召人心,今天依然感召人心,未来还会继续感召人心,不像皇家文化,基本上是一种死去的文化,而是活着的而且长寿的文化。第二,陕西宗教文化是形神兼备的,陕西历史上有很多种宗教,在整个中国各省来讲,应该是宗教种类最齐全的,特别是很多宗教都是先传入到陕西,然后由此再散布到全国各地。所以,陕西有极其多的宗教场所,留下了大量的建筑、造像、典籍、绘画、服饰等,它们既是历史的遗迹,同时对信徒来讲,也是受崇拜的对象,所以,相对于皇家文化的形神分离,它是是活着的东西,它更具感召力,更具魅力。第三,陕西宗教文化是雅俗共赏的。在儒释道的创新、发展、变革方面,没有哪个地方再能够超过西安了,特别是道教和佛教,在历史上的多次理论创新都发生在陕西,这就使得陕西成为历史上无与伦比的宗教理论创新基地。陕西是中国佛教六宗祖庭的所在地和《道德经》的产生地,另外,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也是通过这样一个跳板,首次传到了中国。宗教文化又是通俗的,不是只能被文化人所理解,它是为所有老百姓能够理解和接受的,这是宗教文化和皇家文化的巨大不同。第四,陕西宗教文化是天人合一的,有自然资源的支撑。宗教场所大多与山川美景圆融和谐,立足自然、保护自然、体悟自然。第五,陕西宗教文化有神圣性。这种神圣性是建立在世俗性的基础上,建立在现实凡间的基础上的,与世俗性的文化相统一。陕西的宗教文化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在亿万信众的心目中,陕西有很多的圣地、圣典和圣人。

    陕西的宗教性文化资源不仅在历史上有地位,更重要的是在当代也很有价值。一方面,陕西的世俗文化有五大劣势,另一方面,陕西的宗教文化完全可以弥补这五大劣势。另外,我们从宏观意义上来讲,宗教文化也有自己独到的魅力。陕西宗教文化的当代意义表现为它的四种作用:第一个作用就是解释问题,陕西宗教的教义都涉及宇宙是怎么回事,人类命运是怎么回事,人类苦难的根源等等;第二,陕西宗教文化可以提供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或力量,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第三个功能就是超越问题,世俗文化讲实在和功利,存在于某个具体的时空下,直面当下的问题。但是宗教文化具有超越性,宗教文化可以不理当下的问题,而给人们树立另外的目标,引导人们去解决另外更具有终极意义的问题;第四个作用就是消灭问题,就是问题本身虽然还在,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存在了。例如宗教的博爱、慈悲、因缘等学说都可以帮助人们包容不能包容的事情。

    最后,李利安教授对陕西历史上的宗教文化进行了分阶段的梳理。李教授把陕西宗教文化的发展划分为十个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原始宗教。陕西宗教最早的遗迹在今天的半坡村遗址。第二个阶段,中国的历史进入了三代时期后,形成了“敬天法祖”的宗教观念,特别是西周时期,陕西这个地方古代国家宗教文化的中心,最高教权和政权高度合一。第三个阶段是春秋战国,这一时期突破了对天的至高无上的崇拜,世俗文化得到彰显。第四个阶段是秦汉时期,秦代是法家独尊,焚书坑儒,实行文化独尊,到了汉初时期,黄老道一家独大,董仲舒时,也是在我们西安这个地方发生了巨大的文化变革,儒家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第五个阶段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魏晋玄学在远离政治的背景下产生了,道教诞生了,佛教进入了中国,三教纷争,这在中国文化史上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事情。第六个阶段是隋唐时期,佛教的理论创新空前绝后,大量的直到今天存在的佛教理论都是当时形成的,形成的重镇就是西安这个地方。道家的学说也在这一时期开始了历史转型。第七个阶段,宋元明清时期。理学形成,佛教出现了禅宗一家天下的状态,儒释道三教空前融合。第八个阶段,晚晴到民国时期,传统的文化第一次遭到质疑,西方文化以强势姿态开始输入中国,五大宗教并立的格局由此开始。第九个阶段是1949年至文革,宗教受到的怀疑和批判日益加大,对宗教的压制从1958年之后变本加厉,到文革期间则发展成全面取消宗教的状态。第十个阶段是从文革结束,改革开放至今。国家的宗教政策恢复到科学理性的状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贯彻,宗教也在不断地复兴和发展。

    李利安教授的讲座结束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杨学义研究员做了点评。杨院长对李教授的讲座给与了高度评价,称其讲座在理论上的深邃性、内容上的丰富性和表达上的生动性给人带来一种智慧的享受,可以帮助大家理解陕西宗教文化的优势,对政府的决策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现场听众围绕宗教与文化、宗教旅游开发、人的文化性和超越性等问题向李教授请教,李教授都一一做了解答。一场精彩、充实、生动、细腻的学术演讲圆满结束。

    讲座前,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院长任宗哲教授接待了李利安教授,对李教授来院做讲座表示欢迎。中午,主管科研工作的石英副院长宴请了李教授与部分客人。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