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北京大学楼宇烈先生在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辞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2-07-11)

北京大学楼宇烈先生致辞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代表: 首先非…


北京大学楼宇烈先生致辞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代表:

    首先非常感谢会议主办方邀请我出席这样一次研讨会,我觉得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这个主题非常有现实意义。佛教应当为当代文化建设做出贡献,佛教也可以为当代文化建设做出贡献。因为佛教已经经历了2600年的历史,至今不仅没有衰退,反而呈现出非常兴盛的趋势,说明佛教具有适应社会的能力和发挥社会进步作用的现实价值。

    最近我和宗教局的一位领导谈话,他说从印度驻华大使馆获得这样一个信息,讲到佛教在欧洲发展情况,其中讲到英国、法国、德国佛教发展很快,信众越来越多,特别是德国佛教信徒已经达到500万,是德国人口的十分之一。这说明佛教文化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也说明它适应当代文化发展的需求。尤其是在物质主义泛滥的今天,佛教可以为净化人类的心灵发挥积极的作用。在治疗当今人的心理疾病方面,当今心理学者非常认同的一点就是,佛教完全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而且佛教在推动当今社会的道德建设方面也有积极作用,并能在促使人获得身心健康与和谐方面做出贡献。

佛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结构部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主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我在十年前就讲,中国传统的文化在今天要继承和发展,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要借助于佛教,因为佛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仅仅是一个独立系统,而是把传统文化各个因素吸收和融合一起的一个综合性文化系统。

我觉得我们对佛教要有一个新的认识,这个问题也涉及到我们对整个宗教的认识。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们总是把宗教信仰跟有神信仰联系在一起。实际上,宗教信仰不一定都要和有神信仰联系在一起。佛教信仰就是一种以人为本的人文宗教,因为我觉得佛教之所以能适应中国文化整体的环境,就是因为佛教有这样一个特点。因为中国文化的整体环境是一种充满人文精神的文化,是以人为本的文化,所以佛教在中国文化中的发展便如鱼得水。刚才增勤法师也提到,佛教在中国两千多年传播的过程中间,是有许多创造的,跟印度的佛教不是完全相同的,在诸多的不同之中,人文性、文化性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想对佛教就应该敢于提出一个这样的认识。

从古代的高僧到当今的高僧都讲过,佛教不怕不信,就怕迷信。所以把佛教和迷信联系在一起是对佛教一个极大的误会,极大的误解。为什么说佛教不是迷信呢?我曾经讲过佛教的四个特征:第一是正信,正信什么呢?正信诸法因缘所生,而不是神的创造;正信命运是由因果业报所造成的,不是神来决定的。佛教还是一种智信,所谓智信就是要转识成智,因为识是分别的,人的意识对现实世界做出千差万别的分别,由于有分别,我们被现实世界的千姿百态所诱惑,于是我们就失去了理智,产生了执着,产生了烦恼和痛苦,所以佛教要让我们转识成智。所谓“转识”就是要我们通过“识”的局限性而获得一种智慧,这种智慧可以用来消除分别,也就是让我们通过现象来认识事物的本质,这也就是佛教讲的破相显性。所以说佛教是一种智信。佛教又是一种自信,因为佛教反复强调让我们自作明灯。释迦牟尼在临终的时候,他的弟子们哀求他,请他不要往生,请他留下来。弟子们说:如果你走了之后,我们去依靠谁?当时释迦牟尼讲了三句话:第一,我死了以后,大家可以以戒为师,这是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的一种说法;第二,大家要以法为依,就是说用释迦牟尼所说的佛法作为依据,第三句话就是自作明灯,自己照亮自己。所以,佛教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脱的一种宗教,我称它为自信。第四,佛教还是一种实信,即实实在在的信仰。特别是我们常说的佛在当下,证在当下,解脱在当下,而不是把这个修证寄托在一个遥远的未来,或者一个不可把握的世界,而是在当下就证悟成佛。所以中国近代著名的太虚大师就讲: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此名真现实。我们敬仰的是佛陀,但是完成在我们自己的人格,人圆满了,也就成佛了,所以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是真实的,也就是“此名真现实”。

以上是我对佛教的一个基本的认识,在此基础上,我们看佛教在中国整个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我相信把佛教运用在当代文化建设的过程中间,肯定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尤其是在当今社会道德滑坡、道德底线突破这样一些令大家担忧的问题层出不穷的背景下,我想佛教作为一种文化,至少在这个方面具有补救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会议的主题是非常好的,我衷心的祝愿“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