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黎荔教授作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第二分会场学术总结报告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2-07-16)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和香港中华密教学会联合主办的“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

黎荔教授作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第二分会场学术总结报告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和香港中华密教学会联合主办的“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于2012624日在西北大学举行。西安交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黎荔教授作第二分会场学术总结报告,全文如下:

   尊敬的主持人、各位专家学者,大家好:

我们第二分会场的分论题是继往开来——佛教文化的价值与当代创新,本组共提交论文35篇,三场讨论共16位学者作了发言。

我们从两个维度进行了围绕主题的探讨,第一个是继往,也就是返本,以当代的眼光重新审视和解释佛教文化有益于当代文化建设的部分。在这方面,有学者提供了北京佛教特质和文化价值的研究,认为北京由于其特殊的政治文化背景,佛教文化深刻影响着佛教的发展,认为北京现存的佛教文化遗址,任何一座城市都无法比拟,北京的建筑文化不仅仅体现在紫禁城、四合院,也体现在形形色色的佛教寺庙。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宗教学学者Hoffman提供的是对早期巴利文佛教文献的研究,他从伦理这个层面切入,认为佛教否定出身决定贵贱,而是以人的所为来决定,与强调种姓的婆罗门教有着本质的不同,而且他是从道德伦理的层面来谈信仰的构成,而不是一般西方的学者从理性和实用哲学的层面出发。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博士后王早娟从生态文明的层面,发掘佛教文化中所包含的生态理论,认为佛教可以为当代生态文明提供心灵净化、社会关怀、环境保护三方面的启示。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尕藏加教授对藏传佛教文化内涵和特征进行了梳理,因为作为世界佛教三大体系之一的藏传佛教,近年来在汉地的传播非常兴盛,值得关注。藏传佛教有着诸多自身文化的特征,有其丰富的理论体系和严密修证的次第。他介绍了藏传佛教的五部大论和八大体系,认为藏密不是我们一般理解意义上的密宗,而是藏族文化和密宗的结合,同时也是小乘、大乘和金刚乘的融合。

本分会场还就佛教如何积极介入当代生活,如何在当代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等问题进行了探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张家诚教授对人间佛教的发展做了细致的梳理,认为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是准备阶段,代表人物是谭嗣同、章太炎等人;第二是居士佛学阶段,以杨文会及其弟子欧阳渐为代表,标志着现代佛学的真正兴起;第三是太虚时代,也就是人生佛教阶段,台湾地区以印顺为代表,大陆以巨赞、赵朴初为代表,是人生佛教发展和实践阶段。本话题同时还引发学者关于中国当代佛教世俗化以及作为佛教本质特征的神圣性和超人间性的关系问题,认为佛教的本质还是要从超人间性中进行把握和界定。本组还对当前孔子学院在中国当代文化建设中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认为孔子学院作为国家文化战略,全球已经有200多家,但是它的功能现在主要在传播太极拳、针灸、汉语等这些形而下的技艺,而没有传播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佛教文化在历史上曾经是著名的输出品牌,广泛深刻地影响到了亚洲国家,现在有成千上万的民间跨国组织,官方应该予以重视和支持。本分会场中来自西北大学图书馆的谢锐老师认为,女性在当代佛教文化传播过程中应该扮演积极的角色,认为宗教未来的竞争掌握在守在摇篮边母亲的手中。西华师范大学副教授、四川大学博士后王雪梅女士谈到弥勒信仰在新的社会环境下出现了许多新的苗头,现在全国有十个以上弥勒道场,有些是有历史传承的,有些是新近打造的,新近打造的弥勒道场具有文化和很多方面的优势,试图把其推为和佛教四大名山相提并论的信仰圣地,反而冷落了历史遗留先来的道场。另一方面,在农村出现了民俗化的弥勒信仰法门,虽然简易,但信仰基础非常广泛,值得引起关注。另外,本分会场的学者们还对佛教艺术进行了讨论。大家认为,20世纪的佛教,从信仰的层面向文化的层面渗透,现代佛教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佛教的艺术化。佛教向中国传播和发展之初,佛教艺术就成为了中国艺术理论和构成的要素之一,产生了大量具有中国佛教因素的高超艺术品。当代佛教艺术和古代相比,审美维度更广,取材范围更宽,介质更加丰富,出现了油画、装饰、行为影视等佛教艺术产品,这些艺术品更容易流布众生,更容易实现跨文化的传播,没有语言传播中的文化折扣,更容易突破意识形态瓶颈,因为艺术是属于全人类的,在追求超越性和心灵自由的层面,宗教和艺术具有相通之处。

同时本分会场的学者还提出了佛教古籍整理方面的问题,国家图书馆的王红蕾女士和美国西来大学宗教系的龙达瑞教授等均对此类问题进行了讨论。目前我国有1000余万册古籍需要修复,而全国从事古籍修复人员约100人,完成修复需要1000年。古籍修复人才短缺与人才流失,是我国古籍修复行业发展的瓶颈。古籍在漫长的流传过程中,迭经水火兵燹破坏,流传至今已是百不存一。据统计,我国现存古籍总量500万部,5000余万册件,大部分收藏于全国公共图书馆、博物馆和教育、宗教、民族、文物等系统的古籍收藏单位,这其中佛教古籍约占10%。因此,如何保护和利用佛教古籍是我国古籍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而开始于2007年的“中华古籍保护计划”旨在改善古籍收藏条件,培养古籍保护专业人员,加强古籍的整理、出版和研究利用,逐步形成完善的古籍保护工作体系,使我国古籍得到全面、科学、规范的保护和利用。

    关于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关系,学者们认为,佛教思想和文化是系统性的,而我们面对的群体是复杂性的,我们要把它放在社会教育的体系下进行统一的思考。学者们呼吁充分发掘以往我们研究不足的佛教逻辑,佛教逻辑是论证和建立佛教理论体系的,有明确的工具性,是教化大众有效的工具。本分会场最为热烈的讨论是关于当今佛教文化的产业化问题。近年来,在佛教文化产业化开发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学者们认为佛教不能缺失其宗教性,不能被资本市场控制,佛教文化具有文化传承性和宗教传播性,因此也带有服务性和非营利性,文化传承性的价值是难以评估的,这些都决定了佛教产业化要有一个合法性、合理性限制的前提,超出盈利之上更高的目标,绝对不能急功近利,产业化的开发必须要以信仰性为标准,否则佛教产业化就会成为宗教和文化的灾难。西北大学思想所张茂泽教授抛开所发表论文,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提出了文化和人性的关系问题。文化和人性有内在的联系,文化是人对象化的产物,宗教是人性的神圣性、庄严性对象化的产物,人性本来具有神圣的成分,而佛教思想为我们提供了人格养成、人性内在提升的理论,这一点上佛教和马克思主义有内在的联系,可以互相沟通、互相补充,人性的异化就是人性的庄严性和神圣性不能在现实中得到实现,以至于产生了痛苦的问题,佛教在这一点上进行了充分的解释,把觉悟作为解决人性异化问题的途径,克服异化,实现人性,就是成佛。

本分会场讨论的第二个层面就是开来,大家认为佛教积极参与当代文化建设就要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无论是寺院佛教还是都市佛教,无论是佛教的艺术化还是佛教的产业化,都要求佛教在当今的太平盛世中积极介入时代的发展,这就是现代佛教所提出的一个目标使命,也只有这样,佛教的发展才能生生不息!

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