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国社科院孙晶研究员在西大做有关印度哲学的讲座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5-18)

讲座现场 孙晶教授精彩演讲 李利安教授为讲座做总结 李海波副教授做讲座主持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学生代…



讲座现场

 


孙晶教授精彩演讲

 


李利安教授为讲座做总结

 



李海波副教授做讲座主持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学生代表向孙晶教授献花

 

 

参加讲座部分师生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3516日晚七点半,应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之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东方哲学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东方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孙晶教授在西北大学太白校区历史学院二层报告厅做了题为“探索宇宙的终极存在——印度古代宗教的梵我合一论”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系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北京金珂书画院协办的“金珂文化讲堂”第十一期。

孙晶教授从印度哲学的起源讲起,重点讲解了吠陀的含义。吠陀是婆罗门教(印度教)最重要和根本的经典。它是印度古老的文献材料,主要文体是赞美诗、祈祷文和咒语,是印度人世代口口相传、长年累月结集而成的。吠陀(Veda)一词是动词vid-(知)的派生词,意为“知识”、“启示”,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吠陀,指的是四部吠陀本集,分别为《梨俱吠陀》、《娑摩吠陀》、《夜柔吠陀》、《阿达婆吠陀》,《梨俱吠陀》是四吠陀中最古老的一部;广义的吠陀,在四部本集的基础上再加《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这些都是印度哲学最基本的经典和最根本、最重要的基础。

孙晶教授总结出印度哲学的两个主要特点:一是印度哲学的宗教性,印度哲学与宗教的联系是密不可分的,不可想象印度哲学缺失了宗教的部分是否依然能成为完整的印度哲学或者是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印度哲学。另一个特点是,印度各派哲学都认可“轮回”和“业”(羯磨),哲学与宗教之间很难划出一条界线来,因此我们不能去寻找印度宗教与哲学之间的界限,而要发现它们之间如何互补。

随后,孙教授介绍了印度正统派哲学,即六大派别:弥曼差、吠檀多、数论、胜论、正理论、瑜伽。其中,数论与瑜伽属于吠檀多系,其理论基础是《奥义书》;胜论与正理论属于弥曼差系,其理论基础是《梵书》。其中,瑜伽分为三类:业瑜伽、智瑜伽和哈他瑜伽。业瑜伽认为,行为是生命最直接的表现,如衣食住行、言谈举止等。业瑜伽倡导集中精力于内心世界,通过内心的精神活动,引导更加完善的行为,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行为瑜伽。智瑜伽则是提倡培养理论知识,从无明中解脱出来,这是理论瑜伽。最后的哈他瑜伽也被称为“性瑜伽”。孙教授在对瑜伽的解说中,将丰富的现实事例与深厚的瑜伽理论相结合,使讲座更显生动有趣。

吠檀多哲学是构成大多数现代印度教派的理论基础,在讲座的最后部分,孙教授就吠檀多哲学的核心范畴做了系统简明的介绍,将印度哲学中梵与我的关系做了深入说明。《梵经》(《吠檀多经》)中认为,梵是世界的最高主宰。梵是宇宙精神,是无限、无所不在、永恒不灭的精神实体,它既没有差别,也没有形态和属性,不能以概念来理解,不可用言语来表达;它是超越人类感觉经验的永不磨灭者,是世界各种现象产生、维持和毁灭的终极原因。“我”(Atman,个体灵魂)的观念最早见于《梨俱吠陀》,含义有风、自身、呼吸、肉体、本质、主宰者、永恒智慧的原理等。生命我虽具有普遍灵魂或最高精神的内涵,但与最高我或普遍我(梵)有所不同,最高我是永恒的,不被创造,而生命我是由最高我演变的。生命我和最高我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就像瓶中空与大虚空一样。孙教授在讲解“我”也就是梵语中“阿特曼”的过程中,运用梵语构词法讲解,逐步分析了阿特曼在梵语中的演化,详细说明了阿特曼由av(吹风)的词根推出,首先由“风”变成了“呼吸”,再由“呼吸”变成“自我”……关于梵我合一,孙教授用“我的四位说”来形容。自我在醒位时处于现象世界之中;自我在熟睡位和死位时,它则是进入了梵的世界;自我在梦位(睡眠境)时则处于两界之间,游走于两界之间的自我并非清净的自我,因为在梦中还会出现醒时的情景。孙教授生动的语言,诙谐幽默的表达方式,让现场听众无不耳目一新。

在随后提问环节中,现场听众踊跃提问,孙教授都一一认真作答。讲座的最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对孙晶教授的讲座进行了总结,李教授对印度哲学中宗教性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对孙教授的讲座给以高度评价,并对北京金珂书画院的两位代表表示感谢。讲座最后,在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李海波副教授的主持下,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学生代表所有听众向孙教授献花。晚九点半,讲座在进行了两个小时后圆满结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