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北京大学李四龙教授在西北大学主讲欧美佛学与当代佛教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6-22)

陈锋院长介绍主讲人李四龙教授做精彩报告讲座现场李海波副教授主持问答荆三隆教授做评议李利安教授做总结…

 

陈锋院长介绍主讲人

李四龙教授做精彩报告


讲座现场

李海波副教授主持问答


荆三隆教授做评议


李利安教授做总结并致谢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3621日(星期五)下午两点半,应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邀请,北京大学佛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李四龙教授于西北大学老校区历史学院二层报告厅做了题为“欧美佛学与当代佛教”的讲座。此次讲座系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北京金珂书画院协办的“金珂文化讲堂”第十二期。讲座开始,西北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陈峰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主讲人李四龙教授并对李四龙教授的到来表示欢迎。

李四龙教授说,欧美的佛教研究已有近200年的历史,佛教徒在西方的弘法至少也有100年了,在这个过程中,佛教在欧美的形象前后有明显的变化,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

首先,异教徒的身份转换。1965年,William Turner在其《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历史》中将佛教笼统地归入“异教徒的偶像崇拜”(heathen idolatries)。1819世纪直到20世纪上半叶,锡兰、暹罗、北京等地的传教士还认为佛教徒是需要被拯救的异教徒。18世纪,初到拉萨的耶稣会士Ippolito Desideri16841733年)苦学藏语,研究佛教,也是出于这一目的。20世纪60年代,梵二会议的召开,使天主教最早成为倡导与佛教对话的宗教。到80年代,美国新教也掀起了与佛教的对话热潮,1970年稍前一段时间是美国佛教徒人数快速增长期,此后这个增幅逐渐下落,从70年代到现在由平均每年新增8万降到4万,汉传佛教大规模传播,尤其虚云一系的弟子做了很多努力。佛教在美国不再是遭人鄙视的宗教,亚裔佛教徒迅速增加。目前,美国的佛教徒大概有300万。在西方,佛教徒由异教徒变成了对话者。

第二,虚无主义的超越。1814年,叔本华的《意志及表象世界》将佛教说成是“悲观主义的宗教”,尼采受此影响,进而把佛教看成彻底的否定人生尘世的虚无主义。到20世纪初,反对把佛教说成虚无主义的声音已很响亮。其中,最有名的代表人物是舍尔巴茨基和西谷启治。舍尔巴茨基的《佛教逻辑》把印度1500年的佛教哲学分为三个阶段:佛陀时代与部派佛教500年,大乘兴起后500年,印度佛教最后500年。第一个阶段是多元论的时期,以有部为代表。第三个阶段以无著、世亲的唯识学为代表,是一种观念论。中间阶段以龙树中观学为代表,否定一切元素的真实性。舍尔巴茨基以“绝对主义”解读龙树所讲的“毕竟空”,认为它是一元论。舍尔巴茨基的解读直到1955年还有影响,如穆帝的《佛教中心哲学:中观学体系研究》。随着西方哲学的不断发展,西方对佛教也进行了多元诠释。台湾林镇国的《中观学的洋格义》对此进行了颇为详细的描述。另外,西谷启治的《宗教与无》80年代后在西方畅销至今。这本书认为,佛教是超越虚无主义的哲学体系,它不是要被西方人拯救的对象,相反,它是要克服西方虚无主义的困惑。

第三,退化史观的否定。莫奈·威廉姆斯在其演讲集《佛教》里面将南传佛教看作是“纯粹佛教”,而将汉传和藏传佛教看作是“杂种佛教”,在西方学者看来,佛教在亚洲传播的历史是典型的“退化”过程。随着理性主义历史观的引入,进化论与退化论产生冲突,最终退化论被否定。认为南传小乘佛教是佛教原初形态的想法被否定了,对南传佛教的研究更多地关注南传佛教国家自身的佛教经验。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由被认为是印度佛教的附庸变为具有独立的研究价值的宗教,汉传佛教中的禅宗尤为受到重视,而藏传佛教也由最为堕落腐败的宗教变为佛教发展的顶峰。

第四,南传佛教:“隐修”和“参与”的结合。对南传佛教的研究方法由以佛教文献学为主转向以社会史、人类学研究为主。南传佛教国家出现了许多宗教改革,产生了新教式佛教:反对西方宗教,主张信徒不需向活着的僧人学习,自己阅读佛典即可领悟佛法。该派信徒绝大多数是在家信徒,他们认为自己所信的是“科学”“理性的”哲学,而不是宗教。李四龙指出,这一派与中国不断膨胀的居士佛教有相似的理路。改革后的南传佛教国家,既有政治比丘,也有山林比丘,他们遥相呼应,一起又让佛教回到了社会生活的中心。在西方人的眼里,南传佛教由“纯粹佛教”变为“参与佛教”(Engaged Buddhism)。

第五,汉传佛教:禅宗经验的会通。否定退化史观后,汉传佛教尤其是禅宗被西方人认为具有独立的研究价值。西方对汉传佛教的研究在方法上有两大特点:一个是将中日韩三国放在东亚佛教这个大的框架中进行研究,另外一个就是以社会史的视角进行研究,注重与僧人进行思想交流,注重禅修的体验等。这种研究与中国一些学者的信徒式研究并不一样。

第六,藏传佛教:神秘形象的消解。1959年,达赖流亡,逐渐消解了西方人长期以来对藏传佛教的神秘想象。西方人对藏传佛教存在两种想象:1933年,小说家希尔顿发明新词Shangrila(香格里拉),指的是一个神秘的被雪山围绕的佛教王国;1922年,伦敦“基督教知识促进会”出版的《现代世界里的佛教》,批评西藏打着佛陀旗号实行暴政。

结语部分,李四龙教授提出了自己对全球化时代的佛教理念的思考。首先,李教授指出,新时期的佛教应该注重禅修,强调参与,倡导对话;其次,应该倡导一种在南传、藏传、汉传之外最能契合当代时机的新佛教,即第四乘佛教,而“参与佛教”是当代佛教的普遍特征;最后,人间佛教是“参与佛教”的思想源头,但需包容汉传佛教内部和外部的各种分歧。

在西北大学西北所李海波副教授的主持下,现场听众与李教授进行了热烈的互动问答。最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对李四龙教授的精彩讲座进行了总结并对李四龙教授和现场听众表示了深深的谢意,在热烈的掌声中,此次讲座圆满结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