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傅新毅教授在南京大学主持佛学原典读书会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9-21)

中国佛学网南京迅 2013年9月13日下午,来自不同专业和年级的学子们齐聚南京大学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

中国佛学网南京迅 2013年913日下午,来自不同专业和年级的学子们齐聚南京大学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参加了由傅新毅教授主持的佛学原典读书会。据悉,该读书会的基本定位是,在非体制的框架内,打造一个学术性、专业性、开放性、互动性的交流平台,以推动对汉语佛教文献及其哲学内涵的解读与研究。傅教授首先清理了“汉语佛教文献”与“佛教哲学”两个基本概念,随后,读书会的成员们开始轮流讲读世友造、玄奘译、窥基记的《异部宗轮论述记》,傅教授从旁指导补充。按计划,读书会将定于每周日下午举行,本学期的读书内容为《异部宗轮论述记》和《俱舍论圆晖颂疏》的前二品。

傅新毅教授指出,以语言来区分佛教文献具有更为稳妥的哲学基础,所谓汉语佛教文献,是指东亚社会(包括日本、韩国等)历史上以汉语书写的佛教文献,它与梵、巴、藏等佛教文献相对应,是数量最为庞大的佛教文献群,具有无法取代的学术价值。日本、台湾等学界的研究经验表明,梵、巴、藏佛教文献的研究确能拓宽汉语佛学研究的视野,但对汉语佛教文献的系统整理与全面开发尚有待提倡。

    傅教授还说,佛教哲学产生于印欧语系的背景,与中国传统思想具有明显的异质性。历史上,只有像玄奘等少数人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转换,即在汉语语境中重建了印度的佛教哲学。中国化佛教的学理基础,实际上乃是发轫于魏晋玄学的体用论,而不是西方形而上学意义上的本体论。基于印欧语系的共同背景,能称得上是西学意义上本体论的,在佛教哲学中就是阿毗达磨学。阿毗达磨是一切佛教哲学的基础,离开了阿毗达磨,甚至基本无法理解大乘佛教的哲学意义。这也就是读书班要从《异部宗轮论》、《俱舍论》开始的原因。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