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叶小文在京演讲:和合与共融——企业家精神中的和谐因素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12)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2009年第七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今日在京举行。以下为前国家宗教局局长、中央社…

叶小文在京演讲:和合与共融——企业家精神中的和谐因素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2009年第七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今日在京举行。以下为前国家宗教局局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中华文化学院第一副院长、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叶小文演讲实录:

叶小文:大家下午好,我是长期从事宗教工作,和宗教家打交道,今天来到这么多企业家之间,走向了这个辉煌的讲堂,讲什么呢?你们企业家都是来实的,我们宗教家全部是来虚的、空的;你们讲竞争力的,我们讲与世无争的;你们都是讲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的,价值规律的,我们都是虚无缥渺的。所以曲总你有没有搞错让我来这里,我讲什么?说我就讲这个题目,和合与共融:企业家精神中的和谐因素。好,我就命题作文。

这个题目怎么讲?我给人民日报写过一篇文章,文化建设的新高潮。我认为市场经济有两个起点,每一个经济的个体都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这是资本的本质啊。每一个真实的个人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人的本质。市场经济的动力正是从这两个起点开始,演出了剧烈竞争,形成了优胜劣汰的秩序。这才导致利益和利润的追求最大化,从而整体上推动经济的不断发展。

但我们看到物极必反,在最大化的追求导致了遇到了极大阻力,这个东西靠市场经济本身条件是做不到的,需要文化传统。大家都是成功的竞争者,我想给大家讲讲竞争与和合,一个故事与一个指头。大家都是追求的成功者,我想给大家讲追求与节制,新教论与佛教理论。

竞争与和合,一个故事与一跟指头。去年我们办了一个大的世界佛教论坛,开了一个很大的大会。一个和尚讲了两分钟,他们不干,和尚上去说不行,我说不行,只能讲两分钟。于是中国大陆的一群和尚,非常规矩,用和尚话讲了两分钟。他说我给他讲一个故事,我讲有一天五个指头打击,大拇指说我最大,顶呱呱,食指说我最大,民以食为天,我是食指。中指说哈哈我最大,你看谁最高啊?当然是我最高了。无名指来了,怎么办呢?他也不高,他说哈哈,你看各位小姐的宝石戒指带在哪个上面?是带在我上面,所以我最大。小指头说哈哈,你看人们起到的时候,谁离佛祖最近呢?我最近,所以我最大。各位都很大,大家都弯下身,这就形成了拳头,这才是最有力的。所以他最后说了一句话,他在讲一个和谐的道理,和谐世界,众缘和合,他有一个故事,尽在不言中。

我们的佛教论坛提出六愿,你讲了那么多道理,讲共产主义,通的了吗?我们就从一个指头通。37天台湾站立信众约400万,陈水扁为了推行法理台独处心积虑要去中国化,但他无论如何去不掉根。过两年我又弄到香港去了,意义是什么呢?我把香港的一批记者带到陕西,我给他们讲讲这个道理。佛家何所言,佛指何所指呢?最后我讲登到香港报纸上。保持和谐与稳定促进经济社会稳步发展,是港人最根本最长远的利益。

讲到追求与节制,现在我们追求追到信用缺失,我们吃什么放心呢?吃混的怕激素,吃素的怕毒素,喝饮料怕色素,喝白水怕有害元素。家庭主妇买什么放心呢?买什么都不放心啊,现在又买到了三聚氰氨。我们要讲究追求与截至,于是新伦理就来了,我们要从此岸走向彼岸,我信仰人之初性本善,我到法国嘎纳看到一个雕塑搞明白了,是亚当夏娃,这里写的故事就是亚当和夏娃他们无忧无虑的过着幸福的生活,后民的那个树是欲望的,果子是不能吃的,于是夏娃吃了吃了亚当就吃了。西方社会马克斯·韦伯的新教理论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描述了在基督教文明中推进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怎样得易于一种宗教精神的力量。

美国的可劲的超前负债消费,政府大搞赤字,一环扣一环,泡沫越吹越多,钱借出去还要有一天要还嘛,就像多米诺骨牌有一天一排一排倒下去,因此我们看到雷曼兄弟怎么突然就倒了呢?我们还看到敌稗又来了,他不还钱啊,那么好话的迪拜是怎么了?就像这些姑娘的辫子,那些债务甩都甩不掉。于是我在我的文章里写到,我们当然不会照办什么新教伦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靠神仙皇帝。但我们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也要面对在资本盈利和个人牟利这两个起点被激活后,人们如何提高自我的约束力和实际问题。我们应该善于从自己千年积累的东方文化中去挖掘、改造和创新,建立我们自己的现代市场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市场伦理,善于把资本的于诚信的建构成功结合。如果说资本主义社会是以资本的积累和增值为特征,社会主义就应该是一个不仅能运行和好资本更善于建设和管理好社会的社会。

老百姓怎么说,标语上怎么写,为什么禁欲却为其所还呢?恬不知耻而贪欲无害者。老百姓的话土的掉渣,但很有意思,二十岁有贼心没贼胆,三十岁有贼胆没贼钱,四十岁贼心、贼胆、贼钱都有了,贼又不行了,五十岁漂亮和不漂亮一个样,六十岁当官和不当官一个样,七十虽有房子和没房子一个样,八十岁有钱和没钱一个样,九十岁男人和女人一个样,一百岁活着和死了就一个样了。

四十岁前是挣钱拼命,拿命换前,四十岁以后珍惜生命,拿钱买命。你看这个,重庆高速路上,新婚就吵架,吵架致小别,小别胜新婚。注意禁欲却为其所害。诗人一度认为,发达国家经过了市场经济的历练,有相对成熟的一套制度和法律规范叹服。但最近爆发的金融风暴,正是来自华尔街那些金融衍生品的卑鄙制造者们。

发达国家的教训提醒我们,制度和法律并非万能,贪腐便定然无孔不入,既然人非圣贤,难绝私欲,难免懈怠。信念和道德的自律是发自内心的警钟长鸣,可以使制度和法律内化为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自我约束。第一想到不忘本,人民莫做恶,第二想到党培养,无当岂能有所做,第三想到衣食住。

我最近看到一个台湾的判词,我不同意。被告陈水扁,身为一国元首,当之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婪,一国过作乱。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冤憎恨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我们怎么说佛教道理呢,我们总书记经常教导我们,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已之心。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多讲了,佛教的理论对我们企业家可能会有这么一点点启示,,总之都有很大的“和”思想,礼之用,和为贵。佛以治心,道以治身,儒以治国。中华民族什么独特思维方法?天人合一,民胞物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就是讲竞争与和合吗?不就讲追善求与截至吗?所以中国企业家的幸福境界应该是在和合中竞争,在节制中追求。所以这就是我今天讲的,谢谢大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