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金玉剖析独一无二苏曼殊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9-27)

中广网珠海9月27日消息 苏曼殊的铜像矗立在珠海北山村的名人雕塑园,他手握诗卷面目清癯,像一位远离尘…

中广网珠海9月27日消息 苏曼殊的铜像矗立在珠海北山村的名人雕塑园,他手握诗卷面目清癯,像一位远离尘世的高人。作为这位一代诗僧的故乡,珠海并没有忘记这位本土出生的旷世奇才,关于苏曼殊的研究从1984年起就没有中断过。而很多珠海人都十分喜爱苏曼殊的诗词,“行云流水一孤僧”、“踏过樱花第几桥”等至今读来依然口齿噙香。昨天,佛学造诣十分深厚的温金玉教授,从宗教的角度再一次解读了苏曼殊。

  苏曼殊的诗歌最好在午后泡一杯茶来读

  温金玉非常喜欢苏曼殊,他说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暖暖的午后泡一杯清茶读苏曼殊的诗歌,或者与三五知己一起谈论苏曼殊。而苏曼殊的一生用他的诗来解读就是两句诗: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

  苏曼殊虽身在佛门,但和民国的政治要人多有交往。柳亚子说到苏曼殊在日本的情况:“苏曼殊奢豪好客,肝胆照人,交友甚多。”用柳亚子之子柳红忌的话说,与苏曼殊交往的名字排列起来,差不多成了一幅中国近代史。苏曼殊1917年在孙中山家养病,临死前得到蒋介石的照顾,后事又由汪精卫料理,这些都是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

  苏曼殊还与章太炎、鲁迅、周作人、柳亚子这些著名文人都有交往,秋瑾在古轩亭就义之后,苏曼殊不避同党之嫌,扶病撰写《秋精遗诗序》,赞扬其爱国精神:“死即是生、生即是死。”

  苏曼殊死后与秋瑾等名人葬在西湖孤山,从此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苏曼殊

  温金玉昨天介绍了苏曼殊艺术上的成就,他说苏曼殊的才华独一无二,他的诗歌是文言古体,大有李商隐、杜牧的晚唐气象,他的孤傲与悲愤,他的飘零与落寞,都在诗中淋漓尽致地体现。

  苏曼殊翻译了雨果的《悲惨世界》,翻译了拜伦、雪莱、歌德等人的诗,在1908年出版了我国第一本拜伦诗歌专辑《拜论诗选》,由此确立了他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地位。而他的画也萧疏淡远,极具风致。虽设色不多,但极有枯藤老树昏鸦的元人小品格调。

  苏曼殊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印度。但是因为钱的因素没有去成,成为一生憾事。他常常画一个和尚一匹白马,在荒原里寂寞地走。他希望自己像唐僧一样去取经,可是这个心愿没有完成。

  苏曼殊通过艺术的行为去表达佛教

  昨天,温金玉主要讲解了苏曼殊在佛教上的成就。苏曼殊通过艺术的行为去表达佛教,而这个表达恰恰符合佛教的要求。

  苏曼殊以出家人的身份混迹于俗世,而他的小说也专写男女私情,一个和尚写得出这样的小说真是匪夷所思。有人说苏曼殊的小说意志薄弱的人断不可读,当年有的人看了他的小说之后真的殉情自杀了。

  苏曼殊几乎抛开了一切宗教义务,但他非常孤独,“芒鞋破钵无人识,知音何在?”

  温金玉说要想解读苏曼殊的宗教思想,就必须破解这个密码,他放浪形骸的外表之下内心有一个价值支撑,这个支撑就是苏曼殊对佛法的根本理解:用出世的心去做入世的事。苏曼殊在1918年秋日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遗言是“一切有情,都无挂碍。”

■专访

  只有珠海才能出苏曼殊

  记:在你心目中苏曼殊是一个怎样的人?

  温: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苏曼殊也不例外,许多人从文学家的角度研究他,他却认为他是一个僧人,一个特立独行的僧人。如果将他的宗教理念付诸实现,他将是中国的马丁路德金。

  记:他特立独行表现在哪一方面?

  温:苏曼殊一改佛教的传统面目,他看到佛教的另一面就是去 “破”,去破除人们心中的执著。作为一个出家人,苏曼殊吃花酒招妓女,行为真的惊世骇俗,但他的心中非常干净,陈独秀曾经说过,苏曼殊是这个世间少有的清白之人。他是以出世的心行入世的事。

  记:关于苏曼殊吃花酒后人的议论也很多?

  温:人们总是用世俗的尺寸去丈量那些心怀明月的人。据我考证,苏曼殊曾经与一个女人同床共枕,但他们并没有肌肤之亲,很多人以为这不可能,但我认为苏曼殊能够做到,不能因为自己的污浊,而去怀疑那些人世间纯洁的所在。

  记:苏曼殊一生才华横溢,但非常痛苦。他的痛苦根源在哪里?

  温:一是身世之痛,一生没有祖国没有母亲,故乡一直在中国与日本之间飘荡,他没有自己的精神家园。二是革命之痛,我们把苏曼殊的人生经历徐徐展开,就是一幅中国近代史,他与孙中山、章太炎、蒋介石、汪精卫、鲁迅等都有很深交往。他曾经对革命一腔激情,他眼见着一些当年豪情万丈的革命志士沦为满清的走狗,他满腔的悲愤和失望,就转为一种看似颓废的生命态度。

  记:你如何理解苏曼殊的情感生活?

  温:别的僧人是在禅堂开悟,苏曼殊是在妓院开悟。作为一个出家人,苏曼殊与那些女子的交往,我的理解是一种他需要的一种安定,一种氛围,因为他从小就失去母亲,他需要来自女性的关爱。

  记:如何理解“行云流水一孤僧”?

  温:所谓行云流水,有两层意思,一身无寄,心无所依,还有一层意思是他拥有非常洒脱的人生。

  记:珠海现阶段应该如何发扬苏曼殊?

  温:珠海不仅仅是苏曼殊出生的故乡,还应该是他心灵的家乡,宣扬他的精神是珠海的一项文化工程。珠海除了打造苏曼殊文学奖,重修他的故居,还应该提倡他的 “道”,他的心灵的感召力,做到神形合一,才会使珠海与苏曼殊结合起来,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文化力量。

  ■观点

  一钵千家饭 孤僧万里游

  苏曼殊的行为艺术

  温金玉认为,苏曼殊一生,真正过着“一钵千家饭,孤僧万里游”的生活。作为僧人,他无常住寺院,一身无寄;作为法师,他以歌咏诵法言、书画为佛事,并不参与任何传统意义上的佛事活动。这种特殊的生命体验与人生境遇构成他迥异于常人的生活样态,由此也常常为人所诟病。

  饮食不节

  曼殊贪于饮食,特别钟情甜食。他爱吃摩尔登糖,从不离嘴。一次身边没有钱买糖,便把嘴里所镶的金牙取下变卖,还风趣地称自己是“糖僧”。

  有一次,苏曼殊在东京费公直家替人写条幅,吃午饭时,他说想吃鲍鱼,费公直便命人买回一盘。吃完后,他觉得意犹未尽,自己又跑去买,连吃三大盘才罢休。当夜,他腹痛不止,暴泄整晚,气息奄奄地休息了好几天。章太炎《曼殊遗画弁言》记载苏曼殊在日本“一日饮冰五六斤,比晚不能动,人以为死,视之犹有气,明日复饮冰如故”。

  在日本留学时,有一次给柳亚子写信,落款时竟署明“写于红烧牛肉鸡片黄鱼之畔”,令收信的柳亚子捧腹大笑。

  行事怪异

  一次曼殊去看戏,隔座为一前清财阀的眷属,艳装盛服,备极奢华。她吸水烟,吹灰屑落在曼殊外衣上,曼殊虽然知道,却任其延烧,坦然置之,有人问其故,他说“不宜拂美人意也!”

  有人这样描写曼殊的怪异生活状态:“每在沪上,与名士选色征歌无虚夕。座中偶有妓道身世之苦,即就囊中所有予之,虽千金不吝,亦不计旁观疑其挥霍也。或匝月兀坐斗室,不发一言。饥则饮清水食蒸栗而已。刘申叔云:‘尝游西湖韬光寺,见寺后丛树错楚,数椽破屋中,一僧面壁趺坐,破衲尘埋,藉茅为榻,累砖代枕,若经年不出者。怪而入视,乃三日前住上海洋楼,衣服丽都,以鹤毳为枕,鹅绒作被之曼殊。’”

  温金玉简介:

  现任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专职教授,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佛教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佛教协会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等。

  研究方向:

  中国佛教伦理、中国佛教制度。

  著述:

  《僧尼的一生》、《四分律释译》、《读体见月大师传》、《慧能法师传》等80余篇论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