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周老虎”复出凸显全方位信任危机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3-08)

 编者按:周老虎事件饱含着及其复杂多样的社会问题与民众心理问题,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各个领…

 

 编者按:周老虎事件饱含着及其复杂多样的社会问题与民众心理问题,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各个领域,思之会令你惊叹。仅从佛教的角度看,就可以作为一个明镜,映照众生万象。而在佛教之中,仅从戒妄这一点来看,也足以言说万千。本文所说的“全方位信任危机”的确是看到了这个事件背后最重要的民族精神问题。大力提倡佛教五大根本戒中的“妄语戒”就是对付这种信任危机的良策之一。 中国佛学网

    2008年11月被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的陕西镇坪县农民周正龙,最近委托律师向法院提出申诉,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中央政法委递交申诉信,坚称其拍摄的华南虎照片为真,要求再次进行科学鉴定,要求法院改判其无罪。 从2007年10月陕西省林业厅公布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片,宣布陕西发现华南虎,到2008年6月证实华南虎照片系造假而成,周正龙因诈骗被逮捕,再到当年9月、11月法院对周正龙案做出一审、二审判决,“周老虎”事件足足把中国人折腾了一年之久。按说法院对周正龙判处缓刑,算是宽大处理,周应该心存感激,从此消停安分才对,孰料才过去一年多,这个周正龙又不甘寂寞,再次“出山”挑起事端,他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凡事皆有因果缘由,“周老虎”事件以及这次上演的“续集”也不例外。不难发现,这里面存在着一个层层演进的信任危机链条,周正龙此番全盘推翻其先前的口供,高调要求改判无罪,不过是这个信任危机链条的末端罢了。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在现代社会,信任是人与人之间、个人与公权机关之间交往互动的基础,如果由于信任流失、缺失而出现信任危机,则人与人之间、个人与公权机关之间的交往互动将受到严重阻碍,甚至根本无从谈起。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周老虎”事件向人们生动地展示了,在当前一些地方和领域,日趋严重的信任危机到底是怎样形成的。 据周正龙一审供述,他之所以伪造华南虎照,是因为这些年多次给各种搜虎队做向导,县里领导总是催问他有没有老虎的线索,造假也是为了“应付差事”,而且“他们还欠我600多块(钱)向导费呢,每次上山都是我们辛苦,他们自己喝酒打牌,凭什么他们可以骗我们农民,我就不能骗他们?”县里领导和各种搜虎队经常骗农民、骗周正龙,于是周正龙抱着“老子也骗他们一回”的念头,拍了假虎照去“应付差事”,结果正中县里、省里某些官员的下怀,被当作陕西发现华南虎之铁证大肆宣扬。假如不是经常被骗,周正龙大约不敢轻易产生“骗他们一回”的想法,至少他骗起来是不会如此心安理得的。 县里、省里的官员不是傻瓜,当然不会轻易上当受骗,别人能看出“华南虎照”有假,他们何尝不能?但为了政绩,为了获得巨额的专项经费,他们太需要陕西发现华南虎的铁证了。然而“华南虎照”毕竟存在致命的漏洞,当地政府最终“挺”不下去,只好承认“周老虎”造假。可叹的是,有关方面敷衍舆论、欺骗公众的行为并未停止,“挺虎”主力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孙承骞虽然被免职,却仍然是林业厅党组成员,副厅级待遇保持不变,对“周老虎”事件的行政问责,变成了一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闹剧…… 周正龙和当地政府暂时从“造假舞台”退下之后,司法机关闪亮登场了。法院的判决力图确认这样一个事实:周正龙身为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对拍摄技术知之甚少,却在没有“能人”帮忙,没有“高人”指点、没有“贵人”庇护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完成了一系列造假行为。这样的认定无疑与人们的常识认知、与社会生活的逻辑与事理大相径庭,但法槌重重敲下,判决自此生效,社会舆论的质疑、非议何足道哉? 周正龙在申诉中说,他在一审和二审时都默认造假指控,是因为法官曾到看守所告诉他,如果承认造假就可以缓刑回家,否则,光私藏子弹一项即可判两三年实刑。鉴于周正龙已有造假骗人劣迹在先,他透露的这个情节是否属实尚待查证,但他显然对自己被政府“骗”很不满,对法院的判决很不服气,不然他断不会跳出来喊冤。然而周正龙再怎么折腾国人、欺世盗名,他终究只是一介农民,他损害的只是他自己的私信力。相较之下,当地政府、司法机关与周正龙一道在“瞒和骗的大泽”越陷越深,“甚而至于已经自己不觉得”,他们损害的可是国家公权机关的公信力,其影响比周正龙造假要严重得多,性质也要恶劣得多。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