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吐火罗语与龟兹石窟研究获新突破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07-22)

证实了克孜尔石窟兴建的年代发现了未知的龟兹国王号证实了克孜尔石窟寺就是古代的耶婆瑟鸡寺吐火罗B语木简…

证实了克孜尔石窟兴建的年代

发现了未知的龟兹国王号

证实了克孜尔石窟寺就是古代的耶婆瑟鸡寺

吐火罗B语木简(照片由新疆龟兹研究院提供)

    新疆阿克苏克孜尔石窟是何时建设的?又是何时衰落的?耶婆瑟鸡是指克孜尔石窟吗?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克孜尔等龟兹研究,成为研究者心中的瓶颈。由新疆龟兹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联合展开的新疆现藏吐火罗语文学资料调查与研究项目,经过5年时间的深入研究,终于从有关龟兹石窟保存的吐火罗语材料研究中,获得了一些答案。

    提起吐火罗语,人们会想到季羡林先生。吐火罗语的研究是20世纪国外学界的研究热点,且已有百年历史。季羡林先生是我国攻读和研究吐火罗语的先驱,也是唯一能熟读精研吐火罗语写本的学者。2009年季羡林先生逝世,我国吐火罗语研究一时呈现出后继无人的局面。

    新疆龟兹研究院保存有丰富的吐火罗语材料,是目前国内最为集中的收藏单位。这些材料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出土的木简和文书残片。这部分文字除了用来书写吐火罗语与梵语的婆罗谜文字外,还有少数书写梵语与印度俗语的佉卢文学残简。二是洞窟现存的题记。主要是壁画榜题以及由石窟居住者、参观访问者在墙壁上留下的墨书或刻写漫题。壁画榜题主要是吐火罗B语(龟兹语)与梵语之婆罗谜语题记,漫题则泛见于各种语言文字。

    以游人留下的漫题为例,即有婆罗谜文字、汉文、藏文、粟特回鹘文字、察合台文等语言文字。这些文字分布在克孜尔、库木吐喇、玛扎伯哈等石窟内。这批材料为先前国内外学界所不知或知之甚少,虽然内容丰富,但保存状况欠佳。其中木简遭虫蛀、酥碱等病害侵蚀严重;榜题和漫题刻写则日渐风化、脱落,一部分字迹磨损漫漶。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新疆龟兹研究院对这批吐火罗语资料展开了初步整理、释读和研究工作,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1998年,新疆龟兹研究院(当时为龟兹石窟研究所)的业务人员在记录克孜尔石窟基础档案时,就开始记录洞窟内的婆罗谜文字榜题、漫题以及其他古代题刻,并且在《克孜尔石窟内容总录》一书中专设一项题记及题刻,记录这些文字的简要情况,发表部分木简的照片。后来又陆续编辑出版了《库木吐喇石窟内容总录》《克孜尔尕哈石窟内容总录》,第一次向国内外公布了龟兹石窟内保存有大量吐火罗语材料的信息。

    著名西域名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教授荣新江十分关注世界学术的新疆课题。2009年,他将目前国际上最具潜力的两位吐火罗语学者——荻原裕敏和庆昭蓉从法国请到中国,合作开展新疆现藏吐火罗语文字资料的调查与研究工作。

    围绕着这一项目,新疆龟兹研究院本着开放式办院的方针,先后完成了多项研究课题,出版了《新疆龟兹研究院藏木简调查研究简报》《新疆拜城县亦狭克沟石窟调查简报》《克孜尔尕哈石窟现存龟兹语及其他婆罗谜文字题记内容简报》等一系列文章。

    事实证明,新疆龟兹研究院院藏的吐火罗语材料是非常珍贵的历史宝库,初步的研究成果已经揭示出它丰厚的历史价值,其中大多数木简年代确定为唐代安西都护府统治时期。石窟题记则记录了克孜尔石窟从兴建到衰落过程的信息。同时,在研究释读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前所未知的龟兹国王号。这些成果的取得,对于解决长期困扰克孜尔等龟兹石窟研究的瓶颈问题,如年代分期等提供了直接的证据。此外,还在克孜尔石窟中发现了古代地名耶婆瑟鸡的龟兹语形式,这为证明克孜尔石窟寺应当就是古代的耶婆瑟鸡寺提供了核心证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