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谈《大秦岭·盛世佛音》之得失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1-14)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0年1月14日下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举办了《大秦岭·盛世佛音》座…

   

李利安教授谈《大秦岭·盛世佛音》之得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0114日下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举办了《大秦岭·盛世佛音》座谈会。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主持了座谈。与会人员就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近期播出的《大秦岭》的观后感想进行了交流,尤其是对第三集《盛世佛音》作了比较深入的讨论。除了充分肯定该片精湛超群的艺术手法之外,也对该片的策划及其现实意义给予了高度评价。大家一致认为,《盛世佛音》的拍摄和播放体现了陕西省委省政府对陕西文化资源和文化产业的重视和良苦用心,也体现了主管部门把陕西建设成文化产业大省的决心。在座谈会上,大家也针对该片中的某些不足之处提出真诚的意见。

在座谈会上,李利安教授首先发言,他对《大秦岭》的背景进行了深度的分析,对拍摄《大秦岭》的意义作了高度的评价。他说,在全球化的国际背景下,为了应对西方文化向全球的强劲渗透,为了呼应文化领域的多元化发展趋势,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中华文化的复兴也在迅速展开,以德建国战略的出台以及国学热的兴起等,都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时代潮流。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人们对文化生活的需求日益增多,工作压力造成的身心疲惫也需要获得精神的安顿,而近年来文化产业的空前高涨也激发了传统文化现代价值的进一步提升。陕西作为文化大省,历史文化资源之丰厚已为天下公认,但如何挖掘这些文化资源,特别是如何将这些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实现其社会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这是陕西所面临的非常急迫的问题。过去,陕西比较重视古城及其相关的文化资源,兵马俑、古城墙、各种博物馆、乾陵、大明宫以及法门寺等,均属于这种类型的文化。这种文化的最大缺憾是没有自然资源的支撑,基本上属于一种纯人文性的文化。像秦岭这样融自然与人文于一体的文化宝藏,在陕西一直处于被忽视的状态。

近年来,李利安教授曾经多次呼吁重视对终南山文化资源的全面研究以及科学的保护和合理的利用。他认为,作为秦岭核心地区的终南山蕴藏着极为丰富的佛教、道教、儒教、民间信仰以及文学、军事、民俗、医学、养生、艺术等文化资源。而且这些资源在整个中国的文化史上具有无可替代的崇高地位,因为她不但主导或直接影响了中华文化发展的走向,而且塑造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特质与基本形态,所以,终南山可谓天然的中华传统文化的博物馆,堪称一座世界级的文化名山。

李教授在四年前就曾在西安市政协提交了一个针对终南山的论证完整严密、建议清晰可行的提案,此后又连续三年在市政协提交关于终南山的提案,同时又相继通过西安市电视台、陕西省广播电台、《华商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城市经济导报》、《美报》、中国佛学网等媒阐述终南山的文化地位与当代价值,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的地位。他还在陕西省政协主办的2008陕西文化产业论坛、陕西省政府和中央文史馆主办的长安文化论坛等很多场合大力宣扬他的观点,受到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高度重视。政协西安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将终南山文化作为核心议题进行讨论,并邀请李教授作专题报告,由李教授起草的关于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的报告受到市上主要领导的批示。他的文章《关于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的思考》被收于《陕西蓝皮书·陕西文化发展报告2009》,引起有关领导和社会大众的广泛关注。终南山的文化资源及其历史地位与现代价值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

李教授在发言中指出,秦岭的地位既体现在中华历史的进程中,也体现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总体格局中,既在中华地理体系中具有突出的地位,也在东方文化架构中拥有关键性作用。秦岭见证了秦人的崛起和大秦帝国的威风,扶持了大汉帝国的兴盛,演绎了三国时期魏蜀之间的风风雨雨,也成为后世尤其是隋唐帝国的后花园和文化振兴的基地,既孕育了多姿多彩的文化,也促成了很多历史故事的发生,承载着丰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养分。李教授在发言中比较系统地列举了秦岭在中国历史进程、尤其是文化发展中的崇高地位,其中很多极为重要的文化资源都是《大秦岭》所没有涉及的。李教授认为,《大秦岭》以这样一座神奇伟大的山作为挖掘和表现的对象,实在是具有战略眼光的。

《大秦岭》第三集《盛世佛音》是本系列专题片中关于秦岭佛教文化的部分。李教授说,本集的优长之处和现实意义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以秦岭所蕴含的佛教文化为彰显对象,其选题具有极为重要的文化意义和社会价值,因为秦岭不但是中国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的南北分界线,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天然博物馆,而在中华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中,秦岭的佛教文化更加突出;秦岭不但是中国最中部东西横亘的中央山脉,而且是中华文化内在灵魂的主要塑造者,是促成佛教中国化并使之进入中华文化核心部分的圣山。

第二,以六个不同的历史人物为主线,表现秦岭所积淀的佛教文化的不同内涵,六个故事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完整性,从而也具有了趣味性和观赏性。

第三,影像考究,画面唯美,展现了极高的摄影艺术境界,充分展现了秦岭的自然风光和文化遗迹的神奇、神妙和无穷魅力。

第四,音乐既具有佛教的滋味,也具有秦人的风格,同时和古典的深沉相一致,体现了浑厚一体、袭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

第五,旁白语速稳健,音色浑厚,语调优美,磁性十足,极大地提升了解释词的魅力。

第六,主题歌歌词以著名唐诗词句贯穿,浑然一体,典雅而厚重,气势磅礴,颇有创意。

第七,微观的描述与宏观的把握相结合,高深的理论与通俗的表述相结合,突出表现在对六个历史人物的介绍,既展现了具体的细节,又夹杂着对佛教文化特点、兴盛状况乃至唐代中华文化总体地位的宏观把握,六大历史人物所本来所蕴含的高深问题均以浅显有趣的方式展现出来,这是难能可贵的。

第八,该片在自然与人文的呼应、历史与现实的贯通、佛理与史实的结合、佛教与社会的联系等关系的处理上把握的比较到位。例如从历史与现实的贯通来看,六个历史人物其实也同时是今天人皆尽知的明星,并均有其现实的空间阵地呈现,如鸠摩罗什的草堂寺、武则天的乾陵、玄奘的大慈恩寺以及多处空间遗址,鉴真的大明寺和日本的唐招提寺,而王维和韩愈更是威名至今不减的文化典范。在自然与人文的呼应方面,该片更是突破了以往陕西历史专题片的枯燥单一风格,融会了秦岭的自然风光与人文资源,使天人关系达到完美的结合,这不但是秦岭文化的最大优势,也是未来陕西历史文化资源开发实现突破性跨越的希望所在,一个取代单一人文资源开发的陕西旅游格局在这种天人关系的和合圆融中显露出迷人的曙光。

李教授在发言中还针对本片内容方面的一些不足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盛世佛音》在体系的完整性、内容选择的合理性和丰富性、语言表述的准确性等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他说,《盛世佛音》可以分为六个部分,分别围绕六个人展开,依此是:王维(701-761)、鸠摩罗什344- 413、鉴真(688~763)、玄奘(600—664)、武则天624-705年)、韩愈768-824。这六个人物在历史上到底是什么情况呢?王维被成为诗佛,他是一个文学家,但信仰了佛教,所以尽管是朝廷的一个官员,但经常隐居秦岭山中,作了很多富有禅机的山水诗,与秦岭关系是很密切的。鸠摩罗什是来自西域的一位佛经翻译家。其译场在长安多个地方,其中之一就是秦岭脚下的草堂寺,可以说与秦岭也是密切相关的。鉴真在长安时间不长,在长安期间也没有什么名气,后来回到扬州,之后又从扬州去了日本,名声大振,主要是中日佛教关系方面的一个代表性人物。玄奘则是一位去印度取经并翻译经典的大师。武则天登上皇帝宝座时利用了佛教,即位后迁都洛阳,在皇帝位上对佛教也多有支持。韩愈则是因为反对佛教而出了名。本片在王维的部分主要是说王维信仰佛教隐居秦岭及其诗作的情况,在王维和鸠摩罗什之间夹带了对王维时代唐代文化的发达和唐代佛教地位的说明。鸠摩罗什部分主要是讲鸠摩罗什来长安及其译经与贡献。鉴真部分主要是讲鉴真东渡的经过,其中提及唐代文化的崛起及由此引起的东亚各国的向往,这个部分还夹杂了两个访谈,但谈的内容不是鉴真以及唐代文化对东亚的吸引力,而是佛教文化的中的超越性特色。玄奘的部分相对长一些,主要内容是讲玄奘的一生经过,其中后半部分谈及唐代佛教的地位和终南山佛教的盛况。武则天部分讲武则天利用佛教登基,提及武则天对佛教传播的促进作用。在本部分的最后加了两个访谈,是关于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的。最后一部分关于韩愈,主要是讲韩愈谏迎佛骨的经过,结尾部分就是韩愈那首因谏迎佛骨而遭贬的伤感诗。

李教授说,从六个人物所链接的历史趋势来看,鸠摩罗什的大量译经奠定了佛教崛起的基础,促使了佛教的急速成长;唐初玄奘的取经和佛法弘扬进一步促进了佛教的兴盛和地位的上升;武则天时代统治者第一次将佛教列为三教中的第一,从而使佛教上升到国教的地位,至此佛教已不可能被排斥在中国社会生活与文化体系之外了;随后,长安成为东方佛教的中心,日韩等国纷纷前来求法,鉴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东征的历程;而佛教向中国儒士和官员的渗透和影响也同时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展开,王维就是在这个时候的这种历史情形的一个典型,而在王维去世之后不久出生的韩愈,则迈入了一个佛教空前热闹的时代,佛教的强盛引起很多有识之士的反对,韩愈就是其中的代表。以上六个人物的历史真实背景应该是这样的。也就是说,这六人的历史演进顺序和真实的历史顺序完全一致。可是本片打乱了六人的历史次序,成为王维(701-761)、鸠摩罗什344- 413、鉴真(688~763)、玄奘(600—664)、武则天624-705年)、韩愈768-824。(当然王维作为第一稍微例外,因为也可以视为一种倒叙的方式)。这种历史次序既不符合历史的真实逻辑,也找不到理论上的某种意境。

在以上六个部分中,与秦岭直接相关的是第一、第二部分,即王维和鸠摩罗什。其他四个部分中的四个人物与秦岭只有很间接的关系,而他们一生的主要事迹与秦岭关系不大。那些间接的关系,除了韩愈遭贬途经秦岭而作悲凉之诗外,片中对其他三人涉及秦岭的间接关系也基本没有触及,如玄奘在秦岭翻译中国历史上至今最流行的经典《心经》、鉴真传承的法脉来自发源于秦岭的南山宗、武则天很欣赏并与秦岭山中的一些高僧如法藏等多有来往等。再看本片中的访谈,一共20处,其中与六个人物直接相关的有12处。因为六个人物中与秦岭直接有关的只有王维和鸠摩罗什两个人,围绕王维的访谈1处,围绕鸠摩罗什的访谈3处,所以,等于说有4处访谈可谓与秦岭相关,但也未解释到底有何深层次的关系,而只是因为他们在秦岭里面居住过或秦岭脚下翻译经典而已。其他8处访谈与秦岭没有直接关系,而本来具有的间接关系也没有触及。除了以上12处访谈外,另外8处访谈可分为三类:一是谈整个佛教思想的特色;二是谈唐代佛教的地位;三是谈唐代文化地位与影响的。均非秦岭本身的佛教文化,也未解释这些文化现象与秦岭的关系。可见,《盛世佛音》与其说《大秦岭》的第三集,倒不如说是整个陕西佛教文化甚至也可以说是整个中国佛教文化某个系列片中的某一集。如果说“大秦岭”的字面意义已经使该片在空间外延方面超越了秦岭的陕西段,那么从内容的外延来讲,该片则又进一步超越了“大秦岭”的范围。这样以来,关注秦岭、凸显秦岭的价值就大为降低。

李教授说,其实,历史上,秦岭的佛教文化极为丰富也极为重要。不说甘肃和河南,仅从本位的立场出发,来看作为核心的西安地区,《大秦岭》中遗漏的比较重要的文化资源还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诞生于秦岭山中的律宗,一直延续至今,成为中国僧人出家生活的基本准则,影响至为深刻和重要;二是理论体系最为博大精深的华严思想体系诞生在秦岭山中,传承后世,在近代有复兴之势,今天在台湾有华严学会等大力弘扬,对中国文化产生深刻影响;三是与秦岭密切相关的净土思想,后世中国称念“阿弥陀佛”的普及以及净土往生法门的极度盛行均与在秦岭山中修行的善导等人有直接关系,秦岭可谓中国净土宗的真正发源地;四是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的三论宗也没有提及,尽管提到了奠基人鸠摩罗什和其祖庭草堂寺;五是曾经引起巨大反响并被视为第九宗的三阶教,其祖庭百塔寺也在秦岭脚下;秦岭的佛教艺术如被喻为第二敦煌、目前全国最大的佛教泥塑群水陆庵也未涉及;中国最早为皇室所认可的观音道场、比普陀山最早出现观音造像还早三百年的南五台没有提及;长期居住终南山的大师如道宣、善导、法藏、智俨、杜顺、澄观、宗密以及来自外国的义湘、圆测,还有近代的虚云、印光等均为提及。另外,终南山的隐士文化从古到今独树一帜,影响至今不衰。至于秦岭与佛教文化的深层次关系,秦岭佛教文化的起源、发展、演变的基本脉络与基本特征,秦岭佛教文化与古都长安之间的关系、秦岭文化与其他文化名山的关系、秦岭不同历史阶段的文化之间的关系等,本片更是没有论及。

另外,李教授认为,用“大秦岭”之名是否合适也是一个值得再思考的问题。他提出以下几个问题:第一,秦岭范围极大,甘肃、河南均在秦岭均在秦岭区内,而现在的片子基本是专讲陕西的,与“大”名不副实;第二,就是在陕西境内,秦岭也极为辽阔,现在的片子只是摘其部分区域来展现,而如此广袤的秦岭和如此分散的文化遗迹,在未来的文化资源保护尤其是文化资源开发中也难以形成集中的优势,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请人们来秦岭旅游,到底是看哪里?秦岭的广袤无边必然带来难以定位、分散分割的现象;第三,秦岭是后起的名称,最早也是在秦代以后才出现的,而且历史上一直不能和早在西周时期就已经脱颖而出的终南山的名气相比。所以,李教授认为,在对外宣传的战略上,最好展现秦岭中文化资源最集中、品位最崇高、地位最显赫、现代价值最明显的终南山文化,打出终南山的旗帜,烘托终南山之名,重塑终南山的地位,可以形成景点集中、资源丰厚、地位显著的一个文化圣山,而这个圣山的文化名山地位一旦为世人公认,将从根本上扭转陕西单一的人文旅游格局,改变陕西历史文化旅游中过于高雅、历史久远、以形为主而神韵隐化、神圣感缺乏、自然资源支撑不足等弱点,到那时,天下针对陕西的旅游观念可能就从单一的“看古城”转变为“朝圣山看古城”了,陕西的旅游资源开发必将实现突破性的变革。

李教授还罗列了《盛世佛音》中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他说,这些问题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些也不见得准确,但作为如此具有战略意义、现实价值和精湛艺术境界的专题片,是不应该有半点马虎的。严肃认真的态度和准确合适的表述既能与艺术的高超精妙相呼应,也与陕西省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与支持相吻合。这些具体问题主要有:

1、解释词“在蓝田县秦岭深处,有一条静谧幽深的山谷,名叫辋川”。辋川位于秦岭北麓,进山不远处,严格讲并不能说是在秦岭深处。

2、解释词“远在1400多年前的唐代”。唐朝建立于618年,距今应该是近1400年,而不是1400多年。

3、“就在长大成人的王维官至尚书右丞,万人垂涎的仕途前景一片光明之际,这位名震诗坛的大诗人却辞官远去,沉醉于秦岭的山光水色之中,每日里悠闲自得的王维谈禅赋诗,礼佛作画,过起了超然尘世的隐居生活。”王维尚书右丞之后是半官半隐,不能说是“辞官”,何况已经到了垂老之年,身心疲惫,第二年就去世了,也不能说是“前途一片光明之际”。

4、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尚君先生说,“王维隐居辋川不同与终南捷径,他更多的还是热爱自然,感受自然,在自然之中能够体悟到人生和自然的融合为一”。热爱自然,追求和个人与自然的融和为一,这是道家最典型的思想。陈先生的谈话应该是比较全面的,可剪裁的部分是无法说明王维佛教信仰的基本特色的。王维信仰佛教,他隐居终南山的主要意图还是远离尘世纷扰,一心修行佛道,追求精神上的自由与超脱。

5、解释词中说,王维一生曾四次出家隐居,其中就有三次选择了秦岭。做尚书右丞的时候,他甚至还在家里供养着僧侣,平日茹素,不着彩衣,居室当中,只有茶铛、药臼、经案、绳床,此外一无所有,完全过着禅僧一般的生活。出家是指当和尚,王维始终没有。完全过着禅僧一般的生活也有些言过其实,用几乎过着就足够了。

6、解释词说公元八世纪中后期的盛唐,是中国古代文化史上巨星荟萃并且交相辉映的时期。就在王维沉迷于秦岭山水,将自己塑造成一位超然尘世的诗佛形象的时候,潇洒飘逸的一代诗仙李白正在盛唐大地上四处放歌游走;悲天悯人的诗圣杜甫也沿着秦岭山路踽踽西行,朝着他诗歌创作的巅峰而去;大书法家颜真卿、柳公权,画家吴道子、阎立本,此时也在用他们千古不朽的笔墨,共同塑造着大唐盛世空前绝后的艺术精神 这其中阎立本(601673)7世纪人,吴道子主要生活在8世纪前期。柳公权(778-865)则主要是9世纪前期的人。想通过王维将其他文化名人一笔带过的意图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无视时代的做法是不对的。

7、解释词佛教是在大唐帝国立国五百多年前的东汉时期来到中国的。传统的中国佛教认为佛教是东汉传来中国的,可是当代学术界和佛教界基本一致的看法是佛教至少在西汉末年,也就是公元前2年就传入中国,而传入的地点就是在长安。为此,中国宗教学会和中国佛教协会在1998年举行了大规模的中国佛教2000年纪念活动。东汉传入说对应的是洛阳,是河南人一直强调的,作为挖掘陕西文化地位的片子,不但要尊重历史的真实和学术的公论,也应该考虑一点本位立场。

8、解释词“1600多年前就坐落在这里的寺院——草堂寺,寺院虽小,气度不凡。草堂寺当时叫大寺,规模极大。即使从今天的面积来看,在汉地来讲,草堂寺也绝对不是小寺院。

9、解释词鸠摩罗什生活在公元4世纪,原籍天竺,生于西域古龟兹国。鸠摩罗什一生的黄金时代也就是真正开始有建树的时代是从401年也就是5世纪初开始。说鸠摩罗什出生于4世纪还可以,说鸠摩罗什生活在4世纪至少也是不完整的。

10、解释词鸠摩罗什七岁出家,二十岁受戒,三十岁开始讲经。鸠摩罗什7岁出家后,随即到印度求学,在二十岁受戒之前业已在西域沙勒、龟兹等国讲经,形成四远学宗、莫之能抗的局面,听者莫不悲感追悼,恨悟之晚也,罗什由此威名远播。

11、解释词中说鸠摩罗什来到长安的那年51岁。据《高僧传》记载:什死年月,诸记不同,或云弘始七年(405),或云八年(406),或云十一(409)。寻七与十一,字或讹误,而译经录中,犹有十一年者,容恐雷同三家,无以正焉。如以弘始十一年计,则罗什卒于409年。然而鸠摩罗什亲授弟子僧肇所作《鸠摩罗什法师诔》中说:“(罗什)癸丑之年,年七十,四月十五日薨于大寺。僧肇师事罗什,为什门高足,所作诔文比较可信。如以诔文为准,则罗什卒于癸丑之年(413)。终年七十岁,则生年应是344年。这是学术界公认的看法。解释词下面就说道罗什在长安十二年,可见也是采用了这种说法。以此来看,罗什来长安则应该是57岁。

12、解释词中说姚兴专为鸠摩罗什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立经书翻译场院,并派僧侣三千,协助鸠摩罗什工作国立经书翻译场院这个名称历史上没有,现在学术界和佛教界也没有这样叫的。国立译场是比较简单而且常见的称呼。另外,三千僧人也不是后秦皇帝姚兴派的,而是全国各地慕名而自发前来的,而且这么多人大部分还是前来学习并修行的,而不是协助罗什译经的,译经哪需要这么多人啊。当然历史上也有三千弟子共译经的说法,但那只是一种文学的夸张而已。

13、解释词说“鸠摩罗什翻译佛经94部,共425卷,总计300多万字”。这个数字是历史上比较晚起的一种说法,是学术界公认的不可靠的记载。据《出三藏记集》卷二所载,罗什共译经三十五部,二百九十四卷,这是比较可信的,尽管略有遗漏(约四、五部)。后来《历代三宝记》记载罗什一生译经97部、425卷。《大唐内典录》依循《三宝记》著录罗什译经98部、425卷,所收与《历代三宝纪》基本相同,经典次序略有调整。《开元录》著录罗什一生译经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历代三宝记》错误极多,已为学术界所公认,其记载的数字极不可靠,目前学术界没有采用这个说法的。

14、解释词说与其他佛塔不同,唐高宗李治建造大雁塔的目的,除了供奉玄奘从印度带回的佛像、舍利和佛教经典之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以大雁塔庞大而华丽的身躯向前来长安朝拜、进贡的各国使臣展示大唐帝国的国威。显示大唐国威是玄奘在建造大雁塔的申请中所罗列的三个目的之一,主要是促使皇帝批准的一种手段而已,既不是玄奘的主要目的,更不是唐高宗本人的想法。何况唐高宗面对玄奘的申请,他主张简朴而为,并没有批准玄奘原来申请的那个高达30丈全部使用石头的庞大设计方案,而是批准建造一个改用砖土建造、只有518丈的塔,既不能和前朝的一些佛塔相比,也不如此后唐朝建造的一些佛塔的规模。如此前隋代建立的大庄严寺和大总持寺塔均高达33丈,此后武则天建的小雁塔高达30丈。此塔也是到了武则天时代,才大规模重修,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15、解释词中说,秦岭的深沉博大给玄奘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多年以后,当玄奘再一次面对这座山脉时,他敬仰有加地称秦岭为众山之祖。玄奘是否曾经称秦岭为众山之祖是大可怀疑的。

16、解释词中说,唐太宗下诏成立国立译经院,由朝廷出资供养,召集全国各地寺庙高僧聚集长安,协助玄奘翻译佛经,并封玄奘为三藏法师三藏法师是早已出现的对精通佛教经、律、论三藏并从事译经事业的人的尊称,此前很多译经大家都被称为三藏法师了,如鸠摩罗什、真谛等等。说唐太宗封玄奘为三藏法师是历史上小说家的演义而已,如《取经诗话》以及后来集大成的《西游记》都是这样说的。

17、解释词中说唐太宗同时嘱托玄奘把自己在印度学佛十七年的所见所闻记录成书,以供国人更好地了解外部世界。在这种背景下,就有了由玄奘率众完成并且千年流传的巨著《大唐西域记》。《大唐西域记》是玄奘口述、辩机笔录而成的,好像不能用率众完成来表述。

18本片中的一个访谈中说,《大唐西域记》除了对佛教的贡献,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以外,其实对印度,印度历史跟对印度的佛教、佛教史,贡献相对说来可能更大,为什么这样说,比如说它里面记了一个释迦牟尼佛,就是释迦牟尼,就是佛祖,就是佛教的创始人,他的生辰年份确定下来了,而这对于印度来说实在是一个大功德。”《大唐西域记》是否对印度佛教史的贡献更大姑且不论,且说释迦牟尼诞生年代的记载,应该是没有的。关于释迦牟尼生卒年代问题,历史上留下的资料最重要的是阿育王铭文资料(约公元前495488年之间佛灭)、巴利文《大史》和《岛史》(约公元前544年佛灭)、汉文资料主要是佛陀跋陀罗的“众圣点记”(《出三藏记集》卷11、《历代三宝记》卷11)(公元前486年佛灭)。

19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唐太宗接受玄奘请求,亲自为玄奘主持翻译的佛教经典《瑜伽师地论》撰写序言,这就是在其后为大唐文明带来无限荣光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玄奘请求唐太宗写序是在当时儒释道三教斗争的背景下,为了争取官方对佛教的承认和谋求佛教社会地位而产生的,该序除了赞扬玄奘之外也确实给予佛教以赞许和认可,所以,《大唐三藏圣教序》准确地说应该是为佛教文明而非大唐文明带来了无限荣光。

20、解释词说玄奘到了晚年,大部分时间住在唐高宗为他建造的大慈恩寺内翻译佛经。玄奘晚年应该是在玉华宫翻译佛经,尤其是600卷的《大般若经》就是在这里完成的。玄奘也是在玉华宫去世的。另外,大慈恩寺也不是唐高宗给玄奘建立的,而是高宗在太子的时候给其去世的母亲文德皇后建立的。寺内的翻经院则主要是高宗建立让玄奘翻译经典的。

21、解释词说一代佛学大师玄奘,在翻译完成他从印度带回的600余卷佛教经典之后,溘然长逝。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经典520657部,共翻译出75部,总记1335卷。

22、解释词玄奘曾经嘱托弟子,去世后把他葬在能看到万山之祖的秦岭脚下。唐高宗根据他的遗愿,将玄奘遗骨安葬在秦岭山区的白鹿原,后来又改葬紧依秦岭的少游塬兴教寺。这里有三个问题:一是玄奘临终前只是嘱咐择山涧僻静处安置,勿近宫寺;不净之身宜须避远,没有明确说万山之祖的秦岭脚下;二是白鹿原也不在秦岭山区;三是兴教寺在少陵原而不是少游原。

23、解释词说天授元年,公元690年,武则天登基。有谁知道,为了这一天,武则天苦苦等候了三十年。向前推30年是660年,不知道为何这个年代被视为武则天等待称帝的起点时间。

24、解释词说在秦岭山中感业寺度过三年时光的女皇。感业寺在长安城,今天西安的北郊,而不是在秦岭山中。

25、《圣教序》后来被以多种书体书写刻碑,最著名的有两种:一是唐永徽四年(653)褚遂良所书的圣教序,竖立于大慈恩寺内大雁塔初层内,所以又称《慈恩寺圣教序》。该碑石最能代表褚遂良楷书风格的作品,成为后世正楷之圭臬。二是长安弘福寺僧人怀仁集王羲之的行书,历经24年,形成《集字圣教序》,唐咸亨三年(672)十二月立碑。行书。又称千金碑,现藏西安碑林。只字不提大书法家褚遂良书写的《圣教序》似有不妥。

26、解释词“唐代佛教这时已经在对印度佛教全面梳理、系统诠释的基础之上,同时高度融合了中国本土的文化精神,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中国佛学体系,而这一切,又通过丝绸之路向外广泛传播,对整个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