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乐山乐水,见仁见智——西北大学宗教学专业研究生看《大秦岭·盛世佛音》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1-16)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大秦岭·盛世佛音》座谈会于一月十四日在西北大…

乐山乐水,见仁见智——西北大学宗教学专业研究生看《大秦岭·盛世佛音》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大秦岭·盛世佛音》座谈会于一月十四日在西北大学召开,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以及西安部分文化界人士参加了本次座谈会。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主持了本次座谈会。

   

王鹤琴认为,从总体上来看,《大秦岭》的拍摄是成功的,它不仅向人们展示了一个自然地理上的秦岭,而且也注意从精神文化层面上来发掘它。当然,在这种发掘中,对秦岭文化的定位还有点模糊,不过作为一种尝试,它毕竟为下一步的准确和详细打下了基础。

第三集的名字是“盛世佛音”,“盛世”主要指大唐。毋庸置疑,大唐确实是中国古代史甚至世界古代史上的盛世,这种盛世不光表现在国力强盛、政治清明上,还体现在社会文化气象与人们的精神风貌上。大唐是一个巨人辈出的时代,从佛教的角度讲,玄奘、鉴真等人都是十分重要的人物。他们对于佛教发展与传播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他们开拓进取与不怕牺牲的精神在纪录片中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当然,纪录片对于秦岭佛教文化的挖掘是远远不够的,譬如对于终南山隐士与祖庭就没有展现出来。不过,对于陕西地区的人或者是比较了解佛教的人来说,纪录片中展示的慈恩寺、玄奘已经非常熟悉了;但对于外省的人或接触佛教知识不多的人来说,他们一定从中受益匪浅。作为一部对外推广秦岭文化资源的普及性科教片,这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以后可以再做一些后续工作,譬如针对终南山、华山等再专门做一些挖掘与宣传,先在陕西境内普及,再慢慢向外推广,使人们对大秦岭文化圈有一个更透彻、更深入的了解。

    王鹤琴还说,看过《大秦岭》第三集“盛世佛音”后,有一个细节特别让她深思:本集以介绍王维开场,以悲叹韩愈收尾,是有心的。本集主要围绕六个人物展开,王维、鸠摩罗什、鉴真、玄奘、武则天、韩愈,而这种人物的安排顺序是有点别扭,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主线来贯穿这几个人物,不过以王维始、韩愈终的结构还是有一定深意的。正如张岂之先生和王雷泉教授谈到的儒家文化和佛教文化的区别,中国传统的儒家是一种重现世、倡入世的伦理性很强的生活准则,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将对彼岸世界的形而上思考给舍掉了,当然孔子并不否定彼岸世界的存在,只是持敬而远之的态度。那么人们对灵性的需求,对彼岸世界的困惑,儒家是解答不了的。而佛教的传入恰恰弥补了中国文化的这一空白,丰富了广大知识分子的思想。这也是佛教在中国扎根发芽并繁荣昌盛的一个重要原因。王维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中受到佛教文化影响的典型人物,他之所以在功成名就的时候能远离喧嚣、寄情山水是与佛教的禅思想有密切关联的。而韩愈,很明显是在儒家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士大夫,爱国、为民的责任心重大,因此在佛教的兴盛有过度化倾向的时候能够冷静的思考。韩愈上《谏迎佛骨表》,胆敢发出抗议的声音,这是与儒家文化的熏染分不开的。因此,当韩愈被贬的时候,他心里还是记挂着朝廷,与王维截然相反。当他感慨“云横秦岭家何在”的时候,是否想到王维隐居四次,有三次就选择了秦岭?透过他们之间的比较,是否能发现历史留下的一些隐秘的涵义呢?咱们中国传统文化的塑造与发展,不能离开佛教,当然佛教中国化的过程,也是佛教与中国本土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碰撞交融的过程,大乘佛教之所以在中国流传、兴盛起来,并与政治和世俗社会联系紧密也是受到强大的儒家文化的影响。直到今天,在复兴传统文化的浪潮中,如何进一步挖掘佛教与儒家各自的优点来进一步丰富我们的精神家园,仍是很有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的。

 

    史全超在发言中认为:1、《盛世佛音》的“盛世”很明显是指隋唐时代,而佛教在隋唐时代的最主要的表现在于宗派林立。当时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五大宗派的祖庭(若包括三阶教在内,则是六大宗派的祖庭)都在秦岭。本片对此极少涉及。

    2、《盛世佛音》忽略了秦岭文化核心区——终南山,其中的文化极为丰富,大量的内容没有涉及,秦岭的文化价值与地位在某种意义上讲是被淡薄化了,或者说很多是被忽视了。

    3、该片的文化和地域界定是模糊的。秦岭的佛教文化应该界定清楚,外延不能无限延伸。《盛世佛音》将位于关中的法门寺、来自长安城内实际寺的鉴真和尚、主要在大慈恩寺和玉华宫弘法译经的玄奘都拉到秦岭文化之中,以秦岭文化涵盖关中文化、古城文化乃至整个陕西的文化,这是不合适的。

    4、《大秦岭》的宣传没有对陕西省秦岭地区的佛教文化突出强调,而是跳出秦岭,在关中地区游走,挑选了世人熟知的大慈恩寺、法门寺以及主要并非陕西文化资源的鉴真大师进行宣传,使《盛世佛音》的文化挖掘与文化宣传功效弱化,该专题片的性质似乎更偏向于旅游宣传片。

 

李永斌在发言中认为:1.《盛世佛音》以韩愈的悲剧结束,在对佛教文化的认识和把握上有矫枉过正之嫌。韩愈《迎谏佛骨表》是从他作为朝廷官员的政治角度出发,在宪宗朝国事日渐衰微的情况下的应有举动,表现出其“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文臣风采。而片中的描述似乎表达了韩愈从信仰的角度对佛教文化的排斥,从而导致应该大力提倡信仰的误导。宗教与政治的分离一度成为社会进步的标志,而另一方面宗教文化也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应该以客观积极的态度去继承发扬。

2.《盛世佛音》强调了大雁塔的政治用途,不仅是对历史事件把握不准,而且不利于佛教文化的宣传和发扬。大雁塔与我国其它佛教圣地的塔相比,其脱颖而出的原因恰好是它在佛教史上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不是影片中介绍的因“炫耀国威”而有的“华丽”。应该发掘的历史文化没有得到宣传。

3.佛教文化定位不准确。在影片中剪辑有关专家对佛教文化的介绍,透露与儒家相比较佛教关注的是彼岸世界。诚然彼岸世界的构想和描述正如张岂之先生所讲,是佛教吸引人的地方,但这不是佛教对中国思想文化的主要贡献,更不是全部贡献。佛教文化对中国伦理道德、社会思想的潜移默化还是在现实生活中,人间佛国的思想就是很好的例子。

4.佛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全方位的,而不是影片中表现出仅仅对语言文化的影响。这种影响还是相互的,期间有佛教化中国的过程,也有佛教中国化的过程,而经过历史的漫漫长河终于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它对中国思想史的影响、中华民族心理形成的影响、各种文化体系的影响都是存在的。

 

李媛在发言中说,佛教兴盛的表现应该是佛教思想的“百家齐鸣”,该片忽视佛学理论的深度,而以旅游宣传为倾向是因小失大。葱葱秦岭依旧,佛教兴盛不是用高超的摄影艺术以及声光电等技术来烘托的,而是要准确发掘其深厚的文化资源。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