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三件辽代琥珀制品展示契丹人多维生死观念(图)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1)

出土时分别握于辽代陈国公主和驸马手上的琥珀握手。这套蚕蛹形琥珀的原料,来源于遥远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

三件辽代琥珀制品展示契丹人多维生死观念(图)

出土时分别握于辽代陈国公主和驸马手上的琥珀握手。

三件辽代琥珀制品展示契丹人多维生死观念(图)

这套蚕蛹形琥珀的原料,来源于遥远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

三件辽代琥珀制品展示契丹人多维生死观念(图)

琥珀璎珞是契丹人信奉佛教并将佛教思想世俗化的代表饰物。

   编者按:在茫茫的北方草原上流淌着两条河流,一条叫西拉沐伦河,意思是“黄水”;另一条河叫“老哈河”,也叫“土河”,两河流域孕育了草原上的文明。7月10日,湖南省博物馆将举办《草原牧歌——契丹民族文物精品特展》。6月21日开始,红网记者往返蒙湘两地,见证推出“草原文化湖湘之旅”系列报道。
  
    中国佛学网长沙讯 三件(套)琥珀制品,都是出自辽代陈国公主墓中。今日,湖南省博物馆举行的契丹文物开箱布展工作时,三件精美的琥珀制品,带着契丹文化的神秘色彩,展示着它们的宗教文化和生死观念的信仰。
  
   琥珀握手:契丹人信奉死后灵魂不灭
  
  “这两件东西出土时分别握于公主和驸马的手上。”今天开箱的双凤纹、蟠龙纹琥珀握手,是1986年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青龙山镇陈国公主墓中出土的。
  
  双凤纹握手长6.7、宽4.3、厚2厘米;金链长9厘米;蟠龙形握手长6.2、宽4.8、厚2.1厘米;金链长9厘米。一件为浮雕双凤纹握手,一件为圆雕蟠龙纹握手,首尾相接,两侧均横穿一孔,内穿金丝,系有金链。龙、凤的形象均取卧姿,驯服可爱,生动传神。
  
  湖南省博物馆展览项目负责人郑曙斌教授介绍说,握手又叫“握”,是指握在墓主人手中以象征财富与权力之物,它是一种中原汉族礼法,被吸纳到契丹文化中并融入契丹故俗。琥珀通常不为中原王朝所采用,却在契丹人中却大行其道,不仅是奢华生活及显赫地位的象征,也是对其民族身份的一种标榜。契丹人认为琥珀具有定魂魄的功能,以琥珀制成的握手是契丹人“灵魂不灭”信仰和“事死如生”观念的形象再现。
  
  蚕蛹形琥珀:契丹人受汉文化生死观影响
  
  随后开箱的蚕蛹形琥珀佩饰,也是契丹人有关生死观的一种体现。
  
  郑曙斌介绍说,蚕蛹形琥珀佩饰长4.5、宽1.5至1.9厘米。经研究,此蚕蛹形佩饰的原料来源于遥远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琥珀质软,只要轻擦即会散发幽香;且因其代表了勇敢,符合契丹民族尚武强悍的个性,是勇气的象征,故契丹人赋予了琥珀极高的价值,非常钟爱,琥珀饰物也因此成为最具契丹民族文化特色的饰物。
  
  郑曙斌认为,蚕一生四变,引发了古人对天与地、生与死等人生问题的联想与思索:卵被视为生命的源头,孵化成幼虫似生命的诞生,几眠几起犹如生命的几个阶段,蛹被看做是原生命的死亡,而蛹的化蛾飞翔,则是其所追寻的死后灵魂的去向。“陈国公主墓中随葬蚕蛹形佩饰说明契丹人深受汉文化生死观的影响”。
  
  琥珀璎珞:契丹人将佛教思想世俗化
  
  今天最后一件开箱的文物琥珀璎珞,是深具契丹民族特色的项饰。
  
  琥珀璎珞内周长113、外周长159厘米。该璎珞是迄今所见最大的琥珀饰件,其外串264件,由5小串257颗琥珀珠和5件琥珀浮雕饰件、2件素面琥珀饰件以细银丝相间穿缀而成;内串69件,由60颗琥珀珠和9件圆雕、浮雕琥珀饰件以细银丝相间穿缀组成。琥珀浮雕饰件纹样主要为龙纹,图案抽象而富于动感。
  
  郑曙斌介绍说,这件琥珀璎珞作为深具契丹民族特色的项饰,是契丹人信奉佛教并将佛教思想世俗化的代表饰物。特长的璎珞不适宜日常游牧生活佩戴,多应用于神圣、重要场合。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或民族,像契丹人那样崇尚琥珀。“琥珀的流行也许与契丹人尚佛相关,因为佛教认为水晶代表佛骨,而琥珀代表佛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