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首届西安居士佛教座谈会在西安召开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0-27)

2014年10月26日,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首届西安居…

                   

20141026日,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主办的“首届西安居士佛教论坛”在西北大学太白校区举行,来自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陕西省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等机构的领导、学者和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的法师以及西安慈济、西安善导念佛团、菩提学会、西安福田天天放生小组等近20家居士佛教群体的负责人面对面,就“佛教研修关系”(学术研究与修行实践的关系)和“佛教僧俗关系”(僧尼与居士关系以及寺院与居家的关系)两大主题展开讨论,共130多人参加了本次座谈会。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在开幕致辞中认为,这两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变化,而且这两大主题也是解开当下佛教界诸多问题的钥匙。

             


                                                                                          会议现场

             

                                                                                               会议现场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发言

 

李利安教授: 搭建交流平台   倾听居士心声

         多年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致力于佛教学术研究,尤其是在“信仰”领域建树颇丰。昨日举行的“首届西安居士佛教论坛”是今秋重点活动之一,数十位佛教研究者与二十家民间佛教文化团体代表参会并发言。

在开幕式上,李利安教授称,举办此次座谈会,是为了面对当下现实,总结佛教界出现的问题,倾听佛教信仰领域居士的心声。他说,“研究当代佛教,除了考察寺院,也希望考察居士”。他还强调,所谓居士佛教,并非在佛教这个完整统一的文化体系之外另有一个特别的佛教体系,而是指由居士的信仰选择、修行方式及其佛教建树与社会影响等所呈现出来的佛教文化现象。这是从信仰者的角度对佛教文化的一种分类,是为了考察佛教内在结构、研究佛教发展历程的一种方便。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角度对佛教进行分类,从而有了大小乘之分,显密教之别,以及从地域分布所划分的中国佛教、日本佛教、欧美佛教,还有从寺院分布所划分的都市佛教和山林佛教,从传统与现代角度划分的传统佛教与人间佛教,以及从信仰者的社会身份所划分的王室佛教、士大夫佛教、民众佛教、精英佛教等不同的划分。随着居士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地位的不断提高,居士的社会影响力也日益增强,对居士的佛教信仰也值得学术界认真研究。

谈到佛教研究所筹办此次论坛的缘起时,他指出,当今中国学术界在研究对象的选取上有两大嗜好,第一是重古不重今,面对转型变化腾飞社会中的佛教现状,学术界研究不多,关注较少第二重雅不重俗,只重视学问僧、祖师与士大夫等精英层面以及宗派与理论问题的研究,而对底层社会的佛教,尤其是民众的信仰型佛教缺乏足够深入的研究。

中国2000多年的佛教史,什么支撑着佛教存在?是什么在推动着佛教的发展?是什么成为佛教最深厚的根基?一定是最普通、最广泛的民间佛教信仰者。而学界普遍对民众佛教缺乏兴趣和研究,因为历史留下的资料很少,而且散见在笔记小说、造像题记、感应故事、墓志散文、寺志游记等各种文献之中,研究起来非常费劲,既不如研究高僧那样高雅,也不如研究著述与理论那样方便。在古今关系方面,因为佛教历史的研究基本不涉及禁区与敏感问题,同时也不像当代问题研究那样需要费时费力、耗资耗材地进行调研,所以,成为学者们的首选研究领域,而当代佛教问题的研究一直非常薄弱。到今天,学界的这两种嗜好仍然存在。”李利安教授感慨。

作为西大佛教研究所的掌门人,与佛教整整三十年的接触,他的愿望是一定要重视民众真实的精神世界,一定要面对活生生的佛教现实。西大佛教研究所愿意为居士们搭建一个流的平台,愿意倾听大家的心声,分享大家的体验,汲取大家的智慧。

 

与会人员:传承佛学  居士作用功不可没

座谈会上,先后发言的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齐燕女士、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吴晓强先生、陕西省终南山文化研究院院长任亮女士、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炎军居士、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周玉茹副研究员、终南山佛教协会副会长田洪纲居士、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王宝坤副研究员、西安善导念佛团负责人童健居士、菩提学会车海燕居士、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李海波教授、凤凰艺术研究院院长郎卫华先生、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王早娟老师、西北大学生命科学院倪士峰教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印度留学生冠秀杰博士、陕西佛教网及阳光慈爱教育促进会郭平先生、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能凯法师、西安福慧放生组负责人天阳居士、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王鹤琴博士、伟志集团道心学堂负责人孙勇翔先生、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文馨法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高永顺博士、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惟慈法师、台湾慈济驻西安代表王秦等。此外,西安明灯、西安福田天天放生小组等民间佛教团体代表也到场发言。

作为学术界代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第一位发言,他肯定了居士在佛教历史中的地位。中国佛教史上有两重三法之变:律法、教法、弘法和正法、像法、末法”。律法的维护以及教法的理论创新与传承,弘法的坚守与社会化推广,还有正法的维持和末法时代的诸多挑战,都涉及研究与修行、僧尼与居士这两层关系。当今末法时代,谁在住持佛法?毫无疑问,是僧尼。但是不能忽视居士的力量,历史上,有时候居士弘法的社会作用比僧尼还要大。他还说,“今天讨论的主题,研修和僧俗两种关系实际上也直指当代佛教的焦点。”

终南山佛教协会副会长田洪纲居士持同样观点,他以终南山连续举办的12期终南山佛教文化夏令营为例,反思了当今西安佛教界的僧俗关系,尤其是对僧人与居士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出家人在弘法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僧尼人数有限,难以满足日益庞大的居士对佛法指导的需要,与此同时,居士作为护持出家众的一种重要力量,其行为与功能目前也需要进一步规范与强化。

居士代表陕西终南山文化研究院院长任亮感慨自身:居士有护法责任,作为居士,如何护法?要以法护法,好好学习佛法,自身学好了,走到哪里都在护法。”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周玉茹副研究员认为,居士信众的传统“三多现象”(老人多、妇女多、文盲多)正在改变,大量年轻人、有文化的人以及男性信仰者进入居士的行列,居士在佛教传播过程中的作用将不断增强。但居士教育远不如僧尼教育,她认为目前的居士教育的主要形式属于“自助型”教育,即居士门自己根据需要和条件,自我组织,自我学习,这种情况是新时期僧俗关系领域的一个重大课题。只有将这个问题解决好,居士的作用才能够得到更好的发挥。西安中华传统经典研究会的代表还提出倡议,希望尽快确立清晰明确而适应当代社会的居士行为准则。而道心学堂的负责人孙勇翔居士则认为,深入原典是居士学佛的可靠途径,应该坚持不懈地在原典中体验佛教的智慧。

 

会议观点:僧俗关系与研修关系   都在随时代而变化

 

本次会议共分三场,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李海波、白冰、王早娟三位老师分别担任主持,李利安、荆三隆和李海波三位教授分别对三场当中的发言做了精彩点评。

在谢志斌主持的最后自由交流与互动环节里,针对佛教界存在的诸多问题,与会代表进行了互动交流,提问与回答机锋尽显,精彩纷呈。

对此次论坛的“僧与俗”议题,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吴晓强从宗教管理的角度作出了深入浅出的说明,他说:“管理部门如何对待僧俗关系?老一辈的宗教管理者要求团结宗教徒,在工作中和他们交朋友。这一点,传承下来了。交朋友,就是真心实意的为他们办事,倾听他们的意见。只有交朋友了,宗教界才会讲心里话,才能把事情做好。另外,宗教修行者的虔诚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值得所有的领导干部尊重。这应该成为新时期僧俗关系的一个基本原则。”

在座谈会上,多位代表指出,在当今社会中,“佛教学术研究与佛教修行实践的关系”、“僧尼与居士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李利安教授在做会议学术总结时称,在今天中国佛教传播发展,这两种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在不同层面和不同领域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值得各界进一步关注。他强调,在僧俗关系中,僧人住持寺院,续佛慧命,荷担如来家业,是佛教的主持者,是具有神圣意义的宗教角色。居士皈依三宝,在僧人的指导下修学佛法,并通过各种不同方式维护佛教,护持寺院,这是佛教的传统,也是今天佛教存在形态的主体和佛教的基本原则。但僧俗关系中出现的松散无力,以及这种信众结构面对基督教的信众结构与运行模式时所呈现的沉闷呆板,说明佛教僧俗关系正面临着时代变迁与其他宗教文化的双重挑战,值得引起各界的密切关注。从研修关系来看,自古以来的高僧都一直没有放弃佛教的研究,以《大正藏》为例,其中的史传部、诸宗部、释经论部、论集部、经疏部、论疏部、律疏部等均是历代高僧孜孜不倦的研究成果,今天的很多佛教团体,在肯定和鼓励学者研究、组织和推动学术研究、支持和传播研究成果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体现了研修并举的精神。随着唯物唯心二元对立研究方法的消褪以及客观中立学术原则的确立,尊重佛教、理解信仰的学风日益成为学术研究的主流,那种认为研究远离实修甚至有碍修行的观点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研修之间的圆融互补将得到更加广泛的认同,以研究更加准确地了解过往的修行史实,以研究更加清晰地理解经典的义理体系与情趣,以研究实现佛教与主流话语体系的接轨,以研究扩展更加广阔的社会生存空间尤其是高层社会领域的生存空间,将使当今佛教的研修关系达到历史上最和谐有力的阶段。

 

    与会代表精彩发言摘录:
    陕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齐燕女士:要敢于放下自己,把每一个人当成佛。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李海波教授:不论从原始佛教还是大乘佛教的经典来看,对在家人和出家人的身份都做了界定。事实上,在三宝中,僧宝是佛法主持者的象征。在中国,僧俗关系的张力始终存在。在近代,居士团体促进了佛教的复兴,但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要以僧团作为主持佛法的主体。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炎军:研究佛法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确立正见,二是指导修行。正知正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因果见,二是空见。佛教中有大量的篇幅讲修行,就是戒定慧,还有六度。目前在整个佛教界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佛教受到西方文化打压的问题,二是佛教界内部体系的不和谐问题。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王宝坤副研究员:居士学习和研究佛教,要做到:第一,不要树敌;第二,少攀缘;第三,广积资粮,广学多闻。

    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能凯:要不舍菩提心,不厌菩萨行,慈悲做人,智慧对事。研究佛学的目的是明理,明理才会有智慧;学佛修行的目的是解脱烦恼,得自在人生,乃至成佛;二者之间的联系是《华严经》中“信解行证”的四个过程。
    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文馨:实践修行,即是信行合一。作为一位佛教的信仰者,要用佛法来解决人生的烦恼,必须要通过实修来达成。修行是验证佛法研究的唯一标准,修行能落实学习研究时确立的目标,同时修行也是亲证弘法的依据。

    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释惟慈:往往事情都是因缘法,我们要从因缘法的大背景来观察当今佛教界,观察研修关系和僧俗关系。

    印度留学生冠秀杰博士:佛陀在中国找到了一个温暖的家,佛教在印度诞生,在中国安家,在印度生长,在中国发扬光大,中国成为佛陀的文化之家,所以,印度人应该感恩中国。当好一个居士,有助于不断提升整个文化之家,并搭建中印文化交流的新纽带。

    王鹤琴博士:汉译《杂阿含经》中释氏摩诃男曾就优婆塞的事情请教佛陀,佛陀分别就何为优婆塞,优婆塞信、戒、闻、施、慧具足,以及自安安他优婆塞等详细解答。可见,佛陀对于做得好的居士给予很高的评价。

    高永顺博士:这两个主题恰恰也是我这20年思考的问题,对我个人来说,这两个问题都已经解决。在教言教,在学言学,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教理之研究更多的是述而不作。

    李永斌博士:僧俗关系是佛教学术研究的一大方向,不但要关注僧人与居士的关系,更要关注佛教与世俗之间的关系。居士在协调世间与出世间关系中要发挥更大的作用。白衣说法应该有新的界定,居士、学者能对大众传播佛教的理念、知识等,但神圣性角色必须由僧人承担。  

    西安善导念佛团童健居士:不反对任何一个法门,不反对任何宗教,尽我们最大的能力护持一切善法。(文:狄蕊红  天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