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刘永增教授做题为《敦煌的早期石窟与外来影响》的讲座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4-02)

刘永增教授作报告 会场 中国佛学网九江讯 2010年4月2日(星期五),敦煌研究院考古…

刘永增教授做题为《敦煌的早期石窟与外来影响》的讲座


刘永增教授作报告  

 


刘永增教授做题为《敦煌的早期石窟与外来影响》的讲座

 

会场

 

    中国佛学网九江讯 201042(星期五),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永增教授利用前来参加莲花古寺观音圣诞活动之机,应邀在江西永修柘林湖畔的北戴河宾馆做了题为《敦煌的早期石窟与外来影响》的学术讲座,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主持了这场讲座,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的教授、研究生以及来自辽宁、江西、厦门、深圳等地的社会各界佛学爱好者一起参加了这次讲座。

刘永增教授长期致力于敦煌石窟艺术的研究,在国内外相关领域颇具影响。在本次讲座中,刘教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敦煌石窟的范围及敦煌学研究的范围。敦煌石窟包括敦煌莫高窟、敦煌西千佛洞、瓜州榆林窟、瓜州东千佛洞和肃北五个庙等五所石窟。敦煌学的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以敦煌莫高窟为中心的佛教考古学和美术史学的研究,二是以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古文书为中心的文献学研究,三是以古敦煌为中心的古代历史地理学研究。接着,刘教授又提到中外古代文献对敦煌的记载。在中国,敦煌古称瓜州,最早见于春秋战国时期;敦煌之名最早见于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之后,它作为中国西陲的一个行政区县的最早记录见于《汉书》。在外国人的记录中,敦煌之名最早见于托雷玫的《地理书》,这是公元一世纪末至二世纪三十年代一位希腊商人的记事。这一时期,佛教沿丝绸之路经敦煌传入中国。

继而,刘教授用精美的幻灯片为大家展现了敦煌石窟的形制,主要有中心塔柱式,毗诃罗式,覆斗式,背屏式等。通过对莫高窟第275窟主尊塑像的仰月冠、狮子座、三角靠背、券形龛与阙形龛等造像元素进行比较研究,刘教授认为敦煌早期石窟造像主要受以巴米扬为中心的中亚佛教艺术的影响,更进一步说,没有发现明显接受犍陀罗或马吐拉佛教艺术影响的例证。另外,刘教授发现在云冈石窟第一、二期的石窟中,也有许多仰月冠、狮子座、三角靠背、券形龛的造像例证,说明敦煌和云冈石窟很可能是在大致相同的时间里受到了来自同一佛教造像母体的影响。

除了上述两点外,刘教授还谈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在我国,较多地受到印度笈多王朝佛教艺术影响的佛教石窟或遗迹,北方以河北曲阳石刻和山东青州的佛教造像为代表,南方以成都万佛寺造像为典型。这些造像多出现于南北朝时期,而在敦煌,这种带有笈多王朝艺术特征的造像却出现在北齐之后的隋代。由此,刘教授推论出佛教艺术不是通过丝绸之路直接影响敦煌,而是通过敦煌传到了中原地区,而后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本土化或者说中原化后又再度东传敦煌,进而影响了敦煌石窟。

教授的讲座结束后,其他一些学者与他进行了热烈的探讨。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魏道儒研究员对其讲座作了精彩的点评,他充分肯定刘教授讲座中所涉及研究领域的重要性,认为古代西域是中华文明、中东文明、欧洲文明、南亚文明的交汇地,通过佛教艺术的历史遗存来考察这种交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他非常赞扬刘教授对大量相关研究资料所进行的收集、整理与论证,另外,他也提了一点建议,譬如在前面背景介绍时,人物的出场顺序有个别需要调整,从而会显得更加清楚、精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认为,刘教授提出的很多观点新颖独特,大胆创新。另一方面,他指出刘教授完全从佛教造像的角度来考察推断,支持自己的观点,说服力还不够强,因而还可以进行更深入的论证。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谈到,佛教造像为佛教信徒向佛、修法、证道提供了具体可感的物质实体,在感化人心方面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此外,对信众来说,解决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和追求解脱生死的终极问题,都需要借助于佛、菩萨的智慧和力量。佛教造像作为智慧、神通、圆满的佛、菩萨的象征,能够使人归信于他,从而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福慧双增,并最终实现圆满的境界。还有一些大德居士也即兴发言,各表己见,新意迭现,气氛融洽而热烈。莲花古寺住持道林法师作了总结发言。

教授的这次讲座既为各位专家学者探讨、交流对佛教的研究心得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又为爱好佛教文化的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居士们提供了一个学习的机会。大家对举办类似的佛教文化名家讲座很有兴趣,也非常支持,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多的这种集学术性和公益性于一体的文化活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