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王亚荣教授就关中佛教历史地位接受记者采访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5-16)

王亚荣研究员谈关中佛教 王亚荣研究员(右起第二)出席佛教祖庭研究成果发布会(右一为魏道儒、左起一、…

王亚荣教授就关中佛教历史地位接受记者采访

 
王亚荣研究员谈关中佛教

王亚荣教授就关中佛教历史地位接受记者采访

 
王亚荣研究员(右起第二)出席佛教祖庭研究成果发布会(右一为魏道儒、左起一、二为吴言生、李利安)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近日,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王亚荣先生就关中在中国佛教历史上的地位接受了《西安晚报》记者的采访。王亚荣先生认为,陕西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大省,西安是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在东方文明的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留下了非常丰富的文化遗产堪称“佛教的第二故乡”。

    古长安是汉传佛教的兴盛之地

    王亚荣告诉记者,印度佛教传播主要有南传和北传两条线路。其中的北传就是指传播到中国文化圈,再由中国向日本、韩国传播。佛教传入中国文化圈并发扬光大,这是佛教成为世界宗教的标志。佛教自公元前二三百年传入中国后,因为关中特别是长安,长期都是中国的文化、经济、政治中心,又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沟通中西,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便,成为汉传系佛教孕育发展的摇篮,并影响了周边的国家和地区,所以佛教也不可避免地在关中地区繁荣起来,古长安也成为佛教经典的翻译传播中心,因此,关中素有佛教的“第二故乡”之称。

    王亚荣认为,文化的传入有个消化发展的过程,关中作为佛教的第二故乡,着重指的是其发展,其中一个标志是在长安形成了中国汉传佛教“大乘”化的特点。中国汉传佛教与印度佛教相比,有宗派和学派,但在印度佛教,则是只有学派,没有宗派。佛教传入中国后,长安作为当时的文化政治经济中心,得风气之先,很多外地或外国的僧人或信众都到长安学习。求法僧从长安出发向西去印度,而传法僧则从古长安出发向东去韩国、日本传教。

    在佛教经典的翻译方面,长安是最重要的地方,王亚荣说,中国的翻译事业是从翻译佛教的经典开始的,这是一个公论,有规模的佛教经典翻译持续了1000多年。

      密宗、法相宗祖庭在西安城区

    王亚荣对记者讲,在中国汉传佛教的八大宗派当中,有六个宗派的祖庭都在以西安为中心的区域内。其中,法相宗的祖庭大慈恩寺、密宗的祖庭大兴善寺在西安城区,三论宗、律宗、净土宗、华严宗四个宗派的祖庭则在长安、户县等地。

    在中国汉传佛教中地位比较崇高的自然是各宗的祖庭了。按照王亚荣的观点,中国汉传佛教有宗派、有祖庭,这是中国汉传佛教区别于印度佛教的特点,也是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完成中国化的重要标志之一。五代之前,中国汉传佛教共形成了八大宗派和一大教派,即三论宗、禅宗、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律宗、净土宗和密宗和三阶教。现在,除了天台和禅宗两宗在陕西没有明确的祖庭之外,其余六宗的首传祖庭都在陕西。即就是天台宗和禅宗,在其宗派成长发育的过程中,也与陕西地区有不解之缘。

    大慈恩寺是法相宗的祖庭。

    大慈恩寺位于西安城南,寺内有著名的大雁塔,塔底层南门内的砖龛里,嵌有两通石碑:《大唐三藏圣教序》和《大唐三藏圣教序记》,分别由唐太宗李世民和唐高宗李治撰文,由唐代著名的书法家褚遂良书写,字体清秀潇洒,是唐代的两通名碑。大慈恩寺是玄奘从印度(古天竺)取经回来后,专门从事译经和藏经之处。

    法相宗的创始人是玄奘。大慈恩寺在唐代是著名的皇家寺院。寺内当时设立有翻经院,以玄奘为译主。玄奘为了保存从印度取回的经像舍利,亲自设计监造了大雁塔。在中国五大翻译家中,玄奘的译作最为丰富,质量高,量也最大。

    密宗的祖庭是位于西安市兴善寺西街的大兴善寺。大兴善寺东、西街因寺得名。位于闹市区的大兴善寺里古树参天,曲径通幽。

    密宗创宗祖师是“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大兴善寺是隋代的国寺,也是唐代国立译场所在地。不空也是中国五大翻译家之一,主持大兴善寺译馆,杖迹朝野,深受唐朝玄、肃、代几朝的倚重。密宗是中国汉传佛教最后一个形成的宗派。不空的弟子惠果主持青龙寺,日本僧空海入唐求法,随惠果学得密宗法要,回国后开创了日本真言宗。

    长安户县有多处佛教祖庭

    按照王亚荣等人的研究成果,在长安区有华严宗等三个宗派和三阶教的祖庭,而户县的草堂寺则是三论宗的祖庭所在。

    草堂寺位于户县境内,靠近秦岭。在公元4世纪中叶时,草堂寺已成为长安大寺。寺内曾临时构筑一堂,权以草苫顶,故名草堂寺。曾一度改名栖禅寺、清凉建福院、圣恩寺,后沿用草堂寺的名字。草堂寺的“草堂烟雾”列关中八景之一,闻名中外。

    三论宗创宗祖师是鸠摩罗什。鸠摩罗什是西域人,后秦时被秦主姚兴迎请入长安,设立了中国第一个国立佛经翻译的译场,随同鸠摩罗什学习的中外义学僧数以千计。到了隋代,嘉祥大师吉藏被迎请入大兴城日严寺,完成了三论宗理论最后的建构。

    中国的翻译事业从佛经翻译开始,而鸠摩罗什是中国第一位翻译大家。现在,草堂寺鸠摩罗什舍利塔俨然耸立,俗称“八宝玉石塔”。

    王亚荣告诉记者,华严宗的祖庭是长安区少陵原畔的华严寺,该寺位于长安区少陵原半坡上,距西安市区约15公里。华严寺南望终南山,唐代诗人岑参赞其曰“寺南几千峰,峰翠青可掬”。该宗创宗祖师为“华严五祖”杜顺、智俨、法藏、澄观和宗密。唐代初期,杜顺被太宗李世民封为“帝心尊者”,之后智俨、法藏、澄观和宗密继承其学统,发扬光大,形成中国汉传佛教一大派。尤其法藏深得武周朝野赏识,被武则天尊为“贤首大师”,因而华严宗也被称为“贤首宗”。一千多年过去了,现在华严寺还有杜顺舍利塔和澄观舍利塔矗立在原畔,迎接着海内外信众。

    位于长安区的净业寺是律宗的祖庭。净业寺位于终南山险峰,距西安市区约35公里,东对青华山,南望观音山,幽远僻静。创宗祖师是隋唐时代的道宣律师。因为道宣长住终南山,所以该宗也叫南山宗。在中国古代的高僧中,道宣的个人著作最多,而且大部分都流传后世。现净业寺已修葺一新,道宣舍利塔就耸立在山顶,沐浴着终南山的细雨和风。

    王亚荣提到,在中国汉传佛教的各个宗派中,一般在传承关系上门派都比较多,但律宗却一直以南山道宣为正宗,法系比较单一。所以直到今天,海内外汉传系统佛教的戒律制度和行事仪规,都以南山净业寺所传为圭臬。净业寺创建于隋代,但在隋代,净业寺并不声名显赫。净业寺的出名完全是由于道宣律师。道宣在这里著述立说,筑坛传戒,开创了中国汉传佛教律宗的法脉。唐太宗时代,道宣曾经被推选参加玄奘译场,荣膺第一缀文大德。即在玄奘将梵文经典口译出来后,首先由道宣等连缀整理成汉文文稿,并负主要的责任。唐高宗时,曾诏令道宣集合京城僧众在净业寺筑坛传戒。道宣去世后,在寺后山顶上建造舍利塔供养,净业寺山下有灵感寺,也是律宗道场,有道宣衣钵塔。

    律宗在唐代时就传入日本。道宣的弟子弘景,门下有鉴真律师,于唐玄宗开元年间在扬州大明寺传戒说法。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日本遣唐僧荣睿、普照来求法,请鉴真东渡入日本传戒。鉴真六次东渡,于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终于抵达日本奈良,鉴真在日本筑坛传戒,从而开创了日本律宗一脉。

    净土宗的祖庭是位于长安区的香积寺,王亚荣说,先后对净土宗的成立做出贡献的有东晋的慧远、北魏的道绰和唐代的善导等。善导完善了弥陀净土宗的理论体系,同时在他的努力下,弥陀净土得到了京城长安的认可和推广,所以净土宗的成立善导贡献最大。

    净土宗十三祖印光法师,法名圣量,别号常惭愧僧。俗姓赵,是我省陕西合阳县人,遗著《印光法师文钞》近百万言,皈依弟子数十万人。世推净土宗十三祖。对于印光法师的操行,弘一法师(李叔同)是极为倾倒。还在1924年时,弘一法师在答复居士王心湛的信里,就曾刨白心迹说:“朽人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唯印光法师。”弘一后拜印光为师。

    另外还有隋唐时代数度盛行的三阶教,虽然法脉没有持续流传下来,但当时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长安区的百塔寺就是该派的祖庭。王亚荣说,寺内现在还有棵隋代的银杏树,弥足珍贵。

    关中还有佛教宗派祖庭

    王亚荣告诉记者,除了以上首传祖庭之外,陕西现存的还有一些与宗派相关的重要寺院。华严宗的至相寺,法相宗的兴教寺、玉华寺,律宗的丰德寺等,都与创宗祖师和该宗派的形成有密切的关系,祖师或长期在该寺讲经授徒,著述立说;或死后埋葬在该寺。这些寺院也都属于该派的祖庭。由于有日本空海在青龙寺随不空的弟子惠果学密法的缘故,日本的真言宗尊大兴善寺、青龙寺为本宗的祖庭。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