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探访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百余件文物亮相(组图)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5-16)

5月12日。一名游客在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内复制的西大寺遗址残存佛像造像前拍照。北庭西大寺遗址博…

探访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百余件文物亮相(组图)

5月12日。一名游客在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内复制的西大寺遗址残存佛像造像前拍照。

探访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百余件文物亮相(组图)

北庭西大寺遗址博物馆内,保护棚下的西大寺遗址本体。

探访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百余件文物亮相(组图)

北庭西大寺遗址博物馆内

面带神秘微笑的比丘头像、袈裟褶皱颜色瑰丽的泥塑身像、掌心拈花的精致佛手,还有历经千年仍色泽如新的壁画残片……西大寺正以自己独特的出土文物吸引着游客的目光。

13日,记者从西大寺遗址博物馆获悉,这座丝绸之路上仅存于世的回鹘皇家佛寺遗址自4月18日正式开放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吸引了近3000名游客专程赶往参观。

上周,记者专程赶往吉木萨尔县,探访了西大寺遗址博物馆。

蕴藏秘密的巨大土堆

进入5月,吉木萨尔县道路两旁树木已是枝繁叶茂。从县城驱车不过10来分钟,便可进入北庭故城国家遗址公园的范围。用当地文物部门的话讲“进入这个范围,你就踏进唐朝古城了”。

“你问西寺哦?哎呀,就是那个大大的土堆么。”未至大寺之前,当记者向路边一位纳凉的老人打听西大寺时,这位年逾七旬的大娘说:“我嫁到这个地方快50年了。最早,那(西大寺)就是个小山包包,娃娃们闲了就爬在上面玩呢。六几年(上世纪六十年代)公社开大会,大土堆前面就是主席台,村干部坐上面。谁知道,1979年,一队当兵的要在大土堆旁边盖房子。可没几天,一下子来了好多人看大土堆。我们这没来过那么多的人,还有北京来的人呢。”

说到这儿,大娘的语气中透出了几分神秘:“当时,村里人就听说,大土堆里挖出东西了,还是唐朝的。那以后,大土堆就不让人随便爬了。村长说,那是文物,大家要保护。现在那大土堆是博物馆了,进去看一下,还得掏40块钱买门票呢。”

当记者见到北庭故城国家遗址公园建设管理局综合业务科科长马君凤时,她表示大娘说的并不是传说,就是1979年西大寺遗址被发现的实际情况。

“大娘说的‘北京来的人’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孟凡人。”马君凤告诉记者,“当时孟凡人恰巧在阜康地区进行考古发掘,他赶到西大寺遗址后,很快断定这将是一个重大考古发现。”

而在孟凡人当时的发掘中,最惊人的发现是在西大寺遗址正殿发现了立于正殿中央的一座巨大回鹘王贴金塑像。当时,考虑到以夯土为主的西大寺遗址极易遭受自然环境的损坏,孟凡人等专家对西大寺遗址进行回填。从目前的考古资料看,在千年的朝代更迭中,西大寺也曾多次遭到破坏。最终得以保留的原因,是周边民众为了保护大寺,用生土将西大寺掩埋了起来。

如今,走进西大寺遗址博物馆,记者看到,整座博物馆的架构类似汉字的“品”字——博物馆的前方平行设计了两个面积相当的展厅,一处为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一处为北庭出土文物展厅;博物馆后方则是一座类似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坑的保护棚。大娘所说的“大土堆”,即整个西大寺遗址被保护在棚的中心,棚周边有三层楼梯,参观者可以从围栏外参观这座遗址。

吉木萨尔县委常委、北庭故城国家遗址公园建设管理局局长马旭东介绍,西大寺博物馆的这座保护棚从规模上讲仅次于西安秦始皇兵马俑保护棚。“2006年,国家投资修葺西大寺遗址博物馆,其中这座保护棚的建造主要是为了解决风蚀和雨蚀对遗址本体的损伤”。

神秘的交脚菩萨塑像

在西大寺遗址东侧,可以看到在这座层高为三层的佛寺一、二层分布着一个挨一个的佛龛,里面的残存塑像身披线条流畅优美的袈裟,最为奇特的是大部分塑像的双足为优美的交叉姿势。

“这是交脚菩萨造像。”吉木萨尔县文物局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与我们常见的佛像盘腿而坐的造型完全不一样。这类具有印度造像的风格的交脚菩萨造像,在我国非常罕见。虽然按照史料的记载,佛教是经过西域的绿洲城邦传入中原的,传入中原之前西域是佛教文明的集散地,但交脚菩萨造像仅在新疆的北庭故城出现,这与新疆作为佛教传入中土的首站是否相关目前仍没有定论。”

此外,马君凤向记者介绍,此类神秘的交脚菩萨不仅在塑像中出现,而且在西大寺的壁画中也能看到——

连绵的群山,悠悠前行的庞大马队,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正坐在一头形似白象的瑞兽之上,周围是前呼后拥的侍从。这名男子高鼻深目,他头顶尖帽、双耳戴硕大耳环,薄薄的嘴唇上蓄有两撇上翘的胡须,最为奇特的是,这男子虽端坐瑞兽背上,双脚却是交叉姿势——这幅壁画,就是西大寺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高昌王子出行图》。目前存于西大寺遗址105号配殿墙壁上,壁画上还存有回鹘文字。

“我们能清晰地看到,这幅壁画上的人物,有西域少数民族的样貌特征,并且画上男子戴耳环、尖帽等服饰也是明显的回鹘王国的特征。”当地文物局工作人员介绍说,“按照目前的发掘,我们不仅可以断定,西大寺是晚唐时期回鹘王国的皇家佛寺,而且可以说,西大寺就是吐鲁番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的姊妹窟。”

从西大寺遗址保护棚出来,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提出,参观者可以和交脚菩萨造像以及《高昌王子出行图》合影,这令记者非常吃惊。“当然,可以合影的是仿制品。”工作人员说着将大家引至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

金黄的光线下,宁静、端庄的菩萨造像伫立眼前,两旁祥和的罗汉造像一字排开,四周墙壁上,众佛悄然从壁画中凝望过来,一时间,仿佛时空交错,千年前皇家寺院的辉煌片段,重现眼前。

凝视《高昌王子出行图》,近在眼前的画面上,生动的笔触令画面上每个人物的气息扑面而来,王者的尊贵或侍者的谦卑……尽管这是复制品,但这与在围栏外,隔着10多米的距离遥望壁画的感受大不相同。

“通过这样的展示,拉近参观者与文物的距离,就是我们设立这一展厅的目的。”马君凤告诉记者,“佛窟内的壁画、塑像出于保护的需要,不能长时间暴露在光源下,更不能随意进行拍摄。例如在莫高窟参观,就是导游用手电筒照在壁画、塑像上,游客用很短的时间来欣赏。但是对于很多游客来说,瞬间的欣赏是不能满足的。希望西大寺的这种设计,能更好地满足游客仔细观赏、合影留念的需要。”

重归故乡的北庭遗宝

走出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直行就能进入博物馆的文物展厅。

“2006年,西大寺附近的一户农民遇见了一件稀罕事。”记者走进文物展厅时,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又讲起了故事:“这家人原本家里年年种辣子,那年想种打瓜,翻地就翻得深了些。没想到,翻出一个拳头大的石头疙瘩来。那家男主人拾起石头一看,吓得差点一屁股坐下,这圆圆的石头上,有眉毛、眼睛、嘴巴——可不就是个人头吗?”

当时,这名农民撂下铁锨后,抱着这石头就跑到县文物局,经工作人员鉴定,这是一件晚唐时期的比丘头像,雕工精美。“看,就是那一件。”走进文物展厅,工作人员指着玻璃后的展台上一件青灰色头像说。

眉眼细长、面庞圆润,嘴唇微微上翘,记者眼前这件比丘头像果然十分精美,此外,雕工更为细腻的比丘身像、乳白色的巨大莲花型座、手心花朵绽放的小巧佛手——精美的纹饰、华美的色彩和精湛的雕刻工艺,文物展厅内,千年前盛极一时的大唐风韵,竟在这支离破碎的残片中渐渐复苏。

马君凤告诉记者,这展厅中的近百件文物,都是从北庭故城遗址和西大寺遗址中出土的。这座博物馆建成之前,这些文物被存放在北京、乌鲁木齐、昌吉等地,此次博物馆开馆,这批文物还是首次在出土后回故乡展览。

吉木萨尔县委常委、北庭故城国家遗址公园建设管理局局长马旭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西大寺是新疆境内惟一一处没有被国外探险家盗扰的佛寺遗址。据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对西大寺的考古发掘,西大寺建造于公元960年左右,为高昌回鹘王国在北庭建造的皇家寺院,该寺在佛寺形制、塑像和壁画方面具有独一无二的回鹘特点,对研究高昌回鹘的佛教、佛教艺术等具有惟一性。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