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山东青州凤凰山发现佛道两教遗迹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5-28)

中国佛学网山东讯:5月28日,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城西南两面为群山环…

      

山东青州凤凰山发现佛道两教遗迹

    
       中国佛学网山东讯:5月28日,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城西南两面为群山环抱。南部的云门山、驼山、劈山自古号称“三山联翠,障城如画”,为佛道两教圣地,久负盛名。西部诸山除尧王山略有名声外,多湮没不闻。而笔者近日通过对青州西部凤凰山的考察,其中多有发现,证明西部诸山在历史上同样也是佛道两教传法的圣地,当年地位当不逊于南部诸山。

凤凰山,东邻青州城,西依群山,与尧王山诸峰山势相连,绵延数十里,远看犹如一幅九顶莲花状的画卷,十分壮观。凤凰山的知名源自山顶东侧下的“宰牛洞”,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曾于此宰牛。这虽然只是民间故事传说,却由此显示出凤凰山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笔者对于凤凰山早有所闻。数月前,因编写《青州碑刻文化》的需要,翻阅隋同文先生赠送的《青州地名志》,偶然读到一段有关宰牛洞摩崖题刻的记载,虽然仅是只字片语的几句介绍,可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见到面包似的,欣喜若狂,决心择日探访。

驾车西出青州城至陈仁马村西,从衡定王墓遗址东侧折而北行,盘山而上,直到路的尽头。前方车辆已无法通过,便停车在山腰荒坡间,徒步前行。身在碎石荒丘中,四望山体满目疮痍,尤其是宰牛洞下的山体已被采石者削去大半。心想要不是近年来政府禁止开山炸石,保护生态环境,恐怕眼前的宰牛洞已不复存在。

站在山下仰望再三,选定一处距宰牛洞最近的路径开始攀登,未曾想不足二百米的距离,因山势陡峭,崎岖难行,竟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登至洞旁。宰牛洞位于青龙岭东侧,虽名为洞,但实际上只是一南北长约二十米的巨岩下方形成的断续形廊檐式空间。这里既无树木,也无任何建筑,只有岩石形成的层层横向平台,显示出大自然的巧夺天工。在洞前洞里经过细心搜寻后,没顾得上整理被汗水湿透的衣衫,便在附近开始继续寻找其他古人遗迹。经过搜寻,先后在自南向北的岩壁上发现十余处珍贵题刻,其后又于宰牛洞上方的仙人洞左侧发现了“仙人洞”三字题刻和宰牛洞前额边长约40厘米的石龛及龛下题记。

青龙岭下发现如此集中的珍贵摩崖题刻,令人惊喜不已。为使这些沉睡了千百年的遗墨早日走出荒山,不负古人铭石之意,在粗略观察之后,即对题刻做了全部拓印。从拓片发现其中包括了大元至正八年青龙岭住持道人丁志坚的题刻两处,及“洞天”、“福地”题刻两处,都颇具研究价值,而最重要的还是在宰牛洞口北上方发现的两处与全真教有关的五祖、七真题刻,具有非常高的历史价值。至于其他题刻,虽无年号和人名落款,因风化不太严重,也都大致可辨。

历时半年,笔者先后对凤凰山西峰青龙岭尚存的多处洞穴,一处石龛及所有摩崖题刻进行了较全面的考察。

考查结束时,已是金乌西落,晚霞满天。于是带着拓印的古人遗墨,急忙向山下走去,至山腰停车处天色已渐暗下来。此时回望山顶宰牛洞已被烟雾笼罩,再看山下远处村庄早已是万家灯火一片。

回到家中,已是饭后时分,发现题刻的兴奋心情仍没有退去,顾不得一天的疲惫,连夜查阅资料,对照拓片,做出如下简略分析:

(1)宰牛洞北端深约四米的洞中有居住痕迹,并且洞口北侧有人工开凿边长约50厘米的方形洞窗,由此推测此处可能是古代佛教或道教设在山顶的寺观遗址。

(2)宰牛洞上方的石龛,经仔细观察后得知是一处古代佛教高僧坐化后的骨灰葬龛,可由于记载灰龛的题记风化严重,仅一“扬”字可辨,所以对于此龛无法深入考证,但从尚存灰龛和题记风化程度看,时间至少在千年以上。

(3)青龙峰下大部分摩崖题刻(不含(2)中所述灰龛题记)书法、刻痕、风化程度均十分相似,相信这些题刻的年代应该相差不远。由此推断,对比其中大元至正八年青龙岭住持道人丁志坚的两处题刻,宰牛洞前18处题刻大部分应为元代至正八年(公元1348)前后所刻。青龙岭住持道人丁志坚,从其名号看应属金元时期的全真教第二或第三代“志”字辈传人。同时期在青州一带“志”字辈的道人,已知的还有驼山昊天宫的杨志运、赵志和,弥河养老院元代残碑中记载的刘志坚等。由此不难看出,这一时期青州一带的道教活动是非常昌盛的。另外金元时期的知名道人皆获国家的封号,从题刻中可知,丁志坚的封号为“固真明德大师”,然而现存史料中其生平无考。综观“洞天”、“福地”两处题刻,除非钟灵毓秀之地,或著名宫观所在,一般非常少见。再有通过“五祖”、“七真”(“五祖”、“七真”为全真教特有的信仰)两处题刻得知,凤凰山道场应是元代全真教在青州的一处重要活动场所。由此综合分析,前面提到的丁志坚能在这样一处重要的道教场所担任住持,生前应是一位修行高、影响大,曾为青州乃至周边地区道教传播作出很大贡献的道长。至于元代题刻中所说的凤凰山和青龙岭等地名现在已无人知晓,当地人多呼为老虎溜或架子山。本文于此,恢复原名,以正视听。而如今的宰牛洞一名,元代题刻中未曾出现,这也就印证了宰牛洞源于明代朱元璋以后的民间传说。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凤凰山西峰青龙岭应是金元以前的一处佛教圣地,而到了金元两代,随着全真教在山东东部的兴起,这里又成为周边地区一处重要的全真教道场。众所周知,历史上青州作为东方最早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各种宗教势力此消彼长,留下非常丰富的历史遗迹,凤凰山青龙岭摩崖题刻群及佛道两教遗迹的发现正是这一事实的有力佐证。据史书可知,从金大定七年(公元1169)10月,陕西道士王重阳抱着“三教合一”的宏愿经青州到达胶东,先后收取马钰(号丹阳子)、丘处机(号长春子)等七人为徒,正式创立了道教全真派。青州作为从胶东到山东西部乃至全国的必经之路,也为全真教布道传教的重要基地,马钰、丘处机等曾多次在青州传教,并主持修筑了城里太虚宫,并派高徒李志常担任住持长期驻扎青州。近城靠路,四面环掩,草木森秀,泉丰石特的驼山、云门山、凤凰山就被全真教首选为修身养性宣扬道法的最佳场所。所以,对凤凰山青龙岭摩崖题刻群及佛道两教遗迹的继续深入考察,将在今后对研究古代佛道两教在青州的演变,进一步弘扬历史文化,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