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护法告急 大限将至兴教寺已非偏安之所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5-04)

编者按:5月30日,是西安兴教寺限期拆迁的截止日期。距离那个特殊的日子已经不足一个月了。随着大限之日…

编者按:530日,是西安兴教寺限期拆迁的截止日期。距离那个特殊的日子已经不足一个月了。随着大限之日临近,民众的各种情绪、各种愤怒和悲伤,也在逐渐积累。我们无法想象那一天会发生什么?也许风平浪静,也许剑拔弩张。我们期望奇迹发生,我们热盼护法功成。然而,目前的情势不容乐观。地理学硕士杨南为凤凰佛教撰文,警示拆心正炽,护法告急,呼吁挺身而出、守护正法!

 

 

护法告急 大限将至兴教寺已非偏安之所

                                                明抢改作暗算,夺寺计划一直在推动:兴教寺门外被推开用作停车场的麦田

                                                                       (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如露如电)


2013424日的午后,西安兴教寺外卖凉皮的大婶收起了阻挡拆迁队进寺的小推车,在安定的吆喝声中再度开张。

 

一改半月前数以千计的护寺信众自发张贴大字报、组建法律维权顾问团队、结队堵路阻拦拆迁设备进入兴教寺如临大敌的态势,许多人开始相信,多日以来的抗议和争取已使兴教寺脱离了被拆迁的厄运。一度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兴教寺申遗风波,渐渐退出了公众媒体的视线。

 

但这,并不是兴教寺申遗风波的结束,而是兴教寺拆迁的真正开始。

 

早前,有关领导的确说过“保护、协调”的话,但一定不能用常人的价值来理解。其隐性台词路人皆知:所谓保护和保护,无外乎圈地拆房建广场,人多车多好来钱……

 

无数次与大众和媒体交锋的地方政府早已摸清了规律,拆除文化遗产必然是要遭到大众反对的,但引起民愤的事件毕竟不仅此一件,只要等大众的视线一转移,就是开展拆寺工程的最佳时机。明抢改作暗算,夺寺计划一直在推动!

 

当地政府已然等来了这一天。就在兴教寺僧团被封锁话语无力护寺之际,周边的庄稼地已被铲平,建起了申遗项目的停车场;就在兴教寺为雅安地震做祈福法会的头天,寺院状况连连,僧众险些失去和外界的联系。步步惊心的兴教寺遭遇,将严峻的事态摆在大众面前。

 

虽然演技烂瞎眼,虽然节操碎一地,对于身经百战的拆迁队伍而言,你是强龙我是地头蛇,狠话放过、文物违建的概念用过,任你舆论哗然,任你缠裹概念,夺寺驱僧的实际进程,丝毫不受影响!

 

从未放弃的野心

 

从历史情况来看,根据中央政策,文物局早该将寺院一律完整归还佛教界,但却一直把持在手中异化“圣物”为“文物”经商营利;而现实的普遍情况则是,即使已是宗教活动场所,也着力打造“违章建筑”作悬定利剑,以便随时落下拿捏寺院。僧房未建时,有关部门有意无意制造既成的“违建”现实,让这批建筑始终处于“违建”的尴尬境地,一旦牟利机会出现,便迅速祭出“违建”奇招,要拆要占都无障碍。“违章建筑”是有关部门刻意留下的杀手锏和定时炸弹,是一把悬在僧团头上、随时可能落下的达摩克利斯剑!

 

事实上,利益相关方从没有放弃过驱僧占寺的意图。即便是披着“环境整治”外衣的驱僧占庙意图被公众一针见血揭穿后,官方也没有做出任何改变方案的声明,而是绝口不提驱赶僧团实质,反倒给寺院僧众扣上莫须有的罪名。

 

先是在央视等主流媒体上,以“僧宅属于违章建筑论”给僧寮和斋堂扣上“违章建筑”帽子,再是以“所拆非文物说”给僧众扣上“谎称拆庙”的帽子,更甚则以“乱要补偿说”进一步给僧众扣上“争地谋利”的帽子。接连上演的“帽子戏法”试图混淆大众视听,僧人因缺乏话语权而无奈地“背黑锅”,原本合法维权也成了无力的辩驳。

 

尤其令人费解的是,为何昔日被有关部门认定为“文物”的兴教寺三藏院,今日却突然被列入了“违章建筑”之列?知情者透露,三藏院雕塑最初贴金完成时,地方管理者赞叹其工艺精良和规模恢弘,因此认为可不受制于建成年代较晚,被破格评定为二级文物。寺院方最后考虑到文物认定后可能会影响正常宗教生活,而拒绝了有关部门关于文物评定的邀请。

 

同样是这座三藏院,彼时被告知不受制于建成年代,可被认作文物,今日被告知因建成年代较晚,应被认作违建。双重标准,让人困惑。难道一项文物的价值不是由其本身决定,而是根据文物部门的当前好恶做定夺?

 

申遗文化项目的出台,既不考察其历史人文内涵,又缺少人民的参与和社会共识,唯一的依据是有关部门对其商业开发价值的判断和相辅相成的舆论导向,结果会怎么样?倒抽一口冷气,我们只能说,等候灾难降临吧。

 

拆心正炽、护法告急

 

灾难正在降临,兴教寺早已不是偏安之所。事实上,在官方混淆视听的战术背后,酝酿着更为危险的驱僧占寺计划。明目张胆的驱僧夺寺行动已经转入了地下封锁,种类繁多的强拆手段,对于有些机构来说早已驾轻就熟。接下来,寺院会发生什么不得而知,可以想象会有种种手段将僧人逼到无以为继而被迫离开,抑或干脆长驱直入让寺院僧人被“消失”?

 

虽然民间的护法行动还在继续,但无论是为数不多却反响热烈的寺院僧众据理力争,还是一篇篇直指要害的护法檄文,都未能阻止利益相关方驱僧夺寺的紧凑步伐。只要他们抱定一个拆寺的决心,争议再响亮也构不成阻力。资金落实,推土机到位,兴教寺的僧舍之地就能地涌黄金!

 

宗教资源随时可能被转化成为文物局所管辖的旅游资源,玄奘大师的长眠之地被转化成为“提款机”。若不强有力地敦促利益相关者停止毁寺行为,兴教寺终将会葬送在申遗者的手里。护法的涓涓细流,已无法抵御侵蚀信仰的滔滔巨浪!

 

正如道坚法师微博上的呼吁:“呼唤总书记,我的中国梦是实现宗教信仰自由,一个没有国家机器折磨宗教和人民的法制社会!”中国梦,也应当算上佛教徒的一份!

 

无法偏安的粗鄙时代,护法是唯一出路

 

物质欲望正猖狂地侵蚀文化信仰,无论是个人私域还是公共文化领域,没有一处能够幸免于难。你必须做出选择,或是随波逐流,或是逆流而上,但绝无法选择偏安一隅——沙漠化的土壤留不住一棵傲然挺立的草,被污染的天空守不住一片清净洁白的云。一个毁灭神圣的粗鄙时代正大摇大摆地来临。

 

“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兴教寺早已不是偏安之所。每一片砖瓦都已被换算成商业价值,伸向深山古刹的“经济抓手”毁寺逐僧,淘金掘坟。不知原本处于僻静之地的兴教寺还能为苍生祈福几许?

 

无所为耻,故无不用其极。“挟申遗以令诸侯”的掠夺式旅游开发,竭泽而渔,毁灭人文,高唱着凯歌挺进。在发展冲动、政绩冲动下,重开发、轻保护,快投入、多产出,短视行为不一而足。当文化建设变成了升官成本,文化设施被视为水泥施作,人的情感,就埋在那水泥之下了。盲目的文化建设,很可能演变为一场打着文化旗帜而进行文化戕害的大破坏。

 

文化折翼,道德式微。兴教寺早已不是偏安之所,精神追求已无立锥之地。向往不被物欲奴役的人们,即便你坚持淡泊宁静,不捍卫文化生命则终要向粗鄙世道妥协;有意安顿信仰的人们,即便你坚持与世无争,不捍卫正法尊严则终将被驱逐!在这无法偏安的粗鄙时代,挺身而出、守护正法是唯一的出路!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