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李利安:兴教寺拆迁需慎之又慎!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11)

根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消息,并经过本人的部分调查,得知有关方面为了丝绸之路的申遗,已经决定将在5月30…

 

根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消息,并经过本人的部分调查,得知有关方面为了丝绸之路的申遗,已经决定将在530日之前,完成对兴教寺部分建筑的拆除,日后将在兴教寺山坡之下不远处另建寺院,僧人及其宗教活动将主要转移到这个新建寺院。据说,之所以要进行这样的拆除,主要是因为丝绸之路联合申遗的需要。联合申遗名单上只有兴教寺塔,不包括寺庙内其他建筑。

2007年开始,西安市开始将兴教寺纳入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范畴。当时只提到寺庙进行环境治理、周边道路硬化等,没有提及拆迁。20127月,陕西省确定58个点列入丝绸之路联合申遗名单,包括兴教寺塔在内。201210月,兴教寺第一次得到消息,因为申遗需要,该寺许多建筑需要拆迁。今年1月份,西安市召开了一个申遗工作协调会议,鉴于兴教寺大部分建筑面临被拆除的局面,住持宽池法师提出兴教寺退出申遗,但没有获得许可。201337日,西安市各相关部门到兴教寺视察落实申遗工作。次日,兴教寺收到长安区民宗局限期拆迁的通知。通知要求兴教寺的整个拆除工程在530日之前完成。

据有关人士统计,根据《西安市长安区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兴教寺塔申遗工作任务安排的通知》,目前兴教寺三分之二的建筑将要被拆除。主要如下:1、寺院西边僧人生活区:兴慈楼、僧寮、卫生间、浴室将全部被拆除。2、塔院:北侧三藏院的回廊、两边陪殿和垂花门都要拆除,只剩下大遍觉堂。但大遍觉堂将被改为陈列室,堂内供奉的玄奘法师像及墙壁上玄奘生平的悬塑像要求全部搬走。玄奘塔旁边的两块石碑,是2000年复制大慈恩寺的石碑,也要搬走。3、中院:安放兴教寺名僧常明法师灵骨的方丈楼要拆除,现在法师居住的照心楼也要拆除。还要拆除斋堂和灶房以及闻慧堂。其中斋堂由几万信众捐资兴建,最多可容纳600人用膳。大殿前两块原国民党要员捐资兴建兴教寺的功德碑也被要求挪走。4、东院要拆除禅堂。以上拆除的建筑面积共4000余平方米,保留的殿堂仅剩2000平米。

我们认为申遗的宗旨是好的,申遗的努力也是应该的。根据申遗工作的要求,而对兴教寺内的一些环境进行改造,包括对非古建性质又与寺院总体风格不协调的建筑如兴慈楼等进行拆除,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申遗工作不应该对僧人宗教活动形成太大冲击,并应该尽量保障寺院殿堂配置的传统格局,充分理解和尊重寺院的意见和佛教信仰的基本原则。

我们认为,对兴教寺这么多建筑进行拆除是不妥当的,原因如下:第一,兴教寺是1983年国务院公布的汉传佛教全国重点寺院,是受法律保护的宗教活动场所,虽然同时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其使用权和管理权都归寺院,寺院内部的事务也由僧人自己决定。拆除这样的寺院,如果没有得到寺院的同意,不论是从法律角度来讲,还是从宗教信仰自由的角度来看,都是不妥的。第二,兴教寺的主体建筑是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渐形成的,即使有改革开放以来的部分新建建筑,但绝大部分建筑均与历史传承相关,或者本身就是民国以前就固有的寺院殿堂的重新恢复,这种有直接历史传承的寺院建筑完全不同于新建建筑,拆除这些建筑,意味着传承的中断,历史的割裂,破坏了古今一体的文脉。第三,将被拆除的兴教寺建筑在文化上特别是宗教信仰方面,与玄奘塔是相互呼应、彼此支撑的关系,它们之间相得益彰,圆融一体,显示出完整和谐的佛寺结构,若为了申遗而拆除这么多的建筑,就破坏了这种传统的寺院殿堂体制和佛教信仰机制,这是对佛教传统和历史定制的颠覆,这样的文化遗产申请是有悖于文化遗产的真谛的。第四,拆除兴教寺塔周边建筑之后将进行全面绿化,但从宗教意义上看,绿化不等于美化,更不象征文化,尤其是冲淡了神化,这实际上是破坏了文化环境,因为在佛教的传统里,塔或者是寺院的中心,或者是寺院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不仅仅是要对其环境进行绿化,更重要的或者说不可缺少的是要对其进行供养、崇拜,以及由此引发的宗教信仰与精神凝聚,使其能够发挥宗教的神圣价值。寺院主体拆迁之后,势必阻断或阻碍这一基本的宗教传统,从而使玄奘塔失去宗教的神圣性和文化的内涵,使其从一个活的圣物,变成一个死的文物。第五,总结佛教古建筑保护的历史经验,凡是有人居住,有香火延续,有生活气息的古建筑,其保护都明显优于没有人气的古建筑。很多佛塔,就是因为没有人居住守护,没有香火供养,没有宗教活动的开展,而逐渐颓废,甚至地面逐渐发生滑坡等自然灾害。我们不希望驰名国内外的唐僧塔也在孤立中失去呵护,在冷清中消沉下去。第六,在兴教寺山坡下另建一个新的寺院不能作为拆除寺院主体建筑的理由,山坡下另建寺院可以作为寺兴教寺佛教文化的进一步拓展,与兴教寺的传统区域形成呼应,如果传承一千多年的传统区域遭拆迁,历史传承的厚重性与宗教法脉的感召性必然丧失殆尽,而新建的寺院也必将失去传承千年的底蕴。

为此,我们紧急呼吁有关方面立即重新审查关于兴教寺诸多建筑拆迁的决定,并广泛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充分的论证,在尊重寺院合理意见的基础上,形成既无愧于历史也无憾于未来的正确决策。

 

作者注释关于本文中所说的对拆除兴慈楼的理解,很多教内朋友对我表示了善意的不满和疑问。在我最初发表的文章中没有言及(可查看最早刊登此文的凤凰网《5月30日前拆兴教寺 佛教学者紧急呼吁阻止》的百度快照)。4月11日与兴教寺宽显法师谈话中了解了部分情况,也为了避免与申遗形成太大冲突,所以对文章做了修改,认为对兴慈楼进行拆迁是可以理解的。但4月12日作者本人亲自到兴教寺再次详细考察,并与宽池法师、宽树法师、邢可红居士等人进行了交流,发现兴慈楼位于寺院西头的一个角落里,不影响寺院的主体结构,而且外观古色古香,拆除实在可惜。4月15日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我就明确表达了这一观点:“兴慈楼的地方过去就有僧舍,只是改造的尺度大了,像个楼房模样了,确实不协调。但是兴慈楼处于一个角落,不影响主体三院的框架结构,不影响中轴线的结构,不碍大局。几千平方米拆掉,僧人在哪里住呢?”(见《西安兴教寺申遗拆迁追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介入》) 4月16日晚,我在与陕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增勤法师的交流中,也表达了这一观点。特此向关心兴教寺的朋友们予以说明,并感谢大家的关心。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