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学教育 > 大学佛学教育 > 正文

国际佛教大学弘扬与流传佛教教育——林艾霖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9)

佛教在我国的发展,经过多方的努力,所奠下的基石,方便了南传、北传和藏传的三大源流日后交流的管道。至今…

佛教在我国的发展,经过多方的努力,所奠下的基石,方便了南传、北传和藏传的三大源流日后交流的管道。

至今佛教三大源流的信众,可以很自由很自在的进出所有的道场,是我国这多元文化所带来的一种福报。也是这个美好的因素,因此,当国际佛教大学的概念被提出来时,我国的佛教界成为一项选择。

我们也知道,当佛教往东亚和东南亚传来时,我国也是一个主要的通道,之後,南传在泰国和缅甸成长完善。北传就往汉文系的社会传去,台湾和香港,日本和韩国,间接影响了他们的文化,同时也把菩萨道和汉禅修传承下去。

之後当西藏领袖因此政治因素,逃难到印度後,藏传佛教也改写了历史,往西方国家传开去,并把佛法有效的传给对佛教不很认识的族群。

在这三大源流的弘法过程,彼此间的文字和语言,是一种方便,也是一种局限,同时在修行上,虽然殊途同归,但是要能相互交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国之所以能容纳这三大源流,因此我们的社会和教育结构,提供了一种学习外语的便利外,我们长期和异族相处和不同文化及信仰的人接触下,能包容、懂得尊重和沟通,形成了独特的空间,所以佛教徒在卫塞节一天去三大源流的道场庆祝,或祈福,都能依照这些传承的礼佛方式去进行,这就是我国的福报。

另外,巴利文是南传佛教的主要语文。我国的学生在上巴利文时,给了外国学生一个印象,就是学习能力很强。後来有位我国学生进行巴利文和国语的分类对照,找出了1千个字是同义和同音的,不必奇怪,因此我国曾经受过印度文化的影响,语文相似是正常的。

而中文及英文,是学习北传和藏传佛教的主要语文,这对我国受中文教育的佛教徒来说,也是一种方便。

当今佛教徒的人囗,也是以东南亚为多,要让佛教教育有效的流传下去,一所概括三大源流,这系统的大学和研究所,是必要也是必行的。但是要物色地点时,就得考虑各种因素,一是地理环境、二是师资,三是政策上的方便。几经考虑,以佛教为国教的泰国,就成首选了。

在泰国办这所大学,是我国槟城檀香寺主持唯悟法师提出来的。他在6年前,发现到北传佛教在我国有学院在办,而南传佛教的文凭课程还未被创办,经他努力下,取得斯里兰卡哥拉尼亚大学的支持,开办了南传佛学双联课程,学生可以取得这所大学颁发的文凭。

之後这所大学的佛教研究所所长卡汝那达沙教授(Prof.karunadasa)发展了我国的佛教特色,他提出了融会三大源流的大学概念给唯悟法师。并在去年4月在斯里兰卡召开的世界佛教僧伽大会执委会议宣布成立南传学院管理委员会,成员包括唯悟法师、阿努鲁拉长老、卡汝那达沙教授、法光法师及阿邦教授。之前,唯悟法师在槟城锺灵中学求学时期,认识了一众来自泰国的华侨同学,他们在毕业30周年的聚会上,听到唯悟法师的意愿,很热心的协助法师觅到一块60英亩的地,位于我国黑木山和泰国合艾之间,同时在筹建的过程,有位已是承包商的同学,免费提供44层楼的店面做为临时校舍,供已开办的南传系继续更高的研究课程。

唯悟法师同时也是国院佛教大学的管理委员会主席。他深切明白教育是不能等待的。而且也要善于利用现有的一切资源。因此通过上网授课方式,也开办了函授课程。让这项贿国际意义的远程课程广播更远。

于是在槟城以外的学子,能通过这种方式学习。意外的,有位阿拉伯医生也在网上看到这项消息,结果报读了。远在香港也有学生学习。後来香港志莲苑提供了一个共修的场地,让这些学生有一个共修的地方後,国际佛教大学香港分校也顺利成立了。目前已有专业人士授课。

在我国,吉隆坡和中马的学生,在取得联系後,原本选择首邦佛教会进行共修活动,後来成了定期的共修後,这个道场也顺利成为国际佛教大学在我国除了檀香寺外;另一个分校。凡是要修读这个课程的学子,必须缴交1千零吉的押底金,可以在完成课程後领回。半途而废者则充公。可说免费教育。

由於分校需要一笔基金来运作,于是唯悟法师希望国内佛教团体和单位能形成助缘,让佛教教育和素质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下提升。目前,唯悟法师已和台湾佛学院接触,以便让北传佛教科系纳入大学源流;他也和印度一间藏传学院寻求合作,以建立藏传系。

当今已开办的南传系,在我国的分校目标之一是训练师资,培育弘法人才。为此,筹募国际佛教大学马来西亚分校基金,分阶段进行。现在以萧秀振居士为主的素宴,定在1029日,在天后宫举行。

为了使所有的募捐都能悉数充作这项基金,所有素宴的开销已获得商家的赞助,你的每一份心意,会被善用,共同建立一个慈悲和充满智慧的社会。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