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玄奘曾在乌兹别克洒佛教火种 博物馆留物证(图)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9-06)

撒马尔罕历史博物馆7世纪壁画,印证玄奘记载的繁荣景象  帖木儿陵墓全景 帖木儿雕像   晨报特派记者…

玄奘曾在乌兹别克洒佛教火种 博物馆留物证(图)

撒马尔罕历史博物馆7世纪壁画,印证玄奘记载的繁荣景象  

玄奘曾在乌兹别克洒佛教火种 博物馆留物证(图)

帖木儿陵墓全景 

玄奘曾在乌兹别克洒佛教火种 博物馆留物证(图)

帖木儿雕像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乌兹别克斯坦报道

  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东欧和中亚交通要冲的十字路口,是世界上少有的 “双重内陆国”(所有邻国都是内陆国),也因此被认为是“中亚之心”。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后,有三位历史人物不得不提及,一是中国唐朝和尚玄奘,二是曾一度横扫中西亚的成吉思汗,三是这片国土上最伟大的统治者帖木儿大帝。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这三人都对“中亚之心”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如今,在乌兹别克斯坦,玄奘和成吉思汗已经逐渐被当地的人们遗忘,而创造了帝国辉煌的帖木儿大帝,则被深深地记忆着。他的灵魂,附着于他的雕塑和画像,像血脉一样延续在乌兹别克斯坦人的心里。

  日前,丝绸之路复兴之旅考察团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探访这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名城。

  撒马尔罕博物馆——陈列着中国古钱币

  尽管塔什干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首都,但在古丝绸之路上,300公里之外的撒马尔罕更加声名远扬。《大唐西域记》卷一《三十四国》记载的“飒秣建国”,就是今天的撒马尔罕。玄奘所看到的撒马尔罕,“异方宝货,多聚此国。土地沃壤,稼穑备植,林树蓊郁,花果滋茂,多出善马。机巧之技,特工诸国。”

  玄奘所讲述的这个美丽富饶强盛的城市,如今只剩下了一片废墟。在乌兹别克斯坦文化体育部文化物品保护与利用司副司长阿卜杜拉·沙飞的陪同下,丝绸之路复兴之旅考察团的成员们驱车向撒马尔罕市北驶去。在城郊约3公里的地方,汽车驶入一片高低起伏的荒丘,这里就是古“飒秣建国”的遗址。

  在遗址里还有一座撒马尔罕历史博物馆。馆里陈列着一幅在遗址出土的7世纪壁画。壁画边缘已经残缺不全。壁画中,一头装饰精美的大象,带领着一群骆驼,骆驼背上,是不同肤色的人及各种货物。这幅壁画,印证了玄奘所记载的繁荣景象。

  博物馆里还陈列着出土的中国古钱币,和壁画一起见证着中国和西域各国丝绸往来历史。

  玄奘当年抵达飒秣建国时,古老的拜火教还是当地主流的宗教信仰。一般的客僧到了这里,拜火教信徒们会举着火把驱赶,不许其停留。玄奘作为大唐高僧,虽没有被驱赶,但待遇也远不如在高昌。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学识,玄奘为飒秣建国国王讲说佛法,深得国王信服,佛教逐渐在此传播。

  300多年后,随着伊斯兰教的逐渐兴盛,佛教在西域各国开始衰退,玄奘也因此渐渐淡出当地人的记忆。

  帖木儿之母——据传为成吉思汗后人

  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由东向西,沿途经过这个国家的三个最大城市:塔什干,撒马尔罕和布哈拉。无论在哪个城市里,随处都可以看到帖木儿的影子。塔什干市中心的广场上,屹立着他骑着骏马、抬手指向西方的巨大雕像,旁边是为纪念他而专门修建的博物馆;撒马尔罕市场上售卖的烟斗,有他的画像;乌兹别克斯坦货币苏姆上,则分别印着他的塑像和博物馆外观;在当地所有的历史博物馆里,无不悬挂着帖木儿王朝时期辽阔的疆域地图。

  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人民如此尊崇帖木儿,是因为他开创了这片土地上最为辉煌的历史。

  走在撒马尔罕的旧城中,随处可见富丽堂皇的宫殿、陵墓以及清真寺。这些建筑,大多形成于14-17世纪,正是帖木儿王朝的鼎盛时期。

  帖木儿的母亲据传是成吉思汗的后人,帖木儿本人则是突厥血统。两人有血缘关系,并相继征服过这片土地,但一个留下“破坏者”的千古骂名,一个仍以“建设者”而流芳百世。

  公元1220年,成吉思汗率军进攻撒马尔罕,摧毁了这座城市的水利系统,致使城市瘫痪并逐渐被废弃。

  当帖木儿征服了这座城市之后,他定都于此,征集全国甚至全世界顶级的建筑师、珠宝匠和学者,将撒马尔罕建成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城市。不仅如此,为了保护丝绸之路的通畅,帖木儿还颁布法令打击强盗。在他的统治下,撒马尔罕取代巴格达,成为当时亚洲伊斯兰穆斯林的中心。

  帖木儿大帝——曾远征中国明朝

  到撒马尔罕,不能不去看看帖木儿的陵墓。这座陵墓本是1404年帖木儿为其宠爱的孙子所建。不料,在第二年远征中国明朝时,帖木儿病死途中,后安葬于此。

  陵墓就在撒马尔罕旧城格斯坦广场的东边。陵墓两侧的附属建筑已经坍塌,只剩下陵墓主体和与之相对的陵墓大门。陵墓完全按照伊斯兰教风格修建,顶部是一个直径约12米的蓝色穹顶,塔楼分立两侧。

  两侧坍塌的陵墓院墙并没有修复,整个陵墓显得更加苍凉而肃穆。进入大门洞,穿过庭院,从侧门进入陵堂。陵堂的中央,分三排摆放着9具大小不一的玉棺椁,帖木儿的棺椁摆放最前,尺寸也最大;其余为他儿子和孙子的棺椁。中间较小的一具呈现出幽幽的墨绿色,那是帖木儿孙子的棺椁,其玉产自中国的喀什,用于雕刻其他棺椁的玉石则来自伊朗等地。所有的棺椁上都雕刻着古兰经文。

  在陵堂的西侧稍远的地方,也摆放着一具棺椁,那安葬的是帖木儿的老师。在棺椁的旁边,竖立着一根七八米高的树干,顶上系着一大屡马鬃,这是一种表达尊敬的方式。

  陵堂里摆放的所有玉棺椁,都只是象征性的,真正盛放尸体的棺椁,深埋在陵墓地下5米的地方。

  在前苏联建立之后,帖木儿陵墓以及周围色彩浓郁的伊斯兰建筑,都曾一度脱去宗教的意义。如今,这些建筑,除去少部分的清真寺和神学院之外,大都已成为纯粹的旅游景点甚至商业中心。在如织的游客和喧嚣的讨价还价声中,这些矗立了数百年的建筑,仍在向世人讲述着一个帝国曾经的辉煌。media_span_url(‘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0-09/06/content_408024.htm’)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