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2013年世界十大宗教热点问题评析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10)

观察2013年的世界宗教,既有冲突与争斗,也有平和与宽容。今日社会,从宗教问题发生学的角度,…

    观察2013年的世界宗教,既有冲突与争斗,也有平和与宽容。今日社会,从宗教问题发生学的角度,更使人觉察到文明对话的意义。世界有识之士为之付出的努力也越来越大,呼吁在国际间以对话代替对抗,以合作代替冲突,以和平、民主代替强权、暴力,公平、正义地解决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宗教矛盾。

    南柯一梦——埃及政治过渡进程再回原点


7月4日,埃及总统穆尔西被军方罢黜当晚,民众游行欢呼。

    开罗当地时间2013年7月3日晚9点左右,以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长塞西为首的军方发动政变,剥夺总统穆尔西的职权,启动政治过渡“路线图”;成立联合政府;成立专门委员会商讨修改宪法,正式拉开了埃及“二次革命”的大幕。穆尔西赢得总统职位,达到追求80年的权力顶峰一年之后,埃及的伊斯兰主义者再度面临生存威胁。在总统穆尔西被罢黜后,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天天上街游行。最终,酿成了8月14日的流血冲突。埃及的新“革命”为何来得这么快?究其原因,是穆尔西未能在宗教力量、世俗力量和既有利益群体之间铺就弥合之路。它突出表现为埃及国内宗教矛盾与复杂国际环境的合力结果。

    尽管历史上埃及没有教派暴力的传统,但不容否认的是,纳赛尔革命60年来,埃及权力斗争始终贯穿两个端点,一边是世俗力量,另一侧是宗教势力。作为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口最多的国家,世俗力量希望埃及通过这场变局能走上民族主义的道路;而政治分权背后有西方喜欢的民主化力量而非政治宗教化趋势;以沙特、卡塔尔为代表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害怕本国王朝统治的稳定性会受到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美国也不会允许30多年来在其势力范围内的埃及被其他国家的经济势力染指。所以埃及不仅要面对西方大国的影响,巴以冲突的影响,更有阿拉伯国家对埃及抱有的希望。

    祸起萧墙——斯里兰卡因菩提树再洒泪


3月28日,斯里兰卡数百僧伽罗人纵火焚烧了一家位于首都科伦坡的穆斯林成衣店。政府宣称,这起事件是由那些“试图煽动宗教和种族仇恨政府宣称,团体一手制造的”。

    人们经常将马尔代夫称为印度洋上的明珠,而同样是印度洋岛国的斯里兰卡则被称为印度洋上的泪珠。时至今日,斯里兰卡国内因宗教冲突而内乱频仍。

    当地时间3月28日,斯里兰卡主体族群僧伽罗人中的数百人,首先纵火焚烧了一家位于首都科伦坡郊区的穆斯林成衣店,并用石块攻击并砸伤数十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10日晚间,位于首都科伦坡格兰德帕斯地区的一座清真寺遭到一伙不明身份人员袭击。有目击者说,实施袭击的人员由佛教徒僧人带领。之后,部分穆斯林实施报复,一些信奉佛教的僧伽罗人房屋遭破坏。

    这起8月发生在斯里兰卡首都的冲突,起因只是一棵树。科伦坡格兰德帕斯地区一处正在扩建的清真寺,因遇到一棵菩提树而被迫停止施工。清真寺方决定将新址建在两个佛教寺院之间,此举遭到当地佛教徒的反对,进而导致袭击事件的发生。

    作为一个典型的佛化国家,该国法律规定“斯里兰卡共和国将佛教奉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护持和发扬佛教是政府的职责”。长期的内战让斯里兰卡人的传统信仰发生动摇,大量的佛教徒和印度教徒开始转向伊斯兰教、基督教。为了遏止此种趋势,2004年,斯里兰卡的佛教政党——国民传统党提出了“反改宗教法案”,声称旨在“防止人们被强迫、欺骗或者其他欺诈性方式改变宗教信仰”。该法案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其他宗教团体的强烈反对,指出该法案“侵犯了斯里兰卡宪法保障的宗教自由”。唇枪舌剑改变不了斯里兰卡宗教冲突的困境,重要的是政府要积极倡导建立一个宗教宽容的社会环境,并在落实宗教自由的基础上努力维护宗教竞争秩序。

    步履维艰——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存变数


8月8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左三)在大马士革参加了阿纳斯·本·马利克清真寺开斋节祈祷活动。巴沙尔表示将继续用“铁拳”铲除恐怖主义,力争在数月内结束国内冲突。


    自2011年3月18日叙利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后,巴沙尔政权已在“病榻”上辗转反侧了近两年的时间。当年急不可待准备赴饕餮盛宴的食客们,还未曾找到压垮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唯一能断送巴沙尔政权力量的是包括美国等国的“大中东政策”、“地中海伙伴关系国”中石油生意受益方(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等)的院外集团。自2005年美叙两国因黎巴嫩问题发生摩擦后,美国就决定支持叙利亚反对派。

    但无论叙利亚未来的形势如何发展,我们都不难看出,动乱很难实现美国整合中东的设想。美国的行为方式只能使宗教极端势力更加难以控制,中东这个火药桶很难在短时间平静。美国和西方在中东势力的张显只会使他们陷入新的困境。

    新瓶老酒——伊拉克的教派冲突不断升级


8月11日,在伊拉克图兹胡尔马图镇,一栋房子完全被炸毁。至此,伊拉克今年斋月期间发生的各类袭击造成671人遇害,成为2007年以来安全形势最恶劣的一个斋月。


    2012年在麦加召开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峰会上,有人指出,不同伊斯兰派别之间的龃龉可能令本地区重演类似欧洲中世纪的遭遇。2013年来伊拉克不断恶化的社会生态印证了上述判断的合理性。

    2003年3月,美英两国入侵伊拉克,造成了伊拉克的“无序十年”。美英入侵后,逊尼派武装、库尔德人、伊拉克社会复兴党成员和什叶派民兵各派之间的对立一直持续,大多数的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已经逃离家园,有将近一半居住在国外成为难民。伊拉克今年斋月期间发生的各类袭击已造成671人遇害,成为2007年以来安全局势最恶劣的一个斋月。

    天人共怒——摘除肯尼亚-索马里“恐怖带”毒瘤尚需全球和平力量的共同努力


索马里反政府武装组织青年党公开宣布是“基地”分支的武装力量。资料图片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当地时间9月21日,纳库马特连锁超市的斯特盖特分店遭恐怖袭击。这家购物中心为以色列商人拥有。在长达3天半的时间里,一伙蒙面武装人员向在购物中心的1000多名手无寸铁的顾客开枪射击、投掷手榴弹,上演了卑劣的“一场大屠杀”。之后,索马里反政府武装青年党(又译“伊斯兰青年运动”)宣布,是他们组织、制造了这起血案。暴恐分子进入商场后,叫现场所有穆斯林离开,说他们攻击的目标是非穆斯林,又要求企图离开的民众答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母亲的名字,以辨别是否穆斯林,答不出的就被枪杀。

    索马里青年党是公开宣布为“基地”分支的武装力量,成立于 2004年初。除了恐怖袭击外,他们还在其控制区域积极推行一些激进的“教法”。他们发出禁令,禁止男女间握手、在公共场合交谈以及在一起工作。违反规定的人将受到入狱、鞭打甚至是处死的惩罚。这些“伊斯兰主义者”坚持认为,妇女应该穿着黑色长袍,并待在家里照顾孩子。电影、音乐和女性内衣在索马里青年党控制的地区也已经遭禁,他们还将居民所装的金牙和银牙拔掉,说这违反宗教法律。

    在全球化的今天,恐怖组织也日益全球联合,国际社会不能容忍这样的挑衅,抑制和消除肯尼亚-索马里“恐怖带”不只是非洲国家的责任。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是对国际社会的最大威胁,各国应该携手反恐。

    抽刀断水——美国跨界军事打击巴塔是“帮倒忙”


巴基斯坦老部长兼开伯尔·帕屯赫瓦省国会议员西拉朱尔·哈克(左二),11月25日在白沙瓦的美国领事馆外面,举手高喊反美口号。美国用无人机打击宗教极端主义武装团体,但巴基斯坦人认为这侵犯了巴主权。

    在解决国内恐怖袭击频发的问题上,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倾向于与塔利班等恐怖组织谈判,而与塔利班的谈判势必会造成与美方的疏离。因此,谢里夫表示,将重新考虑巴方对美国反恐战争的支持。谢里夫在对待巴基斯坦本国反恐和支持美国反恐战争的问题上,一直态度含糊,而美方对此也早有所察觉,所以美国干脆自己“赤膊上阵”。

    11月1日晚,巴基斯坦塔利班头号人物哈基穆拉·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导弹袭击身亡。在反恐活动中,跨界军事打击是“帮倒忙”。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访美期间表示,无人机空袭不仅侵犯巴领土完整,也损害了巴方试图消灭恐怖主义的决心和努力。

    同时,马哈苏德的死可能会引发塔利班势力的报复性反弹。巴基斯坦塔利班发言人塔里克11月2日表示,“巴塔”将发动一系列自杀式炸弹袭击,以报复其头目之死。

    军事打击对平民的伤害一样深重。巴官方日前称,2008年以来,美军在对巴境内的空袭行动中,已造成2227名平民丧生。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激起了巴基斯坦全民族的情绪,更易滋生激进主义。

    混淆视听——安倍晋三“私人”立场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晋三是日本7年来首名在职“拜鬼首相”,中方强烈抗议并严厉谴责。

    在12月26日执政整一年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悍然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成为继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以来首名在职“拜鬼首相”。

    日本政府称:“安倍晋三是以私人立场进行了参拜。作为政府并未介入其中。”但从各国官方及媒体的反应来看,并不认同日本政府的这种解释。安倍作为日本一国首相,在公众场合代表着日本政府,对于这种不顾及与周边国家关系,破坏地区安全稳定的行为,日本政府很难撇清。安倍作为首相,在作出如此重大的、可能破坏周边安全环境的行为时,竟然没有与政府商量,对于安倍个人及日本政府而言,这都是难以圆说的事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如果安倍真的对邻国怀有敬意,真心想改善同亚洲邻国的关系,他就不应该去靖国神社,而应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他强调,日本只有真正做到以史为鉴,它同亚洲邻国的关系才有未来。韩国政府发言人、政府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刘震龙代表政府发表声明说,安倍不顾周边国家及国际社会的担忧和警告,悍然参拜靖国神社,韩国政府对此表示愤怒,并予以谴责。

    种瓜得“斗”——违背世俗化原则引发土耳其骚乱


6月1日,数万名示威者涌向伊斯坦布尔的塔克西姆广场。

    5月28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地方政府准备拆毁该市塔克西姆广场附近的加济公园,用于兴建商业中心、清真寺和兵营的消息传出,引起大批市民的强烈不满,并举行静坐抗议。随着大批防暴警察动用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驱散民众并引发警民冲突,这场和平抗议迅速演变成反政府示威。土耳其官方定性为“近年来发生的规模最大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被美国等国视为中东国家“政治典范”的土耳其,为何在塔伊普·埃尔多安执政10年后遭遇重大危机?平心而论,埃尔多安近几年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他的一些举动,不论是拆绿地建清真寺,还是出台“限酒令”,都引发了该国是否出现“泛伊斯兰化”的讨论。

    骚乱体现了世俗派与宗教派之间的矛盾。在土耳其,代表世俗自由派的力量少,而宗教派占全国人口的2/3以上,这让埃尔多安推出很多宗教性的政策。这些政策,比如说规范在公开场合的穿着举止、禁酒等,让本来习惯了世俗化的自由派感到强烈不满。土耳其主要反对党指责这些政策背离了世俗化土耳其的原则,称现政府不能将“伊斯兰”强加给土耳其。由此不难看出,宗教极端化不受人欢迎,应该在宗教和世俗间寻找平衡,惟其如此,土耳其才能真正成为中东其他国家的发展标杆。

    虎头蛇尾——巴以冲突在年底突然翘尾


犹太定居者强闯阿克萨清真寺,穆斯林学生与闯入者发生激烈冲突。 资料图片

    正如巴以冲突问题在2012年无所突破,反而在年末呈现“集束式”爆发一样,2013年的巴以问题突然在年终翘尾。

    12月1日上午,50多名犹太定居者和84名以色列情报人员,以在寺内履行犹太经典《塔木德》所规定的“神圣谦卑”祈祷活动为由,强行闯入位于阿克萨清真寺东墙中部的被关闭的“拉赫曼”大门内。阿克萨清真寺内的穆斯林男女学生迅疾汇集到“拉赫曼”大门,高呼“真主至大”,表示将誓死捍卫阿克萨清真寺和穆斯林权益,并与强行闯入者发生激烈冲突。以色列占领当局出动大批警察,以及特种部队,驱赶穆斯林学生和老人,并逮捕了3名穆斯林学生,同时为闯入清真寺的犹太定居者提供安全通道。上述事件有理由让人回忆起2000年9月,以色列强硬派领导人沙龙强行进入伊斯兰圣地阿克萨清真寺而引发的那场旷日持久的巴以流血冲突。显然,这次发生的事件将加剧犹太定居者同穆斯林的冲突。

    教宗易人——天主教的历史性突破


新教宗当选后,在枢机们的簇拥下祝福群众。

    3月13日,梵蒂冈西斯廷教堂顶端的烟囱冒出白烟,来自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红衣大主教豪尔赫·马里奥·伯格里奥被选为第226任教宗。这是罗马天主教历史上首次由来自拉丁美洲的红衣大主教担任教宗,取名圣方济各。

    50年前,“梵二会议”做出了许多决议,采取了不少步骤,促使天主教离开中世纪的政教方式和心态,以便“与时代共进”,与当代人同命运共呼吸。1978年,天主教第一次从意大利之外选出了波兰人沃衣蒂瓦当教宗,从而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突破。2013年的这次选举,更是决定性地展现了天主教的普世色彩。天主教将不仅从欧洲,更从世界,从发展中国家的教会来看待天主教内的问题并寻找新的实践之道。天主教转向了新大陆,那里有着与欧洲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这就要求天主教更加注意教会的发展与它的本地化之间的关联,更加勇敢地面对教会的某些历史固疾。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